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臨演女友 > 第十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臨演女友 第十四章

作者︰丹甯

    鼠標移動到MSN視窗,點開某個對話欄。

    窩在客廳沙發上,梁淑賢抱著筆電,怔怔望著上頭的人名,不知為何眼楮突然酸澀起來。

    那日之後,這MSN帳號的主人再也不會在她工作忙得要死時敲她了。

    也是啦,都已經分手了,還敲她不是很奇怪嗎?

    反倒是她莫名其妙極了,明明向人家提了分手,還一直對他念念不忘,造成自己心情低落,心中總有種說不上來的沮喪感,不懂他為何可以輕易放棄她。

    「梁淑賢你真是可恥﹗」她再度感到自我厭惡。

    過去她老是覺得楊繼正可惡又任性,堂而皇之的闖進她的世界,不給半點拒絕的機會,但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平時總是被動的等待他的付出,現在又害怕太愛他而提出分手……

    她所做的事,才是真正任性的傷害到了人。

    手機突地嗶嗶響起,那是內建的行事歷功能正在提醒她接下來的行程。

    梁淑賢拿起一看,才想起今天晚上和大舅張以成約了要一起吃飯。

    說真的,她很不想去。

    大舅和楊繼正的交情這麼好,她幾乎可以想見自己赴約時,大舅一定會問東問西,她不確定楊繼正把他們倆分手的事告訴大舅了沒,但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和別人討論這個問題。

    可是她曉得大舅一家人有多麼關心自己,而先前一直不肯接大舅電話的事,也讓她有些愧疚。

    反復思量後,關上筆電,她換了套衣服,踏出自家大門。

    半小時後,她出現在張以成家中。

    「小賢,好久沒見到你了。」應門的是張以成的長子張添寧,三十多歲的他已在萬廣擔任要職,不過由于兩人隸屬于不同部門,工作地點也不同,所以要在公司里踫上面幾乎是不可能。

    「表哥。」她擠出微笑,伸手和對方抱了抱。

    張添寧熱絡的攬著她進門。「快進來吧,我爸媽等你等得很心急呢!」

    「好。」她乖巧的點了點頭,隨他走進飯廳去。

    大舅和舅媽一見到她也是熱烈的歡迎,邊寒暄邊將她帶到位子上後,廚子將餐點一道道端上桌,將桌子擺得滿滿的。

    看著桌上的每道菜,皆是自己所喜歡的,梁淑賢的眼眶不禁覺得熱熱的。「你們……都還記得我愛吃什麼?」

    有股暖流滑過冰冷的心床,讓她這些日子以來的孤單情緒瞬間被驅走了不少。

    「那當然,你可是我們從小看著長大的呢!」舅媽微笑道。

    「多吃一點啊,瞧你瘦成這樣!不準再減肥,听到沒?你們年輕人現在的審美觀念真是莫名其妙,居然不管幾公分的女生都要五十公斤以下,拜托,瘦得只剩骨頭能看嗎?」

    「我沒有在減肥啦!」梁淑賢苦笑,「我只是最近在忙工作上的事……」

    這麼講並沒有說謊,但真正的原因還是楊繼正的離去讓她這些天食不下咽,才瘦了下來。

    「以成你們公司是怎麼搞的,錢要賺,員工的健康也要顧啊!」舅媽立刻將炮火轉向自家老公。

    「舅媽,這不關大舅的事,是我自己求好心切,想快點把事情完成。」她連忙替大舅說話。

    張以成聞言,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些什麼,可望了她好一會兒後又把話咽回去,只道︰「不用這麼拼命,把身體顧好最重要。」

    「我以後會注意的。」她淡淡的道。

    出乎意料的是,整晚飯局吃下來,都沒有人和她談起楊繼正,彷佛當他不存在。

    梁淑賢覺得很奇怪,雖然她並不想和人討論自己與楊繼正的事,可整晚大舅都未提到他,卻讓她更感到不對勁。

    晚餐過後,張以成拉著她轉至庭院中喝茶,只見他熟練的暖壺、醒茶,分別倒了一杯茶在兩人面前。

    她微笑端起,輕啜了小口,「大舅泡的茶還是這麼好喝。」

    「那當然。」張以成可得意了,「泡茶哪,跟打球一樣,只要步驟對了,結果肯定不會差到哪里去。」

    說到打球,梁淑賢自然想到了某人,臉上的笑容也垮了下來。

    張以成分明知道她想到什麼,但卻沒說話,只等她靜靜喝完茶後,又再倒了一杯給她。

    「謝謝……」她瞧著杯中清澈的茶水,半晌後才道︰「大舅,你都不問我繼正的事嗎?」

    「問什麼呢?你已經長大了,這些事相信你自己可以處理得很好。」

    問題是,她就是沒處理好啊!

    不但把自己搞得一團亂,說不定還傷了楊繼正的心。

    她真的……對他感到很歉疚。

    「其實我剛才說的並不是內心話,是繼正要我說的。」張以成突然又道。

    「啊?」她錯愕的抬起頭。

    「繼正說,你肯定不想和人家談這些,因此要我不要逼你,也別主動和你談起這些。」他瞧向她,「但我很關心你,想知道你們之間究竟怎麼了。」

    她愣了許久,黯然低聲道︰「他確實很了解我。」

    「也很體貼。」張以成補上一句,「他總是顧慮你的心情,怕你傷心難過。」

    「是啊,我用那麼壞的方式和他提了分手,他還這麼有風度……」想著他,她的心又痛了起來。

    她很後悔,但又不斷說服自己這麼做並沒有錯。

    錯的是她沒在一開始就堅定拒絕他,才落得兩個人都免不了受傷的下場。

    「小賢,你很聰明,大舅相信你做出這樣的抉擇都是有原因的,但你是否願意和大舅分享你的原因呢?」

    梁淑賢沉默了下,輕道︰「我很害怕,怕自己太愛他。」

    「為什麼?愛一個人並不是壞事。」

    「但當你愛一個人,愛到沒有他就活不下去的時候,就是壞事了。」她的語氣很苦澀,「上次……我以為他死了,胸口好痛好痛……我從來不知道,失去一個人原來是這麼的痛。」

    當年母親離開時,她年紀還小,所以沒有太多感觸,前幾年父親與新婚妻子在大陸定居,但由于還能夠再見面,她雖然覺得有點寂寞,卻也沒太難過,然而誤以為楊繼正離開自己生命的這一回,卻讓她知道自己原來竟軟弱至此。

    「我很害怕。」她困難的吐出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我和他才認識那麼短的時間,就這麼心痛了,如果再過個一、兩年,是不是我就沒辦法離開他而獨活?」

    張以成看著外甥女一臉旁徨的模樣,心中原先對她些許的不諒解,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她不是不愛繼正,而是因為太愛了,才怕得想放手。

    這個傻女孩,想來是不曾如此愛過一個人,才會笨拙得不知該如何調適自己的感情。

    看著她片刻,張以成忽道︰「小賢,你也很愛你父親吧?」

    她愣了愣,「那……那是當然的啊!」

    「那麼,難道你當初不斷鼓吹他在大陸定居,不是真的為了他後半生的幸福,而是你怕自己太愛他,而想把他趕得遠遠的?」

    「怎、怎麼可能……」她急道。

    她是那樣的敬愛獨力撫養自己長大的父親,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和他分離啊!

    只是她知道若讓父親掛記著自己,他就沒辦法放心和所愛的女人好好過日子,所以即使會孤單,她也要假裝自己一個人過得很好,不讓疼愛她的長輩們為她操心。

    「這就是矛盾的地方了呀,小賢,你愛你父親,愛到願意成全他的幸福,卻從不擔心到時若他過世了,自己將多麼傷心難過。可是你卻會擔心太愛繼正,以致寧願在無法自拔前就把他推開,這是什麼道理?」

    梁淑賢呆住了。

    大舅對她說的這些,是她從未想過的層面。

    「還有我和你舅媽,難道你不愛我們,所以一點都不擔心哪天我們先一步離開時,你會難過?」

    「當然不是!」她立刻否認,「你們對我很好……非常好……我怎麼可能會不愛你們?」

    「那你怎麼沒疏遠我們?」張以成反問她。

    「這……不一樣啊,你們是我的親人,我怎麼可能舍棄你們……」她講著連自己都說服不了的薄弱理由。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們和你沒有血緣關系,你就會疏遠我們?」

    「我不是——」她頓住了話,突然間像是所有的結都打開了一樣,懊惱的情緒隨後涌了上來,「喔,天啊﹗我到底做了什麼?」

    她終于明白自己先前決定分手有多愚蠢了。

    「小賢。」張以成嘆了口氣,「在這樣的世界里,人是不可能獨居而活的,你不能因為害怕失去,就封閉心門不讓任何人進去。」

    她自知理虧,咬著唇沒說話。

    「況且你怎麼知道自己一定會無法獨活呢?你還有我們這些親人啊,當你遇上任何挫折或難過的事,我們都會陪著你,不可能讓你一個人獨自面對。」

    是啊,這也是她未曾想到之處,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關心她的人,他們不會讓她自己面對困境的。

    「去找繼正談談吧!不管最後你和他的結果如何,這都是你欠他的。」張以成拍了拍她的肩,「小賢,大舅知道你是個聰明的孩子,只是過去沒有這種經驗,所以一時有些慌了。」

    「可是……我對他一直很過份……」她總是在拒絕他,卻又拒絕得不夠徹底,他雖然表現得不在乎,但不代表他就不會受傷。

    「所以你更該去向他道歉的,不是嗎?」

    「您說的是。」她想了會兒,最後下定決心,「我會找時間去和他好好談談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