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緋聞非女友 > 第十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緋聞非女友 第十二章

作者︰丹甯

    方羽欣正想答話,沒想到卻有另一道嗓音插了進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喬靖,原來你在這里!」

    兩人同時回過頭,見到季穎璇站在身後不遠處,蹙眉瞪著他們。

    「季、季經理!」方羽欣嚇得從長椅上彈跳起來。

    完了,要是她誤會他們就糟了呀!

    「怎麼了?」喬靖倒沒有被抓包的緊張反應,語氣異常平穩。

    「你的手機扔在桌上沒帶。」季穎璇臉上的表情實在稱不上好看,她走上前幾步,手中拎著一支手機。

    「我故意的。」他嘆了口氣。他不想難得中午休息時間還被打擾,不過看來還是失敗了。

    「你到底有沒有一點身為公司負責人的自覺啊?」季穎璇口氣非常不好,「下午有重要的約要簽呢,你居然還有心情跑出來閑晃?」

    「是你太緊張了,我可沒把事情搞砸過。」一提到公事,喬靖便意興闌珊。

    季穎璇無奈的搖搖頭,無法認同他的工作態度,不過她也知道他心不在此,實在不好強求什麼,稍微放軟了語氣,說道︰「關于那個合約,我有點事想跟你討論。」

    她都這麼說了,他還能拒絕嗎?喬靖認命的接過手機,準備和她一起回公司。

    「一定要現在嗎?」方羽欣忽然問道。

    季穎璇一怔,疑惑的望向她。「什麼?」

    「現在還是午休時間吧,事情有急迫到一定要現在處理,不能等會兒再說嗎?」她可是鼓起很大的勇氣才敢開口呢。

    喬靖平常被逼著做不喜歡的工作已經很辛苦了,她不希望他連中午都不能好好休息。

    季穎璇若有所思的盯著她,「你是我們行銷部的員工吧?」她對這幾個月前才剛調來的女孩有點印象。

    「呃……」方羽欣一驚,這才想起她質疑的對象可是頂頭上司呀!她太心疼喬靖了,情急之下卻忘了自己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職員。

    「好了,穎璇,我們回去吧。」不想她被妹妹刁難,喬靖連忙緩頰。

    季穎璇狐疑的瞧瞧自家兄長,又望了不安的方羽欣一眼,再怎麼遲鈍的人,也看得出兩人之間的關系不太尋常,不過她向來以公事為優先,這件事之後再說。

    「嗯,到你辦公室討論。」說完,她便逕自轉身離去。

    喬靖轉頭看著方羽欣,「欣欣——」

    「別說了,你快跟上去啊!」方羽欣焦急的催促著。

    「不好意思。」他覺得對她有些愧疚。「和你約了,卻臨時有事得先走……」

    「那不重要啦!你應該不想惹季經理生氣吧?」他心中無愧所以坦然,問題是季經理可未必這麼想呀!

    更何況……方羽欣咬咬唇。其實她是心虛的,因為她很清楚自己不像喬靖,只把彼此當朋友。

    雖然過去她對他確實僅止于單純的仰慕,可在經過這段時日的相處後,一切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她還沒傻到分不清自己的感覺。

    她愛上他了,明知他不可能看上自己,她卻仍然無法克制的愛著他。

    「嗯,那我先走了。」喬靖也不想因為她替他說話,而被妹妹盯上。穎璇早就看他的散漫不順眼很久了,現在還是乖一點好。

    「去吧去吧!這些我收就好。」

    「改天見。」

    「嗯,再見。」她胡亂應著,有些心不在焉。

    她怔忡地看著喬靖與季穎璇並肩離去的背影,心底泛著微微酸澀。

    可是她能說什麼呢?他們兩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啊。即使撇開外在條件不談,愛情總也有個先來後到,他們都認識並交往這麼多年了,感情又一直很不錯,哪有讓她介入的空間呢?

    況且他若和優秀干練的季經理在一起,也許才有機會能夠追尋自己真正的夢想……

    方羽欣悵然若失的低下頭,收拾著兩人的餐盒。

    喬靖沒有做錯,他一直以來都是以朋友的身分接近她、對她好,是她自己奢望太多,甚至還妄想能永遠一直這樣下去。

    直到今天見到他和季經理走在一起,她才領悟到事情沒有她以為的那麼單純。

    就算她不為自己想,也該為他著想。今天季經理沒說話,不代表其他同事看到了也無所謂,不然她當初何必特地選到小公園來呢?

    作了好一陣子的美夢,現在也該醒了。

    她很感激他的厚愛與照顧,可是她如果再不離開他,她怕自己一輩子都走不了了。

    當把所有餐具都收拾好後,方羽欣同時也下定了決心。

    「您所撥的電話沒有回應,請稍候再撥。」電話那端的鈴聲響了好一會兒後,換來這個回應。

    喬靖不悅的皺起眉,修長的手指在觸控式螢幕上快速移動,點出他上星期才收到的簡訊,寄件人是欣欣。

    總經理,不好意思,我媽最近身體又不太舒服了,所以這陣子可能沒辦法幫你準備午餐嘍!

    總經理這三個字,看起來還真礙眼。

    他的手指又點了幾下,跳出他當時回給她的簡訊︰沒關系,請她務必保重身體,午餐的事不急。

    謝謝,我會替你轉告她的。那是她回他的最後一封簡訊,自此之後,不管他傳簡訊或是打電話,都再也找不到人。

    他不懂自己為何竟有種被制約的感覺。

    在認識她之前,他也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著,可是為什麼現在不過是幾天沒和她說到話,沒跟她一起吃飯,他就覺得全身都不對勁了?

    他也問過穎璇,確定欣欣還是正常上下班,為什麼他就是怎麼樣也聯絡不到她!

    中午休息時間到了,他雖然肚子一點也不餓,但身體像是有自我意識般,領著他走到員工餐廳,一到那里,他的目光不停地在人群中搜尋著那抹熟悉的身影。

    理論上應該不難找,因為他只認得出她一個人的面容,然而他找了好久,來回看了好多遍,卻沒看到那個有著純真笑容的可愛女孩。

    他不死心,踏出公司大門,朝著小公園的方向走去。

    由于是非假日,公園里只有幾名正在散步的老人家,他四處張望,依舊沒見到他心心念念的人兒。

    喬靖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到辦公室,仍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他應該沒有做出什麼不恰當的行為吧,為何她要躲著他?

    他又發呆了好一會兒,直到午休時間都快結束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突然用桌上的話機,撥了他最近最常撥打的一組號碼。

    這次撥通的「嘟嘟」聲只響了幾下,就馬上中止了。

    「喂,你好。」電話那端傳來熟悉的女聲。

    一听到她的聲音,他有幾秒鐘的茫然,過多的情緒一下子涌入心口,有錯愕、有震驚、有釋然,卻又有些許惱怒,讓他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用自己的手機打給她打不通,改用公司電話就通了?她擺明了就是在躲他,到底為什麼

    可能因為遲遲沒有听到回應,對方在等了幾秒後,又問道︰「喂,請問哪里找?」

    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保持冷靜。「欣欣,是我。」

    這回換方羽欣呆住了,她遲疑了許久,顫抖的回道︰「總、總經理?」

    「我說過叫我喬靖就好。」他發現自己非常不喜歡她對他這麼生疏,特別是在她莫名其妙開始躲他之後。

    這小妮子到底在搞什麼鬼

    「呃,好吧!喬靖,你找我有事嗎?」她的聲音仍顫抖著。

    「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他的語氣異常冷淡。

    「啊?」她慌得說不出話。

    「為什麼躲我?」她的語氣明顯帶著恐懼,讓向來好脾氣的喬靖不覺更加火大。「要不是我突然想到用公司電話打給你,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躲著我,永遠不和我見面說話了?」他無法忍受這種情況。

    她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說清楚,就突然避不見面?她究竟把他當成什麼了?

    好,她不說話,他就繼續等,直到她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不然他就要——

    「嘟」的一聲,電話居然被切斷了,喬靖呆了幾秒,才意識到她竟然掛他電話。

    「Shit!」他難得罵了一句髒話,不死心的按下重撥鍵,沒想到這次她直接關機,電話直接轉入語音信箱。

    很好,她真的惹惱他了!

    喬靖霍地起身,用力推開辦公室的門,直接走向電梯。

    「總經理,呃,您要去哪?」

    他的秘書是個四十好幾的已婚婦人,辦事效率極好,當然是他特意挑選過的。她從沒見過上司如此憤怒,忍不住關切詢問。

    「逮人!」他冷冷的回道,踏進剛好開啟的電梯,按下七樓的按鈕。

    躲他她以為她躲得了嗎?

    他氣沖沖的走進七樓行銷部,正好踫到妹妹的男友敏旭言。

    「總經理?怎麼了嗎?」他從沒見過喬靖發這麼大的脾氣,也很驚訝。

    「欣欣人在哪?」正好,敏旭言是他少數認得又能夠信任的人。

    「欣欣?」敏旭言一臉不解。誰啊?行銷部除了他和穎璇,喬靖還認識其他人嗎?

    「方羽欣。」他的忍耐已經到達極限了。

    「喔,羽欣呀。」敏旭言指了指某個角落,「她的位子在最邊邊。」

    「謝了。」得到答案後,他立刻大步朝她的位子走去。

    「真稀奇,不需要替你認人了嗎?」敏旭言低喃。

    不過喬靖根本無暇理會旁人怎麼想,他朝敏旭言指的方向走沒幾步,便看見那個讓他體會何謂魂不守舍的女人。

    他快步走向她,腦中閃過無數對她大吼質疑的話語,然而隨著他越走越近,看清楚她臉上的神情後,他的脖子卻突然像被人緊緊掐住,完全出不了聲。

    欣欣還是那副他熟悉的模樣,可臉色卻是他從未見過的蒼白,她顯然沒察覺他的出現,只是頭低低的一直看著已經關機的手機發呆。

    然後……他確定自己絕對沒有看錯,他真的看到有顆淚珠自她頰上滑落,滴在手機螢幕上。

    她見狀,慌張的以手指抹去滴下來的眼淚,卻又像突然想到了什麼,神色變得黯淡。

    「對不起……」方羽欣對著手機喃喃自語。

    她不是故意要躲他的,她只是害怕自己如果再不抽身,就再也無法離開他了,自己一個人難過沒有關系,可是她不能不顧慮他和季經理——

    「你是該跟我道歉。」某個她想念無比的男聲,驀地自她頭上響起。

    她愣愣的抬起頭,便見到了她最想見、卻也最不想見到的男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