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哪天再娶你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哪天再娶你 第十章

作者︰梅貝兒

    十一月中,一年又快要過去了。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秋天,愛麗絲和姊姊一起坐在飄著落葉的大樹下看書,這個時候,一只兔子一般看著懷表,一般跑過她們的面前,嘴里還叫著——「不好了,會遲到」,愛麗絲就很好奇地跟姊姊說,這真是一只奇怪的兔子,我跟去看看怎麼回事……」

    晚上十點,靳海揚就跟這幾個月的每一天一樣,坐在床上,手上拿著一本童話故事,念著《愛麗絲夢游仙境》給欣荷肚子里的女兒听。群聊社區的~手打組~

    欣荷側躺著身子,好減輕腰酸的癥狀,嘴角噙著一抹笑意,靜靜听著他不厭其煩地念著童話故事,而且一天比一天進步,偶爾還會加上動作和表情,以及語氣上的模仿,就好像女兒真的坐在面前,乖乖的听爸爸說故事。

    「……就在這個時候,愛麗絲尖叫一聲,就听到姊姊的聲音說愛麗絲,快點醒來!這時愛麗絲張開眼楮才發現原來是一場夢,對于所看到的那只兔子,究竟是真實,還是在夢中看見的,一直想不通,當她看到姊姊正對自己微笑,便和姊姊手牽著手,在布滿晚霞的天空下,愉快地回家去了。」

    靳海揚把故事說完課,還不忘撫著欣荷圓聳的肚皮說︰」好了,爸爸念完了,寶貝,該睡覺了。」

    說完,靳海揚將書放到一邊,然後望向女兒的媽。「腰還很酸嗎?」雖然醫生說這是正常現象,還是讓他很舍不得。

    「這樣側躺著就比較舒服了。」欣荷微哂地說。

    靳海揚于是起身關燈,只留下一盞小燈,然後又爬上床,和她一樣面對面的側躺著。「那就好,你也快睡吧,我會等你睡著之後再走。」

    听靳海揚這麼說,讓欣荷想起有好幾次看到他都已經快睡著了,可是還得硬打起精神,回到自己的工作室才睡,讓她心里有些過意不去,覺得這樣對待他似乎真的太殘忍了。

    欣荷好輕好輕地問︰「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無情?」

    「為什麼?」靳海揚撩開散在她面頰上的發絲,好笑地問。

    「因為我明明那麼想要你陪著我,偏偏又不肯開口要你留下來別回去,還那麼狠心地要跟你離婚……」欣荷眼眶熱熱的,總覺得離婚時她說的,但靳海揚對她越溫柔體貼,她就越覺得自己很不應該,這種感覺真的很復雜。

    「難道你希望我對你不好?」靳海揚失笑地問。

    「我也不知道。」她真的不會形容。

    靳海揚想到醫生說孕婦在面對荷爾蒙的變動,情緒上回變得比較敏感,會莫名的沮喪,尤其到了懷孕後期更會承受一些憂慮和心理壓力,所以要多和她溝通,讓她有可以抒發的管道。

    「其實我很感謝你開口說要離婚,才讓我能這麼快的幡然醒悟……」靳海揚也試著去解釋這些日子以來的心情。「更要謝謝你在還深愛著我的時候說出這句話,讓我還有機會挽回我們的婚姻,而不是等到你對我失望透頂,心也死了,已經不再愛我時才說,那才真的叫做無情。」

    「真的嗎?」欣荷眼圈陡地紅了。

    「嗯。」靳海揚發自真心的說。「所以我一點都不生氣,還很感謝你沒有完全放棄我。」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你,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所以最戶不得不用離婚來逼你去面對。」欣荷听了他的話,心頭的壓力頓時減輕了不少。

    靳海揚輕撫著她的小臉。「你做的對,其實我也明白你的苦心,就是希望我學會放手,知道就算彼此見不到面,我也不會就這麼輕易的失去你。」

    「那麼從今天晚上開始,你可以留下來陪我們的女兒和……我嗎?」欣荷听他這麼說,便主動開口提出要求。

    「當然可以……我會一直陪著你們母女。」知道這是欣荷願意相信自己已經改變的第一步,讓靳海揚分外珍視。

    把心底的話說出來之後,欣荷全身也跟著放松下來,打折呵欠問道︰「你想幫女兒起什麼名字?」

    「讓我想一想……」靳海揚沉吟一下,思索片刻之後,才張嘴要說什麼,就見欣荷已經沉沉的睡著了,嘴角不禁泛起寵溺的笑意,想到欣荷的用心良苦,他又怎麼忍心再傷一次她的心?

    又等了一會兒,確定欣荷已經睡得很熟了,靳海揚才輕輕地下床,摁亮浴室里的燈,讓她在半夜起來上廁所,自己又睡得太熟,沒有察覺到時可以看清楚,這樣她才不會被東西給絆倒了。

    最後,靳海揚又回到床上,抱住她們母女入睡。

    aaaaa

    敗快地,一個多月過去了。

    元月還沒過完,欣荷便在醫院順利的生下女兒,從懷孕到生產,孩子都很乖,而且這次又是自然產,也沒有讓她痛太久,讓靳海揚松了口氣,他可不希望孩子太折騰她了。

    靳海揚抱著出生不到兩天的寶貝女兒,那小小的,皺巴巴的臉蛋對每個當爸爸的來說,自己的女兒永遠是最可愛最漂亮的孩子。

    「?……真的要讓她姓靳?」他動容地看著靠坐在病床上休息的欣荷,驚訝地問。

    「嗯。」欣荷因他的詫矣邙發笑。「我們是我們,孩子是孩子,她當然要跟著你姓靳了。」這是她早就決定的事。

    「謝謝你幫我省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兒。」靳海揚激動得連嗓音都有些沙啞。「這次不會讓你失望,我會等到你願意再嫁給我的那一天。」

    「嗯。」欣荷眼圈也蒙上了濕氣。

    叩!叩!

    就在這時,婦產科病房的門板傳來有些遲疑的輕敲聲。

    「會是誰來了?」見外面的人敲了門,卻遲遲沒有進來,欣荷心想若是醫生和護士應該不會這樣才對。「你想是不是……」她心中一動,想到可能是誰了,因為孩子出生之後,她有叫靳海揚大哥電話通知他的父親。

    靳海揚也想到了。「我去開門。」他把懷中的女兒叫給欣荷。

    當靳海揚走到門口,把房門打開,果然見到父親一臉局促不安地站在外頭,像是在猶豫該不該進去。

    「爸。」靳海揚叫了他。

    靳父摸了摸自己的頭,還有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像是很擔心自己穿的太隨便太寒酸,不好意思進去見剛出生的孫女。「我只是在想……孩子都已經生了,我應該來看看……」

    「你是她的爺爺,當然要來看。」靳海揚鼻頭微微泛酸,其實心中那個結早就打開,只是為了一種莫名其面的情緒還無法坦然面對父親,可是這一刻他覺得那些已經不再重要了。

    「那就好。」見兒子願意給他看孫女,靳父這才露出憨憨的笑容,像是放下壓在心中的大石頭,因為他可是鼓起好大的勇氣才來醫院的。

    于是,靳海揚讓道一旁,讓父親進入病房。

    「爸。」見到靳父進來,欣荷甜甜的叫了一聲。

    「你、你辛苦了,真的辛苦了。」口拙的靳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是不斷重復同樣的話。

    靳海揚又從欣荷懷中將女兒抱了過去,然後作勢要讓父親抱抱她。「這是你的孫女,她腳靳巧妤,叫她小妤就好了。」

    「小妤……」靳父緊張地把兩手往身上的衣服一陣擦擦抹抹,就怕自己的手不干淨,會讓孩子生病,過了好半響才好小心好小心地用雙手接過寶貝孫女,頓時眼底閃著欣喜的淚水。「小妤,我是爺爺……」

    「爸,以後你想看小妤的話,隨時都可以來家里。」欣荷看得出老人家有多高興,他一定很擔心兒子還不肯原諒自己,更不讓他來看孫女。

    「真的、真的可以?」靳父先是一臉驚喜,不過又馬上看向兒子,想要確定兒子肯不肯答應。

    靳海揚輕咳一聲。「當然可以。」qunliao

    「好、好。」靳父眼眶都濕了,如今就是死了也沒有遺憾了。「我一定會去、一定會去。」

    看著這對父子能夠盡釋前嫌,欣荷比誰都還要高興,因為能夠擁有自己的親人是件多麼寶貴的事,沒有人比她更能體會的了。

    aaaaa

    餅了半年多——

    晚上七點左右,小區里的路燈比星星還要亮,這里的住恭總是會用一種驚奇的眼光,看著這個高大俊美的男人用背巾將女兒抱在胸前,系在低腰牛仔褲上的腰袋內裝的是奶瓶和尿布,然後父女倆一起出來散步,這樣溫馨的畫面已經快兩個月了,讓一些年輕媽媽見了都不禁羨慕,如果她們的老公也願意這樣幫忙帶孩子的話,她們也可以輕松不少。

    「靳先生,怎麼都是你在帶孩子,你太太呢?」不過還是有些吃晚飯沒事干的三姑六婆總是喜歡發表高論,在她們傳統的觀念里,孩子應該是由女人來帶才對,男人只要負責賺錢就好。

    「她在上班。」靳海揚努力保持禮貌,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他和欣荷離婚的事,否則不知道這些人會在背後說些什麼。

    就在兩個月前,欣荷以前工作的化妝品公司問她願不願意再回去上班,她原本還很猶豫,擔心孩子還太小,是靳海揚說服欣荷接受,如果真有什麼問題的話再辭也不遲。

    「那孩子要喝奶怎麼辦?還是要喝母奶比較好啦……」三姑六婆又發表她們的意見了。

    現在又集奶袋,可以事先準備起來放在冰箱,隨時可以讓孩子喝道母奶!靳海揚沒好氣地瞪著這些沒常識的歐巴桑心忖。

    「女兒還這麼小,怎麼恨得下心丟給你帶……難道工作比小涪還要重要?」她們還嫌不夠,又七嘴八舌地說。

    「為什麼男人不能在家帶孩子?」靳海揚有些忍無可忍,于是不客氣地反問,果然讓眼前這幾個三姑六婆識相的閉上嘴巴。「你們也是女人,難道就真的覺得自己出了煮飯生小涪,就沒有其他用處了嗎?」

    不再跟他們多說半句廢話,靳海揚便直接走人了,其實欣荷還是很眷戀著化妝品公司的營銷工作,只是拍他一個人照顧不了女兒,所以強忍著心中的渴望,這些他全都看在眼里,所以才會鼓勵她給彼此半年的時間,不管結果如何,起碼將來她也不會後悔連嘗試都沒有就放棄。

    原本在睡覺的女兒掀開眼,打了個可愛的呵欠,睜開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看著父親。

    「把……」

    靳海揚看著才七個月大的女兒,俊臉上滿是父愛的光芒。「寶貝,那些三姑六婆吵醒你了是不是?我們以後不要理她們好不好?」

    「ㄅ……」小嘴發出一些聲音,兩只小手也好奇地摸索著父親的臉孔。

    「小妤愛不愛爸爸?」靳海揚用額頭抵著女兒的。

    小妤發出咯咯的笑聲,眼楮都笑了。

    「爸爸也好愛小妤。」當爸爸的就認定女兒是在說愛他了,每天說著同樣的對話也不覺得膩。

    「咿呀……」小妤左右張望,本能地尋找母親的臉孔。

    靳海揚自然猜得出女兒的意思,拿出放在腰包內裝著開水的奶瓶。「媽媽等一下就下班了,我們一起去接她好不好?」

    「……唔……」小妤用力地咬著奶嘴,吸了幾口開水,才大聲地發出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單音。

    「爸爸的寶貝好乖。」靳海揚親了親女兒的嫩頰,下巴上的胡髭刺得她有些發癢,不禁有咯咯的笑了起來。「我們去接媽媽下班吧。」欣荷大概都在這個時間回來,所以他總是抱著女兒一起去接她。

    當父女一邊散步,一邊往公車站牌的方向走,大約又等了十分鐘,一輛公交車靠站了。

    欣荷在公交車上就看到他們父女,也是自己在這世上最愛的兩個家人,知道靳海揚主動擔起照顧女兒的責任,好讓她重新回到職場,一是想要彌補上次要她辭掉工作的罪惡感,二是就算無法隨時看到她,也相信依然擁有她的心和愛,他已經放下了心中的不安和恐懼,那麼還要他證明什麼呢?

    「小妤今天乖不乖?」欣荷綻開美麗的笑顏下車。

    「咿……」認出母親和她的聲音,小妤甜甜的發出一些聲音表示要抱抱。

    「累不累?」靳海揚睇著欣荷臉上雖然有些疲倦,但又散發著光彩,那時工作帶來的成就,覺得自己做對了。「我們買便當回去吃就好了。」

    「好,雖然要做的事情很多,不過一點都不會累,倒是你整逃詡在照顧小妤,沒辦法專心唱作,真的對齊姐很不好意思。」欣荷還是會感到歉疚,想著吧女兒都推給靳海揚昭貴是不是太自私了。

    靳海揚佯哼一聲。「你也太小看我了,誰說我都在照顧小妤,沒有在工作?我都是趁著晚上你們母女都在睡覺,才集中精神在創作上,到了白天再跟著小妤一起睡午覺,這樣兩邊不就都顧得到了。」

    停了,欣荷于心不忍地問︰」會不會很辛苦?」

    「不會,我覺得很滿足,因為能為自己最愛的人做事,是件多麼幸福的事。」靳海揚牽著她的小手,很坦白地說道。

    欣荷突然停下腳步,用著很嚴肅的口吻說道︰「只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們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听她突然這麼說,靳海揚心口一沉。「什麼意思?」難道她對他還是沒有信心?還是覺得他改變得不夠?

    「雖然我們現在都住在一起,不過為了小妤,還是希望能給她一個完整健全的家,所以……我願意再嫁給你一次。」欣荷綻放出美麗中帶著羞意的笑顏,這次由她來開口求婚。

    靳海揚這才轉憂為喜,咧開大大的笑臉,剛才他的心髒真的差點就停止跳動。「那……我哪天可以再娶你?」他連話都說的有些結巴了。

    「隨時都可以。」欣荷噴笑出來,笑聲里有著喜悅和感動。

    「我保證這次會不一樣的。」靳海揚對她承諾。

    「我相信,真的相信。」欣荷打從心底這麼說道。「不過也不用太麻煩,只要白天去辦完結婚登記回來,晚上再請你爸還有阿姨和弟弟到餐廳,全家人一起吃頓飯就可以了。」至于公司的同事,只要知道她喝靳海揚又復合了就好。

    「真的這樣就可以?」靳海揚不確定地問。

    欣荷用力點頭,他們一家三口的心能夠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比那些儀式重要多了。「真的只要這樣就好了,不過你得親自跟阿姨開口,就算她對你再不好,于情于理還是得跟她說一聲。」

    「我盡量。」現在看到繼母只是禮貌的打聲招呼,能不說話就不說話,也不是自己心胸狹窄,只是對付那種欺善怕惡的女人就得用這一招,免得她又得意忘形了,再度對父親惡言相向。

    「ㄇ……」兩只小手從背巾里伸出來,就是想要母親抱她。qunliao

    「好,媽媽抱抱。」欣荷也總是在下班之後,還有休假時多陪陪女兒,彌補平日無法相處的時間。

    靳海揚解開身上的背巾,讓欣荷把女兒抱過去,看著她們母女,胸口漲滿了感情,眼眶也慢慢發熱了,那是種有了歸屬的感動。

    他們能走到今天,還能這樣彼此愛著對方,他真的很感謝欣荷的耐心等待,還有不離不棄。

    「我們回家吧!」欣荷仰起臉笑說。

    「嗯。」靳海揚圈住她的肩頭。

    aaaaa

    兩天後——

    欣荷跟公司請了假,然後一早就和靳海揚去戶政事務所辦理結婚登記,晚上在飯店的餐廳訂了包廂,讓一家人難得可以團聚,這才是她的泳衣,就是希望靳海揚多和家人聯系。

    「這樣才對,這樣很好。」靳父看著兒子和媳婦的手指又戴上了結婚戒指,成了合法的夫妻,于是猛點這花白的頭。「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說什麼,可是再怎麼樣,為了小妤,也不能一直拖下去。」他只能在心里著急,又不便插手干涉兒子的事,現在看到他們終于決定再次結婚,真是再高興不過。

    靳海揚看著坐在對面的父親,也說出了一直沒說出口的話。「爸,我早就不再怪你了,當了爸爸之後,我更能體會你當年的心情,我能有今天的一切,其實也是因為爸的關系才擁有。」

    「能听到你這麼說,爸爸真的……真的……」能到到親生兒子的諒解,是他最大的願望,靳父不禁強忍淚水地說。

    「好了、好了,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哭什麼?」靳太太最怕听繼子提起以前的事,就怕他還記恨在心,到時不給家里生活費了。

    「阿姨!」靳海揚俊臉一凜。「我不能說完全忘記以前的事,但我還是會把你當成長輩,只要你跟志平都能對爸好,不會再去計較。」

    「呃……我一定會、一定會……」靳太太一臉尷尬,迭聲地說。

    听完異母兄長的警告,靳志平也跟母親一樣連忙陪著笑臉道︰「大哥放心,我跟媽一定會好好照顧爸的。」

    坐在靳海揚旁邊的欣荷,一手抱著女兒,一手則在桌下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在說‘你做的很好’。

    靳海揚偏頭看向她,也握緊欣荷的小手,不再抓住以前的怨恨不放,只想著未來要如何才能讓彼此媳婦地過下去。

    吃完晚飯,靳海揚先開車送父親他們回去,才和欣荷回到住處。

    「我抱她去床上,你先去洗澡。」靳海揚很快地去沖了個澡,然後接過早已被欣荷哄睡的女兒,小心翼翼地讓她躺在隔壁房間里的嬰兒床上。

    看著女兒甜美可愛的睡相,就是因為當了爸爸之後,他才能體會父親的心情。

    靳海揚想到如果自己也遇到同樣的情況,也會跟父親當年一樣做出相同的事來,他的心才真正的釋懷,因為只要是為了孩子好,再怎麼痛苦都能忍受。

    當欣荷洗完澡出來,在臉上和雙手抹上乳液,听到房門開了,回頭看看走進來的高大男人,漾開一抹美麗又帶了點頑皮的笑。

    「靳先生,你今天吃晚飯時說的話,讓我很感動。」欣荷走向他說。

    「真的嗎?靳太太。」靳海揚咧了咧嘴角,將欣荷圈抱在胸前。

    「嗯。」欣荷听到這個稱呼,頓時笑不離唇,也可以感覺到彼此緊貼的身體內引發的騷動。

    「我愛你。」靳海揚呼吸聲也變得濃濁。

    「我也是……」欣荷咽了下唾沫,承接他俯下的親吻。

    「可以嗎?」靳海揚啄了下她的嘴問。

    「嗯。」欣荷嬌喘一聲。

    他們褪去彼此身上的衣物,探索者對方的身體,即便已經有過無數次的歡愛,而因為心靈上的契合,讓每一次歡愛都像是初次,那麼火熱,那麼充滿感情,那是種超乎肉體的結合,怎麼也不會厭倦。

    「等我一下……」靳海揚喘著氣,即使撐起不滿汗水的身軀,luo身跳下床,打開抽屜翻找著。「啊……我忘了先去便利商店買……」看到只剩下空盒子,才想到前幾天已經用完最後一個,該補貨了。

    「沒關系……」欣荷小臉紅了紅,將他拉回身邊。

    靳海揚重新覆在她身上。「真的可以?你才剛生完沒幾個月……」他就是不忍心又讓她懷孕,必須承受生產的不便和痛苦,有一個女兒就夠了。

    「我不怕辛苦……」欣荷撫著他因欲望而漲紅的俊臉,望進彼此的眼底。「因為那時你的……也因為我知道你是個好爸爸……」

    這句話對他來說已經是莫大的肯定,讓靳海揚喉頭一哽。「我愛你……真的很愛你……」他不知道還能說什麼才能充分表達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欣荷與他四唇相接,輕喃地說。

    靳海揚加深了這個吻,進入她,听著欣荷逸出一聲歡愉的嬌吟,引燃了火苗,瞬間將彼此卷進色彩絢爛的天堂。

    許久之後,兩人還因為方才激烈的歡愛而顫抖、喘氣,汗水淋灕的肌膚緊緊地貼在一起,不過誰也不想動。

    「我今天……跟公司遞辭呈了。」欣荷等到有說話的力氣才宣布這個消息,想到那年重新回到化妝品公司上班,主管和同事們得知當初離職時因為結婚的

    必系,不過之後婚姻出了點問題,還離了婚,並且已經生下一個女兒都深驚訝,但是都能諒解她的難處,所以知道她要再度辭職,也就不再試圖挽留。

    「為什麼?」靳海揚倏地睜開眼,看著偎在懷中的小女人,一臉不解。「你不是做得好好的?」

    欣荷調整了個舒服得姿勢,傾听者他的心跳聲。「我答應你再去上班,一般的原因是我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另一半的原因是因為你覺得虧欠我,要是我不這麼做,你會一直放在心上,所以我才沒有太堅持,但是現在你真的可以不用在意了,這次是我自己要辭掉工作,因為你們父女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你真了解我。」靳海揚動容的說。

    「何況這段日子以來都是你在照顧女兒,現在也該換我回歸家庭,讓你能專心創作,你不是答應齊姊明年再辦一場展覽?」欣荷微哂地說。

    「你都知道了?」靳海揚還以為可以瞞得過她。

    「我前幾天听到你和齊姊在講電話,不過這並不是我決定辭職的主要原因,既然女兒是我們的,總不能只有其中一方付出就好,所以我才會決定辭掉這份工作。」欣荷一點都不覺得這麼做可惜,因為這是她自己所做的選擇,沒有半點勉強,也沒有人逼迫她。

    靳海揚听了,將她抱得更緊,好平復此刻激昂的情緒。

    「嗚嗚……哇……」隔壁房間傳來女兒的哭聲。

    「小妤醒了……」欣荷作勢要起身下床。

    「我去就好了。」說著,靳海揚便撈起睡褲套上,步出房門,沒過多久,就把正發出抽泣聲的女兒抱了進來。

    欣荷從他臂彎里接過女兒,看著孩子在母親懷中又乖乖地睡著了,讓他們不禁相視一笑。

    「今晚就讓她跟我們睡。」

    「嗯。」靳海揚關上燈,抱住她們母女,再也沒有比這個更美好的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