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非正常相親 第一章

作者︰井上青

「多璦,春多璦,該起床了!」

坐落在市郊的一間空手道道館——春暉道館,每天早上八點整,總會有一道宏亮的聲音劃破天際,轟進女教練春多璦尚處于沉睡的耳膜中。

「多璦,起床了。」低沉渾厚的男聲像是附和前者隨即響起。

「多璦,起床了,多璦,起床了。」第三聲來自道館養的八哥鳥黑翅。

「汪、汪、汪。」這純粹是鎮館土狗黑毛對黑翅的不甘示弱之吠。

沒听見響應聲,這四道聲音于是井然有序的再輪一回——

「多璦,春多璦,該起床了!」

「多璦,起床了。」

「多璦,起床了,多璦,起床了。」

「汪、汪、汪。」

空手道之家著重禮節,長幼有序,沒人會逾矩亂插隊,包括鳥和狗。

再沒響應,四道聲音自動提高八度,再飆一回。

黑翅在籠里又叫又跳,黑毛不遑多讓的激烈狂吠,然後,按捺許久的第五道聲音再也忍不住揚起——

「多璦,快點起床!都幾歲了?不要每天都讓你奶奶叫你起床!喊了二十多年,你以為她不累嗎?」充滿正義的不平之鳴,來自和道館只隔一道牆的鄰居,年已八十的汪爺爺。

自家人的喊叫聲可以耍賴充耳不聞,但「旁人」——尤其是嗓門無比宏亮的汪爺爺一喊,即使瞌睡蟲大軍尚未離床,閉著眼的春多璦仍會從床上跳起,以朝氣十足的聲音喊回去。

「汪爺爺,我起床了。」即便眼皮再沉,春家的面子,她還是得顧。

「很好。」汪爺爺滿意的聲音從隔壁院子傳來。

瞧,她一起床,就有種全世界皆大歡喜的感覺,由此可見,她春多璦是地球上很重要的一枚生物,嗯,所以她更要打起精神,充實地過每一天。

伸個懶腰,原地跑步十次,整個精神都來了。

「奶奶,我來幫你煮早餐了。」說要幫忙煮早餐的人,其實只會黏在主廚的身邊,像只小麻雀嘰嘰喳喳的說不停。「奶奶,你今天比較晚回來。」這會都已八點半了。

「我晚回來,小懶蟲還是沒起床。」將醬瓜倒進碟子,春李綢斜睞孫女一眼。

「奶奶∼」春多璦撒嬌的親了她一下,「你一定是舍不得我早起,才會故意晚一點回來對不對?」

「把這盤醬瓜端到桌上,叫你爸來吃粥。」年已七十四,春李綢在廚房炒菜的身手利落得像四十七。她可是道館五十年前的招牌美女。

將粥和醬瓜端上桌,盛粥的同時,春多璦拉著嗓門喊——

「爸,吃早餐了。」順便有禮地問候一下隔壁的高人,「汪爺爺,你吃早餐了嗎?」

「吃了,早吃了,你們快吃吧。」汪爺爺回道。

「是。」

還好其它鄰居離得遠,要不每日他們這兩家人聲音高來高去的問候,早就被投訴,恐怕環保局人員還得一天到晚守在屋外檢測噪音值。

春家早餐吃得簡單,一鍋粥、一碟醬瓜,加上一盤現炒青菜。偶爾會多一盤花生,就這樣。

三人就定位,春李綢舉箸盯著孫女片刻,遲遲不動。

「奶奶,你干麼一直看我?」春多璦內心快速反省,她起床後有刷牙洗臉,還幫忙擺碗筷,該做的都做了。可如果不是這些,那就是……低下頭,她以萬般羞愧的表情說︰「好啦,明天我一定會早起煮粥。」

自從大學畢業選擇留在道館當教練的第一天起,她便立志要早起煮粥,減輕奶奶肩上的家事重擔,無奈每晚教完一票毛頭小子後,她總拖著一身疲憊上床,別說早起煮粥了,就連奶奶到公園做完運動買菜回來,她都還爬不起來。

知道奶奶也是疼她,舍不得她早起,從沒提過這件事,反而令她歉疚,但她是真的爬不起來,不是撒嬌耍賴不想煮早餐。

「多璦,你是應該幫奶奶做點家事。」向來疼愛女兒的春暉,面對此刻表情令人難以捉模心思的母親,也不得不出聲規勸愛女一番。

「是,爸,我會的。」

誠心接受勸導之余,春多璦眼尾余光忍不住飄向奶奶。

奶奶今天是怎麼了?好歹也出個聲嘛。

氣氛僵凝了片刻,春李綢淡淡說了句,「也好。」

也好?春多璦心一突。每回她誠心誠意說要早起煮粥,奶奶總說不用,還訓斥爸爸說,她又不是老得連一鍋粥都不能煮,為何今天……

「奶奶,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春多璦直覺反應。

「我好得很。」春李綢吃了一口粥,自鳴得意,「我每天早上去公園做運動再去買菜,然後搭公交車回來,同年紀的沒人比我身子更硬朗。」

春多璦用力點點頭。這話一點也不假!

奶奶每天五點起來,燜好一鍋粥後,便出門前往離家有一段路的公園做運動,做完運動就在旁邊的菜市場買菜,然後再搭公交車回家。十多年來如一日,她的身體真的比同年紀的人還硬朗,幾乎不曾生病,連小感冒都沒有。

既然不是身體不舒服,那是為什麼?

「今天做完運動,我和梅花在公園多聊了半個鐘頭……」春李綢眉開眼笑說。

「噢,就是那個你說和她很有話聊的梅花阿姨。」

春家飯桌上向來沒有「安靜」這個詞匯,奶奶總是可以天南地北的說個沒完沒了,連她在公園附近和一只站在圍牆邊的黃狗打招呼,都可以說上十來分鐘。

「梅花」這話題更不用說了。大約半年前,梅花阿姨加入公園婆婆媽媽運動行列後,奶奶活像撿到一個失散多年的女兒,每天早餐都圍繞著「我今天教梅花如何炒高麗菜,她很感謝,說從來沒人這麼教她」、「昨天我教梅花炒菜,今天她送我一盒高麗參,我一直推辭,但她堅持要我收下」……這類話題轉。

每隔幾天,奶奶就會帶一些梅花阿姨送的禮物回來,不過那些貴重回禮實在讓她無法將人和「如何炒出一盤好吃的菜」做聯想。

春暉道館常有家長送禮,奶奶還自訂超過五百元的禮盒絕不收,可梅花阿姨送的隨便一樣都超過一、兩千。

爸爸幾次好言勸阻奶奶不要再收梅花阿姨的禮,奶奶總說她也不想,但梅花硬要塞給她,她也沒轍。

看來奶奶真的和梅花阿姨很「麻吉」,麻吉到連看一眼就知道很貴重的禮都敢收。

她想,或許奶奶不只把梅花阿姨當女兒,可能還想藉教導梅花阿姨炒菜,彌補媳婦跑掉的遺憾。

她媽是個不負責任的媽媽,從來沒做過家事也無心做,小時候,她覺得自己沒有媽媽很委屈,但長大後,她反倒覺得奶奶一個人扛起家中大小事,才是真正的委屈。

所以當見奶奶每每提到梅花阿姨,臉上就流露出彷佛教會媳婦做菜那般得意揚揚的表情時,她都衷心為奶奶感到高興。

「對,就是那個梅花。」春李綢提到「梅花」,眼楮又不自覺笑得眯起。

她的情緒會感染大家,她樂上眉梢,春家父女的嘴角也都跟著上揚。

春多璦欣然一笑,「奶奶,改天我一定要早起陪你去公園運動,看看梅花阿姨是什麼樣的人,和你這麼有話聊。」

「梅花她溫柔婉約,但又不軟弱,要是我早三十年遇到她,一定把她拉來當我們春家媳婦。」

「媽,別在孩子面前說這種話。」春暉頗不自在。

「多璦又不是小孩了,是非對錯她能判斷。再說,我也沒說她母親的不是。」見老人家眼尾嘴角倏地齊下垂,就知道她對已跑掉二十多年的媳婦有多不滿。

「是啊,我不是小孩了,就算奶奶提出想要梅花阿姨來當她兒媳婦的話題,我也很樂意加入。」春多璦咧嘴一笑,化解小尷尬,打圓場通常是她在飯桌上的工作之一。

她已不是小孩了,不會吵著找媽媽,反倒覺得一生下她就棄她不顧、徑自離家出走的母親,沒有資格當她媽媽。她沒有恨,只是對生下她的那個人,陌生到沒有感覺。

「多璦!」春暉驚瞪著女兒。

「爸,有什麼關系?你和媽早就離婚了,你有權為自己找一個伴侶。」她爸個性遺傳自爺爺,寡言嚴謹,她則是隔代遺傳,遺傳到奶奶有話就說的爽直。

「多璦這話一點都沒錯。」春李綢夾了一塊花瓜放入孫女碗里,以示犒賞。

「謝謝奶奶。」她們祖孫倆連手,父親總是吃悶虧的那方。

「不過……你爸的事不急,你的事比較急。」她笑咪咪的看著孫女。

「我?」含著一口粥,春多璦表情困惑。她有什麼事好急?

「今天我和梅花多聊了一下,才知道她兒子居然是很有名的整形醫生……」

春多璦垮下臉問︰「奶奶,你不會是要我去整形吧?」昨天奶奶說她送了一把芥菜給梅花阿姨,難道梅花阿姨是回送了一項「免費打肉毒桿菌」之類的療程給奶奶,而奶奶覺得自己用不到,所以想轉贈給她?

「傻孩子,你在說什麼?我們家多璦長得這麼漂亮,哪需要整形?」

對于奶奶的稱贊,春多璦笑得心虛。果然是自家的孩子都是寶!從小到大沒人說過她漂亮,「凶巴巴、恰北北」倒是和她形影不離。

「我已經和梅花約好,她兒子第十一次相親的對象,就是你。」春李綢笑得開心極了,活像撿到寶。

「相親?!」春多璦和父親異口同聲大叫,兩雙眼都瞠得牛目般大。

「吃吃吃。」漠視兩雙對著她的牛眼,春李綢夾了兩塊花瓜分別送入父女倆碗中,自己扒了一大口粥,徑自再頒一道懿旨,「相親的時間是明天中午,剛才我在菜市場幫你買了一套新衣,你就穿那套去吧。」

要叩謝太後恩典嗎?通常奶奶用漫不經心的語氣說話,就代表他們父女沒有置喙余地,若誰有反抗跡象,奶奶眼尾的余光利箭就會馬上發射過來。

總之,一切太後說了算!

春多璦求救的看著父親,父親也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看來向他求救是沒指望了。

「不用緊張,奶奶會陪你去的。」

多慈愛呀!可是,問題不是她會不會緊張,是她根本不想去。

她沒有很急著把自己嫁出去,急的人是奶奶才對吧?

翌日中午。

換上奶奶買的大紅新衣,春多璦眉心緊蹙。現在是要去拜年還是吃喜酒?不但她一身紅,奶奶也是。

原來昨天奶奶同時也為自己買了新衣,同樣一身大酒紅,活像媒婆似的。

「奶奶,我好像吃壞肚子了,不行,我要上廁所。」沒有上訴機會,她只好使出拖延戰術,能拖一秒就一秒。

「給你五分鐘,馬上出來。」春李綢通融地讓孫女就近在設于庭院的廁所窩上五分鐘。

「唷,妹子,你今天穿得真漂亮,去喝喜酒?」隔壁家的汪爺爺從自家矮牆探頭一看,目光鎖定一身大紅喜氣的春李綢。

「不是,是要帶我們多璦去相親。」

奶奶高分貝的聲音,嚇得在廁所里的春多璦發出抗議,「奶奶!」

「多璦要去相親?」如她所料,汪爺爺宏亮的嗓音,幫她免費放送她去相親的訊息。「相親好,多璦是該相親了,她今年已經二十六了吧?多璦啊,你奶奶像你這種年紀時,你爸已經上小學和同學在打架了,那時候,每天都有家長上門找你爺爺理論,我還當過幾次和事佬,以前住斜對面的那個阿福,就曾被你爸打斷兩顆大門牙,還是我載他去看醫生的……」

是是是,汪爺爺的熱心眾所周知,所以汪爺爺你應該去當里長,不要一天到晚高分貝的談論我們家的事……春多璦哀怨的腹誹,只想把自己鎖在廁所內,一輩子都不出來。

汪爺爺這麼一喊叫,鄰近的幾戶人家應該都知道她今天要去相親了,再口耳相傳一下,她嫁掉之前,在鄰居的茶余飯後話題里,她春多璦永遠都會和相親劃上等號。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