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丹甯 > 緋聞非女友 > 第八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緋聞非女友 第八章

作者︰丹甯

    「……好啦,我知道我很笨。」她噘起嘴,有點沮喪。「都搞不清楚你究竟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

    「別這樣,是我的錯,對不起。」自知理虧,喬靖干脆的道歉,也許是基于補償的心態,他向她透露了自己內心的渴望。「其實我最想做的是研發工作。」

    見她一臉疑惑,他勾起好看的笑。「很意外嗎?其實這幾年公司不少新產品都是源自于我的想法,我先設計好藍圖,再讓研發部門做成實品,不過他們的效率和技術實在不怎麼樣,還不如我自己研發。」

    他總覺得將這麼好的構想交給那些腦袋僵化的工程師,真是可惜了,總是輕易被其他公司迎頭趕上,不過這些話他不能在公司里說,「總經理」這個頭餃太過沉重,讓他失去了太多自我。

    「真的嗎?你好厲害,除了經營公司,居然還會這些!」她難掩佩服。

    「不,我一點都不懂得怎麼經營公司。」他搖頭,看出她啟唇想說話,又搶先一步說︰「別以為我客套,我說的是真的。公司這幾年能經營得還不錯,除了推出的產品新穎特別之外,最主要還是靠你家季經理。」

    所以說要他像母親一樣恨這個妹妹實在太難了,穎璇根本就是他的救星啊!

    方羽欣忽然想起先前在辦公室里無意間听到上司的抱怨。「呃,你常把公事丟給季經理?」

    居然有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女朋友?聰明人的世界真讓人難以理解。

    「當然,那種煩人的事也只有穎璇和她的萬能秘書能搞定了。」喬靖大方承認。

    方羽欣听著,腦中浮現同事說過關于上司和敏秘書的傳聞。不曉得身為季經理男友的總經理听說了沒?

    「我看季經理和敏秘書的默契好像挺不錯的。」她想了一會兒,小心翼翼的開口,順便觀察他的神情。

    「是啊,而且敏秘書只听穎璇的。」害他只好更拼命把公事往穎璇那里塞,反正敏旭言也可以幫忙處理。

    見他一臉不在意,她忍不住脫口問道︰「你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他愣了愣。

    方羽欣一驚,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說溜了嘴,連忙修正說法,「我是說……你不擔心季經理的權力越來越大,最後會超過你?」

    「超過我?拜托,我求之不得。」

    她怔怔地望著他,「看來你真的很不喜歡當總經理耶!」

    「你現在才知道啊!」他朝她眨眨眼。

    方羽欣被他俏皮的模樣逗笑了。「我沒有你那麼厲害,但也有很想做的事,雖然有點不切實際,不過我還是很希望有一天能夠以此為業,如果自己喜歡的工作又可以是自己的夢想,一定很幸福。」

    談起自己的夢想,她的眼中頓時閃爍著晶燦的光芒。

    「喔?你想做什麼?」他很好奇這個小女生會有什麼樣的夢想。

    她不好意思的側過頭,雙頰染上淺淺的紅暈,想了片刻,才害羞的遞出手中的小冊子。「就是這個。」

    她本來不想告訴任何人這件事的,在公司待了這麼多年,她從不曾向誰提起過,不過他剛才對她說了那麼多,她沒有回應似乎說不過去。

    「這是什麼?」喬靖滿臉疑惑,翻了翻小冊子,發現自己居然看不懂里頭的內容。

    「哦,」她笑了一下,「我很喜歡音樂,偶爾閑來沒事會自己作詞作曲。」

    「 所以……這些都是你的作品?」他訝異的盯著那些凌亂的數字,不得不承認隔行如隔山。

    「嗯,不過我沒正式學過音樂啦!」她吐了吐小舌,「只是因為喜歡,寫好玩的。」

    「唉,不行,我完全看不懂。」喬靖又看了好一會兒,終于決定放棄。「不如你唱給我听好了。」

    「啊?」方羽欣一呆,小臉再度泛紅,她搶回那本小冊子,塞進包包里。「我們別討論這個了啦,先吃飯!」說完,她拿起擱在長椅上的便當袋。

    喬靖笑覷著她的動作,很意外先前期待美食的心情,在見到她後竟不復存在,只想和她多聊聊。

    就當她正準備將便當取出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等一下哦!」她匆匆放下便當袋,拿出手機,卻在看到來電顯示時,表情突地僵住。

    「怎麼了?」他敏感的發現她的表情變化。

    「沒,我只是有點意外。」她搖搖頭,接起電話。「喂?」

    對方似乎說了一大串話,她應了幾聲,臉色卻越來越蒼白,大約過了一分鐘,對方似乎說完了,她才吐了口氣。「好,我知道了,醫院在哪?」她拿起剛剛用的筆,在手心寫下一串地址。「我等一下就到。」

    掛斷電話後,她靜默了幾秒,接著便開始收拾包包,卻在看到便當袋時,突然想起他的存在。

    「啊,對不起。」她匆匆拿出幫他準備的便當,「這是你的。」

    但喬靖卻沒有接下便當盒,只是擔心的問道︰「剛才那通電話是……」

    她勉強一笑,「家里出了點事,我得先去一趟,若趕不回來,我會打電話和季經理請假的。」她將便當硬塞進他手中,繼續收拾東西。

    「你父母出事了嗎?怎麼會在醫院?」他擰眉。

    「不是啦!」她本來不想告訴他太多家務事的,然而他緊盯著她的模樣,似乎非常執意要得到答案,她只好跟他說了。「是我妹妹,她開車撞到人,現在在醫院。」

    「謝謝。」當車子停妥在醫院的停車場時,方羽欣偷偷看了駕駛座的喬靖一眼,怯怯的向他道了謝,她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堅持開車送她過來,而且完全不理會她的拒絕。

    他甚至還堵了一句,「如果對方故意制造假車禍,向你妹妹獅子大開口,你們兩個年輕女孩怎麼有辦法處理?」

    這個理由讓她完全無法反駁,只好讓他載她來了。

    她很難說明心中那股近乎疼痛的灼燙感,一方面受寵若驚,一方面又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他只是把她當成朋友,這種矛盾的心情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不懂,為什麼高高在上的他,會注意到她這個完全不起眼的小人物,而且還對她這麼好……

    方羽欣不敢奢望他的好意是否含有任何愛情的成分,畢竟她有什麼資格呢?只是情感往往不受理性控制,明知不應該,卻仍不斷期待那份不存在的情感。

    這間醫院不大,才剛走進急診室,她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怎麼這麼久才來?」

    對方見到她劈頭就抱怨,語氣之差,令喬靖都忍不住皺起了濃眉。

    「我已經盡快趕來了,公司離這有段距離。」方羽欣心平氣和的道︰「羽婷,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哪知道啊!」方羽婷一臉不耐,「我車開得好好的,結果突然有人從路邊沖出來,就撞上了啊!」

    「開車?」方羽欣皺起眉,「你不是還沒考到駕照?」

    「我已經去學了啦,只是還沒拿到駕照而已。我現在要工作,沒有車代步多不方便啊!」她說得理直氣壯,根本不把自己的違規當一回事。

    方羽欣還沒說話,喬靖便已經看不下去了。她辛苦賺錢舍不得花,每天搭公車通勤,妹妹卻有錢可以買車

    「既然這麼厲害,怎麼撞了人不自己負責,還要你姊從公司特地趕來救你?」他對這個闖禍的小女生完全沒有好感,尤其她還造成了欣欣的困擾。

    他打量了她一番,發現她年紀雖輕,卻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臉上濃妝艷抹的,和單純的欣欣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她們真的是姊妹嗎?那麼溫暖可愛的方家,怎麼會有這種不受教的女兒?

    「你誰啊你?我們姊妹說話關你——」方羽婷不爽的轉過頭,正想要開罵,卻在看到他過分好看的俊臉時,整個人愣住了。「你、你……」

    瞧他的行頭及氣質,顯然家世不凡,這種人怎麼會和姊姊走在一起?

    「喬先生是我的老板,好心載我過來。」方羽欣不想讓妹妹和喬靖有太多接觸,所以介紹得很簡略。「那位被你撞傷的太太呢?我先去探望她,看該賠給對方多少錢,雖然我們家不怎麼富有,但也不好欠人家什麼。」

    「她又沒怎樣,只是大腿骨折而已啦!」方羽婷不服了,「又不全是我的錯,明明是她自己突然跑出來的耶!而且我的車頭也被撞壞了,修也要錢好不好?」

    「既然那輛車是你買的,就請你自己出錢修吧!我沒有辦法。」方羽欣難得語氣冷淡,「你若覺得自己夠大了,不希望我們管你太多,就別出了事,還老是要我們替你善後。」

    「可是——」方羽婷還想爭辯。

    「好了。」她抬手制止了妹妹的話,「其他的等一下再說,我先去看看那位太太。」

    方羽婷又瞪了她好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開口,「跟我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