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米樂 > 東洋半子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東洋半子 第八章

作者︰米樂

    卓宥羽看著面前的酒,如果她不喝,她就要被趕出去了嗎?

    「我先提醒你,這樣的酒,只要喝幾口,你可能就會醉了,一整瓶喝完的話,也許會酒精中毒喔。」黑部聖也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她會喝下去的感覺。

    「你是隆一少爺的朋友,也就是我卓宥羽的朋友,所以我喝,干杯。」卓宥羽雙手抱起酒來。

    西川隆一說話了,「你想清楚了再喝。」

    「你不用擔心我,不會有事的,再說如果我醉了,你會帶我回家吧!」她的眼神透露出百分百的信任他。

    「隨便你!」他不知道自己在悶什麼,她要喝就喝隨便她。

    卓宥羽拿起酒,才喝第一口,就被太過濃烈的酒給狠狠嗆著,輕咳了好幾下,喉間處感到非常灼熱。

    「把酒放下,你出去。」西川隆一說道。

    「不要,我想跟你的朋友成為朋友。」說完,卓宥羽決定豁出去了,把酒當中藥,憋著氣咕嚕咕嚕喝下肚。

    黑部聖也簡直要拍手叫好了。「看不出她這麼倔,還以為她很嬌弱呢,可以從保護小螞蟻升級為保護小貓了。」

    卓宥羽小口小口的吞著酒,只覺得喉嚨像是要燒起來似的,可是她不能放棄,因為她想要多了解西川隆一,所以他的朋友也就是她卓宥羽的朋友。

    忽地,她的酒被他一把搶了過去。

    「干麼……搶我的酒……」不只喉嚨,連臉頰還有腦袋都覺得好熱。

    「夠了,不要再喝了!」西川隆一將她喝了三分之一的那瓶酒直接丟進垃圾桶。

    「隆一,那瓶酒二十萬耶,太浪費了。」嘴上雖然這樣說,但黑部聖也臉上倒是掛著別有興味的笑容。

    「我的酒……」頭好昏喔,卓宥羽無力地整個上身趴在西川隆一的腿上。

    「明明就完全沒有酒量,逞什麼強。」他拉過她的手,將她身體調了下位置,讓她可以好好靠在他腿上睡覺。

    黑部聖也看得嘖嘖稱奇,第一次發現原來好友是這麼「溫柔」的男人。

    好友突然帶一個女人來,他雖好奇,但懶得問,直接放一瓶酒,瞧,這不就把他們兩個人的關系看得一清二楚?絕對有曖昧,哈哈。

    「隆一,她看起來像是完全醉了,要不要我讓人把她抱去隔壁房間休息?」

    「不用了,就讓她在這里睡。」西川隆一說著,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她身上,大手忍不住地揉了揉她的短發。

    「隆一,她是你女朋友?」所以今天是專程帶來給他認識的?

    「不是,她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

    一點關系也沒有?黑部聖也差點跟著昏過去,真想拿面鏡子給好友看,讓他看看自己此刻深情專注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個大情聖呢。

    「好了,不是說有資料要給我?」西川隆一將視線從卓宥羽身上收回,沒有忘記自己今天是來談正事的。

    他和黑部聖也從十四歲認識到現在,已經十六個年頭了,當初他們可能都沒想過彼此會成為好友。

    記得當時的他,對黑道大哥的兒子很不以為然,當然,聖也也相當不屑他,互看不順眼的結果就是用武力來定勝負,最後他們決定打一場架,只能說那是個年少叛逆的時期。

    他以為聖也應該會帶許多手下或保鑣,他早就豁出去了,但聖也卻是單槍匹馬前來赴約;而聖也則以為他這種每天拿花的貴公子,應該是花拳繡腿,中看不中用,但沒想到他還挺能打的,最後兩人成為好朋友。

    其實那個時候的他,被現實狀況給壓得快喘不過氣來,但打完架之後,不知為何激起他的不服輸,他決定面對現實、突破困境,無論如何,他都會設法不讓西川家倒下,而聖也那個時候母親剛去世,他猶豫要不要離開山口組,最後他決定留下來,因為他說,沒有什麼地方比山口組天天爾虞我詐、機關算盡更有趣的了,那場架可說是兩人人生的轉捩點。

    黑部聖也也不再挖八卦,正色的談正經事,他拿出一份資料。

    「這是我讓底下的人去調查的結果,你拿去看吧!」他和隆一合作經營的投資顧問公司做得有聲有色,信譽很好,有間英國公司想跟他們公司合作,知道他們打算在海外成立分公司,因此想投資,這個時候,當然要去清楚了解對方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

    西川隆一專注地看著資料。

    之後兩人討論分公司的事,直到十點半才離開。

    當西川隆一開車回到家,等門的松尾明彥立刻迎上前來。

    「少爺,您回來了。」松尾明彥今年二十六歲,身材微胖,長得憨厚老實,他從小在西川家長大,高中畢業後沒有升學,直接在西川家工作,他說以後會接任他父親管家的位置,繼續服侍少爺。

    「大家都休息了?」

    「是,不過紗英小姐在等您回來。」松尾明彥回答,然後看見卓宥羽躺在車子後座。「小羽她睡著了嗎?」

    「隆一,你們還真晚回來,大家都在猜你該不會是跟小羽約會去了吧?」高橋紗英這時也從屋內走出來,半開著玩笑地走到車子旁邊,「咦,小羽睡著了?我來把她叫起來。」

    「不用叫醒她,我直接抱她進去。」西川隆一小心翼翼的將卓宥羽從車子里抱出來。「明彥,幫我把車子里的東西拿去我房間。」

    「是,少爺。」

    西川隆一抱著卓宥羽,直直走過高橋紗英身旁,往屋里走去。

    當他將卓宥羽抱回她的房間,安頓好後走出來,立即看見高橋紗英站在門口等他。

    「隆一,可以給我一點時間嗎?」見他沒有反應,她苦笑。「我們是朋友不是嗎?連給我這個多年的老朋友一點時間都不肯嗎?」

    「你說吧。」

    「在這里談?」高橋紗英嘆口氣,走了過去。「隆一,你對我的態度可以不要這麼陌生嗎?就算不念在我們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至少我們還曾經是情侶不是嗎?」

    「你要談的是這個?恕我不奉陪。」

    「等一下。」見他要離開,她握住了他的手。「公司有意派我留駐在日本工作,你覺得呢?」

    「那是你的事,自己做決定,不要問我。」西川隆一收回自己的手。

    面對他的冷淡,高橋紗英覺得很受傷。「隆一,你是真的不知道這兩年來我為什麼每到日本出差就來借住你們家嗎?你真的要這樣無視于我的存在,以及我對你的示好嗎?」

    西川隆一看著她,「我們早在八百年前就分手了。」

    「如果我說我後悔了,想跟你復合呢?」她從不會這麼跟人低頭說話,但是為了她喜歡的男人,她願意。「你不是說過,我的個性很適合做你們西川家的媳婦嗎?」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想再提,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只想跟你說,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決定,想怎麼做都隨你,但是,我不可能跟你復合,這輩子都不可能。」

    高橋紗英覺得心很痛,他怎麼可以對她說出這麼重的話,一輩子都不可能?「隆一,你不覺得你這麼說很傷人?當時的我,只是因為太年輕,有些任性,所以才會威脅似的假裝提出要跟你分手,結果你居然連思考一下都沒有就點頭,你說我能不生氣嗎?彷佛我在你心中一點份量都沒有,甚至在那之後,我要去美國了,你連挽留我一下都沒有。」

    她愛隆一,從小就愛他,想著長大後做他的新娘,因此當兩人談戀愛,她希望隆一可以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但他沒有,而且她只是小小任性威脅他說要分手,卻弄假成真,他們真的分手了,可是她還愛他,就算去美國這麼多年,她始終無法把他放下,因此她回來了,然後主動示好,但兩年過去了,他們似乎真的只是朋友了。

    「你說完了?那我走了。」

    「隆一,你愛上那個台灣女孩了嗎?」這次回來,她明顯感覺到他對她的態度比以往還要冷淡,是因為卓宥羽的關系嗎?

    西川隆一停下腳步,「我跟你的事,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

    「你怎麼可以也愛上台灣女孩,你忘了你母親……」

    「夠了!高橋紗英,你不要再說下去了,不然我們連朋友都沒得當!」西川隆一真的動了火氣,憤怒的說完後,他轉身走回自己的房間。

    高橋紗英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他生氣,她也生氣,怎麼?他就那麼喜歡卓宥羽嗎?喜歡到可以忘記他母親的事,然後愛上她?

    對他的感情,她放不下,真的好難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