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緋聞非女友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緋聞非女友 第十章

作者︰丹甯

    車子很快就開到她家門口,他和上次一樣停好車,和她一起走進她家。

    「你來了也好,我媽這幾天一直問你怎麼都不來呢!」她一面翻找鑰匙一面說著。

    「哦?」

    「她一直擔心你太忙,三餐會不正常吃。」方羽欣笑道︰「她自己身體不好,所以很注重我們的健康。」

    「可是我才和她見過一次面……她……」他難掩困惑。

    方媽媽該不會以為他是欣欣的男朋友吧?不過當這樣的念頭躍入腦中時,他訝異的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想象中的排斥。

    他其實很樂意和他們成為一家人……意識到內心的渴望居然如此強烈,喬靖不由得心驚。

    「她一直都是這樣的,習慣就好。我爸每次都說啊,他當年就是愛上我媽過度泛濫的愛心。」方羽欣先吐了吐舌,隨後又蹙起眉。「我好像把鑰匙忘在辦公室。」

    「那就按門鈴吧!」喬靖說完,手一伸,已按下門鈴。

    「誰啊?」過了一會兒,一道不耐的女聲響起,門被打開了,然而應門的卻不是方氏夫婦,而是某個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女人,她一見到喬靖時,臉色馬上由不悅轉為驚喜。「你怎麼來了?」

    她是誰?喬靖一臉疑惑,不懂樸素的方家怎麼會出現這麼一號人物。

    「她是羽婷,今天下午在醫院見過的。」方羽欣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不認得人了,這才真正見識到他認人的能力有多糟,回過頭,她淡淡望向妹妹,「平時都不回來,缺錢或闖禍後才知道要回家?」

    方羽婷臉上閃過惱意,「這里也是我家,回來難道還要向你報備」

    「是不用。」方羽欣繞過妹妹身邊,走到玄關,脫下鞋子。「不過別想回來要錢,反正你現在如願的紅了,應該也賺了不少錢,不是嗎?」

    方羽婷羞窘得漲紅了臉,「那、那是因為現在只出了一張EP而已,我以後當然會賺很多錢!」

    她睨了妹妹一眼,「靠著創作才女的光環?」

    方羽婷白著臉,緊咬著下唇,不發一語。

    方羽欣看著她,重重嘆一口氣,從包包里拿出那本平常在涂涂寫寫的小冊子,塞進妹妹手里。「羽婷,你是我妹妹,我不可能不幫你,但家里真的沒有多余的錢,我只能盡力給你我所擁有,再多就沒辦法了。」

    喬靖詫異的看著姊妹倆的互動,腦中隱約閃過模糊的念頭。

    「你哪會沒錢,跟你老板要不就有了?」方羽婷不滿的跺腳,瞪向站在一旁的喬靖。

    沒想到妹妹居然會把喬靖扯進來,方羽欣不禁感到氣憤。「你——」

    「別傻了,我是願意給欣欣很多錢沒錯,但絕對不是讓她用在你身上。」他實在無法忍受這個死小孩一直煩欣欣,她一點都不了解,也不體諒欣欣的努力和付出!「你和她比起來,根本一無是處!」

    「喬靖……」方羽欣沒想到向來好脾氣的他,竟會比她還生氣,而且還破天荒說出那麼重的話,感到驚詫不已,一時間倒忘了自己的憤怒。

    方羽婷瞪大了眼,吼道︰「你、你們懂什麼你們才不了解……」她沒把話說完,便用力推開站在她面前的喬靖,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羽婷!」方羽欣想追出去,卻被喬靖攔住。

    「別理她了,她該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他壓根不希望她花心思在不長進的妹妹身上。

    方羽欣沒有反駁他,只是忍不住又嘆了口氣。「走吧!我們先進去。」

    方家的晚餐氣氛,因方羽婷的事而有些沉悶,飯才吃到一半,方羽欣覺得快撐不下去了,借口不適想先休息,便將喬靖留給父母招待,自己先上樓回房。

    她爬到頂樓,躺在草席上望著天上稀疏的星星。

    唉,真不知道該拿羽婷怎麼辦啊……

    才躺沒多久,突然听見門被打開又關上的聲音,她撐起身一看,來人竟是喬靖。

    「你果然在這里。」他邊說邊走向她,「你母親就說你一定在頂樓。」

    「我只要心情不好都會來這里。」她扯開一抹輕柔的笑,「你怎麼會跑上來?」

    她知道自己父母有多熱情,不可能冷落他這個客人,但他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自顧自坐到她身邊。

    「沒想到這里居然可以看得到星星。」喬靖仰望著天空。

    「其實以前可以看到更多的,可是這十年來,附近慢慢開發起來,也帶來不少光害。」她的語氣有些惆悵,「星星一年比一年少了呢。」

    「欣欣,你妹妹就是那個叫小羽的歌手吧?」

    「你的直覺會不會太準?」方羽欣不禁苦笑,雖然她也不怎麼意外他會猜得到。

    「所以小羽的創作曲,也都是你寫的嘍?」就算沒看到欣欣把小冊子遞給她妹妹,他也不相信方羽婷可以寫出那麼有感觸的歌。

    她沒正面回答他,只是很平靜的道︰「反正我是不可能踏進那個圈子的,如果羽婷能因此得到她想要的,那麼給她也無妨。」

    果然是她!

    他對音樂沒有什麼研究,純粹覺得听欣欣唱歌是件很舒服的事,她所擁有的,才是真正的音樂天分吧!不是方羽婷隨便就能模仿得來的。

    「你就是對她太好,才會把她寵壞。」比起來,他有穎璇這個妹妹還真幸福。

    「她是我妹妹啊!」方羽欣笑了。有人為她打抱不平的感覺真好,明明他也沒特別說什麼安慰的話,可她的心情卻好多了。「就像你也放不下你的母親,不是嗎?」

    一提到母親,換喬靖忍不住嘆氣。

    「老實說,我實在不確定我還能忍耐多久。」再這樣下去,他離開那個家,恐怕是遲早的事。

    「別這樣,我相信你母親還是很愛你,只是用錯方法罷了。」她柔聲道︰「要是日後你和她有什麼不愉快,我和我爸媽都很歡迎你再度迷路到我們家。」

    喬靖笑了,他喜歡她這種沒有負擔的關心。

    「我怕我會天天跑來。」他太喜歡這個家的氣氛。

    那有什麼關系?她求之不得呢!不過方羽欣終究沒將話說出口。

    他們只是普通朋友,有些話是不能隨便亂講的,為了隱藏復雜的心緒,她只好仰望夜空,讓沉默代替她回答。

    就在這時,突然吹來一陣夜晚涼風,她的身體輕輕一顫,還來不及覺得冷,一件西裝外套便已披在她肩上,寬大的西裝外套還殘留著他的味道、他的體溫,將溫暖直接傳遞到她的心窩。

    「謝謝。」方羽欣紅了臉,細聲道謝。認識他以後,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容易臉紅。

    「你可以和我分享那些令你不愉快的煩惱作為謝禮。」他替她將外套拉好,不想她著涼。

    方羽欣透著月光望著他,輕易就看見了他眼神中不自覺流露出來的關心,她曉得他之所提出這個建議,是想幫她分擔。

    真的很過分耶,他分明沒有要追她的意思,為什麼老是做出那些會讓她越陷越深的貼心舉動?

    一個月前,她對他只有單純的仰慕,雖然在同一棟大樓上班,但也只能很偶爾的偷看他,那時的他對她而言,就像遙不可及的大明星。

    可現在他卻走進她的世界,甚至還和她一起坐在頂樓看星星,就好像一具好看卻徒具外殼的模型,突然填入了血肉,那個在她心中原本只是某種形象的「喬靖」,變成了活生生、更具魅力的男人。

    她可以不在意過去那個名為喬靖的軀殼,卻無法忽視眼前這個男人帶給她的影響,無關那些優異的外在條件,就僅僅因為他是他。

    怎麼辦?再這樣下去,會不會有一天,她發現自己再也沒辦法離開他?

    「這樣不好。」她想了幾秒後,搖搖頭。「我比較想和你交換心事。」

    交換心事?沒想到她會有這樣的提議,喬靖遲疑了。他能夠和她吐露那些他從不曾跟別人提過的心情嗎?

    不過換個角度想,若對象是她,有何不可?也許他早就在期待能有個像她這樣的傾听對象。

    「一言為定。」他微笑。

    方羽欣回給他一個甜甜的笑,率先開口。

    「你別看羽婷現在這樣,她以前其實是個聰明又善解人意的女孩,我們家雖然沒什麼錢,但家人之間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生活也過得很開心,直到……」她緩緩講出這段過往。

    直到一年多前,體弱的方母得了肺結核,起初以為只是小感冒,過陣子就會好了,不料病情日趨惡化,最後並發結核性腦膜炎,住進了醫院。

    所幸當方母自以為得了感冒後,為避免病毒傳染給辛苦工作念書的丈夫和女兒,全天戴著口罩,晚上也獨自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才沒把肺結核傳染給家里其他人。

    當時半工半讀的方羽欣,領的是微薄的時薪,父親的薪水也不多,平時要繳貸款和養活一家四口就已經不容易了,偏偏母親又因肺結核住院、治療,為數不多的積蓄很快就花光了。

    方羽婷在那年考上她心目中的第一志願——T大商學院,卻嚷著想休學,要賺錢貼補家用,但方羽欣哪肯答應,畢竟妹妹可是努力很久才考上的,怎麼能讓她說放棄就放棄,那陣子姊妹倆難得起了爭執,最後方羽欣仍逼著妹妹繼續念書,雖然答應讓她打工養活自己,卻不願將家里的重擔加諸到她身上。

    方母身體差,在醫院隔離治療了兩個多月,才由開放性肺結核轉為非開放性,之後又藥物治療和病情追蹤了半年多才康復,那段時間方羽欣和她父親把精神都花在照顧方母上,也因此疏忽獨自在外地念書的妹妹。

    等注意到她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她在校園遇到某個星探,便偷偷辦休學,瞞著家人踏上她的演藝之路。

    方羽欣當然無法接受妹妹休學。羽婷可是方家唯一有機會拿到高學歷,以後找份好工作、過著好日子的人呀!

    然而那時的方羽婷,一心只想著怎麼賺大錢,她過怕了苦日子,見同學們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她不但沒錢和他們出去玩,還得努力打工。

    「念那麼多書有什麼用?」她當時說話的語氣充滿不屑,「多賺點錢還比較實際。」

    自從兩人為休學一事爭吵過後,方羽婷幾乎不回家了,手機也打不通,身為她的家人,卻只能透過電視上才能見到她。

    「我一直很自責。」方羽欣揪緊了他的西裝外套,低聲道︰「我常在想,如果我能更努力,賺更多的錢,羽婷是不是就不會這樣了……所以當我發現她拿走我多年來記歌譜的筆記本,並對外宣稱那些都是她的創作時,我雖然很心痛,但我實在沒辦法生她的氣。」

    「不,我認為你為她做得已經夠多了。」欣欣還這麼年輕,和她同年齡的女孩大半都還在享受大好的青春呢,她卻已經為了負擔家中經濟,工作了這麼久。「是你妹妹不懂你的苦心。」

    「我也不奢求她會懂,畢竟家人間互相扶持,是理所當然的,我只是希望她能回學校,好好把學業完成。」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會的,她總有一天會想通的。」這樣的她太惹人心疼,他情不自禁伸手攬住她縴弱的肩。

    方羽欣先是一僵,但隨後便放松了身體,輕輕將頭靠在他的肩上。

    唉,陷下去就陷下去吧,不然她還能逃到哪兒呢?他的溫柔就像條無形的繩子,牢牢縛住了她的心。

    「好啦,該換你說了。」壓下心中甜蜜卻又苦澀的情緒,她微笑道。

    「我的故事既不精彩也不溫馨。」他有些自嘲,「你真的想听嗎?」

    「當然。」她想也不想,馬上回答。

    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深吸了一口氣,像下定決心似的,緩緩對她說出自己的故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