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風光 > 回春總監 > 第十九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回春總監 第十九章

作者︰風光

    【第十章】

    回到辦公室,安絲柳終于大大的松了口氣。

    「天啊!我再也不到員工餐廳吃飯了。那群人的問題搞得我頭都快爆了,他們在那里,我又不能大吃特吃……」她差點沒被逼到發瘋。明明餓得要命,卻還得注重儀態,只吃一盤可憐兮兮的小色拉,也未免太累了。

    「駱總監,我方才在強大壓力下只吃了幾口色拉,你不會要我中午加班吧?」她一雙大眼「含情脈脈」地望著他。

    「我還不了解你嗎?」他神秘地一笑,「等一下會有一份大餐給你。」

    安絲柳眼楮一亮,口水差點沒流下來。

    「而且你絕對喜歡吃。」駱晉紳補充。

    「哇!我愛死你了。」

    她沖上前就想擁抱他,駱晉紳本能的張開雙手,但腦海里閃過會客室里,還有安傳雄的一雙眼楮正在看著,他便硬生生地把她的熱情擋住。

    「你干麼?」安絲柳詫異地望著他阻擋她的雙手。

    「呃,辦公室里……不太好看。」駱晉紳冷汗都快飆出來,他幾乎可以感受到會客室的窗戶後面傳來了陣陣殺氣。

    「又沒有別人。」她拿出大姊頭作風,強硬的抱住他,一個吻就要奉上。

    「等等等一下,絲柳……你冷靜點……」

    就在他差點被「辣手摧花」時,辦公室外突然傳來腳步聲,接著陳秘書沒頭沒腦的闖進來。

    「總監……」陳秘書見到兩個原本黏在一起的身影突然彈開,兩人臉色都不太自在,她用鼻孔想都知道自己打擾了什麼。

    「呃,抱歉,打擾了。」她笑得有些尷尬。

    「什麼事?」駱晉紳直接岔開話題,決定下個月起替她加薪,真是來得好不如來得巧。

    「呃,不是總監叫我中午要進來,提醒你下午的行程嗎?」

    「我知道了。」駱晉紳點點頭,他原想讓安傳雄看看安絲柳和陳秘書相處的情況,但被小妮子突來的熱情一搞,他也不知該怎麼繼續下去了。

    「還有……」陳秘書瞧著眼前兩人裝得一臉正經的模樣,忍不住覺得好笑,臨走前還促狹地來一記回馬槍。「總監,以後記得門要關啊!」

    駱晉紳古井不波的表情終于有了些裂痕,心中的不安讓他不著痕跡地望了眼會客室。

    安絲柳則更不自然,支支吾吾地道︰「我們又沒在做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是總監幫你吹掉眼楮里的沙,或是你在幫總監整理領帶,對吧?」陳秘書連理由都幫她想好了,多夠朋友啊。

    「對對對,你真是太上道了!」安絲柳忘情的在她背後一拍,完全忘了裝淑女這回事。

    「 」的一聲,陳秘書與安絲柳同時意識到這個動作似乎太豪氣了,兩人都有點愣住,只是前者是納悶,後者是懊惱。

    「我只是……」安絲柳放下手,有些勉強地掰道︰「幫你拍去背後的灰塵。」

    「是這樣啊……」陳秘書怎麼想怎麼不對,這是行銷部溫柔寶貝會做的動作嗎?會不會太豪邁了?

    「呃,灰塵已經拍干淨,真是辛苦陳秘書了,中午還要進來報告。」安絲柳露出一個假笑,連她自己都覺得虛偽到了極點。

    「不會不會。」陳秘書有些消受不起,她的客氣實在太令人起雞皮疙瘩了。「絲柳,你怎麼說話怪怪的?」

    她已經接不下話了,只能尷尬地笑著,希望能掩飾自己剛才的失態。

    這一切,似乎歪打正著的達到了駱晉紳要的效果,他適時出聲道︰「陳秘書,沒事的話你可以先去忙了。」

    「是。」長官都下逐客令了,陳秘書當然不羅唆地退場,臨走前還盡職地幫他們關上辦公室的門。

    門一關安絲柳隨即垮下笑臉。「嗚……我的形象……」

    駱晉紳不知道怎麼安慰她,「久了大家就習慣了。」

    「然後再讓我爸失望嗎?唉,答應我爸回來工作究竟對不對?再這樣裝下去,遲早有一天我會發瘋。可是他又覺得沙夏很好……真是煩死了!浮,還是吃飯比較愉快……」

    她突然一頓,「對了,我的大餐呢?」想到這個就有精神了,她伸出手,索討他方才答應的東西。

    駱晉紳沒說話,但安傳雄的聲音卻如洪鐘般重重的打入安絲柳耳里。

    「你的大餐,在我這里!」

    看了女兒在公司里裝淑女的痛苦模樣,經過幾天的思考掙扎,安傳雄終于妥協,不再要求她那麼做作的過日子,否則他看了也難過。只要她的粗魯不要太過頭,兒孫自有兒孫福,他決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反正就算她習慣不好、男孩子氣又怎麼樣?還不是拐到了一個優質男人。

    想到女兒居然能和駱晉紳配成對,安傳雄就大感安慰,而駱晉紳對女兒的珍惜及對自己的尊重,也讓他心里的失落好過不少。

    「所以,你搞定我老爸了?」

    那天吃了父親一個大便當,安絲柳原以為是最後的晚餐,自己在公司脫序的表現會被罵到臭頭,想不到一連過了幾天,父親竟然都沒有責怪她什麼。

    直到今天,駱晉紳才告訴她,他設局的用意。

    「沒錯,你父親不再堅持你要在沙夏上班了。」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安絲柳喜上眉梢,她大概是史上第一個被開除還高興得快跳起來的人。

    「不。」駱晉紳神秘兮兮地道︰「你還有最後一項工作。」

    「什麼工作?」

    安絲柳不明所以地被他帶到行銷廣告部的攝影棚,里面已經架好了平面拍攝的布景,而站在布景正中央的,是一個她想也想不到的男人—「陸總裁?他怎麼會在這里?」

    駱晉紳的表情有些奇怪,像是好笑,卻又帶著些不甘願的樣子。「他會自己向你解釋的。」

    兩人走向陸槐南。

    臉色也沒好看到哪里的總裁大人看見他們,不悅地問︰「人到了?那我們可以開始了,要記得速戰速決,我可沒那麼多的耐心和美國時間耗在這里。」

    「什麼意思?」安絲柳還是一頭霧水。

    「簡單的說,就是老子和人打賭輸了。」想到那個可惡又可愛的女人,陸槐南氣得牙癢癢。「賭注就是我要脫下衣服讓你拍寫真集。真他媽的!喂,女人,你沒事在比賽上答那什麼答案?害我被陰了一記!」

    安絲柳滿臉黑線。冰淇淋公主的選美機智問答,又沒有規定答題範圍,也沒有說過一定要實現,否則她直接回答希望中一百次樂透不更好?

    不過能夠拍到覬覦已久的陸槐南,而且還是在專業的攝影棚,用她買也買不起的昂貴設備和器材,的確讓她萬分竊喜。

    陸槐南見她一副呆樣,也懶得理她,沒好氣地逕自開始脫衣服。「女人,要脫到什麼程度?」

    「呃,脫下上衣就好。」她只對他的肌肉有興趣,其他的……她自然可以在駱晉紳身上見識。

    在一切就定位後,安絲柳便開始拍攝。一進入自己喜歡的工作,她的表情隨即變得專注認真,不時開口指點陸槐南太僵硬的姿勢,還有命令工作人員調整燈光角度,儼然一副專業大師的模樣。

    駱晉紳和一位年近六十的大叔站在一旁看著。

    「你覺得如何?」駱晉紳問。

    「目前看起來很有架勢,鏡頭和光線似乎也掌握得不錯。」大叔有雙洞悉一切的眼。「就是模特兒不太自然。」

    駱晉紳的目光又回到安絲柳身上,即使她拍的對象是陸槐南,那家伙甚至還露出一身令人垂涎的肌肉,但他卻一點嫉妒的感覺都沒有,只是欣賞著她對攝影的熱情專注,慶幸自己安排了這一切。

    過去的他,無論思想或行為,都太幼稚了,幸好沒有因此失去她。

    一個小時過去,安絲柳的拍攝終于完成。她吐出一大口氣,拿起相機,喜孜孜的便要和駱晉紳分享。

    「駱……總監,你看我拍得怎麼樣?」

    駱晉紳接下相機,一張一張地觀看起來,而他身邊的大叔,也跟著湊過來看照片。

    安絲柳這才注意到這人,越瞧越覺得他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過似的……

    看完了一輪照片,大叔終于抬起頭,主動和她說道︰「你拍得不錯。雖然這種背景看不出深淺,不過你對光線的掌握有一定的程度,陸槐南那副不情願的表情,也被你拍成很具侵略性的模樣,肌肉的明暗和流動算得上調和,你果然有天份。」

    「啊?謝謝。」安絲柳一直呆望著他的臉,突然像想到了什麼,雙眼一亮,一臉希冀地道。「請問你是不是……」

    大叔還來不及回答,一臉不悅的陸槐南已經換裝回來,沒禮貌地搶過駱晉紳手上的相機,自己看了起來。

    越看,他皺著的眉頭越放松,最後眉毛甚至高高地挑了起來。「女人,你拍得還算可以,我要你洗一份送到總裁室給我。另外,你給我記著,一張照片都不準流出去,否則老子就把你調到西伯利亞!」

    「如果你把她調職,那以後你的廣告,可能都要在西伯利亞拍了。」駱晉紳冷冷地插話。

    「哼!有異性沒人性。」陸槐南冷哼一聲,把相機丟還給他,便轉身離開。

    安絲柳終于回過神來。事實上,今天發生的一切像作夢一樣,她仍然覺得自己處在一個謎團之內。「駱……總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駱晉紳微彎唇角,難得地沒有詳細說出自己的安排,反而賣關子的說︰「我先向你介紹,這位是知名攝影大師迪恩先生。」

    「我就知道!」安絲柳尖叫一聲,連忙抓住迪恩的手直握,「我就知道你是迪恩大師,你好你好,我是你的粉絲,你的攝影集我每一本都有買,你拍的東西實在太好了,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混口飯吃而已,沒有你說得那麼厲害。」迪恩淺淺一笑,毫無驕傲之氣。

    「絲柳,如果可以,你願意跟著迪恩大師工作嗎?」駱晉紳解開謎底。「在他那里,你一定可以學習到很多,更重要的是,這是你喜歡的攝影工作,比起呆坐在辦公室,我想你比較適合跟著他。」

    「真的?」安絲柳的眼中漸漸散發出驚喜的光芒,望向迪恩。「我……我可以嗎?」

    「我今天來,就是受他所托,來看看你的表現。」迪恩指了指駱晉紳,「我認為你有天份,所以合格了。下星期來我的工作室找我報到吧。」

    「哇!」安絲柳興奮地都快飛起來,這一切都要感謝駱晉紳,他是最了解她的。

    「太棒了!駱晉紳我好愛你……」安絲柳想都沒想便撲上駱晉紳,如細雨般不斷地在他臉上啄吻。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興奮,但你應該不想嚇到未來的老板吧?」駱晉紳笑著「拔」開她。

    安絲柳這才意會過來自己高興過度了,尷尬地看向迪恩,果然後者毫不客氣地朗聲大笑。

    「哈哈哈!你的個性我喜歡。」迪恩伸出手,「那麼,歡迎你成為我的工作伙伴,希望我們未來能合作愉快。」

    安絲柳也伸出手和他緊緊相握,兩個人幾乎在接觸的瞬間,就知道自己一定能和對方成為亦師亦友的好伙伴。

    沙夏冰淇淋的三支新廣告全推出了,造成前所未有的轟動,駱晉紳鬼才的地位更難以動搖。

    而安絲柳的攝影助理工作也風風火火的展開了,迪恩毫不藏私的傳授給她許多經驗,她試拍的作品也都得到了他的贊賞與指導,看來她離自己成為攝影大師的夢又更進了一步。

    這天,兩人依偎在安絲柳房間里的床上看電視,再一次看到沙夏冰淇淋的廣告時,她突然眼楮一眯。

    「听說,這是沙夏近年來最成功的廣告,也是某人才得獎沒多久的作品?」

    「……」

    「听說,沙夏冰淇淋的業績因這支廣告,一個月內提高百分之兩百?」

    「……」

    「可是……」她不懷好意地盯著他,「雖然親情版的廣告很不錯,但我覺得之前愛情版的更適合我。都是你這家伙!羹奪了我跟男主角相處的機會!」

    這種程度的玩笑,現在對駱晉紳已經沒有殺傷力。「那你意欲如何?」

    「嘿嘿嘿……我要你賠我一段愛情的戲碼。」她奸笑著靠近他,一副準備惡虎撲羊的樣子。

    駱晉紳搖搖頭,「你爸要是看見你這副德行,肯定拿著棍子沖過來。」

    「不要轉移話題,我爸在客廳,他看不到的。」她對待父親的方式,可是越來越皮了。不過現在她很珍惜和父親相處的每一刻,所以兩人下班後會一起回到安家,而安傳雄也視駱晉紳如半子,每天都會準備一份他的晚飯,還要求他一定要來吃。

    「好好好,我賠你一個愛情的廣告……」不過內容如何,就由他構思了。

    「我才不是這個意思。」拍一支廣告就把她累得半死,有時候出門還要躲影迷,她可不想多來幾支。「有沒有玩過角色扮演?」

    「你想干什麼?」他的警戒心陡然提高。

    「嘿嘿嘿,找你拍沙夏冰淇淋的廣告嘍……」她拿起方才吃到一半擺在床頭的香草巧克力口味冰淇淋,一個翻身跨坐在他大腿上,兩人面對面。

    「我記得之前的劇本,男女主角互喂了一匙冰淇淋?」她挖起一匙冰淇淋,曖昧地交給他。

    駱晉紳失笑,又拗不過她,便把冰淇淋送到她嘴里。

    一種香濃甜美的滋味在嘴中化開,巧克力的苦味是成人的口味,好吃得讓安絲柳眯起眼楮,「現在換我喂你了。」

    話一說完,她便吻上了他,香草的氣息在兩人唇齒之間傳遞,冰涼及刺激感令兩唇相合更加熱烈。

    「別那麼猴急。」安絲柳氣喘吁吁地推開他,算計地盯著他直笑,「還有橋段沒演呢!我記得有一幕,是女主角把冰淇淋打翻在男主角身上……」

    她解開他襯衫的扣子,一手推倒他,一手再挖起一匙冰淇淋放到他火熱的胸膛,笑吟吟地望著它慢慢溶化。

    駱晉紳打了個冷顫,咬著牙道︰「你在玩火。」

    「是你自己設計的橋段嘛!」她故作無辜,俯下頭舔了他胸膛一口,將冰淇淋舔去。「我也很有創意,自己加了這個橋段,是不是讓香草巧克力冰淇淋的廣告更加煽情火熱了啊……」

    駱晉紳再也忍不住,一個翻身把她壓倒在床上,低頭就是一陣猛攻,不僅上下其手,熱吻也不間斷,讓她咭咭直笑,又拼命討饒。

    「不跟你玩了啦……」她被他逗得發癢,卻躲不過他的攻擊。

    不過這回駱晉紳深深記得她的床是單人床了,這麼狹小的空間正好適合他亂來。「是你自己要玩這麼大的。而且這次,我有記得關門。」

    他一手伸入她的衣服內撫摸她柔軟的身軀,一邊落下親吻,安絲柳也被挑逗得放棄掙扎,隨著他的引導起舞,戀人間纏綿的熱度逐漸升高。

    正當駱晉紳就要失控前,敲門聲響起。

    「吃飯了。」安傳雄威嚴低沉的聲音傳入,彷佛頓了一下,他又道︰「你們兩個別太亂來,先結完婚再說!」

    隨著安傳雄腳步聲遠去,駱晉紳整個人像泄了氣的皮球,躺在床上調和呼吸,激情的感覺久久不能平復。

    「看來關門也沒用啊?」瞧他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她咭咭地笑個不停。

    駱晉紳白了她一眼,直至氣息稍定,才趁機試探。「岳父大人叫我們結婚,你怎麼說?」

    「我說啊……」她調皮的在他光luo的胸膛上畫圈,「那你願意未來無條件、無限期供應我吃冰淇淋嗎?」

    「當然,只要沙夏不倒。」她的動作又勾得他心癢癢的,本來就壓抑不下來的**更難平抑了。

    「還有,要常陪我吃我爸煮的大餐喔。」

    「沒問題。」幾乎要受不了她的撩撥,駱晉紳忍不住悶哼一聲。

    「哈!那我們現在就去吃吧。」安絲柳壞心眼的收手,跳起來笑吟吟地逃離房間。「快快快,別讓我爸等太久了。」

    駱晉紳只能好氣又好笑的看著她遠離,身體雖然憋得難過,心中卻無比甜蜜。

    誰叫他要愛上這樣一個愛玩的小女人,還加上一個難纏的準岳父大人呢?

    【全書完】

    注︰相關書籍推薦︰

    01、男人福音之一《回春總監》;

    02、男人福音之二《玲瓏浪子》;

    03、男人福音之三《棄養總裁》。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