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井上青 > 單細胞嬌妻 > 尾聲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單細胞嬌妻 尾聲

作者︰井上青

吃了一個月由齊天威這位型男主廚煮的絞肉咸蛋粥,滿滿的誠意,她給他打上一百分,今天,讓他歇口氣,他們要改吃另一位型男做的法式料理。

卑說,睡午覺的廚師雅克一個月前突然決定,在阿六爺爺的店旁開一間同樣采預約制無菜單的餐廳,阿六爺爺一副不以為然,還嗆說那樣做生意沒兩天就會倒店,不要浪費錢……雖然如此,阿六爺爺依舊每天頻頻走到隔壁監工,還請工人吃鵝肉面,這對父子談話交集不多,卻關心彼此,她想雅克會選在阿六爺爺店旁另起爐灶,定是看阿六爺爺年紀大了,想就近照顧。

餐廳第一天開張,他們夫妻是雅克邀請的第一對客人,明知阿六爺爺只是嘴上罵罵,實際上還是很高興雅克能在他隔壁開店,可他們去雅克的餐廳,沒去給阿六爺爺捧場,總是有點說不過去……為了尊重阿六爺爺,她想說來變裝一下,就算阿六爺爺看到他們也未必認得出來,這樣比較不尷尬。

「天威,你看看我,我這樣打扮你還認得出我嗎?」坐在車後座,夏靜香顯得有些惴惴不安,頻頻將頂上的帽子壓下。

「當然認不出了,你這樣好像要去拍電影。」他的妻子搖身一變,變成風姿綽約的十三姨,全身上下裹滿白色蕾絲,美得像白仙子,等會白色蕾絲傘一張,墨鏡一戴,別說阿六爺爺認不出,他這個夜夜共枕的老公若未事先知情,肯定也認不出。

「那就好!」夏靜香安心一笑,定楮審視身邊的俊老公,「天威,你這一身打扮真是帥。」

為了配合她這個十三姨,他自然是扮演身著唐裝的黃飛鴻,為了更逼真,還梳起油頭,一整個帥翻。

「那當然。」昂著下巴,他自信滿滿。

她掩嘴輕笑,待會他們倆一下車,那些路過的登山客說不定會誤以為「黃飛鴻與十三姨」又要開拍了。

「到了,在前面停車。」為了不讓阿六爺爺認出他們,今天載他們前來的是另一位司機。

他們一下車,司機就掉頭先行回去,因為這一頓飯不知要吃多久。

戴上墨鏡的兩人,戰戰惶惶看向隔壁,沒看見阿六爺爺出來逮人,松口氣之余,他去按門鈴,門開,兩人嚇得心髒差點跳出來——「阿六爺爺?」開門的竟然是他們小心翼翼想避開的人,而且,阿六爺爺居然也變裝,一身打扮活像阿拉丁神燈里跑出來的藍色胖精靈。

「你們好,歡迎光臨。」阿六正經八百地控背躬身,旋即咧嘴笑問︰「小香,你覺得我這個裝扮好不好看?」

「阿六爺爺,你怎麼認得出我?」她驚得倒退一步,還好後頭有戴墨鏡的黃飛鴻挺住。

「你剛不是有出聲叫我,而且雅克早就跟我說,你們夫妻倆是新店開張的第一對客人。」

聞言,夏靜香和齊天威相視苦笑。

在阿六爺爺的引領下,他們入內參觀,不一會,阿六爺爺人就不見了,因為雅克有交代他不能打擾客人。

端著現榨的隻果汁,夫妻倆對坐舉杯共飲,主廚雅克真細心,孕婦不能喝酒,他還特地榨新鮮果汁給她喝,連她老公也有一杯。

「原來阿六爺爺早就知道我們要來,害我還去張羅這一身……」越看越覺得自己像要去拍電影,不覺莞爾。

「很漂亮,今天就當我們是來參加變裝派對。」他輕握她的手,「屬于我們倆的派對。」

她輕笑,「還有肚子里這個呢。」

她肚里的小功寶將來可是含著金湯匙出世的。她知道懷孕時,她又再問一次為什麼要請爺爺交出財產,因為之前他好像解釋過,可那時她太傷心沒听清楚。

他再向她說明一次,她想了想,忽然覺得他做的是正確的,萬一爺爺哪天突然使性子把財產全部捐出,那齊家一家大大小小不就得手牽手一起喝西北風?幾經思量真是不妥,再說她是大媳婦,她不只要為自己著想,還得為齊家上上下下幾十張口設想。

思前想後,她舉雙手支持老公,老公英明,老公萬歲,老公說的做的全都對。

「托小家伙的福,他的媽咪總算能體會把拔的苦心,願意站在把拔這一邊。」

夫妻能同心,日子過得才快樂。

夏靜香赧顏一笑,之前她還為這事很不諒解他,是她想得不夠深,想法太單純。

「對了,方秘書今早遞辭呈。」

「為什麼?」之前方秘書還特地來向她道歉,她並沒為難她,還請她繼續留在天威身邊當秘書,因為她相信天威,在感情上,他是個無比正直的好漢。

「她的前男友,就是之前那個業務經理,想和她復合,她答應了,決定要和他一起創業,給他也給自己再一次的機會。」

她听了一臉感動,「那個業務經理一定很愛她。」

「我想是吧。」他挑眉一笑,「不過,再怎麼樣都比不上我愛你。」

「那當然!我老公很愛我的。」笑容加深,眼波放送柔情。

前菜端上桌,她驚呼,「是鴨肝!」

現在她害喜的情況好多了,不會一聞到腥味就作嘔。

對上他眼底的神秘笑意,她心頭一陣暖呼呼,沒想到初得知懷孕住院那天她開玩笑說的話,他全听進耳記在心,她說想吃鴨肝佐紅酒醬配紅酒水梨,他真的請雅克上這道菜。

沒料錯的話,主菜肯定是她那時隨口說好想吃的碳烤戰斧牛排、孜然極品羊小排。

丙不其然,主菜一上桌又是令她一陣感動。

他們倆眉眼傳情,無聲勝有聲,倒是不多話的主廚雅克出聲了。

「一個鐘頭後我會回來,你們慢用。」

她冷不防脫口而出,笑道︰「你又要去睡午覺了?沒關系你可以睡久一點,我們不趕時間。」

雅克靦腆一笑,「不是,我要去隔壁幫忙。」

她了然點點頭,「噢,原來你要去幫阿六爺爺的忙,那快去,你要在那邊待多久都可以。」

雅克向他們點頭致意,旋即從廚房繞到阿六爺爺店的後院去。

兩人對視一笑,她又是一臉感動,「從今以後,阿六爺爺就不孤單了。」

「我們也是。」他的手越過桌面握住她的,蓄滿深情的黑眸凝視著她,語氣低沉感性地道︰「以後,如果你生我的氣直接告訴我,不要再下廚一整天把自己累壞。」

她點頭,「好,那以後如果我一整天待在廚房,就代表我很快樂,這樣好嗎?」她現在有心愛的老公,以後還會多一個可愛的孩子,進廚房煮愛心餐,那會是她最快樂的時光。

「記得算我這個型男主廚一份。」他挑眉。

她顰眉淡笑,「我想吃絞肉咸蛋粥時,一定會請你這位型男主廚大展廚藝。」

一整個月,這位大廚的廚藝始終停留在絞肉咸蛋粥上。

只會一道絞肉咸蛋粥的型男主廚,也算有特色啦!

「小香,這塊肉在說話你有沒有听見?」他切了一小塊盤中牛排,握叉子的手伸至桌面中央處。

熟悉的情景喚起她的記憶,她眼帶笑,「它說什麼?」

肘抵桌面,兩手托腮,眨著天真水眸,完全比照之前的舉止模式。

「它說,」他深情款款地凝望她,低沉嗓音自喉間逸出,「希望我們倆,再接再厲,生完一個再一個,三個不多,五個也可以,六個更OK,八個有盡心,十個更完美。」

她笑到翻,「會不會太多了!」還八個有盡心咧!那生九個是不是才算有誠意?

「那個,以後再討論,現在,來吧!」

他使了個眼色,她了然地傾身向前,兩人一同吃著叉子上的牛肉。

牛肉下肚,叉子落桌,騰在桌面中央半空的,是兩張緊緊貼合的唇,纏綿、纏綿、復纏綿……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