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樂顏 > 我的小香瓜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的小香瓜 第十章

作者︰樂顏

    吃完早飯後,姜棠一到醫院就被溫大雅捉住,帶著他往五樓的病房走。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他問著似乎正在憋笑的同學。

    溫大雅不敢說話,怕自己一開口就會放聲大笑,所以他直接把姜棠帶入一間病房里。

    姜棠看清病床上的人是誰的時候,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詠展?你發生什麼事了?」

    昨天和他一起去汽車旅館「捉奸」的施詠展居然臉色蒼白地躺在床上,胸口還纏了一堆繃帶。

    「是那個幼稚園老師干的好事嗎?可惡!我一定替你報仇!」

    雖然他和施詠展的交情只是一般,但他是因為陪著他去「捉奸」才會弄成這樣的,他得負責才行。

    這時,溫大雅終于忍不住大笑出聲,「哈哈哈……方糖,你自己問他,為什麼會搞得這麼狼狽!哈哈哈……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從昨天半夜我就一直笑到現在,肚子好痛!」溫大雅捧住肚子,難過地蹲在地上。

    「昨天晚上?你從昨天晚上就住院了?到底是怎麼回事?」姜棠著急地追問。

    施詠展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拚命發笑的溫大雅,虛弱地說了句,「你教他安靜一點好不好?吵死人了。」

    姜棠二話不說,把還在笑個不停的溫大雅趕出病房外。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吧?如果真是那個幼稚園老師,我一定不會饒過他的!」他握緊拳頭,一副隨時準備沖出去和人打架的模樣。

    施詠展淡淡看了他一眼,「是他沒錯,不過我也有錯,總之就是太激烈了。」

    太激烈了?

    姜棠滿腦子問號,這話是什麼意思?

    看出來姜棠搞不清楚狀況,施詠展又說︰「我以為他很瘦,所以讓他坐在上面,沒想到太激烈了,居然搞得我氣胸。」

    「呃,你說的該不會是……」

    「不然哩?你以為在汽車旅館里能做什麼?」

    「可是你們兩個都是男人,還能這麼激烈喔?」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他無法想像,畢竟他對這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弄到氣胸住院會不會太夸張了一點?

    「溫大雅那個死人,昨晚我被救護車送進來的時候,剛好是他值班。他問清楚原因之後,一路笑個沒完,連教授在幫我動內視鏡手術的時候,他還笑個不停,最後教授嫌他太吵,把他踢了出去。」

    棒,一口氣說這麼多話,胸口又開始隱隱作痛了。施詠展見姜棠的臉開始抽搐,便白了他一眼,朝他揮揮手。

    「好了,不用再忍了,我知道你也很想笑。要笑就現在給我笑個過癮,然後滾出去不要煩我。」

    姜棠終于爆出大笑,眼淚都流了出來。「哈哈哈……好好笑,天啊!平常看你陰陽怪氣,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猛啊!居然能搞到氣胸?哈哈哈……」

    「笑爽了沒?這總比腸道痙攣拔不出來好吧?」

    姜棠先是一愣,然後又瘋狂的大笑,最後還是巡房的護理長看不過去,把他拎了出去,才讓床上的病人能好好休息。

    病房外,兩個大男人仍蹲在地上,身子抖個不停,一直無法停住笑意。

    「請問……施醫師住在這間病房嗎?」一道有些害羞的聲音從兩人上頭響起。

    溫大雅先恢復鎮定,他馬上站起來,正經八百地問︰「請問你是哪一位?」

    「我是……他的朋友。」那個人的說話聲越來越小,好像顯得很不好意思。

    姜棠听這聲音好耳熟,抬起頭來一看。

    「啊,是你!昨天晚上把圓圓拐到汽車旅館的……」

    「對不起!」劉守宏馬上低頭認錯,「姜棠,對不起,請你原諒我!都是我不好,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才會昏了頭做出那種事,不過我現在看清楚了,如果你不是這個圈子的人,我再勉強也沒有用的。我對你還有圓圓老師真的很抱歉,請給我機會補償好嗎?」

    姜棠看著他好一會兒,問︰「只要你告訴我,昨天晚上你到底是怎麼把人搞到氣胸的,我就原諒你。」

    劉守宏有些紅了臉,「其實也不是故意要那麼激烈的,只是昨天晚上……呃……可能是我們都太沖動了一點……但是我也沒想到……我一開始還以為要鬧出人命了,嚇得要死……然後……我們……皮帶……」

    說完後,姜棠一臉正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沒關系,只要人沒事就好。詠展在里面休息,你可以進去看他,但是麻煩收斂一點,不要再讓他的氣胸復發。」

    劉守宏點點頭,連忙推開病房的門走進去。

    三秒鐘之後。

    「噗──哈哈哈……我受不了了!這真的太好笑了!」姜棠再度蹲在地上,笑到用力拍著牆壁。

    病房里的施詠展听見笑聲,臉上不禁冒出幾條青筋。

    他媽的,來個人把外面那兩個神經病拖走好不好?

       整理發布   

    一個月後。

    姜棠的實習已經快要結束,接下來就是正式申請想繼續研習的部分。

    溫大雅已打定主意要走臨床,所以選擇繼續待在醫院。

    姜棠則還在走臨床與做研究之間徘徊。

    這個時候,有位教授表明很欣賞他,想把他留在身邊好好栽培,將來也許可以在母校任教。

    可是這樣一來,他勢必得出國進修一段日子,才有資格得到教職。

    但是,如果他出國了,那程圓圓怎麼辦?

    懊不容易他們倆終于敞開心胸,願意給彼此一個機會試試,如果他這時候離開她出國去,沒有自信的她恐怕又會胡思亂想。

    只要想到她愁眉苦臉,甚至因為擔心兩人的將來而落淚的模樣,他就好舍不得。

    可是,一個男人到底還是應該追求事業,不應該把所有的人生都賭在感情上,不是嗎?

    這個問題姜棠苦思了很久,本來想和程圓圓商量的,但好幾次話說到嘴邊又吞了下去。

    因為迷惘的人是他,如果連他自己都還不確定未來人生的方向,又怎麼能確實地听取桂人的建議?

    而且程圓圓是他所愛的女人,即使她的意見再中肯,他還是會因為有所期待而喪失判斷的能力。

    為了這件事,他幾乎夜夜睡不好,眼看要給教授回覆的期限就要到了,他還是下不了決心,心里只有更加煩躁。

    程圓圓也感受到他的不安與猶豫,剛開始她只是忍耐著,並嘗試想問出究竟是什麼事情困擾他,可是姜棠守口如瓶,一句話都不肯透露。

    被瞞久了,程圓圓也不高興了。

    她不明白,兩個人之間有什麼事是不能坦白的?

    與其一個人煩惱,不如把問題說出來,兩個人一起動腦解決才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嗎?

    之後有一天,他們終于爆發了小小的沖突。

    地點是在程圓圓的家里。

    她下了班之後,特地買了些新鮮食材回家,準備為姜棠煮一桌好吃的晚餐。

    可是那天晚上,姜棠依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她試圖套了幾次話,但他都沒有回應。

    程圓圓放下碗筷,冷冷地問了一句,「你是不是已經覺得厭煩了?」

    姜棠猛地抬起眼看她,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問。

    「圓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我胡說八道?」她不禁激動起來,「你什麼都不告訴我,所以我當然只好胡亂猜測啊!你是不是討厭我了?終于覺得我是一個乏味的老女人,後悔和我在一起了?還是你在外面遇見了更年輕的漂亮女生?」

    其實話才說出口,她就後悔了,可是她無法阻止那些傷人的話語不斷從嘴里吐出來。

    「我早就知道你只是玩玩而已!沒關系,如果你後悔了,大可以離開,不要成天這樣愁眉苦臉地陪著我,好像你有多不甘願似的,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圓圓,不要亂說!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你騙人!你……」聲音突然停住了。

    淚水無預警地涌出眼眶,連程圓圓自己都吃了一驚。

    為什麼要哭呢?

    這樣看起來不是更像長不大的孩子嗎?

    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就只會大吼大叫,然後大哭一場,博取桂人的同情。

    「我……我沒有哭……我沒有哭……你不要看我……」她好想躲起來,不想讓心愛的人見到自己這麼軟弱又無理取鬧的模樣。

    姜棠一把抱住她,心疼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她這個樣子,他怎麼能離開呢?

    在那一瞬間,所有的成就、地位和事業都不重要了,他只想用自己的雙手一輩子好好守護這個沒有自信、又笨又善良的小女人。

    「圓圓,不要哭了,是我不好,我應該把事情說清楚的,可是再讓我想想好嗎?我絕對沒有喜歡上別的女人,也絕對不是討厭你了,你以後不要再這麼說,不然我會很難過的。」

    在他懷里的程圓圓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慢慢點了點頭。

    她也知道自己不該這麼情緒化,可是她好怕會失去姜棠,只要一想到沒有他的人生,她就會像這樣驚慌失措,完全沒有辦法像平日的她那般能開朗樂觀地面對每一件事。

    愛情折磨人的地方也在這里吧!

    明明知道只要遠離這個人,就不會無法控制自己,可是卻又那麼舍不得讓他的身影離開她的視線。

    時時刻刻想著他,時時刻刻都希望能看見他,但是,在他的面前,卻又擔心著自己什麼時候會失去他……

    她會不會有一天真的失去了他呢?

    程圓圓不敢說出心里的擔憂,因為她怕一旦說出口,就真的有可能成為事實。

       整理發布   

    那天晚上,姜棠回到家里,找父親談一談。

    雖然這是自己的事,但有個長輩能聊聊,應該能給他一些建議吧?而且父親又是最了解他的人。

    姜父听了原委之後,笑著問道︰「其實你已經作好決定了,不是嗎?」

    姜棠狐疑地看著他,「我有嗎?」

    「真想把你剛剛講的話錄下來,讓你自己听听。你剛剛說的那些煩惱,其中八成是和圓圓有關,你自己沒有察覺到嗎?你心里其實早就知道答案了,只是你對于這次出國進修的機會還是有些舍不得,所以才遲遲無法作出抉擇。」

    姜棠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握了握拳頭說︰「爸,我決定放棄出國念書了。」

    姜父老花眼鏡後的眼楮微微睜大了些。

    「你確定嗎?這可是個大好機會,有多少學生搶破頭想被教授欽點,直接出國深造,這樣你回來後起碼能拿到助理講師的資格吧?真的要放棄?」

    「可是……可是我實在放心不下圓圓。如果不在她身邊,我真的很擔心她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姜父摘下老花眼鏡,眯眼打量著眼前已經長大成人的兒子。

    然後他說︰「你這個笨蛋!」

    姜棠愣了一下,老爸還是第一次這樣罵他耶。

    「爸,我知道我是不聰明沒錯,可是……」

    「看來笨的確是會遺傳的。」

    「嗯?爸,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你這一點還真像我,一旦認定了就很死心眼,怎麼樣就是不肯放手。想當年我也是很受公司賞識,要派我去接掌紐約的分公司,那可是等同社長的職位呢!可是誰教我遇上了葉伶的媽媽,一顆心只在她身上,怎麼也放下下,就放棄了這大好的機會,結果在公司做了快半輩子的窗邊族,唉!」

    「呃,爸,你這樣說讓我覺得毛毛的。」

    難道他這輩子也會和老爹一樣「沒出息」嗎?

    姜父的確是在一間大公司里當了坑鄴十年的窗邊族,不受重視,卻也過得還可以,退休後也領了不少退休金,只是,對一個男人來說,這樣簡單的過一生好像有些可惜。

    姜父拍拍他的肩膀,又搖搖頭嘆息,「這是遺傳,遺傳啊!兒子,你就認了吧,你這輩子大概沒什麼大富大貴的命,只能當個小醫生。」

    「爸,你不該這樣看扁自己的兒子吧?」

    「看來我還是節省一點,留點退休金給你好了,免得你將來……」

    「爸,我才不會動用你的錢,我一定會好好努力工作,將來就算結婚了,也不會用到你退休金一毛錢。」

    「說你笨,你還真是笨耶!」

    「我到底哪里笨啦!」真是的,老爸什麼時候開始講話喜歡繞圈圈了?

    「你要結婚的話,想想看要花多少錢?沒有個一百萬搞得定嗎?婚禮,宴客、度蜜月……那些都不要錢嗎?」

    「我和圓圓公證結婚就好。」

    「結婚又不是只有你們兩個人的事,這可是兩家的大事!我听說圓圓家是中部的大戶,你想,他們家會甘願只讓你們悄悄公證了事嗎?」

    「爸,你現在提這個做什麼?我們八字都還沒一撇……」

    「那你保險套是買假的啊?」

    「那個是必要的防護措施!我是為了圓圓著想耶!」不然誰喜歡戴那種東西上陣,一點都不舒服。

    「總之,我還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結婚,但依你這種沒出息的遺傳,我想我還是聰明點,先幫你準備一點結婚基金,免得到時候你說要存夠了錢才肯結婚,我恐怕等不到那個時候喔。」

    聞言,姜棠不禁滿臉黑線。「爸,你覺得這樣損自己的兒子很有趣嗎?」

    「是啊。」姜父呵呵笑了起來,在他肩上拍了拍,「兒子就是用來欺負,用來損的,女兒則是用來疼的。你就認命吧!等你將來做了老爸,就會知道我的感受了。加油!兒子!」

       整理發布   

    姜棠下定決心後,終于把最近煩惱的原因老實告訴程圓圓。

    當他說決定不去國外進修的時候,程圓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種從天上掉下來的太好機會,他居然要放棄?

    「為什麼?為什麼?」程圓圓連珠炮似地問不停,「你為什麼不要出國念書?這麼難得的機會為什麼要放棄?那不過是幾年的時間而已,到時候你回來就能在學校里當老師了!大學老師耶!谷我這小小的幼稚園老師強多了,而且……」

    被她追問得有些受不了,姜棠伸出食指壓住她的小嘴,「總之這是我的決定,不會再改變了。」

    「可是、可是……」程圓圓急得跳腳,「我不明白,為什麼……」

    「小傻瓜,你還不知道答案嗎?」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你要我怎麼舍得留下你一個人在台灣呢?」

    程圓圓愣住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姜棠居然是為了她而放棄這個難得的進修機會。

    眨眨眼,她突然覺得眼前一片模糊。

    「笨蛋……你是大笨蛋!」

    「罵人的時候不要哭,這樣很沒有說服力喔。」他心疼地抹去她滾滾落下的淚珠。

    「可是……可是我沒有那麼好,不值得你……」

    姜棠的手掌輕輕拍在她的臉頰上,「小傻瓜,以後不準再這麼說。如果你不夠好,我才不想留在台灣陪你呢,所以你不應該還罵我笨吧?」

    程圓圓听了,立即抹去臉上的淚水,用力點點頭,「嗯,我知道了。我以後一定會更努力,做一個可以配得上你的好女人。」

    「你現在已經很好了。」姜棠笑了起來,覺得自己留在台灣的決定確實是對的。

    能看著心愛的女人因為他而又哭又笑,還裝出堅強的樣子,他就覺得好滿足。現在,他多少能體會當初父親愛上葉伶的母親時的心情了。

    就算一輩子當個小醫生也無妨,只要程圓圓在他身邊就夠了。

    他低頭吻她,雙手摟住她的腰,吻個過癮之後,他便打橫抱起她,往她的臥房走去。

    這時,程圓圓突然對他說︰「其實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美國進修的。之前我就想過,要不要到美國去念個教育碩士,因為我發現我實在不了解現在的小涪子到底在想些什麼,而且,之前我已經開始找資料了,只是後來我們發生了那件事,就耽擱了下來。」

    姜棠停下腳步,「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啊,所以我才說你笨啊,如果你早點告訴我這件事,我一定會辭掉幼稚園的工作,或是留職停薪,然後跟著你到美國去,一起念書。在哪個州都沒關系,只要能待在你身邊就好……咦?你要帶我去哪里?」

    臥房在另外一邊耶!

    姜棠直接抱著程圓圓就沖出門,咚咚咚地跑下樓梯,把她嚇得驚叫連連,緊摟著他的脖子下放。

    「你要帶我去哪里啊?」

    「去醫院找教授啊!我早上才剛拒絕了他,不知道他是不是馬上找了別人,現在趕快去也許還來得及。」

    「說了半天,其實你還是想去國外進修嘛!」程圓圓好氣又好笑地捏捏他的鼻子。

    「雖然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但難得有這種兩全其美辦法,我當然要努力試試!圓圓,快幫我祈禱吧!希望教授還沒有找到其他人選,這樣我們就能一起到美國去,雙宿雙飛,再也不要理我姊姊和那些無聊的同學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你要不要先把我放下來?你真的打算就這樣把我抱到醫院去嗎?人家會以為我出事了啦!」

    而且他們現在正在人潮擁擠的大馬路上耶!真是丟死人了。

    但是,滿臉通紅的程圓圓卻覺得很快樂。

    真的很快樂。

    「方糖,快放我下來啦,好丟臉喔。」

    「不要叫我方糖!」

    兩人的聲音越來越遠,不遠處的一對男女見了這兩人的瘋樣,不約而同地往後倒退三步。

    「阿松,剛剛那個不就是上次在急診室見到的醫生?」女子緊緊抱住男友的手臂,聲音里有著恐懼。

    男子瞼色慘白,馬上轉頭快速離開。

    「阿玫,我想我的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還是不要去那間醫院回診好了。」

    開玩笑,要是再遇見那個恐怖的醫生怎麼辦?

    看來他還是趕緊找個正經事做比較好,免得一天到晚遇到一些奇怪的人。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