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兒 > 王爺不信邪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王爺不信邪 尾聲

作者︰梅貝兒

    春分窗外響起啾啾的鳥叫聲,像是在宣告著有好事要發生了。

    「蘭兒!蘭兒!」胤麟狂喜的叫聲一路往芷蘭院而來,讓正坐在桌旁喝著湯藥的硯蘭不得不先擱下碗,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胤麟才沖進寢房,便一把將硯蘭從凳子上打橫抱起,然後轉著身子,哈哈大笑。「蘭兒,妳一定猜不到皇阿瑪宣我進宮做什麼了……」

    「王爺……別再轉了……」硯蘭的頭都暈了。

    這時胤麟才發現自己過于激動了。「我太高興才會這樣,有沒有哪兒不舒服了?」自從硯蘭那天被刺傷之後,都已經過了半年,傷口早就好了,但仍然需要調養;讓他只能忍住恭她的沖動。

    硯蘭微微一曬。「別擔心,我沒事。」

    「那就好。」胤麟將她放在自個兒膝上摟著,這才看見桌上擺了碗喝下一半的湯藥,便親自喂硯蘭喝,直到喝完才停下。「太醫說至少得再喝上一個月,因為妳之前曾中過毒,雖然體內的毒解了,也以為都好了,可是卻留下病根,這次受了傷便一起發作,所以才得要調養這麼久。」

    「是,王爺。」雖然湯藥很苦,硯蘭也願意照他的意思。

    胤麟覷著硯蘭柔順的模樣,羞澀的笑靨,在在勾起他的**,喉頭發出一聲呻吟,在他意識過來之前,已經覆上那張嫣然小口,肌饑渴地吮吸著柔軟的唇瓣,像是從來沒吻過硯蘭似的。

    「嗯……」硯蘭逸出顫抖的嬌吟,讓胤麟更是按捺不住。

    「不成!」胤麟警覺到自己在做什麼,連忙把嘴巴和手掌從硯蘭身上移開。

    「妳身子還沒完全好,還不能做那檔子事。」

    听懂了胤麟的意思,可是硯蘭又不想委屈了他。「沒關系,我現在已經覺得比前陣子好多了。」

    胤麟用力地深吸口氣。「太醫說還不能,這回我得听他們的才行。」

    「王爺……真的問太醫了?」硯蘭泛紅了臉問。

    「當然。」胤麟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結果太醫還一副很怕我會生氣的把他的頭給砍了,最後是在我逼問之下,才吞吞吐吐地說不行,還說萬一在這個書骨眼里讓妳受孕了,以妳目前的身體狀況,孩子只怕也保不住。」

    「怎麼……可以問這種事?」硯蘭一臉羞窘。

    「為什麼不可以?不問又怎麼知道能不能抱妳?」胤麟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錯。「總之還得再等一等,到時……妳可得把欠下的分全補給我。」

    「哪有這樣的。」硯蘭咬著唇嗔道。

    胤麟打從鼻孔嗤哼。「誰教妳要幫我擋那一刀,所以現在得付出代價。」

    「你……」這人真是霸道,硯蘭嗔惱地付道。

    見硯蘭一臉又羞又惱的,胤麟反而心情好得不得了。「對了,妳知不知道今早皇阿瑪宣我進宮,跟我說了些什麼?」

    「不知道。」硯蘭搖了下螓首。

    「妳猜猜看。」胤麟不想馬上揭開謎底。

    硯蘭歪著螓首,想了半天。「我還是猜不出來……難道是皇上最後還是決定把吉娜格格嫁給你?」

    記得就在三個多月前,距離胤麟大婚的日子只剩下半個月,皇帝突然下了道聖旨,要將吉娜格格遠嫁到蒙古,因為對方就是喜歡驕蠻艷麗的滿人女子,這次可是為了大清,為了滿蒙之間的和平,所以皇帝也就順理成章地收回之前的指婚,還听說吉娜格格就是死也不肯離開這座王府,最後是順承郡王親自來把女兒帶走了。

    「要真是這樣,我鐵定是氣呼呼地回來,哪可能會這麼開心?」那個惡毒的女人敢再賴著他,他絕對一掌把她劈了省得麻煩,胤麟在心里冷哼。

    「那到底是什麼事?」硯蘭已經想不出來了。

    胤麟故作為難地沉吟。「那就是……皇阿瑪又幫我指了一個福晉。」

    聞言,硯蘭有好片刻無法思考,她怎麼會天真到以為吉娜格格走了,皇帝就不會再幫胤麟挑選另一名女子。

    「那……很好。」硯蘭強顏歡笑地說。

    這下胤麟可不滿了。「真的很好?妳就真的替我高興?」

    硯蘭哽咽地把話說完。「因為……王爺方才是那麼開心的跑回來,想必也十分滿意這樁指婚,所以我……自然替王爺高興。」

    「妳說得沒錯,我是很滿意這樁指婚……」見硯蘭強忍淚水的模樣,胤麟也不再逗她玩了。「所以皇阿瑪好不容易答應讓本王的侍妾扶正,成為豫親王福晉,真是開心到說不出話來。」

    听到這兒,硯蘭秀眸還掛著淚珠,怔怔地看著胤麟。

    「連皇阿瑪也承認輸給妳了,因為妳讓他想起了額娘,心想這世上只怕再也找不到一個女人這麼愛我了,而且咱們之間已經容不下其他女人,誰敢嫁給我誰就要倒霉。」胤麟狂妄地說。「聖旨應該明天就會到會大婚之日就訂在兩個月後;那時妳便是我的福晉了。」

    這是夢嗎?硯蘭還不敢相信地問︰「王爺……沒騙我?」

    胤麟調侃地問︰「要是我真的騙妳會怎樣?」

    「你……」硯蘭氣得淚水直掉,就是不想他用這件事來作弄自己。

    「我沒有騙妳!真的!」胤麟最怕她哭。「皇阿瑪的確是答應了,雖然妳是個漢人,不合規矩,不過宗人府那兒只要皇阿瑪點個頭,自然也無話可說,便能將妳記錄在族譜中,讓妳名正言順地成為豫親王福晉;不過這也是特例,不是每個人都能享有這個恩典。」

    「那我真要謝謝皇上了。」硯蘭衷心地感激。

    「這份恩典是妳用命去求來的,不過可沒有下回,要是妳再敢亂來,我真要娶個三妻四妾回來。」胤麟恫嚇地說。

    「可是……」硯蘭心想要是真又遇上了,她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胤麟受傷,真的很為難。

    「沒有可是,」胤麟不容轉圜地低喝。

    「是,王爺。」硯蘭只好先听他的了。

    听她點頭答應了,胤麟才咧開嘴角,親了親硯蘭的面頰。「這才听話……蘭兒,咱們終于可以一輩子都在一塊了。」

    「嗯。」硯蘭又紅了眼眶,想到這些日子經歷了多少淚水和酸楚,如今苦盡甘來,也是值得的。

    「這會兒要是再有哪個女人敢擋在咱們之間,本王就先劈了她。」胤麟惡聲惡氣地低喝,也把硯蘭給逗笑了,此生能得到這份真情真意,夫復何求。

    只是得再等上兩個月,硯蘭才能正式擁有嫡福晉的名分,日子雖然過得甜蜜幸福,但也有些難熬,尤其是胤麟變得患得患失,就怕這樁婚事又生變了。

    一直到兩個月後,大婚之日終于到來了。

    盛大莊嚴的迎親隊伍,浩浩蕩蕩地從紫禁城內迎娶了新娘子之後,一路往豫親王府的路上前進,這也是皇帝的恩典,只為了提升硯蘭的身分,讓她往後得以在滿清貴冑之間受到更多的尊重,而京城的百姓知道這位親王福晉居然是個漢人,無不爭相目睹,想要沾沾這份喜氣。

    唯獨耿家人一臉扼腕,因為他們過去虧待了硯蘭,如今耿老爺住進廟里,就算知道最疼愛的女兒即將成為豫親王嫡福晉,只說深表欣慰和祝福,也不再過問世事了,他們自然什麼好處也撈不到。

    在經過一道道繁瑣的儀式,然後是設宴待客,最後總算可以入洞房了,胤麟簡直是迫不及待地想抱抱他的福晉。

    胤麟坐在炕床上,擁著盛裝打扮的新娘子,今晚的她更顯得柔媚可人。

    「蘭兒,從今天起,妳便是本王的福晉了。」他等這一天像是等了一輩子,快要失去耐性了。

    「這不是夢吧?」硯蘭看著更為俊美挺拔的新婚夫婿,心情也跟著激動起來。

    「我真的嫁給王爺了?」原以為這輩子只能當他的侍妾,即便如此也是無怨無悔,想不到老天爺卻如此善待她,讓她成為胤麟明媒正娶的妻,不禁淚水盈眶了。

    胤麟親吻著她的額。「當然是真的,這不是夢……妳終于是我的了,再也沒人可以跟妳搶嫡福晉這個位子。」

    「謝謝王爺。」硯蘭動容地說。

    「是本王該謝謝福晉,謝謝妳這麼愛我……」胤麟想到從小到大,自己的身邊圍繞著多少謊言和虛偽,所有的人接近他只是為了得到好處,或是意圖陷害他,只有硯蘭是單純地為他著想,單純地愛著他,這份深情他只能用一生來回報。「再也沒人像妳這般傻、這般笨了。」

    「即便是傻、是笨,只要能跟王爺在一起,我也願意。」硯蘭柔柔地笑了。

    「妳真是個笨女人,」胤麟寵溺地罵了一句,可是親吻她的力道卻是溫柔的,像是怕把她吻疼了。

    「對了!差點忘了喝合巹酒……」胤麟好不容易抓回理智,拿來兩只酒杯;一人一只,看著硯蘭含羞帶怯的輕啜一口,喉結不禁上下滾動兩下,索性將酒倒入口中,然後覆上眼前的嫣紅小嘴,同時讓兩人嘗到了這口酒。

    有了酒的催化,硯蘭的面頰更為紅艷嫵媚了。「我來為王爺寬衣……」雖然他們歡愛不只一次了,但還是讓她羞赧不已。

    胤麟站起身來,熾烈的目光須臾不離硯蘭那張紅通通的小臉,直到衣物一件件的脫下,他的胸膛不斷起伏著,按捺住狂猛叫囂的欲-望,只想先享受真正屬于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待硯蘭將白色內衫卸下,輕咬了下紅馥的下唇,然後像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將小嘴湊上前,親吻著胤麟寬厚結實的胸膛,很快的便听到頭頂傳來男人的粗喘聲,像是相當的愉悅高興。

    ……

    「嗯……」硯蘭輕喊一聲,感覺到自己被整個充滿、被完全佔有,卻是滿心歡喜地接受,就只給他一個。

    愛極了硯蘭這羞澀但又強烈的反應,胤麟吻著她的嘴角,邪邪一笑。「我的福晉……今晚妳別想睡了……」

    硯蘭羞窘地嬌嗔道︰「哪有這樣的……」她肯定沒辦法的。

    「就是要這樣。」

    「我愛妳……」胤麟不再克制了,他抱緊了硯蘭——他的福晉。

    「我也愛王爺,好愛好愛。」硯蘭不需要再忍,就怕說了會讓胤麟為難,她要讓他知道自己的心意。「我知道……」硯蘭已經用行動來證明,胤麟又怎麼可能不相信。「我愛妳,只愛妳一個。」

    聞言,硯蘭的眼角滑下淚來,這段緣分雖然如此艱辛,但她不後悔走這一遭,也不後悔愛上他。

    王爺,我也是……

    硯蘭在胤麟的親吻中回答。

    數個月後,又到了白雪紛飛的季節。

    「要出去賞雪?」臉色多了些紅潤的硯蘭由著胤麟幫她披上紫貂斗篷,而他也披了一件,不由得笑彎秀眸。「王爺今兒個不忙嗎?」

    雖然硯蘭從不過問朝廷的事,也不是她能過問的,但也看得出在經歷了差點生離死別之後,胤麟的脾氣真的比過去沉穩多了,皇帝自然將更多的責任讓他來承擔,也比以前更倚重他。

    胤麟牽著硯蘭的小手慢慢地往外走。「今兒個就是要放下手邊的事,只想跟妳一塊賞雪,因為去年這個時候,我抱著還昏睡不醒的妳坐在花園內的亭子里,心里想著一個人賞雪真的好寂寞、好難受,等到妳醒來之後,明年一定要跟妳一起來看,今天終于可以如願了。」

    「我都不知道有這件事……」听完,硯蘭眼倏地熱了,想到胤麟當時的彷徨無助,就心口泛疼了。

    胤麟有些難為情地說:「這種事也沒什麼好提的。」

    「那麼今年、明年,還有往後的每一年,我都會陪著王爺來賞雪。」硯蘭想要為他做更多的事。

    「那是當然了,福晉不陪看我,還能去哪里,要是妳再敢隨便離開本王;本王可是一輩子都會恨妳。」胤麟一手執起油紙傘,一手擁著硯蘭的肩頭,走進今年的第一場大雪之中。

    「不會的,我永遠不會離開王爺的。」硯蘭仰起臻首看著身旁的俊美男人,眉眼和語氣之間滿是霸道的溫柔,也只有她懂得。

    「不過妳這幾天都吃不下東西,就算勉強吃了,也只吃了兩口,是還吃不慣滿人的食物嗎?那明天起我讓廚子改煮些妳過去愛吃的好了。」胤麟想到硯蘭最近的食不下咽,那可讓他在意了,很不容易才把她養胖了些,可不能前功盡棄。

    「沒這麼嚴重,不要太麻煩廚子了。」硯蘭噙著神秘的柔笑,對于最近自己身體上的變化,加上癸水兩個月沒來了,幾乎可以說確定了,這應該是一個身為母親的直覺。

    胤麟橫睨她一眼。「廚子的本分就是要做出主子愛吃的東西,怎麼會是麻煩呢?總之就這麼決定了。」

    「其實……」硯蘭想著要不要現在就告訴他,還是等讓太醫診斷之後再說。

    「嗯?」胤麟看著雪似乎真的下得愈來愈大了,氣溫也變冷了,可是他的心卻是溫暖的、寧靜的,仿佛天地之間只有他和硯蘭,外頭的紛紛擾擾以及皇位爭奪都與他們無關。

    硯蘭抿唇一笑。「其實我多半是有喜了。」想要早點和胤麟分享這份喜悅,所以還是說了。

    「……」胤麟倏地停下腳步,低頭瞪著她看,活像硯蘭說的是番邦的語言。

    「王爺就要當阿瑪了。」硯蘭看著胤麟的表情,先是訝異,然後是震驚;最後變成驚恐,她原本還以為他會開心才對。

    胤麟的嘴巴先是一張一合,像是努力在吸收這個驚人的訊息,接著將手上的油紙傘一扔,馬上將硯蘭打橫抱起,然後十萬火急地往寢房的方向沖去。

    「來人!來人!」胤麟驚天動地的大吼。「把房里的火盆全都生起來……伺候福晉的婢女呢?都把她們叫來……」

    硯蘭沒料到會把他嚇著了,試圖安撫胤麟的情緒。「王爺別擔心,不會有事的,我一定會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來……」雖然她也很擔心會跟親娘一樣;在生產過程中難產,可是不管怎麼樣,她都要這個孩子。

    「還有快去太醫院把里頭的太醫全給本王抓來……」胤麟才不理她,也不想听硯蘭說這些安慰的話,她的性子自己還不清楚,就是不想讓他太過操心了。

    看著府里的奴才又是一陣兵荒馬亂,硯蘭仰起螓首睇著這個正為自己憂急的男人,胸口霎時盈滿了柔情,知道今年的雪只怕又賞不成了,不過到了明年,相信他們一家三口便能一起迎接這個季節的到來。

    直到太醫又苦著臉被抓來,小心翼翼地幫硯蘭把過脈,很肯定是喜脈,這才松了口氣,自個兒的腦袋可保住了。

    「恭喜王爺、恭喜福晉……」太醫心想這是喜事,豫親王應該高興才是。

    胤麟俊臉上卻是一點喜色也沒有。「福晉的身子還好嗎?她可以熬得過生產的痛苦嗎?」想到硯蘭之前不是中毒,就是被刺傷,身子還養得不夠壯,現在又得為他生下子嗣,教他如何不煩惱。

    「王爺放心,只要這幾個月好好的安胎,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太醫只能這麼安慰這個即將為人父的豫親王。

    「那麼本王就把福晉交給你們了,最好別有什麼事。」胤麟警告地說。

    太醫點頭如搗蒜,如釋重負地離開了。

    「我一定會把孩子生下來的。」為母則強,硯蘭不管再怎麼痛苦,即便付出自己的生命,她也要為胤麟生下子嗣。

    胤麟將她的螓首按在胸口上。「我不會讓妳出事的,要是妳真敢離開本王,我真會恨妳一輩子。」

    「是,王爺。」胤麟的話讓硯蘭不再這麼消極,也增加了勇氣,她不想死,舍不得拋下最愛的男人,更想親手撫育他們的孩子長大。

    「記住妳今天的承諾。」胤麟要求她的保證。

    硯蘭露出了堅強的笑靨,不讓任何困難打倒自己。「我會一直陪在王爺身邊,誰也無法把我走。」就算閻王也不能。

    「就這麼說定了。」胤麟擁著她和腹中的孩子,閉上眼皮嘆道。

    「嗯。」硯蘭頷下螓首說。

    雖然直到現在,硯蘭還不明白為什麼會在那個奇異的夜晚遇到胤麟,也只有他能見著自己,可是她真的打從心底感謝月老為他們系上這條紅線,讓他們能夠相愛。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