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金打的老公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金打的老公 第四章

作者︰芳妮

    顏喜兒抱著文件走在公司長廊上,完全沒有興趣跟隨眾女同事崇拜的目光,去膜拜那個「听說」很帥、很有工作能力的超人氣部長。

    想到母親最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好,父親依然沒有音訊,她就沉重不已,哪還有心情跟這些女同事一樣,懷抱著玫瑰色夢想。

    叩叩叩!她輕敲著副總經理辦公室的門,得到應允後,緩緩推開門走了進去。

    「副總,這是王協理請我交給您的文件。」她低著頭將文件放在桌上,公事化的報告。

    「喲,這不是公主顏喜兒嗎?」

    忽地,有點熟悉的聲音傳來,讓她好奇的抬起長睫望去,只見辦公桌後頭坐著的並不是副總經理,而是曾經追求過她的男人陶興。

    「你」她錯愕的看著他,這才驀地想起,他似乎曾經提過,他是宏雕集團的小開兼總經理,她怎麼會忘記自己任職的公司就是他家的企業呢?

    「干麼這麼驚訝,不高興看到我嗎?」他微微揚起唇畔。

    「我沒這個意思,我是來將文件交給副總的。」

    「他被我派去處理別的事情了。」陶興一雙色迷迷的眼楮沒有離開過她身上。

    穿著平凡套裝的顏喜兒,依然像顆耀眼的鑽石,閃爍著迷人的光芒,讓人不由自主想要將她佔為己有。

    「那我先出去了。」她不卑不亢的道。

    「等等。」他連忙起身,一個箭步擋在她面前。

    「總經理,請問還有什麼事嗎?」

    「總經理?」陶興不算難看的臉上漾起揶揄的笑容,「嗯,听你這樣稱呼我,還挺有快感的。」以前她可是連看他一眼都懶呢!

    「我現在是公司職員,這樣稱呼你是應該的。」她淡淡的回應。

    「哈哈哈,真有意思,誰會料到當初高高在上的顏喜兒公主,現在會淪落到在我底下做事!」他仰頭大笑,然後不懷好意的盯著她,「你真是太見外了,有困難怎麼不來跟我開口呢?我一定會比張建文還要大方。」

    「總經理,請你放尊重點。」顏喜兒咬咬牙,努力壓抑心頭的怒火。

    「我以前就是對你太尊重了﹗听張建文說,你的唇很香呢,真可惜被他捷足先登,不過話說回來,他還來不及踫你就被踢了,我還是有機會後來居上呢!」他邊說邊逼近她,一臉邪惡。

    男人丑惡的嘴臉這陣子她看多了,已經不像當初被張建文嚇到時那般驚恐,她很明白自己現在不再是那個大家巴結奉承、小心翼翼伺候的大小姐了,所以,她也不必顧慮太多,不用再給他們任何面子。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煩?不管我是公主顏喜兒,或是平凡女顏喜兒,永遠都不會喜歡像你這種級數的男人,你最好給我滾開。」她深吸口氣,一鼓作氣道。

    「你——你說什麼」陶興微微一愣,有點不敢相信這是一向優雅的千金顏喜兒。

    「你知不知道你有口臭啊?每次你一靠近我就想吐,還有,你才幾歲,肚子就這麼大,我想你低頭應該連腳指頭都看不到了吧?我告訴你,你最好離我遠一點,否則我對你不客氣。」她火力全開反擊。

    「好、好樣的……你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他的身材一直是他的罩門,她竟敢這樣毫不留情的批評他的鮪魚肚?該死!

    「人家怎麼對待我,我就怎麼回敬他。」沒錯,她必須學會保護自己。

    「你別忘記,你現在還得在我的公司混口飯吃,還得靠我施舍你。」陶興氣急敗壞的警告。

    他的話的確提醒了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但是……她再窮也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

    「總經理,也請你別忘記,我是來這里工作,而不是你花錢買來的女人。」她的雙手在身側已緊握成拳。

    「我呸!你以為現在你還值得我花錢在你身上嗎?」陶興惱羞成怒的舉起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兩只眼楮像噴火似的狠瞪著她。

    「放開我,陶興,我命令你放開我!」她覺得自己的下巴幾乎要被掐碎了,一陣一陣泛著疼。

    「求我啊。」

    陶興雖然不高,但畢竟是男人,孔武有力,顏喜兒掄起拳頭想要捶打他,他卻依然不動如山。

    眼看他就要吻上她的唇了,慌亂之中,她的手抓到桌上的茶杯,沒多想便直接往他頭上砸去——

    「燙死我了!」茶杯破碎,熱茶淋上他的腦袋,夾雜著血水流了下來。「血血……我流血了……」見到自己手掌上的紅色液體,他的腿都軟了,歇斯底里的大叫,「我要死了,我快死了!」

    「怎麼回事?」剛打開門走進來的男人看到眼前的景象,黑眸微微眯起。

    堂堂宏雕集團的總經理一臉狼狽的捂著還在流血的腦袋,而另一名女子則是衣衫凌亂,雙手輕顫的護在胸前。

    男子無須多想便馬上了解狀況,走進辦公室內,將門帶上。

    「她想謀殺我,快叫警衛抓住她。」陶興命令走進門內的男子。

    看了眼一直低垂著頭,抿唇不語的顏喜兒,又將視線望向又驚又怒的他,男子眸底不著痕跡地閃過一抹不屑。

    「快啊,你還不快叫警衛上來?」陶興氣急敗壞的喝道。

    「總經理,我想這樣不太妥當,若是被其他員工看到,他們一定會認為是總經理想要非禮女職員,這種話要是傳出去,不但會影響到總經理的聲譽,也會破壞公司形象。」男子理性的分析著。

    「這……我——我怎麼可能非禮女職員!我可是堂堂宏雕集團的總經理,要怎樣的女人沒有,哪會看上她?是、是她想投懷送抱被我拒絕,才會惱羞成怒,拿茶杯砸我。」陶興心虛的反駁,不過毫無說服力。

    「你還真敢說。」顏喜兒憤怒的抬起長睫,在剛好對上那雙熟悉的黑眸時,渾身一震,心猛地一突,掀起陣陣波瀾。

    「我當然相信總經理,但嗜血的八卦媒體若知道這個消息,你想他們會輕易放過總經理嗎?」男子冷靜的分析。

    「這、這個……」他開始遲疑了。

    「所以我建議讓她跟總經理道個歉,這件事就當沒有發生過,否則事情要是傳出去,受傷的還是總經理這個大人物。」男子繼續說服。

    「等等,我為什麼要向他道歉?明明就是他先對我——先對我不禮貌的。」顏喜兒不悅的抗議,心中有一絲失望。這麼說來,那天那佣人跌倒,肯定不是他故意絆倒的了。

    男子英俊的臉上沒有太多表情,睇了她一眼,繼續向陶興說道︰「總經理,我的提議是,她向你道歉並封口,你就不要跟她計較,讓她保住飯碗,皆大歡喜,這樣如何?」

    他當然也明白自己干了什麼,若真報導出去,對他會有很大的殺傷力,現在有這麼好的台階下,如果不趕快答應,接下來會更麻煩。

    「好、好吧,」陶興假裝勉為其難的答應,「就照你說的吧。」

    「你不小心害總經理跌倒撞破頭,當然要道歉,難得總經理寬大為懷,你就識相點,快點道歉了事吧,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男子轉向顏喜兒道。

    「是——是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你也不要出去亂說話。」陶興拿出手帕擦拭臉上的茶及血,佯裝出一副寬容的大器模樣。

    她雙手緊握成拳,努力克制沖上去打掉他那副讓人厭惡嘴臉的欲望。

    「如果你還想要工作,不想惹是生非,就趕緊道歉。」男子突然走近她,在她耳邊低聲勸告。

    現實倏地蓋過了她的憤怒,她咬咬牙,低著頭不甘願的說︰「對不起。」

    「你說什麼?太小聲了我沒听到。」陶興得了便宜還賣乖。

    顏喜兒緊咬著下唇,重復道︰「對不起。」

    「知道錯就好,不要以為每個人都會像我這麼大方。」他得意揚揚的咧。

    「你——」

    她一惱,正想沖向他時,卻被男子輕攢住手腕,用眼神示意她不可輕舉妄動。

    「總經理,我听說每間辦公室都有裝攝影機,我等一下會去調錄影帶出來當作存證,免得這女人到時候出去亂講話,破壞總經理的名聲。」男子突然提議。

    「呃——不、不用了,我相信她不會這麼做的。」他突然愣了愣,尷尬道。

    「真的不用嗎?我想,還是讓我去把帶子調出來比較好。」

    「不必了,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以後誰也不許再提,我、我先去醫院了。」陶興漲紅著臉,用手帕按壓著腦袋,快步走出副總經理辦公室。

    「你沒事吧?」等他一離開,男子便關心的詢問。

    「用不著你假惺惺。」顏喜兒沒好氣的拒絕他的好意。

    男子微微扯扯唇,「沒事就好。」

    「蛇鼠一窩。」她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即轉身快步離開。

    他微微一愣,看著她挺直的背影,唇角反而緩緩的勾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