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樂顏 > 野獸的秘密 > 番外篇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野獸的秘密 番外篇

作者︰樂顏

    為了生存,原惑從很小就明白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道理。

    他是一個私生子,父親是黑道大老,母親為了給他該得的地位,帶著他和姊姊住進了原家的本宅,所以他從小就必須忍受大媽的虐待。

    綁來母親抑郁而死,姊姊原夢找到了心愛的男人,要從本宅搬出去住,早就忍受不了冰冷本宅的原惑也乘機搬了出來。

    他本來打算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但是在第一次跟隨姊姊去未來姊夫夏烈家的時候,他遇見了夏暖暖──一個有著明亮眼楮,烈火般感情的女子。

    原惑喜歡上她。

    因為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恨不得吃了自己。

    原惑當即決定隨著姊姊搬進夏家,雖然他和姊姊的感情並不怎麼好。

    他幾乎本能地感受到夏暖暖對自己的哥哥有著不尋常的執著,她不歡迎他們姊弟。

    雖然這樣,夏暖暖還是接受了他們姊弟,她眼中的委屈與惘然讓原惑心疼。

    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在乎她。

    就這樣,總是冷眼對他的夏暖暖成了原惑的初戀。

    他決定要這個女人,即使不擇手段。

    那時候,夏暖暖二十二歲,剛剛大學畢業。

    原惑十六歲,剛成為一名高中生。

    因為夏暖暖的哥哥愛上了原惑的姊姊,所以兩個人成了一家人。

    半年後,夏烈因公殉職。

    再半個月後,原夢因傷心過度精神恍惚,過馬路時出車禍去世。

    夏家只剩下夏暖暖和原惑兩個人。

    「你那是什麼眼神?就算這是豬食,你也要給我吃下去!」夏暖暖砰地一聲把碗放在桌子上,凶神惡煞一般地怒視著眼前的男生。

    原惑把那吃下去很可能讓人狂瀉三千里的可疑東西摔到地板上,轉身就走。

    「你有種!有種就別給我回來,最好被暴風雨淋死,吹到太平洋里淹死!」夏暖暖在他後面咆哮著,氣憤地又踹了桌腳兩下。

    扮哥和原夢都去世了,現在家里只剩下他們兩個,可是夏暖暖就是看原惑不順眼。

    一想到他是原夢的弟弟,夏暖暖就恨不得把他趕出家門。

    這個白痴,他姊姊已經死了,為什麼還要賴在這里白吃白喝?

    台風襲台,外面暴風雨肆虐。

    五分鐘後,夏暖暖穿著雨衣沖進院子,把那個在門口徘徊的男生拽進屋子里,然後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你白痴啊?!想走就走遠點!故意待在院子里讓我看到算什麼?不要拿女人的同情心來開玩笑!」其實夏暖暖更氣自己,明明恨他,卻無法看他受苦。

    原惑任由她粗魯地用毛巾幫自己擦拭頭發,又任由她把自己推進浴室里。

    「妳的感冒還沒好,妳先洗。」他說。

    「不要你管!」才說完,夏暖暖就打個了噴嚏。

    原惑皺了皺眉,起身去找急救箱。一會兒後,拿了藥片和一杯水過來。

    「妳的感冒一直不好,必須吃點藥。」

    「要你管!」夏暖暖瞪他。

    「不吃我就強灌妳。」

    一想到哥哥剛去世時,他強灌絕食的自己米粥時的情景,夏暖暖就臉紅地奪過藥片一口吞下去。

    可惡!這個小鬼就喜歡佔她便宜,總是喜歡找機會親吻她。

    那次強灌米粥也是。

    原家明明是大家族,為什麼他要賴在自己家里?就算他是情婦生的私生子,現在原家也說要接他回去,正式承認他了啊!

    夏暖暖不明白這個少年到底在想些什麼。

    吃了藥片的夏暖暖很快就覺得身體不對勁,暖烘烘的,一種奇怪的焦躁和搔癢從身體內部竄升起來。

    「暖暖?」原惑擔心地看著她。

    夏暖暖看著他英俊的少年面容,宛如又看到了昔日的哥哥,她的表情一陣恍惚。

    「暖暖?」

    夏暖暖伸手拉住他的衣領,「跟我來。」

    原惑像只大狗一樣任由她拉進臥室里。

    「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戀我?」夏暖暖的手撫摸著他的臉頰,氣息紊亂地問。

    原惑點了點頭。

    「那你願不願意和我上床?我好想要一個孩子喔。」夏暖暖開始剝他的衣服。

    扮哥最大的願望就是要幾個孩子,她要替哥哥完成遺願。

    現在她的身體熱極了,只想貼近原惑冰涼的身子。

    原惑再次點頭。

    「你為什麼愛我?我一直都對你很凶。」夏暖暖喘息的問。

    「因為妳就算再凶,也不會舍得讓我淋雨。」

    年少無知,他還不知道如何控制力道。

    可是這種疼痛反而讓夏暖暖一直被哥哥困住的身心得到了釋放,她盡情地申吟,放任自己墮落。

    「我是個私生子。」在接近高chao的時候,原惑抱緊她,「受盡了欺凌,在本家大宅里又被大媽毒打,沒有人願意為我遮雨。」

    夏暖暖的心一酸,她明白這種滋味。

    因為她和哥哥也是孤兒,也受盡了欺凌。

    「妳很凶,可是心地很好,我知道。妳明明討厭我和姊姊,卻還是接納了我們,明明不想看到我,卻還是沒有把我趕出家門,我都知道。」

    夏暖暖哭了起來。

    她以為自己要瘋了,居然饑不擇食地和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上床。

    身體的墮落快感與心靈的折磨讓夏暖暖的神經緊繃到了極限,她在最後一次高chao時昏厥過去。

    原惑的書包里,躺著一瓶春藥。

    第二天清晨,原惑發現夏暖暖發高燒。

    他嚇壞了,急忙把她送進醫院。

    夏暖暖的高燒一直不退,一直呢喃著要為哥哥報仇,夏烈和原惑的名字在她的口中不停地交替叫著。

    等她醒來時,已經不記得發生過什麼事,也不認得原惑是誰。

    原惑不後悔自己讓夏暖暖吃了春藥,不後悔擁抱了她,可是他沒想到會讓夏暖暖失去了記憶。

    他緊握著夏暖暖的手,決定步上夏烈的後塵,親自手刃那個大毒梟,正好乘此機會讓自己成長、成熟,然後再奪回夏暖暖的芳心。

    他是個出身黑道的男人,從小就習慣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可是這次他真的後悔了。

    他想真正的愛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讓夏暖暖幸福,而不是讓她陷入失憶的深淵。

    他決心用自己以後所有的日子來贖罪,讓夏暖暖幸福。

    六年後

    汪怡璇的家。

    夏暖暖準備替她的孩子挑選男人。

    听到這個消息,原惑雖然怒火沖天,很想把她直接綁架到自己的床上,但最後還是听從了汪怡璇的建議,穿上了一身阿拉伯長袍,故意擺出酷酷的姿態。

    當夏暖暖的目光投注在他身上時,他緊張到了極點。

    他很害怕夏暖暖選擇別人。

    幸好,她環視了一圈之後,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慢慢走向他,對他舉了舉酒杯,甜蜜而嫵媚地問︰「先生,可以陪我喝杯酒嗎?」

    那一刻,原惑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邀約。

    他們注定要在一起。

    即使忘記了他的模樣,他的女人還是選擇了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