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你別想離婚 > 第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你別想離婚 第九章

作者︰梅貝兒

    「鳳先生,請看這邊︰-…」就在同一時間,位與「京一購物廣場」名品街的分店內,鳳勁夜正接受雜志的專訪和拍照,只見順長的男性身軀斜倚在擺放著鑽飾的櫥窗旁,簡單的一件白襯衫和棗紅色西裝褲,沒有打上領帶,還刻意解開好幾顆扣子,扎起馬尾的俊美五官看似冷冷的,眉眼間還帶著一股傲慢,搭配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新款男性鑽戒,卻流露出一股想讓女人征服的性感魅力。

    攝影師的快門連按好幾下,鳳勁夜的耐性也快用罄了。

    「拍好了沒有?我又不是模特兒,為什麼要我來?我對當明星沒興趣︰-…」以為只是接受采訪,早知道是這樣,他就不來了。

    站在一旁的公關連忙安撫。「因為你拍出來的效果比那些男模特兒還要棒,不用白不用……」說到這里,被鳳勁夜狠狠地瞪了一眼,連忙改口勸說︰「為了公司的銷售業績著想,你就再忍耐一下。」

    鳳勁夜瞥見店門外有好多客人圍觀,而且還指指點點的,不由得皺起兩道眉頭,偏開黑了一半的俊臉,用戴著鑽戒的左手手掌擋在前頭。「重點是商品,不要一直拍我的臉。」就是為了公司才這麼忍耐,否則早就翻桌走人了。

    「這張效果很好,再來一張」攝影師換個角度再拍了幾張。

    「拍夠了吧。」鳳勁夜才不管那麼多,將手指上的商品取下,讓店員擦拭干淨收起來,再把自己的結婚戒指又戴回去。

    雜志社派來的女記者眼楮很尖,馬上看到它。「這只是結婚戒指嗎?鳳先生已經結婚了?」

    「這也是采訪的內容嗎?」鳳勁夜不習慣跟外人談自己的私事。

    鮑關很快地挪好了兩張沙發,讓女記者和鳳勁夜坐下來,然後開始這次正式的采訪。「當然,我們很想知道鳳先生設計出的這些暢銷商品,靈感是不是來自于自己的婚姻?听說鳳先生大都以已婚婦女為訴求,是不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女記者舉一反三,抓住重點問道。

    鳳勁夜支著下顎,沈吟片刻。「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以妻子這個角色為訴求……雖然女性消費者買鑽戒有不少是買來給自己戴,或是保值,但也有大多數是當作結婚戒指,不過我最希望的是見到丈夫買它來送給終年為家庭而忙碌的妻子,就算只是小小的十分鑽戒,也能讓妻子忘卻所有的辛勞,明白自己的先生有把這一切看在眼里,偏偏大部分的男人都疏忽了這一點,以為一日一結了婚就不需要這些慰勞和感謝,那些辛苦都是妻子該受的。」

    「那麼鳳先生送什麼給尊夫人?」

    「我太太說…就算送她再昂貴的也不要,她只喜歡當年我親手為她打造的那只結婚戒指。」只要提到靜頤,鳳勁夜的表情就會變得溫柔。「因為是第一個作品,雖然打得很粗糙,又不是很值錢,可是她只愛它。」

    女記者听得好感動。「那麼對鳳先生來說,這些商品的設計概念最重要的是來自什麼?」

    「愛……就是要讓對方知道,不要只是在心里偷偷的愛就好,那反倒會傷了你最愛、最在乎的那個人。」鳳勁夜有感而發地說完,然後又繞回今天的主題。「我想全世界還沒有一個女人不愛鑽戒的,妳說對不對?」

    「謝謝鳳先生接受采訪。」女記者道了聲謝,結束訪問。

    鮑關過來和女記者討論其它事情,鳳勁夜便穿上皮夾克,系上圍巾準備離開,才把手機打開,就發現母親打了十幾通的電話,不過他不打算回電,因為多半又是要他和靜頤離婚的事。

    因為采訪已經結束,店員便打開了店門,本來在外面圍觀的客人也進來參觀,其中幾名貴婦知道鳳勁夜還是設計師,當場就下了訂單,要他為她們個別設計,一下子進帳不少。

    「你看吧,我就說找你來拍照的效果比那些男模特兒好。」公關送走雜志社的人,很得意自己的策略用對了。

    鳳勁夜白了她一眼。「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今天謝謝你了。」

    「沒有下次了。」他可不賣色相的,鳳勁夜警告完便踏出店外。這時,口袋內的手機又響了。

    「找我什麼事?」鳳勁夜心想不接的話,她鐵定又會拚命地打,只好掘下通話鍵,勉為其難地听听看她這麼急著找自己做什麼。

    鳳太太總算接通了,哇啦哇啦地叫著︰「怎麼不開手機?我都打了一個多小時了,這不是重點,你知道我在哪里嗎?」

    「是不是在機場?妳終于要回美國了?」鳳勁夜淡諷地問。

    「不是!」鳳太太沒好氣地回道。「我在醫院附近,剛好看到你老婆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吃飯,還有說有笑的。」

    鳳勁夜心中一動。「那麼對方長什麼樣子?」

    「長得沒有很高,還戴了副眼鏡……」以為兒子開始懷疑了,鳳太太喜形于色地說。

    听母親這麼形容,鳳勁夜大概猜到靜頤是跟誰出去吃飯,偏偏這麼踫巧讓母親撞見,還借題發揮。

    「然後呢?」這個女人居然是他的親生母親,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想破壞兒子的婚姻。

    「他們當街摟摟抱抱的,真是不要臉…」鳳太太加油添醋地罵道。「她居然背著你在外面亂來,給你戴綠帽子,這樣的女人你居然把她當作寶︰-…」

    「妳說完了嗎?我要掛了。」再不掛斷,鳳勁夜會吼回去。

    鳳太太沒想到兒子的反應這麼平淡,焦急地大叫︰「不要掛斷!是怎麼回事?愛她愛到連男人的尊嚴都不要了?你到底有沒有出息?你也去玩女人給她看,不要這麼沒用-…」

    「別以為你們夫妻都做過背叛對方的事,就以為我和靜頤也會這樣,我們不會離婚的。」听見手機那一頭沒有聲音,可見得是被他的話嚇到了,因為這對夫妻真以為自己什麼都不知道,美國華人圈說大也不算大,消息可傳得很快。

    不再多說,鳳勁夜直接關了手機,希望從此堵住母親的嘴,讓她快點死心回美國。

    他百分之百地相信靜頤,搭乘手扶梯下樓,他心中這麼想著,如果別人隨便說個什麼,自己就開始懷疑了,那麼這段婚姻要如何維持下去?這是靜頤教他的,有了信任,愛才能長久。

    棒天正好踫到星期六,靜頤又排休,于是決定和鳳勁夜兩人在家里煮火鍋來吃就好了,這種天氣吃火鍋最適合了。

    雖然已經快一月了,外頭天氣滿冷的,不過他們還是喜歡坐在緣側,享受著難得寧靜的時刻。

    靜頤瞥了一眼正專心畫圖的男人,伸長脖子想要偷看,不過鳳勁夜早她一步,不讓她看到。

    「你到底在畫什麼?」她好奇地問。

    「不告訴妳。」鳳勁夜故作神秘。

    「你該不會又在畫我了?」靜頤又探過身子,有了上次的經驗,可不想鳳勁夜又畫出讓她羞于見人的畫出來。

    「讓我看一下。」

    「當然是在畫妳了。」鳳勁夜手上的筆也加快速度地描繪。「不過現在還沒畫好,還不能給妳看。」

    「不會又畫什麼奇怪的模樣吧?」靜頤嬌瞪他一眼。

    「妳是說**嗎?」鳳勁夜邪邪地笑問。

    「鳳勁夜!」靜頤嚇得大叫一聲。「你真的畫了?不準畫︰-…你好討厭……怎麼可以畫那種的…」

    鳳勁夜大笑的抱住撲過來的小女人,伸長手臂,不讓靜頤摸到畫冊。「我們是夫妻,畫妳的**有什麼關系?」

    「鳳勁夜!」靜頤朝他又槌又打。「快把它撕掉,要是讓別人看到怎麼辦?快點給我!」

    「我騙妳的!」鳳勁夜笑到不行,低頭親了親她的小嘴,趕緊澄清,免得她急得哭出來。「不信妳自己看。」

    靜頤這才半信半疑的望向畫冊,雖然才完成一半,不過她看到畫中的年輕夫妻背對著鏡頭,手牽著手,相互倚偎地望著眼前的老房子,兩旁同樣種了台灣油杉和梅樹,那是靜頤再熟悉不過的景物。

    「你在畫我們……他們看起來好美,好幸-福。」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未來,鳳勁夜把它畫出來了。

    「我們也會是這樣的。」鳳勁夜俯下頭看著偎在懷中的小女人。「這次妳可以相信我。」

    「我相信。」靜頤沒有絲毫遲疑地說。

    鳳勁夜心思一轉。「我差點忘了跟妳說,晚上我請了位客人來家里吃飯,所以得多煮一點東西才夠。」

    「你怎麼不早說?是你公司的同事嗎?」靜頤馬上從他懷中跳起來,瞋罵一聲。「我去看看冰箱里的菜和肉夠不夠,以後要早點告訴我。」

    「不夠的話我再去買。」鳳勁夜也跟著起身,主動到廚房幫忙。「時間還早,慢慢來沒關系。」

    靜頤瞋睨他一眼。「難得請同事來家里吃飯,當然不能太隨便,我看還是再多準備一些肉好了。」

    「不是我公司的同事。」鳳勁夜神秘地說。「那麼是誰?」

    「蘇奕圻。」鳳勁夜揭開謎底。

    「你請蘇大哥來家里吃飯?」靜頤相當的意外。「什麼時候打電話給他的?怎麼會突然這麼做呢?」

    「昨晚打給他的,因為他是妳的朋友不是嗎?邀請他來家里吃飯也是應該的。」鳳勁夜兩手圈住靜頤的腰。「再說我也想讓他親眼看看我們相處的情形,知道我們鳳情很好、很恩愛,希望他只把妳當作朋友就好。

    「我這麼做不是不信任妳。」見靜頤沒有說話,鳳勁夜斂起眉心,鄭重地聲明,就怕她誤解背後的意義。

    「我當然知道不是。」靜頤輕哂一下。「其實昨天我和蘇大哥一起到醫院外面吃飯,他也問過我,如果我們離婚了,我會不會愛上他。」

    听了,鳳勁夜心口頓時緊縮。「那妳怎麼說?」

    「我說……你是唯一一個能讓我心動,還有心痛和心碎的男人,除了你,再也不會有第二個。」靜頤將那天回答蘇奕圻的話原封不動告訴他。

    鳳勁夜用額頭抵著她的,喉頭一哽。「我以後只會讓妳心動,再也不會有心痛和心碎了,我可以保證。」

    「我想你這麼做是對的,我也希望蘇大哥早點去尋求真正屬于他的幸福,只把我當作朋友就好。」靜頤可以理解鳳勁夜的想法,也深表贊同。「謝謝你願意為我這麼做。」

    「才不是,我是存著私心的。」鳳勁夜自嘲地說,不想被她當作好人。

    「你是不想讓我為難。」靜頤笑容中有著戚動。

    「因為我知道妳很重視每一個朋友,若是蘇奕圻對妳還有男女之情,妳怕他愈陷愈深,只好不得不遠離他,那麼妳會失去一個好朋友,這樣一來,妳一定會很難過的。」鳳勁夜撫著她的長發,盡可能的解釋自己這麼做的原因。「既然這樣,就只好讓他知道自己無法介入到我們之間,他才能夠完全死心。」

    「謝謝。」靜頤雙眼泛出盈盈的淚光,因為鳳勁夜已經開始懂得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知道她在乎什麼,這就是她想要的,而他真的做到了。鳳勁夜一臉不自在地說︰「不要一直跟我道謝,夫妻不就是要為對方著想︰-…好了,我來幫忙洗菜。」

    「今晚有客人,你這一家之主得好好表現。」靜頤笑意嫣然地說。

    「沒問題。」見她嬌笑的模樣,教鳳勁夜一陣心猿意馬,于是把嘴巴湊了過去。

    靜頤含笑地回吻。「你不是要洗菜?」

    「菜可以等一下再洗--…」鳳勁夜將她打橫抱起,步出廚房,回到他們的房間,此刻的眼里只有彼此。

    「我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靜頤嘆息地對伏在身上的男人說。

    鳳勁夜為這麼容易知足的她而、心疼。「笨蛋……不會只有這樣,以後我會讓妳更幸福的。」

    「你又叫我笨蛋?」靜頤的嗓音因兩人結合產生的快咸而顫抖,那口氣反倒像是嬌慎。

    「在**的時候叫不算……」鳳勁夜賴皮地說。

    「哪有這樣?你就愛欺負我。」靜頤羞惱地推了推他。

    「對,這輩子我就要欺負妳---…就像這樣……」鳳勁夜不再克制力道,深深地進入她的深處,讓靜頤叫出連自己都害羞的聲音。「以後這個家不只有我們……還會有我們的孩子……」

    「勁夜……」

    靜頤才想跟他說什麼,已經被火熱的漩渦給卷了進去,只能抱緊深愛的男人,一起迎接幸福的到來。

    晚上六點半,蘇奕圻依約前來了。

    這還是蘇奕圻頭一次踏進這種經過不少歷史歲月的日式建築,彷佛進入了時光隧道,原本他還很訝異鳳勁夜竟然會打電話邀請自己來家里吃飯,不過蘇奕圻可不會退縮,他想趁這機會觀察一下,看看這個男人究竟能不能真的給靜頤幸福,如果還是無法善待她,那麼他決定爭取到底。

    「蘇大哥,只是簡單的火鍋,想吃什麼別客氣。」靜頤淺笑盈盈地招呼他這個客人。

    「靜頤!」鳳勁夜端來一盤盤海鮮和肉類,以眼神提醒她。

    靜頤經他提醒才想起來。「我記得蘇大哥是不喝酒的,所以我們準備了茶。」

    說著幫三個人都倒了一杯。

    「謝謝。」蘇奕圻坐在座敷的榻榻米上,桌上擺了熱騰騰的火鍋,和一盤盤的好料,還有男女主人不需太多言語,只靠眼神就能心意相通的親密互動,這樣的溫馨氣氛,不是一個外人能介入的,也包括自己。

    「蘇大哥開動吧。」靜頤遞了一碗白飯給蘇奕圻。

    「請用。」鳳勁夜善盡主人的義務,招呼地說。

    就算心中還有一絲依戀,直到這一刻,蘇奕圻真正的放下了,兩個男人很快地熱絡起來,話題也從去年自美國掀起的金融風暴,到今年的景氣狀況,還有彼此的工作,什麼都聊,心結一旦不存在了,反倒發現彼此滿談得來的。

    所以當門鈴響起時,兩個男人還有些意猶未盡,趁靜頤去開門,先吃點東西,待會兒再繼續聊。

    「……勁夜在家對吧?」鳳太太經過走道,見座敷的燈亮著,于是自己開門擭去,見到里頭還有別人,愣了一下。「你們有客人?」

    苞在身後的靜頤溫婉地邀請。「媽也一起坐下來吃,我準備了很多菜。」

    鳳太太哼了一聲。「不用了,我有事要跟勁夜說。」

    「妳還要跟我說什麼?」鳳勁夜冷冷地問,想也知道是來興風作浪的,想讓他們夫妻吵架,最好能離婚。

    「當然是……」鳳太太才說了三個字,就見原本背對門口的客人轉過頭來,這才看清對方的臉孔,好像就是昨天中午和靜頤一塊吃飯,還有說有笑的那個男人,頓時話就卡在喉嚨了。「呃……你……他是--…」

    鳳勁夜在心中嗤笑。

    「這位是蘇先生,是我和靜頤的朋友。」

    「朋、朋友?」怎麼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鳳太太一時辭窮,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離間兒子和媳婦的感情了。蘇奕圻朝鳳太太點了個頭,表示禮貌,卻見她睜大眼楮瞪著自己,實在不曉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媽認識蘇大哥嗎?」就連靜頤也很困惑。

    「不、不認識,當然不認識了。」鳳太太無法當著靜頤的面說出昨天曾在鳳勁夜面前造謠生事。「既然你們有客人在,那我先走了。」

    靜頤送她出去。「媽不留下來一起吃?」

    「不用了……」鳳太太只想趕快離開,知道兒子早就猜到她想的企圖,說的那些話全是想要挑撥離間,看來這一招也失敗了,早知道今天會走到面臨破產的地步,他們就該對兒子好一點,八年前更不該這麼輕易的答應讓他們結婚,現在後悔也已經太遲了。

    「怎麼回事?」蘇奕圻一頭霧水地問。

    鳳勁夜撇了下俊唇。「不用理她,雖然我媽對靜頤有不少意見,不過我會一輩子擋在靜頤面前,一輩子保護她,不讓她受半點委屈。」希望蘇奕圻听得懂自己說這番話的用意何在。

    「如果你敢不這麼做,我絕不會放過你的。」蘇奕術終于知道鳳勁夜邀請自己到家里來吃飯的用意了,原來他知道自己對靜頤的那份心意。「我不會讓你有這個機會的。」

    兩人各端起碗,輕輕的踫撞一下,達成了男人之間的協議。

    客人離開了,屋內又恢復寧靜,夜也已經深了,他們卻還不想睡。「勁夜……」靜頤靠著身後的男人,一起站在庭院中,看著矗立在月色下的老房子,經過漫長的歲月,依舊是屹立不搖,靜靜地守護著他們。

    「嗯?」站在身後的鳳勁夜張臂環抱住靜頤。

    「我真的很高興當年爺爺把房子留給你。」靜頤有很深的戚慨。「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這間房子,因為我是在這里認識你,也是它在我最寂寞傷心的時候陪在我身邊,看著我哭、看著我笑,沒有它,我可能撐不下去,是它讓我有個地方可以安心地等你回家。」

    鳳勁夜親了下她的發頂。「我想爺爺之所以留給我,是因為他知道妳很喜歡這間房子,絕對會保住它,然後傳給鳳家的子子孫孫。」

    「爺爺怎麼知道我們會在一起?」她問。

    「因為爺爺早就看出我喜歡妳--…」鳳勁夜低笑一聲。「他想用這間房子來連系我們的心,讓我們都離不開彼此。」

    靜頤紅了眼眶。「那爺爺現在一定很開心。」

    「是啊!」

    他們彷佛真的看到老人在天上微笑。

    「希望我們的孩子以後也會同樣喜歡這間老房子……」靜頤臉上漾著恬靜的笑容。

    鳳勁夜愣了幾秒,問道︰「妳說什麼?」

    「我「那個」已經快兩個月沒來了,想說禮拜一上班之後,順便去檢查看看是不是……懷孕了。」其實靜頤已經有八成的把握,這是做母親的直覺,所以沒先買驗孕棒來測試,想說再多等幾天也無妨。

    「妳……妳︰-…」鳳勁夜震驚到話都結巴了,輕輕地將靜頤扳過來面對自己。「那剛才怎麼不說?我有沒有弄痛妳?肚子會不會痛?」靜頤噗啡一笑。「沒有,我沒事。」

    「不要等到禮拜一,我們明天就去掛急診……」鳳勁夜等不及了。

    「這種事哪有人掛急診的?」靜頤失笑地說。「反正禮拜一就知道了……勁夜?你怎麼了?」

    鳳勁夜泛紅了眼眶。「我只是……太高興了。」他實在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謝謝妳愛我這個既別扭又愛逞強的笨男人,我讓妳吃了那麼多苦,還老是讓妳哭……妳卻給我那麼多的愛……」

    听了,靜頤也跟著濕了眼眶。「可是現在我卻很高興當年你用這間老房子來強迫我嫁給你,雖然心里氣你不該用威脅的手段…但是……能嫁給你真好。」

    「妳真笨。」

    「你不也是…」

    他們在月光下擁住顧此,兩顆心終于回到應該歸屬的地方,再也不會分開,而這間老房子也會永遠陪伴著鳳家的子子孫孫,看著他們長大,尋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後繼續守護著。!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