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單細胞嬌妻 第七章

作者︰井上青

已婚的事曝光後,夏靜香原以為只要自己秉持著平常心照常上下課,日子還是一樣,但是,事實和她想像的有著極大出入。

以為自己是齊家大少奶奶一事,媒體記者追了一個星期就會冷卻,不會再來纏她,沒想到她恢復上課已十多天,記者還是如常守在校門口堵她。

為此,天威讓大康每天接她上下課,不讓記者纏她,但此舉卻引來校內不同系的同學拿話酸她,叫她要當貴婦回家去當,不要在學校搞排場,甚至有人說她已進了豪門當貴婦,干麼還來上課。

校內同學說的話她都可以左耳進右耳出,頂多難過一下就算了,但在門口守候的記者才是真正令她為難。高利蘭說,同學會說那些話,大概是因為記者一見到她就蜂擁而上,她們只是在眼紅。

也許真如利蘭所言,可記者擾亂了她和同學單純的求學生活,也是不爭的事實。

「明明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夏靜香氣餒,為了堵記者的口,她甚至為自己編了個麻雀變鳳凰的故事,說自己一年前在雨中騎車跌倒遇到他,而後相戀,這種瞎事,他們都信,只不過他們想知道更多、更多……為了不讓記者打擾學校和同學,從今天起,她暫時請假,等過兩天看情況再說。

怕她在家悶得慌,他讓大康接她過來一起午餐,來到公司前大康還特地先繞到學校察看,校門口還是有記者守候。

「要不要考慮換個學校?」埋首辦公桌的齊天威,抬頭給個建議。他已請秘書去電請記者們有事來找他,別打擾她上課,可還是有幾家記者屢勸不听。

「不必啦。」微笑看他專心辦公的模樣,她的老公好帥、好迷人。「等不到人,再過幾天,他們就對我沒興趣了。」

他點頭,記者們對她會不會失了興趣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永遠不會,她的純真笑臉,看過千遍也不厭倦。

下意識地看了腕表,快十二點,他微笑問︰「今天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

「上回那個去睡午覺的主廚,做的餐點很好吃。」

「可惜我的特例用完了,今天不能去,我會再向他預約下回的用餐時間。」

夏靜香突地想起什麼似的,眼楮一亮,「天威,下午你可以晚一點回來嗎?我帶你去一個我知道的‘特約’餐館。」她神秘一笑。

「你也有去過別家預約制餐廳?」他納悶,上回他帶她去那家預約制且無菜單的餐廳,她似乎感到很新奇,看起來應該是第一次去。

「沒有。」搖頭,她干笑,「其實我想帶你去的地方,算不上餐廳,說它是餐館也很勉強,不過那家食材很新鮮,老板做的餐點很好吃,只是路途有點遠。」

「有好吃的餐點,再遠都值得去。」重點是她掛保證,還有,看得出她很想去。

她笑眯起眼,他闔起卷宗準備起身之際,方秘書正好敲門進入,听聞他下午會晚點回來,方秘書蹙起眉,「可是,陳董已和你約好下午談合作事項。」

「是今天?」

「是。」

齊天威攏眉,夏靜香掩住內心失望,淡然一笑,「天威,公事要緊,吃飯的事隨時都可以去。」

「總經理,和陳董談合作事項,可以請副總經理先過去一趟,正式簽約你再過去一趟,我想這樣應該不至于有失禮之處。」方秘書柔聲提議。

重燃希望,夏靜香眼巴巴望著齊天威,見他點頭,她忍不住綻開笑容。

「好吧,就這樣辦。」

「我這就去通知副總經理,祝你和……夫人用餐愉快。」方秘書淡淡一笑。

「方秘書……」夏靜香叫住她,待她回頭,滿心感謝地道︰「謝謝你。」

雖然她和方秘書認識不深,但每一回見面她總是給她非常善解人意的感覺,她真的好喜歡這麼Nice的好秘書。

「不客氣。」頷首,方秘書黯然轉身離去。

離開繁華的台北驅車近一個鐘頭,兩人來到半山腰一處無名的小餐館,沒有菜單,老板只管看見幾顆人頭,客人一坐定,不一會,兩碗面立即端上。

「阿六爺爺,今天只有鵝肉面嗎?」看見胖老板端來兩碗鵝肉面,怕他不愛吃鵝肉,她忙追問。

「你這丫頭,吃我的面吃大的,我阿六什麼時候一天煮過兩種面?」瞟了她旁邊穿西裝外套的年輕人一眼,胖老板頗不屑,「今天若不是小香帶你來,我們這種小店可不歡迎穿西裝、打領帶的。」

齊天威不明所以,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老板。

「阿六爺爺,你還沒炒菜,我想吃水蓮菜。」夏靜香撒嬌地催促他。

「你這丫頭最有口福,剛好我今天就有買水蓮。」胖老板邊走邊嘀咕,「以前你外婆也愛吃水蓮菜,可惜呀……唉!」

胖老板拐進廚房,夏靜香頗擔憂地問他,「你,吃鵝肉嗎?」

「吃啊,為什麼不吃?」他反問。

「我以為你會不喜歡吃。」見他舉箸吃起面來,她心安了大半,她跟著吃起面來,「哇,好久沒吃到阿六爺爺煮的鵝肉面,還是那麼好吃。」

「湯頭鮮甜,面也很好吃。」他認同地點頭,一口接一口吃下。

「那當然!阿六爺爺用的食材都是當天現買的,他每天一大早就下山到市場買食材回來熬湯,而且買什麼食材,都看他的心情和攤商賣的食材新鮮與否決定。」

听她這麼說,他覺得頗有趣,又多認識一位有個性的廚師。

「我本以為阿六爺爺今天會煮牛肉,沒想到猜錯,他今天買了鵝肉……」她扼腕。

「所以今天一整天,不管什麼客人上門,都只有鵝肉面可吃?」他接腔。

「對,沒錯。」她笑著猛點頭。「不管你愛不愛吃,他就只給你鵝肉面,不想吃就走人!」

「听起來,和去睡午覺的廚師有得比。」兩人相視竊笑。

她又續道︰「這里的客人大部分是登山客,偶爾會有上班族蹺班上山賞景,上班族大都只愛吃牛肉面,一听到雞、鴨、鵝就覺得很土,阿六爺爺嗓門大,常和不吃鵝肉面的上班族吵起來……」看向他,她俏皮地吐吐舌,「我一時忘了阿六爺爺對穿西裝的人有偏見,忘了告訴你,對不起。」

方才阿六爺爺對他不禮貌,讓她心中很過意不去,也很不舍,他一個大公司的總經理,怎能受這種氣,都怪她沒注意,未能幫他避掉方才那個小尷尬。還好他看起來並無不快。

齊天威淡然一笑,突地放下筷子,她內心緊張了下,以為他心頭有氣忍到現在才發作,丟了筷子要走人,但他下一秒的動作令她怔愣半秒,甜美笑容旋即又漾開——「你……」笑眯眼,他的舉動再度印證他是個極體貼的男人。

他脫了西裝外套,解開領帶,還把長袖襯衫的袖口卷了起來——「入境隨俗。」他挑眉一笑。

夏靜香笑看他一眼,心頭一股暖流滑過。知道老板見他一身西裝筆挺很礙眼,他索性脫下,但她更覺得他是不想讓她夾在他和阿六爺爺之間為難。

「快點吃,我還要吃第二碗。」見她怔住,他笑著催促。

端來一盤清炒水蓮菜的老板阿六,見齊天威脫了外套卷起袖子,前一刻排斥的眼神不復見,在他起身主動接過他手中端的水蓮菜時,眼神中多了激賞——阿六笑著望她,帶笑的眼神仿佛在對她說「選這種男人就對了」。

夏靜香羞紅了臉低頭,阿六突然焦急出聲,「糟糕,我要給阿富的老母親送面去,你一來我居然忘了這件事。」

「那你快去。」

「我是要去。」阿六拐進廚房拎了面出來,臨出門前,回頭叮囑,「吃完記得洗碗,桌子要擦干淨,錢丟在廚房的鐵罐里,門不用關。」

「我知道,我都記得。」

「我不是說給你听,是說給他听的。」阿六指著齊天威。

齊天威一副受教的表情,「是,我听到了,我會照做。」

柄車聲噗了一下,阿六人走了,夏靜香窘然一笑,「天威,不好意思,阿六爺爺他的個性就是這樣……他的話,你別放心上。」

「挺有意思的一個人。」揚起一抹迷人的笑,他完全不介意,「你來這里吃面,都得自己洗碗?」

「不只我,每個客人都一樣。」夏靜香苦笑,「阿六爺爺堅持自己吃面的碗要自己洗,第一次上門的客人常會覺得他的規定很沒道理,哪有叫客人洗碗的,所以他常和客人起爭執,外婆和一群老朋友都很擔心他的拗脾氣會鬧到再也沒客人上門,不過有的客人反而覺得他很有趣、很有個性,口耳相傳下,還是有不少客人來。」

「听起來,阿六爺爺的怪規定比睡午覺的雅克,更上一層。」

「阿六爺爺出去了,可惜不能吃第二碗,他不準別人踫他的鍋,亂煮面,說那樣會砸了他的招牌。」夏靜香輕笑。

碗已空,菜也光,她起身收拾碗筷準備洗碗去。

「我來。」

「不用,我收就好。」

「你忘了,這里是阿六爺爺的店,他的規定可不能不遵從,剛才他臨走前指著我要我洗碗,我可不敢不听,要是他知道我沒洗碗,說不定下回我就不能上門吃好吃的鵝肉面。」他自嘲。

「那我們一起收一起洗。」她提議。

他微笑點頭。

她端著盤子走在前頭,「這店不只有好吃的鵝肉面,阿六爺爺煮的牛肉面可是非常道地,我在台北吃過的牛肉面,都沒他煮的好吃。」

「真的?那改天等他煮牛肉面,我們再特地來品嘗。」端著碗筷的他尾隨進入後方的小廚房。

廚房再出去就是後院的小報園,園中有一個洗碗台,兩人站在洗碗台前,一個洗碗一個沖水。

兩副碗筷、一個盤,幾個動作就刷洗干淨,見她將盤子放在水龍頭下沖水,像個賢慧的小妻子,一股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站到她身後,修長雙臂往前伸將她圈在懷中,偷親她粉女敕臉頰一下,她驚呼一聲,他的胸膛緊貼她的背,兩人一起沖洗盤子,「好幸福的盤子!」她笑盯著被兩人一起拿住的盤子。

「以後,如果你親自做菜,我就負責洗飯後的碗盤。」小夫妻一同窩在洗碗台。這感覺很美妙,他喜歡。

「真的?」

將洗過Spa的盤子放置一旁,扳過她的身子,他眼神溫柔,語氣堅定︰「絕不食言。」

低首,火熱的唇印上她的小嘴,這是他給她的承諾印記。

照計劃走了下一步棋,宣布假懷孕的喜事,听聞齊爺爺已讓人幫她辦休學,夏靜香這才驚覺代志大條了!

原本是想讓爺爺能抱著歡喜的心,等著過八十大壽,再加上靜香不希望總被爺爺催著生小阿,擔心她壓力太大,他們才照原計劃透露假懷孕的消息,沒想到爺爺擔心她上課走路跌倒、過紅綠燈摔倒、在教室被同學絆倒、出校門被記者撲倒……總之,為了確保他金曾孫的安全,決定不讓她再去上課。

原先還極力爭取上課權的她,昨日和婆婆去逛街采買嬰兒用品,回程時談大康又特地繞路到學校,只見門外的記者比先前多了兩倍,驚嚇之余她只好打消回去上課的念頭。

不上課的日子里,除了和婆婆逛街,爺爺唯一恩準她能走動的地方,就是天威的總經理辦公室。

她不想打擾他上班,可她能來的只有這里。

「記者的消息真是靈通。」前幾天她和他才告訴爺爺假懷孕的喜訊,隔幾日校門口的記者數量馬上加倍,除了佩服記者靈通的窺探能力,她更擔心假懷孕一事會曝光,「天威,萬一爺爺知道我沒懷孕,他一定很失望,而且……現在媒體記者都知道,如果假懷孕的事被揭穿,那……」

夏靜香惴惴不安,越想越覺得不妥。

「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坐到她身邊,握著她的手,他安慰她,「我在你身邊,有任何事我會處理。」

擺眸透著復雜神色,不諱言,自己走了一步險棋。

若按照原先計劃,宣布假懷孕只是為了敷衍爺爺的心願,好能在他八十大壽那天確定拿到財產,這種心計,反倒簡單不復雜,她助他完成計劃,事成他給她一份厚禮就是。

但現在……不否認,拿到財產仍是必要的,不是因為他們這些子孫心存覬覦,而是爺爺動不動就拿撒光財產威脅他們,這些年來家里每個成員都深受其擾,因為爺爺絕不是嘴上說說,而是真的會這麼做。

案親愚孝,把所有財產都交給爺爺處理,若開口說要討回,反倒會被扣上大不孝罪名,況且爺爺也未必願意交出財產……這回爺爺開出要他們結婚生子的條件以換取財產,這天大的難得機會,說什麼他都不會放過。

只是,原本單純的動機滲入了一個重要因素——他愛上她。

當初想利用她助他取得財產,因她誤解他孝順想博得爺爺歡心冠上美意,順水推舟之後,如今反倒騎虎難下。

若現在向她坦承一切,非但無法取得她的諒解,他們之間尚未茁壯的愛情極可能夭折。他不要這樣,說他自私也好,欺瞞也行,能保住他和她的愛情是首要。

他的安撫消彌她心頭的不安,有他當依靠,猶如置身一座銅牆鐵壁的避風港,再大的風雨都撼動不了她。

她水柔的眼神凝望他,全然愛他、信他,她的世界繞著他轉,擁有他,她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女人。

「天威,我愛你。」

「我也愛你。」

情不自禁,深深吻她,忘了這里是辦公室,隨時可能有人會進來——在他們熱吻之際,辦公室的門開了又關,一雙落寞的眼將兩人的甜蜜盡收眼底,她听到不想听的話,看到不該看的畫面……揪心之余,不服輸的念頭又起,回到自己的座位,她撥了通電話——「大康,我是方秘書,今晚你有空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