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自求多福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自求多福 第一章

作者︰梅貝兒

    棒天早上──

    窗外的陽光射進房間,于雙月被肚皮傳來的咕嚕咕嚕叫聲給吵醒,記得昨晚睡覺之前,吃了兩個漢堡,一桶炸雞,還有一大杯可樂,才睡一覺又餓了。

    她先是迷迷糊糊地起床,然後走進浴室,解決了生理需求之後,便站在洗臉台前刷牙,可是當于雙月要洗臉時,陡地瞪著鏡子中的自己,因為「長腿叔叔」送的那塊琥珀居然好端端地掛在脖子上。

    「啊……」怎麼可能?她明明已經丟進垃圾車里頭了?

    于雙月滿臉驚恐地跑出浴室,奔進客廳,就見到昨晚那個鬼阿婆正好整以遐地在那兒等她了。

    「妳、妳到底想怎樣?」她總有一天會被嚇死。

    「當然是要妳到清朝救老身的曾孫子。」薄太夫人理直氣壯地回道。

    聞言,于雙月抹去臉上的淚水,嗚嗚咽咽地問道︰「清朝早就、早就不在了,我要去哪里救、救他?」

    她輕哼一聲。「老身自然有辦法帶妳回到清朝。」

    「妳要我到清朝救人?」于雙月瞠大雙眼,把背部貼在牆壁上,像螃蟹一樣橫著走,想要離遠一點。

    薄太夫人威脅地哼了哼。「妳說得沒錯,要是不肯答應,老身就天天纏著妳,直到妳死了為止。」

    這個鬼阿婆夠狠!

    為了救自己的子孫,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意願,于雙月頓時像一顆消了氣的皮球,癱坐在地板上,看這情形是甩不掉了。

    「丫頭,考慮得如何?」薄太夫人不怕她不點頭。「只有妳才有這種緣分,而且機會難得。」

    于雙月垮下肩膀,如果是熱愛考古研究的「長腿叔叔」,一定很樂意幫這個忙。「要我去可以,不過要怎麼救?」

    「等妳到了那邊之後,我再告訴妳。」听到她答應幫忙了,薄太夫人臉上總算露出些許笑意。「事不宜遲,咱們說走就走……」

    「等一下!」于雙月大驚失色地從地板上跳了起來。「妳是說現在就去?」她連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起碼讓我換件衣服……我也還沒吃早餐……」

    「馬上就走!」薄太夫人右手上的龍頭拐杖在半空中一揮。

    頓時之間,整個空間開始出現扭曲,于雙月不禁傻眼。

    「至少讓我打電話跟編輯請假……我的連載要是腰斬了……之前的努力不就前功盡棄……」于雙月慌張失措地大喊,可是眼前的客廳愈來愈模糊,就好像看科幻電影,開始出現許多光點。

    她不由分說地撲向工作桌,幸好還來得及拿到片刻不離身的藍色棉布收納袋,里頭的「東西」可以讓自己的情緒安定下來。

    圍繞在身邊的無數光點漸漸凝聚起來,彷佛形成了一條時光隧道,而在隧道盡頭出現一道刺眼的白光,讓于雙月的眼皮都睜不開來了。

    于雙月大叫一聲。「鬼阿婆,妳有沒有在听我說話……」

    她是念美工的,對清朝的歷史記得不多,起碼把書復習一遍再去也不遲,心里才這麼想,接著就不醒人事了。

    第一章穿越

    江寧薄府

    「……雙月、雙月,快點起來。」

    陌生的女子嗓音在雙月耳畔喚著,還伴隨著肩頭的搖刮,終于讓她慢慢地掀開眼皮,只見暈黃微弱的燭光中,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映入眼簾。

    雙月倒吸了一口氣,彈坐起來,本能地反問。

    「妳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話才說完,旋即張望四周的環境,是個很單調的小房間,大概只有五、六坪大小,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老式門窗,能夠肯定不是她原本住的房子。

    「妳睡胡涂了?」面前的女孩子約莫十八、九歲,有張很有福氣的圓臉,兩眼瞇瞇的,就像隨時都在笑。「我是小惜姊,忘記了嗎?都進府三天了,要快點記住府里每個人,尤其是主子們,不然會挨罵的。」

    聞言,雙月吶吶地喚道︰「小惜……姊?」自己雖然生了張娃娃臉,看起來很幼齒,不過年紀應該比她還大吧。

    小惜用木梳整理頭發。「快起來梳洗,要開始干活了。」

    「這里……是哪里?」當記憶全都回籠了,雙月想到鬼阿婆要她來救人,難道已經到清朝了?不過這個叫小惜的女孩子為什麼會認識自己?

    見雙月一臉怔愣,她好脾氣地說明道︰「這里是制台大人的府邸。」

    「制台大人?」于雙月像鸚鵡一樣重復這四個字。

    她只好再說的詳細一點。「就是兩江總督兼兵部尚書的薄大人府邸,總不會連這個也忘了吧?快去洗把臉,好讓腦子清醒清醒。」

    「薄大人?」就是鬼阿婆的曾孫子嗎?

    雙月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和頭發,確定完好無缺,沒有因為「穿越」而受到損傷,接著又摸了摸胸口,才注意到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連原本穿在里頭的內衣褲也不見了,而琥珀還是好好地收在衣襟內,忽然想到什麼,她慌慌張張地在床榻上尋找,終于在枕邊找到從現代帶來的藍色棉布收納袋,本來十分忐忑不安的心情頓時平靜不少。

    不過她心里還是有好多問號。「……可是我怎麼會在這里?」根據「穿越」的定律,不是應該穿著奇裝異服被人發現,然後遭到追捕,最後在危急之際,正好遇上男主角啊,現在的劇情似乎進行得太快了。

    聞言,小惜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妳到底怎麼了?是不是哪兒不舒服?妳是府里買來的婢女,當然在這兒了。」

    「婢女?!」雙月失聲大叫。

    「是啊,三天前才被買進府里來的……」見她額頭沒有發燙,小惜才把手收回去。「管事就把妳交給我,要我教妳府里的規矩。」

    婢女?

    雖然現在手邊連載的漫畫叫《魔法小女佣》,描述來自魔法世界的女主角來到人類世界學習,而周旋在三位各具特色的少爺之間的故事,可並不代表就想要親身體驗,何況是跑到清朝來當婢女,這個鬼阿婆也太不夠意思了,既然有求于人,就該表現誠意,最起碼也要當「小姐」才對。

    心里這麼想,雙月馬上左顧右盼,就是沒看到鬼阿婆的身影,八成是躲起來不敢見她,只好在心里腹誹,就算沒做過古人,也看過古裝戲,知道當婢女的就是要服侍老爺夫人,要是伺候得不好,不是打就是罵,還可能會隨時丟了性命,這根本就是好心沒好報。

    見她還愣愣地坐在榻上,小惜只好開口催促。「好了,不要再磨蹭了,快點起來梳洗,要是太晚去伺候,可是要受處罰的。」

    「呃……我想要……」雙月一時想不起來該怎麼跟古人說她想「上廁所」。

    小惜很快地會意過來。「在布簾後頭有尿桶,還有手紙,用過之後再拿到外頭的茅坑倒掉……這兩天夜里不是都這麼用的嗎?妳還真是睡胡涂了。」

    尿桶?茅坑?

    這听來相當「驚悚」的兩個字眼,讓雙月臉上出現三條黑線。

    她嘴角抽搐。「我忘了清朝沒有抽水馬桶,真不該答應幫鬼阿婆的忙……」不禁一面嘀咕,一面走到布簾後頭。

    懊不容易解決上廁所這件事,不過古代的衛生紙有夠粗糙,擦得屁屁好痛,還有她連衣服都不會穿,頭發也不會梳,幸虧這個叫小惜的女孩子相當友善,而且又很照顧自己,不禁讓習慣和人保持距離的雙月,也漸漸放下戒心。

    「我下頭還有個小了兩歲的妹妹,跟妳一樣迷迷糊糊的,我不在身邊,什麼事都不會做……」就因為這樣,小惜才會對她特別照顧。

    听了這番話,雙月只能苦笑,大概沒有一個現代人穿越到古代之後,馬上就能進入狀況吧。

    不過這個時候,她倒是很羨慕「犬夜叉」里頭的阿籬,從頭到尾都可以穿著那套學生制服,再看看此刻身上的打扮,真是不方便。

    「謝謝妳,小惜姊。」明明年紀比自己還小,雙月這個「姊」字叫得還真有點別扭。

    小惜笑得親切。「這沒什麼,快走吧。」

    「呃……那我要伺候誰?」雙月跟著她步出房門,只好等到可以獨處的時候,再問鬼阿婆怎麼救人。

    「管事要咱們今天開始去伺候姑奶奶……」見雙月滿臉迷惑,這才想到她剛來不久,對府里的事不太了解,小惜便說明對方的身分──

    「她是大人的親姑母,嫁給了同樣是漢軍八旗的吳家,不過一年多前丈夫過世,膝下只有一個女兒,婆家也沒人可以依靠,雖說是潑出去的水,照理是不能回娘家來住,不過老夫人不想她們母女流落在外受苦,還是決定把人接進府里來,這麼一來,平日也有個說話解悶的對象。」

    听她說了這麼多,雙月只關心一件事──

    「小惜姊,我要怎麼樣才見得到大人?」她才不管這個姑奶奶是誰,只想快點見到鬼阿婆的曾孫子,把事情解決了。

    「呵。」小惜掩袖笑出聲來。

    雙月不明白她在笑什麼。

    「我忘了妳還沒有機會見到大人,不過可別跟府里其它婢女一樣,存著什麼不該有的念頭,咱們還是老老實實地過日子,做好份內的事,不然日子可不好過。」小惜當她年紀小,還不懂事,所以先警告一番。

    她愣愣地看著對方,完全听不懂這個古人說的話。

    「小惜,妳們怎麼還杵在這兒聊天?」

    「妳們今天要去姑奶奶那兒,可得小心點……」

    幾個住在這個小院落,感情要好的婢女全都圍了過來,雙月沒有插嘴,只是看大家都穿著一樣的「制服」,淺粉色的圓領右衽上衣,瓖滾著簡單的花邊,頭發也都扎成一條粗粗的長辮子。

    「雙月做得還習慣嗎?」

    「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咱們……」

    她們的態度都很和氣,還不忘關心新來的雙月。

    雙月點了點頭,心想原來不只小惜,連這些婢女都認識她。

    這個鬼阿婆真的太強大了,連操縱別人記憶這種事也辦得到,不過倒也省去不少功夫,否則還真不曉得如何解釋自己的身分和來歷。

    只是鬼阿婆既然這麼有本事,為何還多此一舉地拜托她來清朝救人呢?雙月實在搞不懂,也後悔沒有先把事情弄清楚,只怪自己最怕阿飄,才會驚嚇過度就答應幫忙了。

    「姑奶奶不是好服侍的,妳們可要機靈點。」一個年紀較長的婢女提醒。

    小惜嘆了口氣。「咱們當婢女的只能認命。」

    「說得也是。」其它幾個婢女也不禁長吁短嘆的。

    「好了,咱們也該去忙了……」小惜朝雙月頷了下首。「妳跟我來。」

    慢了半拍,雙月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由于天色還很暗,只得跟緊一點。「現在應該還不到五點,就要起來做事了,當婢女真是辛苦……」

    也幸好她不用在古代待太久,只要鬼阿婆告訴她該怎麼救人,把事情辦完之後就能回家了,雙月不禁慶幸地忖道。

    「雙月……」小惜回過頭喚她。「姑奶奶脾氣不太好,府里的一些婢女都被她罵哭過,不過妳別放在心上,照著我說的去做就好。」

    雙月「喔」了一聲。「這位姑奶奶不是寄人籬下嗎?怎麼還敢亂發脾氣?」她可是很能體會寄住在別人家中的心情,只能安安靜靜地做自己的事,不敢麻煩或要求什麼,就怕會被趕出去。

    「雖然她是嫁出去的女兒,不過仗著大人喚她一聲姑母,老夫人又一向待她好,這位姑奶奶也就得寸進尺,根本把這兒當做自己的家,早忘了她不是主子……」話才說著,小惜輕咳一聲。「這種事妳就擱在心里,別讓姑奶奶知道咱們在背後說她的壞話。」

    「我不會亂說的。」雙月自然也不想多管閑事。

    「姑奶奶和表小姐就住在後面一座獨立的小院落中……」小惜用手指比了個方向。「而西面住著老夫人,因為她喜歡西花園的景色,南面則是大小姐和二小姐,大人一個人住東面,不過沒事的話可別隨便闖進去,大人對于不守規矩的奴僕,可是會嚴厲地處份,說不得還會當場逐出府去。」

    听小惜說得這麼嚴重,雙月也只能頷首,下意識地往東邊望去,看來這位「大人」是這座府邸里唯一的男人,也就更加確定是鬼阿婆的曾孫子。

    「大人結……不是,他娶妻了嗎?」要是鬼阿婆的曾孫子已經有老婆,就催他每天晚上努力一點,趕在二十八歲之前當爸爸,還怕什麼絕後。

    小惜搖了搖螓首。「大人剛過二十七歲的生辰,還是遲遲不肯娶妻,直到半年多前才收了兩名姨娘,可惜到現在也沒听說肚子有好消息。」

    「都還沒有元配,就先有小三和小四,不管古代還是現代,只要是男人,都喜歡養一堆女人……」雙月心里又想到現在都還沒有懷孕,該不會鬼阿婆的曾孫子真的身體出問題?古代的醫生會治男性不孕癥嗎?

    「……對了!」小惜又想到漏了一個人。「姑奶奶身邊還有個趙嬤嬤,是當年跟著陪嫁到吳家的丫頭,很會狐假虎威,妳千萬別惹到她。」

    「喔。」雙月隨口應聲,其實完全沒有听進去,一心一意只想著快點回家。

    不過現在是哪個皇帝?距離現代到底是兩百多年前,還是三百多年前?因為自己的作品向來以現代愛情為主,學校老師教的歷史又全都忘光光,她實在沒什麼概念,總而言之就是幾百年前的清朝就對了。

    就這樣,兩人來到吳家母女居住的小院落,天邊已經露出一抹魚肚白,雙月不禁有些恍惚,清朝和現代都在同樣一片天空下,太陽也是從東邊升起,卻相差了幾百年,想想真是不可思議。

    接下來,雙月就照著小惜交代的注意事項,不敢隨便開口,只是默默地跟在她身邊,看著她如何端著洗臉水進房,還有如何請安。

    被小惜喚做「姑奶奶」的吳夫人約莫四十左右,以雙月這個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還是很年輕,臉上沒有太明顯的皺紋,只是兩頰太瘦,顯得顴骨突出,下巴也太尖了,給人很刻薄的感覺,對于婢女的請安,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讓人有些不太舒服。

    而在伺候吳夫人穿戴的趙嬤嬤則是用眼角瞄了雙月一眼,跟主子傲慢的態度如出一轍。「新進府的?」

    「是,她叫做雙月,已經進府第四天了,今天開始來這兒伺候姑奶奶。」說著,小惜連忙使了個眼色。「雙月,還不快點叫人,拜托趙嬤嬤多多關照。」

    「以後還請趙嬤、嬤嬤多多關、關照。」雙月從來沒說過這麼繞口的話,差點咬到舌頭。

    見這新來的婢女連說話都這麼笨拙,趙嬤嬤打從鼻孔「哼」了一聲。「這管事究竟是怎麼做事的?淨派些新來的,一看就知道笨手笨腳,哪會伺候人,根本是瞧不起咱們。」

    吳夫人听著跟了自己快三十年,一生未嫁的貼身婢女這麼抱怨著,一面檢視頭發梳理得如何,一面回了兩句︰「這事兒我會找機會跟阿嫂提的,妳就忍一忍,先告訴她該做些什麼。」

    「是。」趙嬤嬤在主子面前,是一張奴僕嘴臉,不過轉個頭又換一張。「好了,去把早膳端進來。」

    小惜應了一聲,就要雙月跟她出去。

    「妳自個兒去就好,她留下來。」趙嬤嬤冷冷地說。

    「呃,是。」小惜擔憂地瞥了雙月一眼,知曉對方想要趁機下馬威,之前派來伺候的幾個婢女就是這麼被罵哭的,只希望她捱得住。

    站在一旁的雙月並沒有留意到小惜的憂慮,對于在這里遇到的人事物,也都沒有放在心上,總以為很快就能回到現代。

    趙嬤嬤仗著有靠山在,輕蔑地哼了哼。「還杵在那兒做什麼?」

    「嗯、呃,不然我要做什麼?」雙月很自然地反問。

    她馬上找到教訓這丫頭的理由。「什麼我我我?要自稱奴婢。」

    「喔,那要奴婢做什麼?」想到那些古裝戲里的確是這樣演的,雙月只好入境隨俗,跟著說了。

    「桌上有剛沏好的熱茶,去倒來給姑奶奶喝。」趙嬤嬤用下巴努了努說。

    雙月順著眼光看過去,桌案上確實有只白瓷茶壺,于是走了過去,拿了旁邊的茶碗,倒了七分滿,用兩手端了過去。

    「請喝茶。」她將茶碗遞給坐在鏡台前的吳夫人。

    沒想到吳夫人才接過去,馬上哀叫一聲,茶碗跟著掉在地上,身上的比甲也被熱茶濺濕了一小塊。「哎呀!妳想燙死我是不是?」

    她怔了一下。「咦……」有那麼燙嗎?

    「妳這死丫頭,到底會不會伺候?」趙嬤嬤逮著了機會,一個箭步上前,就揚起右手,往雙月臉上甩了一個耳光。

    听到啪的一聲,雙月還沒有意識過來,等到一股熱辣辣的痛覺從左臉頰上漫延開來,才醒悟到自己被打了。

    而被深藏壓抑在她內心深處的陰暗、恐懼和痛苦,也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巴掌,整個被掀了開來……

    「為什麼要說謊?」

    「我沒有騙媽媽……」

    啪!一個耳光甩了過去。

    「媽媽好不容易嫁給一個這麼好的男人,他讓我們住這麼好的房子,還讓妳去念那麼貴的私立小學,沒有人會再說妳沒有爸爸,妳居然還說他的壞話……妳是故意要破壞媽媽的幸福是不是?」

    「他不是我爸爸……」

    「早知道當初應該把妳拿掉,不要生下來就好……」

    雙月捂著又紅又燙的臉頰,怒瞪著打人的趙嬤嬤,她曾經發過誓,不會再讓任何人打她,不管是誰都一樣。

    「妳那是什麼眼神?」趙嬤嬤拔尖地質問。

    她就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為了威嚇眼前的敵人,豎起了全身的毛。「妳敢再打我一下試試看。」

    只要沒人惹到她,雙月會收起爪子,用笑臉與大家和平相處,因為「長腿叔叔」說人是不可能一個人在這世上生存,所以她願意試著融入群體當中,可是一旦人身受到侵犯,絕對會反抗到底。

    因為沒人會保護她,所以更要學會自保。

    吳夫人馬上沉下臉來,也忘了自己不過是嫁出去的女兒,現在只是寄住在娘家的外人。「真是反了、反了,一個婢女居然跟天借了膽子,敢用這種口氣說話,再給我好好教訓教訓……」

    不等趙嬤嬤再動手打人,雙月已經沖出寢房。

    ★★★

    雙月一直跑一直跑,想要找到大門,想要離開這里。

    「鬼阿婆!鬼阿婆!」她一面跑,一面扯著脖子上那條紅線,將貼身戴著的琥珀拉出來。「妳快點出來……我要回家……快點讓我回家……」

    她要回去現代!

    她不想再留在這里!

    她要回家!

    可是不管雙月怎麼叫喊,琥珀里頭的黑色小蟲子就是一動也不動,也沒听到鬼阿婆的聲音,更連半個鬼影子也沒看到。

    不知道跑了多久,就連大門也找不到,還不小心迷了路,雙月一臉沮喪地停下腳步,看著面前壯觀的假山流水,還有流水不斷地從瀑布上流泄而下,在春末之際,帶來幾許沁涼和幽靜,可惜現在的她完全感受不到。

    「鬼阿婆!鬼阿婆!」她又急又怒地對著握在手中的琥珀叫嚷。「妳不能把我丟在這里不管……不是說要告訴我怎麼救妳的曾孫子,否則薄家就會絕後嗎?鬼阿婆,妳給我出來!快點讓我回家……」

    這個鬼阿婆該不會騙她吧?

    憊是故意不跟她說,來到清朝之後,就回不去了?

    雙月又急又氣地叫著。「鬼阿婆,我現在數到三,馬上給我出來,不然我真的不幫妳救人了……一、二……三……」

    都已經數到三了,鬼阿婆還是沒有現身,她怒氣沖沖地從脖子上取下琥珀,就要丟進水池里,可是又想到萬一沒有它,說不定真的回不了現代。

    「至少一護的死神代理證還可以拿來變身,這塊琥珀一點用處也沒有……」雙月有氣無力地走著走著,最後坐在一條長廊下頭的石階上。「萬一鬼阿婆真的不再出現,那我不就一輩子都要留在這里……」

    直到這當口,她才體認到這個可能性很大。

    「完了!」雙月抱頭呻吟。「我的連載要是真的開天窗,編輯一定會殺了我,原本出版社還打算在年底幫我出單行本,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我真的會被這個鬼阿婆害死……」

    就在這當口,一對主僕一前一後地朝這頭走來。

    「……妳是誰?怎麼躲在這兒偷懶?」走在後頭的貼身奴才小全子瞥見有個婢女坐在石階上,連忙趕在主子開口之前罵道。

    心情很不好的雙月听到有人這麼質問,原本不想理會,不過想到此刻的處境,還是不得不稍稍低頭,于是慢吞吞地站起身來,一臉沮喪地轉身面對佇立在廊下的主僕。

    小全子一眼就認出她是誰,知曉這名婢女才剛來幾天,多半還不清楚府里的規矩,口氣才好些。

    「妳不是雙月嗎?怎麼跑到這兒來了?還不快點跟大人請安?」擔心她會受到處罰,連忙點醒。

    听到「大人」兩個字,雙月的注意力馬上集中在面前這位雖然不吭一聲,但是存在感相當強烈的男人身上,先是注意到他穿在身上的藍色補服,胸前貼著一塊繡有仙鶴圖案的方形補子,這種衣服經常在一些古裝戲里看過。

    待雙月的目光又往上移了幾吋,面前這個剃了頭月亮門的男人,有著一雙濃黑的雙眉,深邃墨黑的眼瞳,一管挺直的鼻梁,不過兩片薄唇習慣緊抿著,足見其個性的不茍言笑,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可以說嚴謹俊美,但也十分冷酷,完美的臉型像冰雕似的,特別是那兩道打量著自己的冰冷目光,可是會凍死人,讓她不禁聯想到喜歡的漫畫人物。

    原來他就是鬼阿婆的曾孫子,雙月忍不住瞪著「罪魁禍首」,俗話說袂生牽拖厝邊,用在這里剛剛好,這個男人不會生,活不過二十八歲,關她什麼事,害自己被困在清朝,就算很像她最愛的白哉,也沒有半點好感。

    薄子淮面無表情地睥睨著身形矮了一截的婢女,見她目光不善,可沒見過有哪個婢女敢用這樣怒氣騰騰的眼神瞪視主子,俊臉旋即一寒,連嗓音都像是沒有溫度。

    「她是新來的?」

    「是,大人,她叫雙月,才剛來幾天,記得今天是被派去伺候姑奶奶。」小全子連忙回話。

    听見貼身小廝這麼回答,薄子淮的視線不著痕跡地掃過雙月紅腫的臉頰,上頭還殘留著一條條指痕,很明顯的是才挨了巴掌。

    「犯了錯就該受罰,牢牢記住這回的教訓。」這也是主子的權利。

    雙月掄緊了握著琥珀的小手,很想朝對方大吼,也不知道是被誰害的,居然還有臉說這種話。

    「你……我……」雙月很想全盤托出鬼阿婆所說的事,可是就算講了真話,這個男人也不會相信,偏偏鬼阿婆不出現,自己一點辦法也沒有,她簡直愈想愈嘔,氣到說不出話來了。

    薄子淮見面前的婢女眼神帶著反抗,還有挑釁,目光也益發冰冷。「主子就是主子,先認清自己的身分。」

    這下子讓雙月恨不得用「親切用語」來問候他。

    早知道薄家最後的一個子孫是這種不明是非的男人,雙月寧願被鬼阿婆糾纏一輩子,就算被嚇死,也好過氣死。

    為了幫雙月解圍,小全子恭敬地提醒道︰「大人,時辰不早了。」

    他收回冷淡地眸光,將右手伸向貼身小廝。

    小全子連忙把捧在手上的涼帽遞給主子。

    「帶她到管事那兒領罰。」薄子淮丟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領罰?雙月沒想到挨了一巴掌還不夠,居然還要處罰她,這個男人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就算是家里請來的佣人也有人權……

    「這里是清朝,哪來的人權?」雙月正想上前理論,卻在下一秒意識到自己置身何處,頓時滿腔的怒火全都熄了。

    現在的她只是一個被買進府里來的「婢女」,不但沒有人身自由,這條命也是屬于薄家的。

    「沒人跟妳說過大人住的地方不能亂闖嗎?」小全子見主子走遠了,才好心地提出警告。「下回不要再犯了。」

    她沒有听見小全子在說些什麼,只是領悟到要是這輩子都得困在這個朝代當中,真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嚇傻了嗎?」見雙月臉色慘白,小全子不禁嘆了口氣,雖然也才十來歲,不過很懂得生存之道。「妳也不是第一個在姑奶奶那兒受委屈的,以後做事伶俐點,嘴巴甜一點,日子就會好過。」

    「我要回家……」雙月真的好想哭。

    「听說妳是被親戚賣到府里來為婢的,既然這樣就想開一點,安安份份地在這兒做事,要是伺候得好,說不得老夫人哪天心情好,還會幫妳配個姻緣。」他也只能這麼安慰了。「走吧,我帶妳去管事那兒領罰。」

    當小全子往前走了幾步,見雙月還站在原地發呆,于是開口催促。「快點跟上來,要不然處罰會加重的。」

    她將琥珀握在手中,巴不得將它碎尸萬段,最後終于移動腳步,跟上走在前頭的小全子。

    難道她真的回不了家了?

    真的一輩子都要困在這里?

    當天夜里,府邸內一片靜謐,幾乎所有人都就寢了。

    「……好些了嗎?」豆大的燭光下,小惜熟練地在雙月被打得紅腫的手心上抹著藥膏,一時之間,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中藥味。「挨這幾下板子算是最輕微的處罰,忍一忍就過了。」

    雙月一臉垂頭喪氣,不太想說話。

    其實這點疼痛不算什麼,因為真正的傷口是看不見的,只是覺得很無力,也很無奈,一直想著鬼阿婆為何要這樣陷害她。

    「唉!咱們這種人能爭什麼,只有認命了。」小惜嘆道。

    她口中低喃。「認命?」

    「沒錯,就是認命,只要這麼想,日子才能過得下去。」將藥膏收好,小惜又嘆了口氣。「幸好管事準妳休息兩天,大後天再開始干活,所以什麼都不要去想,把飯菜吃一吃就快睡吧。」

    說完,小惜就先爬上床榻,沒一會兒便睡著了。

    坐在凳子上的雙詌uo躲兜乜醋拋郎系姆共耍 涫稻褪且煌氚追梗 還械 嗨撇諉追梗 由弦恍〉嗖耍 褂屑縛槎垢  淙緩芏觶 詞且壞鬮縛諞裁揮小

    真的要認命嗎?

    雙月想著「認命」這兩個字。

    「如果我真的會認命,十歲那一年就不會……」逃離繼父的魔掌,還勇敢地舉發對方企圖侵犯自己的惡行,卻被親生母親所憎恨,只因為自己毀了她的幸福婚姻,和優渥舒服的生活,那是雙月心中最晦暗最沉痛的記憶。

    她慢慢地起身往外走,站在屋外的小院子。

    想到天上的月亮明明也是同一個,她卻回不了原本屬于自己的世界,雙月有股想要大叫的沖動。

    「我不要死在這里……」雙月低聲喃道。

    「小月月,活著一天,就要為那逃邙努力,要在自己的歷史上留下痕跡,不管多微小,多痛苦,只要能證明自己曾經活在這世上就值得了……」

    想到以前「長腿叔叔」經常鼓勵她的話,比起過去經歷過的痛苦,這點困難真的不算什麼,鬼阿婆要是以為把她丟在這里自生自滅,自己就會認命,會服輸的話,那可就大錯特錯。

    這麼想著,雙月將雙手放在嘴巴前面,做成喇叭狀。

    「我、要、活、下、去!听到沒有?我一定會活下去的……」雙月不禁拉開嗓門,大聲地對著面前的漆黑喊道。「鬼阿婆,妳等著看吧!」

    就在這時,四周的屋子內傳來婢女們的低罵。

    「都三更半夜了,妳在嚷嚷些什麼?」

    「妳不睡,別人可還要睡……」

    「快回去睡覺!」

    雙月忘了會吵到別人,便不敢再作聲,又見鬼阿婆還是沒有出現,只能失落地嘆了口氣,轉身回到房間內,然後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光,要戰斗就要先保存體力才行。

    今天一下子經歷太多的事,雙月原以為自己會失眠,不過當她躺下來沒幾秒便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直到這時,一抹半透明的老婦身影終于現身在榻前。

    「丫頭,就是要有這樣的魄力,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才行,薄家的未來就全靠妳了……」薄太夫人露出難得的慈祥笑容,並不是她不想現身,而是不能干預和透露太多。

    由于累積了十世積善助人的大功德,得以列入仙班,不需再受輪回之苦,卻在偶然的機會之下得知薄家將會在曾孫子這一代絕嗣,不得不懇求菩薩允許,希望能盡最後一點心意,只因在這十世當中,其中有六世都嫁進薄家為媳,也就是這份世間難得的緣分,讓自己割舍不下。

    不過菩薩也是有條件的,因為不能任意改變凡人的命運,所以必須等到雙月親口答應幫這個忙,才能將她帶到清朝,融入這個朝代,而接下來的結果是好是壞,也全在這個丫頭的一念之間。

    薄太夫人可是把全部的希望都交付在雙月手中。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