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井上青 > 貧窮金龜婿 > 第二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貧窮金龜婿 第二章

作者︰井上青

坐在面包店旁小龔園的石椅上,風上冠大剌剌吃著村民送來的山豬肉,望著擱在石桌上腫大的右手指,幾個鐘頭前山豬狠咬他的殘暴,歷歷在目。

「學長,好吃嗎?」需要吃得咬牙切齒嗎?

「很好吃,可惜不是咬我的那頭山豬。」

看著他的吃相,殷雪禎噗哧一笑。

「為什麼笑?」

「沒有。」搖頭。

放下叉子,他看著她,納悶的問︰「妳為什麼會在這里?」

他沒記錯的話,當年的她還是跳級生,成績優異,不管在高中或是大學,重點是,她還是個漂亮的小學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不知迷倒多少學長,追求她的人,恐怕十節火車廂都裝不下。

是以,在這偏僻山上看到她,令他有些震驚不已。

「我……我喜歡這里。」

「呃,喔,當然,妳會留在這里,當然是喜歡這地方。但我問的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讓妳來到這里?」風上冠盯著她,補充道︰「我一直在想,也許妳會當教授。」

殷雪禎低頭,苦笑。「學長,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

「妳知道我怎麼想妳的?」

「嗄」瞥見他眼底的促狹,她表情有些慌。「不是,我的意思是……」

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再面對他,她還是常覺得慌亂不知所措?

在別人面前,她是個冷靜聰慧的女子,唯獨面對他時,她常因害羞而顯得慌張,尤其當他深邃黑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看。

「妳很好啊,近乎完美。」

他的稱贊,讓她心情歡喜到極點,但是,不到一秒鐘,甫上揚的嘴角瞬間下垂。

「我說的是真心話,不是在開妳玩笑。」他一臉正色。

「不,我不是在生氣,是因為……我不是你們想的那麼完美。」垂首,她低聲道︰「我是一個……棄兒。」

愣了一下,風上冠皺起眉頭。「妳的父母不是住在美國?我記得妳的母親來過學校,在妳轉學的第一天,陪妳到學校的那位金發女士,她……」

他一直以為她父親娶了美國籍女子,定居美國,幾乎所有認識她的人,都是這麼認定的。

「她是我的養母。」開了口,殷雪禎覺得心情反而輕松多了。

當大家都認定她的父母定居美國,並以羨慕的眼神看著她時,她的心里有罪惡感,她從來沒有想要刻意騙人,只是,她也不想把自己內心深處的傷痛攤出來。

聞言,風上冠神色肅穆的點個頭。他想,他大概了解她的身世。

「我……我不是刻意要隱瞞,只是……」

「養母也是母親,她的確是住美國,所以妳並沒有說謊。」從她的表情,他看得出來,這件事她一直愧疚的擱在心上。

「學長……」

「雖然我只見過妳的養母一面,但她對妳視如己出,我想,當天在場的人都能感受得到。」

她轉來台灣就讀高中的第一天,校長欽點他代表全校學生歡迎她,那天,她的養母在離開前和她緊緊相擁,眼里泛著不舍的淚光,那感人畫面,至今一直存在他腦里。

「嗯,她的確是。」

殷雪禎略低頭,娓娓道出自己的「身世」。

整盤山豬肉全進到他的胃里,盤底光光後,他也從她口中知道她可憐的身世。

她是被遺棄在嬰兒之家的孩子,至今連父母是誰都不知,當年幸運的被美國猶他州的安杰洛夫婦收養,安杰洛夫婦沒有隱瞞她的身世,知道自己雖是棄兒,但能幸運的遇到以愛教養她長大的養父母,心存感恩之余,她更堅定要回到祖國台灣,為更多不幸的孩子付出她的愛。

養父母沒有阻擋她,反而很驕傲他們教出來的孩子,肯為上帝的孩子奉獻愛心。

「原來,妳常常一放學就不見蹤影,是去照顧育幼院的孩子。」

「學長,你……你怎麼知道我放學後就不見。」當時,他有在注意她?

「可愛的親親小學妹,用不著打听,妳的一舉一動「如雷貫耳」。」他走到哪里听到哪里,到處都有人在談論她的事。「就算我把耳朵塞住,還是听得見別人高聲談論可愛的殷雪禎。」

「學長,你在糗我。」對嘛,他光應付追求他的女同學就忙得不可開交了,哪還會搬她這塊石頭往自己腳上砸。

「這是一種真心的恭維。」

語落,風上冠突然轉頭看看四周。

「怎麼了?」

「我在找找看我媽有沒有來?如果她來听到妳的身世,一定又要哭了,而且會抱著妳痛哭。」他之所以會來這里,還不就是拜他媽的眼淚所賜,把他哭來的!

殷雪禎彎唇一笑。「我很幸運,也很知足,也許偶爾想到自己是個棄兒會有點傷心,但一想到我的養父母,他們給我滿滿的愛,即使是親生父母也未必能做得到他們所做的。」

就是知道自己夠幸運,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凡事該要知足,她不敢太過奢求,不留在美國過富家女的生活,回台灣為更多沒有父母疼愛的小涪,拉起幸運的紅線,讓他們和她一樣,能夠幸運的漂洋過海,在充滿愛心的養父母身邊慢慢長大。

她不敢太過奢求,盡管第一次見到他,心口撞擊的聲音強烈到令她震撼,她還是悄悄地退了一步,讓自己站在可以靠近他的圈子外,靜靜地看著他。

「沒錯,妳一直是一個開朗的小學妹。」風上冠定楮望著她。「開朗又漂亮的小學妹。」

「學長……」她羞紅了臉。

望著她,他突然感覺有些地方不太一樣,雖然她還是殷雪禎,不管在高中或大學,都是開朗又漂亮的小學妹,但……究竟哪里不一樣,一時間他也說不上來。

「對了,那妳為什麼來這山上?」

「哪里有小涪需要我,我就往哪里去。」

一般育幼院不缺乏愛心的志工,但偏僻的山上,愛心志工極少,在認識的一位育幼院院長介紹下,她來到此地開面包店兼做育幼院的志工,時日一久,她變成當育幼院的志工,有空才做面包。

「妳真是有愛心的女孩。」信不信,他在她身上看到一圈充滿愛的光輝。

「每個人都有愛心,只是我對育幼院的孩子們,多了一份「同病相憐」之心。」

挑眉。「每個人都有愛心?是這樣嗎?」他也有?也許真的有吧,只是他的愛心到目前為止還未現身,可能藏在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

殷雪禎點頭,輕笑,他還是那麼風趣的帥學長。

「一直都在談我的事,那學長你呢,為什麼你會一個人到山上來,還要待半年?」

就算面包店是他的父母買下的,也不一定要他來執業,再怎麼說,他都是貴氣的大少爺。

也是因為他是富少,所以當年她不敢靠他太近。他的貴氣,會突顯她的卑微。

「我……這是我們家「上帝」賦予我的神聖使命。」揚唇,他咧了個大笑容。面對肩負神聖使命的女孩,他總得把自己來此的任務神聖化,才能與她相抗衡,不至于輸得太難看。

「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