蜂鸟小说网
繁体版
登入注册
夜间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非正常相亲 第十二章

作者:井上青

“喂!你们这家道馆的人怎么都这么没礼貌?”刘心妮低咆着,忙不迭下车,跟在他身后进入道馆。有他挡着,总比她单枪匹马被狗追强多了。

听到狗吠,以为是刘心妮走进来,背对着大门在庭院打扫的春多瑷转头,看见的人却是何志强,“大师兄,你来了。”

话音刚落,高大的何志强身后就传来尖叫声,只见平常目中无人的刘心妮突然狼狈地跳上他的背,两手紧紧圈住他的脖子,短裙下的两条腿赤果果地夹在他的胸腹,其中一脚名牌高跟鞋还掉在地上……

见状,春多瑷怔愣了下,目瞪口呆好半晌,回神捧腹大笑。

“我的鞋子……”

坐在道馆的会客室,刘心妮望向窗外,又见黑毛把她的白色双宽带高跟凉鞋当骨头啃,忍不住发出第五次哀嚎声。

春多瑷及时用手指塞住两边耳朵,发现这个刘心妮很有资格加入由汪爷爷领军的“春光里高分贝合唱团”。

这个女人也真是的,方才黑毛欲将鞋咬走,她在第一时间喝斥黑毛,将鞋抢了回来,可这女人却不愿接受,直说那鞋已沾有黑毛的口水,脏。

虽然她并不觉得黑毛的口水脏,但……好吧,毕竟刘心妮和黑毛不熟,要这么认为她也没辙。

且不管怎么说,刘心妮的鞋子的确被黑毛咬了,而身为黑毛的主人,她愿意负责任赔偿,孰料某人得寸进尺。

十分钟前,刘大千金是这么说的——

“我当然会要求赔偿,但我才不要你买,你的品味太低,我会要求少仁哥赔我一双新鞋。”

乖乖,不过就是一双名牌鞋,只要知道鞋款尺寸,她买和少仁买有什么差别?

难道那双鞋让她买了,品味、格调就会变低,而少仁去买就会升一级?

哼!随她好了,反正这女人她懒得理。

“我的鞋子!”

在刘心妮发出第六次哀嚎声后,春多瑷再也无法忍耐,起身将窗帘拉上,眼不见为净。既然她不要,承蒙黑毛看得起,赏赐给它玩是会怎样?一直鬼叫,真是烦人!

看不见那只没家教的狗,刘心妮改瞪狗主人,“都是你,没把狗教好,它才会乱咬客人的鞋。”

“是是是,是我的错,但我们家黑毛只咬陌生人的鞋,不会咬客人的鞋。再说了,我怎么没印象自己有请你来?”春多瑷佯装认真思考地嘲讽道。

“哼,你以为我喜欢来?”刘心妮气急败坏的拍拍桌上的杂志,“你到底看了没?”

“看了。”春多瑷两眼眨了眨,“所以呢?”表面虽装没事,但她心里却隐隐浮现一个小绊瘩,两人的事被杂志刊登,她却未被事先告知,猛一看除了吃惊外,心头还是会有些不受尊重的感觉。

“你真的很笨呢。我之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少仁哥之所以会选你当女友,就是想要把你和柯安琪一样来个大改造。你也知道,他的整形医术已达鬼斧神工的境界,要把你这张普通的脸整形变成一张大美女的脸,并非难事。”

春多瑷木然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真的很闲,不工作也不回美国,就待在台湾,每天想着如何拆散她和少仁。

没错,刘心妮之前已告诉她少仁之所以会选她当女友的主因,但她完全不以为意,因为少仁已说过,除非是她自己愿意,否则他不会要她整形。

只是刘心妮还加码奉送一件秘密,说少仁和柯秘书其实是一对地下情人,他们之所以不公开恋情,是要让他再找个女友,而且要是个丑女友,然后便为她来个大改造,让少仁的名气更上一层。

这些事,她当然没和少仁求证,因为她不信的事,就没必要去扰他。

“这就可以证明我所言不假。”刘心妮指着杂志上写的“整形名医温少仁医术精湛,成功帮女友阻疤过程大公开。”详细报导,“少仁哥说他不爱你,他只是想借改造你提升自己的名气。但不是少仁哥坏,这一切一定都是柯安琪搞的鬼,一切都是她布局的。”

听她提到柯安琪,春多瑷才忽地想起这阵子她的确好几回在屋外碰见柯安琪。

本以为是少仁要她拿什么东西来给自己,但每回问,柯秘书总说没事,接着掉头就走,且似乎每次手上都拿着相机……

看着杂志上一张张从她脸上有伤口到痊愈无痕的完整过程照片,她的心像被巨石撞击了下。难道……刘心妮说的是真的?

不,不可能,少仁和她是真心相爱,才不是想利用她,若他真想要让杂志刊登他阻疤的过程,和她说一声就好,她会答应配合,何需柯秘书鬼鬼祟祟来偷拍,除非……一切都是如刘心妮所言那般?

不!她的清心三不政策哪里去了?不听、不看、不言!

她要相信少仁,不要听刘心妮造谣。

“你想太多了,这是我答应让少仁拍的照片,这篇报导刊登前,他也知会过我。”不管事情真相如何,她都选择相信少仁对她是真心的,而既然是真心相爱,她就要杜绝任何会伤害到他的言论。

刘心妮冷笑一声,“哼,春多瑷,你干么自欺欺人,这篇报导连少仁哥都不知道的,他如何知会你?而且这些照片,也不是少仁哥拍的,是我……”

似乎听到了什么可疑的句子,春多瑷直盯着她。

“是我亲耳听柯安琪说的。”刘心妮别过头,扬高下巴,“她那人是双面鬼,人前一个样,人后又是另一个样,她干了什么事,也不怕我知道,反正少仁哥是支持她的。”

春多瑷默不作声,黯然低眼。

刘心妮一脸作贼心虚样,趁她不注意,偷偷深吸一大口气,平复差点露馅而加速的心跳。

突然间,手机铃声响起,吓了她一大跳。

一脸惊吓的刘心妮,瞥见手机萤幕显示的来电者姓名后,惊吓表情顿转不悦,不甚情愿的接起手机,“干么?我就是不想回去!你也回台北?什么,你不回家要住饭店……是不是况妙华那个老女人怂恿你的?你告诉她,这辈子谁都没资格取代我妈的位子……说过多少次了,她想嫁给你,只是想分我们家的财产……你说什么我都不想听!”

见她气急败坏的关上手机,春多瑷呆呆的看着她,“那个……你、你刚才提到的……”

“信不信随你。气死我了!”刘心妮猛地站起身,忘了自己单脚穿鞋,一不小心拐了一下,“你的那个大师兄不是去帮我买新拖鞋,到底买回来了没?”

“我、我是想问……”她不是要问柯安琪,而是……

“拖鞋已经买回来了。”从外头回来的何志强,把一双新拖鞋丢给她,“你可以走了。”

“为什么买这么丑的拖鞋?”盯着落在面前的普通室内拖鞋,刘心妮不满的叫着。

他面无表情的说:“不喜欢你就不要穿。”

“哼!”踢掉脚上仅存的一脚名牌高跟鞋,换上丑毙的拖鞋,她转头就走。

“你……”春多瑷一副刚回过神的样子,“大师兄,你刚才有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

“我只听到她在凶你,她……”何志强话未完,外头再度传来狗吠和刘心妮的尖叫声。

“糟糕!黑毛……大师兄,你快点去……”一边催促师兄去护花,她也跟着起身。

何志强一走出去,吓得花容失色的刘心妮又扑到了他身上,不顾形象的尖叫,“春多瑷,管好你家的狗!”

晚上,温少仁提前下班,来道馆找春多瑷,进门却没听到女乃女乃热切的招呼声。

他纳闷的问:“春女乃女乃不在?”

“今天一大早我爸陪女乃女乃搭火车到东部,去探望嫁到台东的姨婆,原本打算今天就回来,但姨婆太久没看到女乃女乃,硬是要女乃女乃留下陪她,女乃女乃想姨婆身体微恙,所以就决定多留一天。”她歪着头,无精打采的回应。

“在生气?”他握住她的手。

“蛤?没有,我没生气。”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她只是在想事情。

“所以你还没看到杂志上的报导?”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今天刚出炉的最新一期杂志。

一早他到诊所,护士们便纷纷围过来恭喜他,他正疑惑时,护士长就拿出杂志给他看,没多久,柯秘书就接到好几个电视台的采访邀约,想邀他上节目谈伤口美观处理和阻疤过程,当然,也有更多身上有伤口的客人,打电话来诊所指定预约要他看诊……

杂志刊出这篇报导,对他是有利无弊,不管名气或生意皆有明显的提升,但他一点都不喜悦。因为他不想多瑷的生活因他被打扰,连基本隐私都被侵犯。

杂志上的照片,很明显是有人来道馆外偷拍的,他问过诊所内的人,可没人承认自己提供资料给杂志社。

也是,他帮多瑷敷伤口的事,除了柯秘书,诊所内无人知情,而柯秘书摇头说不是她,他也不想乱怀疑便信了她,加上杂志社方面也守口如瓶,目前到底是谁提供消息的仍是个谜。

“噢,这个啊……”春多瑷很想说没看到,但她发现桌上的报纸堆下隐隐露出杂志的一角……

他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也看见并抽出躲在报纸下的杂志。

“我、我已经看过了。”她干笑招认。

他不语,思忖了下,“是心妮拿来的?”那丫头中午跑到诊所,说她的鞋被多瑷家的狗给咬走,要他负责赔她一双高跟鞋和请她吃一顿午餐,可他问她为何到春家,她却只含糊说想学空手道,所以去看了一下。

那时他已准备要开始下午的工作,没答应她请吃饭的要求,至于高跟鞋……

见春多瑷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明白她大概是怕这些琐事扰他心神,所以他开玩笑的道:“我是来向你请款的,一双名牌高跟鞋的钱。”

“她真的去向你要求赔?”惊讶之余,她表情无奈。“都说我要赔她了,她却坚持要你赔,那鞋多少钱?我拿给你。”

“不急,等我以后想到,我再从家用里扣。”他受不了的微笑,没想到这点钱她还跟他分得那么清楚。

“蛤?什么家用?”她脑袋一时转不过来,“家用”这词对她而言很陌生。瞥见他嘴角的笑意,她才忽地明白,立即羞红了脸。

他会给她家用,代表那时她已成为他的妻子,所以,他是真的有打算娶她?

虽然相亲后,两人是以结婚为前提交往,但世事如棋,随时都会有变化。何况他条件这么好,也未必一定得娶她……但尽避如此,能从他口中听到未来她是他妻子的“可能”,她心中总算稍稍踏实,有了雀跃感。

他握住她的手,正色道:“多瑷,我们之间无须计较这点小钱,既然心妮的高跟鞋是我们的黑毛咬的,我当然会负责赔偿。”

中午过后,他就已请柯秘书去买一双鞋赔给刘心妮了。

听到他说“我们的黑毛”,她整个心头暖得像安了座暖炉。

“我来是要跟你解释这篇报导。”将杂志摊开,他导回正题,神色肃穆地解释道:“我完全不知道杂志会刊登这篇报导,也不知是谁把消息透露给杂志社,但我已经在查。我想问你,这阵子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在屋外偷拍?”照片中,她的脸没一张是面对镜头,很明显是被偷拍。

“偷拍?”她直觉想起柯秘书手拿着相机、鬼鬼祟祟在屋外的情景。“我不知道。”

然而,她并不打算说,因为不管柯秘书意欲为何,这篇报导没有伤害到谁,反而有益于他,只要她不多想,一切就皆大欢喜,何况她此刻也没心思想这事。

“少仁,我、我有事想问你。”她突然反抓住他的手。

“好,你问。”以为她是想问有关杂志报导的事,他神态自若,好整以暇的等她提问。

她两眼凝视着他,眼里透露着迫切,可话到嘴边,想问却说不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页下一页单击键盘左右键可以上下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