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城主的小ㄚ頭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城主的小ㄚ頭 尾聲

作者︰梅貝兒

    城主帶夫人回來了。

    將近傍晚,這天大的好消息傳遍了整座府邸。

    不到一會兒功夫,總管也火燒**似地請來大夫,將人一路拖進寢房,生怕晚了一步,夫人又出了事。

    「大夫,怎麼樣了?」厲玄赫擔憂地問。

    大夫仔細地把過病人的脈搏,可不敢有半點馬虎。

    「我生的是什麼病?很嚴重嗎?」丁小苳畏怯地問。「你老實說沒關系,如果真的是老天爺要懲罰我,我也不會怪他的。」

    厲玄赫也皺緊了眉頭。「先听大夫怎麼說。」

    「回城主……」大夫終于診斷完了,憂心忡忡地告知病情。「夫人的身子相當虛弱,而且氣血不足,得多吃點營養的東西,好好的調養一、兩個月,否則腹中的胎兒可能會保不住。」

    「你是說……」厲玄赫頓時轉憂為喜。「她有喜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所以她才會想吐,這麼明顯的癥狀他居然沒有想到。

    「有喜?那是什麼意思?」丁小苳的腦袋一時還沒轉過來。

    「就是你肚子里已經懷了我們的親生骨肉了。」厲玄赫坐在床沿,將丁小苳輕柔地擁在懷里,寬厚溫暖的男性大掌才小心翼翼地貼在她的小腹上,真的不敢相信他們就要當爹娘了。「不過大夫也說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很不好,要多吃東西,不然孩子會有危險。」

    「好,我會努力吃、拚命吃,一定把孩子保住。」丁小苳說到這里,又不禁困惑。「可是老天爺不是應該懲罰我嗎?為什麼又把孩子給我呢?老天爺待我真是好,相公也是,還有府里的人也都對我好好。」剛才踏進府里,所有的奴僕都好高興見到她,還哭了,自己真是天底下最好命的人了。

    這傻氣的話引得厲玄赫梗聲笑了。「往後你什麼都不用怕,我會保護你和孩子,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們……」

    這次大夫是被總管給悄悄地送出去,一旁服侍的婢女也馬上去張羅吃的,一定要將夫人喂得白白胖胖,才能平安的將小主子生下來。

    而站在房門外的厲香桐也不便進去打擾他們,至于那對獵戶夫婦還有假冒趙亭繡的女子在知道奶娘被趕走,娘又病倒之後,知曉沒了依靠,作賊心虛之下,也都乖乖認罪,不過這些小事以後再告訴義兄就行了。

    當厲香桐轉身離去,心里不免羨慕起大嫂,能夠得到像義兄這般深情溫柔的丈夫,而她的幸福呢?只怕是遙遙無期了。

    半年後——

    已經大腹便便的丁小苳坐下來喘口氣,再吃一顆自己腌的梅子,勞動一天之後,這樣的享受真是太幸福了。

    就在這當口,一道高大身影由外頭跨進門來,讓丁小苳馬上從凳子上跳了起來。「相公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厲玄赫才要說些什麼,見妻子不敢用正眼看他,擺明了就是做了虧心事。「沒事自然就回來了,那你呢?今逃詡忙些什麼?」

    「沒有!沒有!我今天一點都不忙,還閑得發慌,什麼事都沒做。」丁小苳含在口中的籽是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然後又悄悄的用圓滾滾的肚子擋住擱在桌上的那一小碟腌梅子,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

    「是嗎?」厲玄赫沉吟的移動腳步,想知道她藏了什麼。

    丁小苳也緊張地跟著繞桌案走。「相公要不要先進房里去換件衣裳?」

    「不用了……」看來真的瞞了他什麼事。「丁小苳!」

    「是!」丁小苳縮了縮脖子,知道這下完蛋了。

    厲玄赫見她不敢再遮,于是探頭一看。「這是誰腌的?」

    「呃……是……我。」丁小苳小聲地承認。

    「嗯。」厲玄赫捻了一顆來吃。「味道不錯。」因為她說了實話,便不計較。

    丁小苳頓時笑開了小臉。「相公真的這麼覺得嗎?那時還擔心不好吃,只腌了很小杠小一壇而已,什麼力氣也沒出到,就連一滴汗水也沒流。既然好吃的話,下次可以再腌多一點了。」因為相公說過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比平時,什麼事都不許做,只要吃跟睡就好了。

    「等孩子生完才可以再腌這些東西。」厲玄赫怕她動了胎氣,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把妻子的身體調養好的。

    「呃……是,相公。」丁小苳心虛地低頭應道。

    冷不防地,伺候的婢女一臉興沖沖的奔進來。「夫人,剛腌的那兩缸白菜可夠大家吃上好一陣子了……啊!城主回來了?」

    厲玄赫驀地沉下俊臉,瞪向只敢用頭頂對著自己的妻子。「方才是誰跟我說她今天一點都不忙,還閑得發慌,什麼事都沒做?」

    「對、對不起,相公。」丁小苳怯怯地偷覷了夫婿一眼,見他滿臉不悅,只能哽著頭皮道歉。

    「我記得跟你說過,要是再敢騙我的話,我不會原諒你。」厲玄赫兩手環胸,悻悻地說。

    丁小苳心頭一驚,連忙討饒。「我不是故意要騙相公的,是想整天什麼事都不做,兩只手都閑著,真的很難過,大家也都有幫我,我一點都不累……」

    「哼!」厲玄赫背過身軀,不想听。

    「相公……」丁小苳馬上繞到他面前。「要怎麼樣你才肯原諒我?」

    厲玄赫又換了個方向。

    「相公,你再原諒我一次…….」

    「我說到做到!」

    「再原諒一次就好。」丁小苳索性張臂抱住他。

    「不要!」厲玄赫只把臉撇開。

    「那這樣呢?」丁小苳大膽的噘起小嘴,往夫婿面頰上啄了一下,為了能得到他的原諒,打算使出渾身解數。

    「親我也沒用。」厲玄赫努力不為所動。

    「那再一個……」這次往夫婿的嘴巴上親去。

    「還不夠讓我原諒你。」厲玄赫壓下嘴角的弧度,免得笑出來。

    「那我再這樣……」丁小苳挺著圓腹,再度踮起了腳尖,這次兩手還圈抱著他的脖子,又往另一邊的面頰上親下去。

    「還是不夠!」厲玄赫的手臂已經自動地抱住他的妻兒。

    「我再親……」

    「不夠!」

    婢女掩口偷笑著退到房外,再輕輕地帶上門,不讓任何人進去打擾,由著兩位主子繼續恩恩愛愛下去。

    餅了很久以後,厲玄赫慎重地告誡自己,下次不能再被妻子親一親,撒嬌一下就原諒她的欺騙,一定要堅持到底,否則丁小苳永遠不會得到教訓。

    ——end——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