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芳妮 > 打造模範夫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打造模範夫 第四章

作者︰芳妮

    【第三章】

    江禹白真的改變了。

    雖然並沒有做到盡善盡美,但至少他回家的時間增加,女兒臉上的笑容也跟著燦爛了許多。

    他沒有對妻子那天的發飆表示過任何意見,但卻用行動善意回應,開始推掉大部份的應酬與會議,盡量回家吃晚飯,就算必須應酬,他也幾乎都會帶著她。孩子們則不是交給她爸媽帶,就是由信得過的臨時保母到家里照顧她們。

    而今晚,他早就囑咐她晚上必須跟他一起去參加一場慈善晚會,所以于冰潔早早就將孩子帶回娘家,替自己上了個淡妝,將長發綰起成髻,露出了天鵝般細白的頸項。黑色雪紡紗禮服,將她已生過兩個孩子,卻依然維持良好的窈窕曲線展露無遺,也讓她的如雪白膚更加瓷亮。

    滿意的在鏡子前打量了下自己,挑選一串珍珠項鏈及同系列的耳環做最後的裝飾,門鈴也剛巧響起。

    拿起晚宴包走向門口,打開門,江禹白已經站在門口,黑色的眸底閃過一絲贊賞。

    「剛好六點。」于冰潔看了看腕表,綻出抹微笑。

    「你從沒讓我等。」他滿意的點頭。

    「因為等待的總是我。」她低聲道。

    他困惑。「什麼?」

    「沒什麼,我們走吧。」于冰潔看了看他的手,期待的等候著。

    但江禹白卻只是轉過身走在前頭,讓她有點失望的握緊了拳頭,掩飾掌心的空虛。

    跟著跨上等待在門前的賓士車,車子緩緩駛離路邊,平穩的穿梭在車陣中。

    「那天……我不是故意要對你發脾氣的。」于冰潔打破沉默。

    江禹白挑起眉,嘲謔的道︰「這算道歉嗎?」

    道歉?「不,我只是覺得我應該要冷靜的跟你溝通,而不是發脾氣。」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

    「沒關系,是我忽略了家庭主婦也會有壓力,不過,或許你可以找些事情或課程去學習,這樣就不會有時間去想那些有的沒的了。」他淡淡的。

    「有的沒的?」于冰潔愣了愣,沒想到他竟然認為她渴望的那些互動只是些「有的沒的」?

    枉費她還在高興他這陣子幾乎天天回家,這下她的情緒又忍不住低落了下來。

    「你認為這些只是『有的沒的』?」

    「你真的認為我們今天擁有的一切不需要努力打拼就可以不勞而獲嗎?」江禹白正色問。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于冰潔蹙眉否認。

    「我努力滿足你的要求,但也希望你能了解,很多事情並不是我不去做,而是我無法去做。」他試圖解釋。

    「那說聲愛我呢?」難道這也無法做到?

    江禹白聞言,竟愣住了。

    「算了,當我沒問。」她低垂下長睫,就怕他看到自己難堪的淚水。

    「你最近到底怎麼了?」江禹白不讓她回避,抬起她的下巴直視她的眸底。

    抿抿唇,于冰潔正想開口時,車子已經停了下來。

    「這件事情我們等等再討論。」他在服務人員上前幫忙開車門時停止話題,率先走下了車。

    于冰潔深吸口氣,平復了下情緒,跟著丈夫身後下了車。她看到的依然只是他的背影,他的手依然放在身側,沒有朝她伸來的打算。

    「禹白你來啦?歡迎歡迎。」突然,爽朗干練的聲音迎向他們,一個穿著利落,頭發削短而充滿時尚感的女人自門口走了過來。

    「艾莉。」露出笑容,江禹白輕輕頷首。

    「要請得動你這個大忙人還真是困難呢。」艾莉跟他互相擁抱了下,臉頰還互貼了貼——標準的外國人作風,讓于冰潔的心不舒坦的揪了下。

    「再忙,只要是你開口,我哪次沒有答應?」江禹白慵懶的道。

    「這倒是,算你還顧念我們的『舊情』,我超感動的。」她朝他眨眨眼,兩人之間彷佛有什麼默契似的同時笑了開。

    于冰潔跨前一步,靠向丈夫身側,臉上帶著恬靜的笑容,心中卻涌起無限疑問。她是誰?

    「你好,我是于冰潔。」她主動朝艾莉伸出了手。

    艾莉挑高柳眉曖昧的朝江禹白瞥了眼,充滿興味的打量著她。「你就是禹白的老婆?久聞大名,可惜一直到今天才有緣跟你見面,果然秀外慧中,一看就是個好老婆的形象。」

    「喔?」于冰潔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微笑道︰「沒想到我的名氣這麼大,連我不認識的人都听過我的名字。」

    艾莉的眉梢挑得更高了,黑眸中閃爍著熠亮的光芒,用手肘輕撞了下江禹白。「他沒跟你提過我?那你等等可要好好盤問他嘍。」

    「艾莉。」江禹白無奈的翻翻白眼,朝妻子介紹,「她是艾莉,我在美國的同學,也是今天這場慈善晚會的主辦人。」

    「是啊,那真是段青春狂放的歲月啊。」艾莉懷念似的贊嘆了聲,隨即握緊她的手晃了晃,「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是。」于冰潔微笑回應,眼前這個美麗干練的女人個性直率得讓人無法討厭,似乎連她親愛的老公也十分贊同這點。

    「我想我們以後會有很多機會見面。」神秘的又朝她眨眨眼艾莉,轉向江禹白,「今天可以多捧場一點喔,我就不招待你們,先去忙了。」

    「沒問題,你快去忙吧。」江禹白點點頭道。

    「那就失陪了。」艾莉話聲方落,已經忙碌的去招呼另外的客人了。

    看她一下子用流利的英文跟外國來賓寒暄,一下子又用日文跟日本客戶交談,于冰潔對她又增添了很多的佩服。

    為什麼這樣一個出色的美女她從未听丈夫提起?

    看他們之間似乎十分熟稔,熟到一向拘謹淡漠的江禹白可以跟她有說有笑,甚至允許她踫觸他的身體。

    她滿肚子疑問,正想從丈夫口中得到解答時,卻發現他的一雙黑眸也跟方才的自己一樣,正專注的鎖在艾莉身上。

    「你們很熟?」忍住心中的妒意,她佯裝平靜的問。

    「嗯。」他這才將視線收回,隨口應了聲。

    「你從沒提過她。」

    江禹白頓了頓腳步,轉身說︰「她是一個老朋友,在美國念完企管碩士之後就直接留在美國工作,最近才剛回台灣,是個工作能力很強的女人。」

    她不是沒有听出他聲音中帶著贊賞,黑眸在談論到艾莉時也亮了起來,這是她之前從未看過的神情。

    「為什麼我覺得你跟她之間不僅僅是老朋友?」于冰潔忍不住追問。

    停頓了大約十秒,江禹白才緩緩道︰「我曾經跟她交往過,不過那已經是年代久遠的事情了。」

    交往過?原來她就是所謂的「前女友」?于冰潔胸口霎時打翻了醋壇子,酸到一個不行。

    「你們為什麼會分手?」

    「那麼久的事情我已經不記得了。」他不帶任何情緒的回答。

    無數的疑問在于冰潔的腦海中翻滾著,但若她問太多,又似乎過于小氣,畢竟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往事,她的確沒必要介意。

    只是想到在她依然思念著他、對他一往情深的同時,他竟然在跟別的女人交往,她的心中有些不平衡。

    而且重點是,是他追她的嗎?他跟她相處的模式是不是充滿熱情跟甜蜜?

    光想象他們談戀愛的那段時光,于冰潔就覺得自己快要被妒火給焚身而死了。

    「她結婚了嗎?」終于,她還是忍不住裝做不在意的打探。

    「沒有。」江禹白搖搖頭。

    于冰潔發現他的視線又追著艾莉跑了。

    「像她這麼美的女人,怎麼會到現在還沒結婚?」該不會是對他舊情難忘吧?她忍不住這麼想。

    「配得上她的男人太少了,像她這麼優秀的女人,其實不需要靠婚姻也能過得很好。」說著,他微微勾起了唇。

    「你很少這樣稱贊人。」更別說是女人了。

    「因為她值得這些贊美。」沒發現她的笑容越來越僵硬,江禹白毫不避諱的表露對艾莉的欣賞。

    「那我呢?」她鼓起勇氣直視著他問。

    江禹白深深的看著她,「你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親。」

    她期待的等著他的下文。

    但他卻沒有繼續開口,反而又將視線放回剛走上台的艾莉,專注的听著她的致詞。

    這場義賣會江禹白特別的捧場,買下最高價的畫作與瓷器,徹底給足了艾莉面子。

    站在他身旁的于冰潔雖然是一臉笑容,內心卻糾結成一團,無法解開。

    她覺得自己逐漸消失在「妻子」跟「母親」的角色之中,再也找不到任何「值得」贊許的于冰潔了。

    「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到底還有什麼不滿足的?」于冰潔的同窗好友馬元惠不解的看著滿臉愁容的眼前人。

    「我也不知道。」于冰潔自嘲的苦笑,她真的不夠滿足嗎?

    「因為那個前女友?」馬元惠再問,「別鬧了,像江禹白那樣的男人如果沒有前女友那才奇怪呢,這至少表示他是個正常的男人。」

    「這不是唯一的重點。」嘆了口氣,她修長的手指無意識的拿著攪拌棒,有一下沒一下攪動著杯中的咖啡。

    「重點是江禹白娶的是你。」當年,她們也很佩服于冰潔的積極與勇氣呢。

    睨了好友一眼,于冰潔緩緩道︰「重點是我跟艾莉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女人。」

    「那又怎樣?」

    「如果他這麼欣賞她,為什麼不娶她而娶我?」她在意的是這點。

    「拜托喔,你會不會想太多啊?」馬元惠快瘋了,「若當年你不是為了他而放棄繪畫的話,今天你也會是個很成功的畫家啊。」

    「你太抬舉我了。」于冰潔淡淡的笑了笑。

    「誰有閑工夫跟你客套啊?你知不知道學長到現在還對你放棄跟他一起公費出國留學而耿耿于懷?」

    「什麼學長?」她一臉困惑。

    馬元惠夸張的驚呼,「拜托喔,你不會連學長是誰都沒注意過吧?」

    于冰潔輕笑著搖頭。

    「唉,也難怪啦,你整個心思全都放在江禹白身上,又怎麼看得到其他男人?」她真是替那個偷偷暗戀著于冰潔多年的學長感到可憐喲。

    于冰潔不否認的扯扯唇。在她生命中,的確除了江禹白之外,再也容納不了其他男人了——家人除外。

    「學長叫範綱明啊,常常代表學校出去比賽,而且成績優異,跟你在伯仲之間,你都沒有印象嗎?」

    認真思索了下,她還是抱歉的搖頭。

    「總之,本來你跟他都被選上公費留學,後來你放棄了,所以他就落寞的自己成行,這幾年他在畫壇上發展得不錯,還開了好幾次個人畫展,博得一片好評呢。」馬元惠說得口沫橫飛。

    「那恭喜他。」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應。

    「說真的,冰潔,你有沒有後悔過?」

    「後悔什麼?」

    「後悔放棄繪畫、放棄光明的前途,嫁給江禹白當一個家庭主婦。」

    「怎麼可能?我這輩子最不可能後悔的就是嫁給禹白,還有生下兩個這麼寶貝的女兒。」于冰潔毫不猶豫的回答,但隨即又斂下眼睫,「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馬元惠好奇。

    她沉吟,「我覺得或許該有些改變了。」

    「改變?你想改變什麼?出來上班?」她搖搖頭,「我不認為江家會允許媳婦出來拋頭露面,當初你們結婚時他們不是就這樣要求你的嗎?必須放棄所有的事業。」

    于冰潔沉默的思考著,沒有應聲。

    「唉,難怪你爸媽那時舍不得你嫁到江家,嫁到豪門處處受到掣肘,一點都不自由,而且神神秘秘的,什麼事情都不讓你知道,哪有把你當成一家人?」她曾听好友說過,江禹白只有在大節日才會帶她跟孩子回婆家,平常根本不會跟她提到婆家的事情。

    「並沒有那麼糟,禹白只是不想我卷入家族斗爭。」大哥大嫂一直擔心在家族的地位被禹白這個次子搶走,所以處心積慮的想要將他趕出公司。

    「我看就算江禹白放的屁你都覺得是香的!」這女人沒救了!

    于冰潔沒好氣的睇了好友一眼,看了看手表,驚呼道︰「快五點了?我得趕回家了。」

    「又要回去等門?我說,今天兩個小孩好不容易讓你爸媽帶去東部旅行,你就不能多陪我晃晃嗎?」自從她結婚以後,就像灰姑娘一樣,回家都有時限的。

    于冰潔朝她抱歉的笑笑,拿起帳單,「改天再補償你。」隨即快步就要往櫃台走。

    「喂,不是才說要改變嗎?」馬元惠故意在後面大聲調侃。

    結帳中的于冰潔愣了愣,內心天人交戰了半晌,緩緩轉向好友,露出一絲堅決的微笑,「沒錯,是該改變了。」

    「搞什麼?」江禹白不放棄的又按了下電鈴,但屋里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低頭看了看手表,七點了。

    不可能,這個時段小潔不可能不在家。

    通常不管她有什麼事情,只要一到五點,一定會馬上回家準備迎接他回家的工作,等待他回家替他開門。

    結婚這麼多年來,除了她上醫院生孩子那幾天無法等門之外,其他時間她從來沒有錯過他的下班時間。

    但今天……真是太奇怪了。

    越想越不對勁,他拿出手機撥打妻子的手機號碼。

    結果手機是接通了沒錯,但是接起電話的卻是岳母的聲音。

    「媽。」他禮貌的喊了聲。

    「禹白?有什麼事嗎?」

    「我找小潔。」奇怪了,老婆的手機為什麼會在岳母手上?

    「小潔把手機借我了,她沒跟你說嗎?」王紀美的聲音中帶著訝異。

    「是嗎?那沒事了。」

    「等等,你想跟孩子們講話嗎?」她喊住咕欲收線的女婿。

    「安安跟寧寧?」江禹白的眉頭微微蹙起。

    「對啊,我帶她們到台東玩,怎麼,小潔沒告訴你嗎?」又是訝異的口吻。

    江禹白回避了這個問題,平靜的請求,「請你讓她們听。」

    「把拔,我是安安。」

    「把拔,我是寧寧。」

    「我要跟把拔說話!」

    「給我說啦。」

    兩個小孩開始搶起手機來了。

    「你們乖,不要給外公、外婆添麻煩知道嗎?」他沉聲叮嚀。

    「知道了。」兩個女孩異口同聲回答,想必是開了擴音。

    「嗯,把手機給外婆。」

    「好,外婆,把拔找你。」手機另一端傳來孩子呼叫的聲音,還有嘻笑的聲音。

    「喂。」王紀美接過了手機應聲。

    「媽,真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他客氣的道。

    「哪有啥麻煩的,你爸可樂得很呢,不過,小潔沒事吧?」她掛心的還是女兒。

    「沒事,你們盡情玩,所有費用我會請林秘書去結清。」

    「不用了。」

    「應該的,媽,請代我向爸問候一聲,再見。」不給岳母再拒絕的機會,江禹白收了線。

    反常,太反常了。

    最近的小潔真的很奇怪,讓他無法捉摸她的想法。

    結婚八年以來,他第一次發現自己不了解自己的老婆。

    斜倚著牆沉思半晌,看了看無人應門的大門,他轉過身緩緩走開,可才走幾步,原本邁開的步伐又頓了住。

    該不會出事了?!

    一向冷靜的黑眸閃過不安,他再度拿起手機撥打……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