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馥梅 > 怪怪打工妹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怪怪打工妹 第十章

作者︰馥梅

    「芊馨?」向羽崴追了出來,正好看見他們坐進車里,他立即跑過去,及時上了車。

    「你跟來做什麼?!」藍芊馨訝問,發動車子駛離。

    「出了什麼事?」

    「不關你的事,你何不回餐廳去,和美女一起享用美味的晚餐?」

    他故意問︰「真的要我回去?」

    「我……」她一頓。「算了,我才沒時間再送你回去。」

    「既然如此,可以告訴我,到底出了什麼事嗎?」

    「尹士龍逃了,有三名警員受到病毒感染,我們要趕到醫院去協助。」

    「你車子開的太慢了。」向羽崴示意藍昕到後座來。「靠邊停,我來開。」

    藍芊馨乖乖的停車換人駕駛,十分鐘後,他們趕到醫院,經過通報,他們被帶到實驗室去。

    「芊馨,你終于來了,怎麼會知道我在找你?」懷特一見到愛徒,立即步上前。她微笑道︰「我有消息來源。」「這兩位是?」懷特看著向羽崴與藍听,視線停在藍听身上,眼底閃過一絲懷疑。

    「他是我的朋友,而他是我兒子。」藍芊馨簡單的介紹,然後要他們在外頭等,便跟著懷特走進實驗室。

    先穿上兔寶寶裝——雪白的連身裝和頭罩,戴上防毒面具和護目鏡,這已經是這實驗室里最好的裝備了。

    「現在情況如何?」

    「還不明朗,你來之前,我正在看血清螢光抗禮篩檢結果,我擔心是新的變種病毒。」

    藍芊馨上前詢問︰「有沒有抗體與抗原產生反應廠

    「目前測試的結果都呈陰性反應,我還要用其他病毒去測試。」

    「做過?連結免疫吸附分析了嗎?」她翻閱著資料。

    「還沒有時間,芊馨,由你來做這項檢測。」

    「要交由誰判讀?」連結免疫吸附分析並不像標準的生化學或血液學的檢驗,會給你多少毫克這樣絕對的數字,這類測試還需要對這種病毒有相當經驗的專家來判瀆才行。

    「我相信你是個中高手,不是嗎?」懷特輕笑。

    「好,教授認為由哪些病毒開始做檢測?」藍芊馨拿到病體的資料。「白血球指數太高,那就不是沙狀病毒所引起的,直接排除掉它們的可能性。」」有一種病毒會產生高白血球指數。」

    「漢他病毒。」她已經開始動作了。

    「沒錯。」

    「等等,這是那三名警員的胸部X光?」藍芊馨拿高X光月,原本懊屬于黑色部份的肺部,竟然已經有反白的現象!

    「對。」

    「他們的肺部已經病逛了,已知的漢他病毒攻擊的是腎髒,而不是呼吸系統,倒是沙狀病毒才會引起呼吸系統瓦解的諸多臨床癥狀……不不不,有一種漢他病毒肺癥候群,教授……」

    「很有可能!」懷特興奮的說。

    「以這肺部的情形來看,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最多不會超過三十小時,還有出血的狀況……人手不足,教授,疾病管制局的人怎麼說?」

    「他們會盡快派員前來協助,不過……你也看到了,動作比你慢,到現在還沒出現。」

    「沒時間等他們了,我們先開始吧!」

    「沒錯,開工吧!」

    透過玻璃帷幕,藍昕和向羽崴看著實驗室里頭的情形。

    「看來這次會很棘手。在這里也沒用,我們先回去吧。」

    向羽崴擔心的問︰「芊馨不會有危險吧?」

    「暴露在那種環境下怎麼可能沒有危險,任何疏失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不過該做的還是得做。」

    「那你放心離開?」

    「在這邊又能如何?還不如回去查看有沒有尹士龍那家伙的下落,逮到那家伙,直接逼問病毒的種類,省得他們一種一種的測試。」

    他挑眉,「你有辦法找到尹士龍?」

    「我可以透過衛星定位系統找人。」

    「可是你怎麼知道他在哪里?」就算透過衛星,也要有個目標啊!

    「當初監控他的時候我就在他身上動了一點手腳,要不然你以為我後來是怎麼監控他的?」

    「那還等什麼?」向羽崴拉著他離開。

    「等一下!」藍昕拉住他,小毛球正在和他通話。「說,小毛球。」

    「小毛球?」向羽崴疑惑的蹙眉。

    「我知道了,保持通訊暢通隨時告訴我他的位置。」藍昕抬眼看著向羽崴。「一個好消息,一壞消息。」

    「先說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找到尹士龍了。」

    「壞消息呢?」

    「他拿著病毒,一路往醫院這里來了。」

    ***

    「教授!又增加兩名感染者,癥狀不太一樣,我們送到隔壁的隔離病房去了。」透過麥克風,醫院人員通知實驗室里的他們。

    「我知道了。」懷特點頭。「芊馨,你到隔壁去看看。」

    「好。」藍芊馨領命,到隔壁的隔離病房。「尹士龍?!」她驚訝的看著全身泛紅的尹士龍。

    「呵呵……你絕對……解不開的!」尹士龍咭咭笑著,雖然痛苦,可卻很得意。

    「沒有解不開的謎,尹士龍,我和教授已經有眉目了。」

    「就算如此,你也來不及救他們。」

    「尹士龍,如果你是針對我來的,為什麼要傷害無辜的人?」

    「我的確是針對你來的!你有才華,卻不知珍惜,你可知道自己擁有的才能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而你,卻讓它埋沒!我好恨你,你知不知道?我要讓你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我要讓你知道,那些人是你害死的,我要你愧疚難過,後悔不曾好好發展自己的才能。」

    「你的行為太過偏激了,尹士龍,人各有志,我不愛揚名立萬,這是我的自由,但有需要,我還是會像現在一樣挺身而出,告訴我,那是什麼病毒?」

    「不,我要你慢慢地去查出來。」

    「你也會死的。」

    「你以為我還會在乎嗎?」尹士龍嘲笑。「你還是去和你的情人訣別吧!」

    藍芊馨一凜。「你是什麼意思?!」

    「那個男人姓向吧!我听你兒子這麼叫的。奇怪的是,為什麼你兒子不會受到感染?」

    她恨恨的瞪著他。「你想知道?」

    「當然!」

    「那是因為,他就是你千百計想要的生化人。」她靠近他,低聲的說。

    「什麼?!」尹士龍雙目暴睜,急切的想要抓住她,卻力不從心。

    「很懊惱吧!早知道的話,直接抓了就走,也不用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你是這麼想的吧廠

    「藍芊馨,你是如何辦到的?告訴我!」

    「我不告訴你,你就抱著遺憾走吧!」藍芋馨瞪他一眼,轉身離開,立即趕到另一間隔離病房。

    「媽咪!」在外頭的藍听看見她,立即起身。

    「怎麼回事?為什麼他會受到感染?」

    「我們知道尹士龍帶著病毒往醫院來,便在半途堵他,向叔叔和他大打出手,結果玻璃瓶被打破,他們兩人同時受到感染。幸好當時在空曠地區,病毒沒有寄宿體時,無法生存。」

    藍芋馨點點頭,走進病房。

    「嗨!你覺得怎樣?」她以著過度輕松的語氣問。

    「好累……」實際上他非常痛苦,他的皮膚充血泛紅,變得非常敏感,連蓋被子都讓他受不了。

    藍芊馨眼泛淚光,「你不會有事的,我馬上就能找到治療的方法。」

    「嗯,我相信你。」向羽崴給她一個微笑。「抱歉,沒有幫上忙,反而給你惹麻煩了。」

    她拼命的搖頭。「不,你阻止了尹士龍,你救了很多人的命。」

    「是嗎?」他閉上眼。

    她向他解釋,「我們會做很多檢驗,你忍耐一點,很快就沒事了。」

    「沒關系,盡管來吧!」向羽崴又給她一個微笑,他不要她這麼擔心。

    「我讓藍昕進來陪你,我……回實驗室去了。」她知道她的動作要快。

    向羽崴叫住她,「芊馨!」

    「嗯?」

    「不管結果如何,我要你知道,我愛你。」

    心酸得眼淚幾乎潰堤,在極可能失去他的情勢下,這句話竟撼人了她的心底,引起她內心的共鳴,原來……那些莫名的情緒,只代表一件事,就是她愛他。

    「我也是。」她說。

    向羽崴滿足的一笑。「呵!死而無憾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廠藍芊馨發誓般的說,轉身離開。

    ***

    「肝功能測試顯示出許多小區域的組織已經潰爛,尿液分析顯示腎髒內有許多肉眼看不到的細微出血口,各器官的表面充滿針孔般大的出血口,滲出血漿,全身微血管上都有數不盡的破壞點,皮後與眼球表面也有,體內器官已經開始出現壞死的情況……」藍芊馨顫抖著手,看著向羽崴的檢驗報告。

    「鎮定下來,芊馨。這是出血熱的典型癥狀,沙狀病毒所引起的。」懷特關切的說。

    「如果是伊波拉或是馬爾堡這兩種可怕的絲狀病毒呢?它們也會造成出血熱。」

    「不是沒救,醫學史上,很多病人雖然病得很重,但是最後也熬過來了,而且,只要他們能復原,幾乎都完全康復,不是嗎?」

    「可是大多數的情況是病魔獲勝。」死亡率高達九成。

    「你要放棄了?」

    「不!我一定要救他!」

    「拯救這些性命的過程是很艱辛的,首先,你絕不能讓自己的情緒受到感情控制,那會擾亂你的判斷力。」

    「我知道。」

    「教授!」突然,麥克風傳來工作人員的呼喚。「藍小姐的兒子堅持要與藍小姐說話。」

    「媽咪!」藍昕搶過麥克風。「媽咪,我知道了,我知道是什麼病毒了!」

    ***

    向羽崴的病床前,圍著好些個人。

    「我一直認為藍小姐很笨。」迪恩皺皺鼻子。原來照片上那個人就是尹士龍。

    「我想大家都這麼認為,只是沒想到老大卻是靠她救回來的。」西莉雅微笑。

    「這叫人各有所長,她專精此道,可是……除去這點不談,我還是覺得她很笨。」唐娜口氣有點酸,不過說的卻是事實。

    「的確,我長眼楮到現在也沒見過這麼笨的人。」卡爾文附和,一下子,才剛讓眾人改觀的藍芊馨,又被打回「笨蛋」的行列。

    「就是說嘛!平常人就算只專精某件事,對日常生活瑣事的認知也不會像她那麼白痴,是吧!」布蘭特頗為贊同。

    「你們夠了沒?在我面前就這麼大肆批評了起來!」向羽崴躺在病床上,雖然還沒有完全復原,不過已經好太多了。

    「難道你不贊同他們所說的?」艾琳笑望著他。

    他一頓。「我是無法反駁啦!但是你們要記住一點,你們現在一直說她笨、說她白痴的女人,很快就要變成你們的老板娘了。」

    「真的假的?老大,你還有大好前程啊,怎麼這麼想不開呢?!」眾人哀嚎,為老大的未來擔憂。

    「小心這些話人了芊馨的耳里,她拿病毒喂你們喔!」

    眾人立即噤聲,像是突然發現,他們未來的老板娘其實是恐怖的人!

    「很好,終于安靜了。」向羽崴滿意的一笑。「公司這一陣子還好9巴?」

    「一切都正常,只不過秦總裁又提到合並的事了,你的答案呢?」

    「拒絕,我喜歡自由自在,想接什麼工作就接什麼工作,如果和秦氏合並,縱使他給的權限很大,也難免綁手綁腳,或者偶爾關說一下,合並對我們沒有好處,反而壞事一籮筐,既然如此,干麼自討苦吃?」

    「那我就拒絕嘍廣西莉雅向來負責這種事情。

    「向叔叔,吃飯了。」藍听提著飯盒走進病房,看到病房那麼多人,對著大家一笑。

    「他是誰?!」眾人一看到他,驚愕于他與藍芊馨如此相似的外貌。

    「他叫藍昕,是芊馨的兒子。」

    「不會吧?那個藍芊馨竟然有那麼大的兒子!她該不會是笨笨的讓男生上,也笨笨的不知道避孕吧?」迪恩大喊。

    「你少口漢遮攔的!」西莉雅立即喝止,望向向羽崴,發現他並沒有生氣的樣子。

    「你就是迪恩叔叔吧?」藍昕笑著上下審視迪恩。

    「對啊!你怎麼認得我?」他頗為訝異。

    「因為我看過你︰主演的電影’。」

    「我主演的電影?」不只迪恩訝異,其他人也都非常驚訝。「我不曾上過鏡頭啊!你會不會看錯了?」

    「不,我沒看錯,我記得那是在經紀公司五樓的化妝室里,你和一個女模特兒……」藍听的嘴巴突然被捂住,他微笑地望著漲紅臉的迪恩。

    「你怎麼會知道的?」迪恩將他拉到牆角,低聲地問。

    「就說是看電影的。」

    「真的有?」那種事竟然被攝人鏡頭,變成連小涪都看得到的電影?!他完蛋了!老大有訂條規矩,就是不準他們和旗下的模特兒亂搞男女關系。

    「當然有。」

    「母片在哪里?」

    藍昕詭笑。「當然是在掌鏡的人手里啊廠

    「掌鏡的人該不會是你吧?」這個小鬼,恐怕比他母親還恐怖!

    「當然不是。」是小毛球,不過幕後黑手的確是他。

    「你拿得到母片,對不對?」拜托!請說可以。

    「可以。」

    「給我。」

    「給你是可以,不過得等我媽咪和向叔叔結婚之後,這段期間,我不想再听見任何批評我媽咪的話,一個字都不行。」

    「了解,我絕對不會再說一個字。」原來小鬼在維護媽咪,怕他們說太多,老大反悔不娶,是吧!

    「不只是你,還有其他人。」

    「其他人?可是其他人要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控制得了?」太為難他了吧!

    藍听笑得像個天使。「那就是你的問題丁。」

    「惡魔。」迪恩嘀咕。

    「呵!被你猜中了,我的確是惡魔的產物喔。他是人稱「惡魔的科學」的產物,不是惡魔是什麼?

    「我知道了,好吧!不過片子絕對不準流出去,知道嗎?」迪恩妥協。「當然,沒問題。」

    ***

    「婚禮?」藍芊馨訝異的望著病床上的向羽崴,有沒有搞錯啊?縱使她從不曾幻想過什麼浪漫的求婚點子,但是……他就這樣,躺在病床上,像是談論天氣般的無謂口氣,涼涼的說一聲「婚禮定在下蚌月,可以吧」就了事也太沒意思了吧!

    他從美味的午餐中抬起頭來,「沒錯,婚禮。」

    「請問,是誰的婚禮?」她撇嘴。她忙得沒日沒夜,好不容易從兒門關將他和尹士龍,以及三名警員救回來,然後又為了讓尹士龍忘了藍昕是生化人這件事費盡腦筋,和藍听合作研發出一種能讓人消去特定記憶的病毒,她很累耶!可是她得到什麼?一個毫無誠意的「求婚」?!如果他有「求」婚的話!

    「我和小毛球的。」向羽崴瞪她。「當然是我和你的婚禮啊!」

    「喔,是嗎?我怎麼不記得有人‘求婚’過?」藍芊馨雙手環胸,不滿的斜睨著他。

    「好吧!如果我顯得太主動讓你不高興,我改進。」他嘆了口氣,放下筷子,專注的盯著她。「開始吧!」

    她微笑的等著他的求婚,想听听他會說出什麼求婚詞,可是等了老半天,他們卻只是互相對望著,沒人開口。

    「怎麼了?可以開始了啊!」向羽崴揚眉望著她。

    「開始?我?」藍芊馨錯愕地指著自己的鼻子,沒注意到他眼中閃過的笑意。

    向羽崴正經八百的問︰「對啊!你不是要向我求婚嗎?」

    「我?向你求婚?!有沒有搞錯啊他!

    「不然呢?」

    「向羽崴,你慢慢等吧!我絕對不會嫁給你的。」氣死她了!

    他微笑道︰「沒關系,我娶你就行了。」

    「你作夢吧你!」藍芊馨嗤之以鼻,他想娶,她就得嫁嗎?哼!

    「咦,你怎麼知道我常作夢?」向羽崴笑問。

    「我才不管你是作夢還是怎樣!」她朝他大吼,轉身就打算離開,不料被猛地一扯,往後跌進一個原本結實如今卻顯得有點單薄的胸膛。「干什麼啦!」她不悅的喊。

    「芊馨,嫁給我,好嗎?」好溫柔的聲音,讓她忍不住胳了眼。

    吸了吸鼻子,她靠在他的胸膛。

    「嫁給你我有什麼好處?」她故意道。

    向羽崴失笑。「好處就是,你得到一張長期飯票,再也不用為生活費煩惱了。」

    「錯了。」藍芊馨反駁。

    「哦?錯了?」

    「好處是,我得到一個愛我的人,得到一個可以把我寵得無法無天的男人,得到一個可以給我幸福快樂的男人,得到一個可以包容我所有怪異思想、白痴舉動的男人——這點最難能可貴了。」未了,她還頗感慨的點著頭。

    「呵呵……哈哈哈!我的芊馨,你真是可愛極了。」他哈哈大笑。

    「很高興我娛樂了你。」她斜睨著他。

    「你的確是娛樂了我,芊馨。」向羽崴親吻她的紅唇。「既然嫁給我有那麼多好處,那我可以當作你同意了吧!」

    「還是不行。」藍芊馨依然搖頭。

    「為什麼?」這下他終于有了危機意識,她該不會真的不想嫁給他吧?

    「我爸媽都還沒找到,我怎能擅自出嫁?」

    「啊……」向羽崴煩惱了,老實說,他認為藍氏夫婦是凶多吉少,可是他能這麼說出來嗎?當然不行!「這樣好了,芊馨,我們先舉辦一個簡單的典禮,然後等你爸媽回來之後,我們再舉辦一次盛大的結婚典禮,如何?」

    「這樣好嗎?」她猶豫了。

    「當然好,就這麼決定了。」

    ***

    遍禮的確很簡單,場地是由藍昕所策劃布置,在飯店的大廣場上,有自助式的餐點、雞尾酒,大廣場的正前方還有一個超大的螢幕,方圓百里之內的人大概都能看見——如果沒有被建築物遮蔽的卑。

    「老爸,你好了嗎?」藍昕走進休息室,看到向羽崴正好穿上外套。

    「好了,時間到了嗎?」他看了看手表。

    藍昕淺笑。「還沒,我只是來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

    「你到現在都還很納悶,為什麼一開始會作那些莫名其妙的夢,對不對?」他的微笑變深。

    向羽崴點點頭,他的確覺得非常納悶,難道……

    他蹙眉望向藍昕。「該不會……」可能嗎?

    「你猜到了?」

    「難道真的是你媽咪搞的鬼?!」很有可能喔!他以前就在懷疑了。

    藍听笑著搖頭。「不是媽咪。」

    「不是?」

    「不是。」他肯定的搖頭。「是我。」

    「是你?!為什麼?’

    「你不能否認因為那些夢,讓你對媽咪的印象非常深刻吧?」

    「是啊!簡直是深入骨髓,藍昕,該不會我對你媽眯的感情

    ……」

    「我不會做這種事的,老爸,做假的感情是不能讓媽咪得到幸福的,那些催眠病毒,只會讓你作夢罷了,時效不過是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可是我直到最近都還會……哦!」看到藍昕似笑非笑的表情,向羽崴漲紅了臉。

    「不會吧!老爸,媽咪又不是不讓你踫,你怎麼還會欲求不滿的老作春夢呢?」

    向羽崴故意騷亂他的頭發。「小鬼!你管太多了!」

    「呵呵!我相信媽咪往後一定會很‘性福,的。」

    「藍昕,你什麼時候改姓黃了?」

    「因為我有一個性黃的老爸呀!」藍昕調侃道。

    向羽崴抹抹臊紅的臉,該死,一個小鬼調侃得沒臉見人。

    「老爸,別告訴媽咪這件事,要不然她可是會鑽牛角尖的喔!到時你沒老婆可別怪我。」

    「放心,我一定保密。」他給予保證。

    「對了,老爸,為了表示我最真誠的歉意,我送了一個結婚禮物給你,好讓你能清理門戶。」笑容有點詭異。「等一下你就會收到了。」

    清理門戶?什麼意思?

    遍禮開始了,螢幕上實況播出新郎和新娘的一舉一動,讓每個人都能看見他們臉上幸福的表情。

    突然,畫面一變,yin聲浪語傳遍整個廣場,眾人包括藍謙荷及藍奸嬡以及她們的另一半,皆錯愕地望著螢幕上賣力演出的一對男女,張口結舌。女主角是背對著鏡頭的,而男主角的臉就拍的一清二楚了。

    卡爾文、西莉雅、布蘭特、艾琳和唐娜,不約而同的望向一旁已成雕像的迪恩。

    「你完蛋了,迪恩。」五人異口同聲。

    迪恩漸漸從雕像恢復過來,猛地怨聲高喊,「藍昕!」

    同一時間,向羽崴也揚高聲音怒喊,「迪恩——」

    遠處傳來藍听呵呵呵的魔鬼笑聲,久久不散……

    ***

    十月,是個普天同慶的月份,然而對藍家三姊妹而言,卻是個永生難以忘懷的大喜之日!

    「哇,太好了,老爸老媽沒事平安回來嘍!」抱著帥帥老公,藍芊馨開心不已的喊著。

    終于可以放下掛心的事,還可以拜托老爸幫她擴大地下實驗室的規模,說不定還能再添購一些昂貴的實驗機器呢!

    一眼看穿她心思的向羽崴搖搖頭,「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場盛大的婚禮要舉行,在這之前,你不準再想任何有關研究和實實驗的事。」

    自從那場小型婚禮過後,他這小妻子便老愛窩在實驗室里研究東研究西的,害原本不懂何謂吃醋的他,竟也嘗到酸酸的滋味。

    「怎麼,這種醋也吃呀?」她笑著挑眉問。

    真是奇跡耶,以往打翻醋桶的往往只有可憐的她,沒想到如今風水輪流轉,帥名模也有這種時候哪!

    佯裝一副听不懂的模樣,向羽崴顧左右而言他,「藍昕呢,去哪了?時間不早,我們還是快去接爸媽,免得讓他們等太久。」

    「他帶小毛球去公園另一邊的小羹看魚,等會就回來了。」她拉著他的手問︰「對了,我們所謂的盛大婚禮要在什麼地舉行啊?」

    「難得你會掛心這件事,」說起籌劃許久的事,他倏地揚起迷人的笑,「你呢,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地方?」

    「當然有啊!」亮眸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警,她邊邊往後退,「是我的親親老公最最最感冒的地方……」

    「什麼?」他一臉疑惑。

    敝了,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沒注意到藍芊馨逐漸遠離的身影,他低下頭努力思索著。

    遠遠站在另一端,她笑著公布答案,「當然是地下實驗室啊!」

    ***

    冰隆港警局。「親愛的老婆大人,很漂亮了啦,拜托你別再照了!」摸摸沒毛的光亮頭頂,藍富仁一臉的無奈。

    都裝成一副經過流浪苦日子的狼狽模樣了,還需要對著鏡子整理儀容嗎?

    拿著小鏡子,廖麗麗沒好氣的瞪他一眼。「都怪你,沒事出這個什麼假裝失蹤的爛主意,害人家不但見不到寶貝女兒們,還為了避免護照泄漏蹤跡而忍著不去各國旅游,陪著你躲在年初剛買下的私人小島上過日子,無聊死了。」

    「這也是為了女兒們好啊!你看根據偵探傳回來的消息,各司其職的她們不但沒有就此喪志,還紛紛釣到了很棒的金龜婿呢!」雖然懶情的因子還根深蒂固的存在著,但他已經很滿意了。「再說,那小島上下人少說有二十來個,不但設備齊全,每天還有補給各項用品的船只往返,雖然悶了點,但也挺悠閑的啊。」

    仔細想了想,她點點頭。「也對?這次的失蹤事件不但讓她們變得獨立一點,更重要的是,還順便揪出了董政要那群老狐狸的尾巴!」廖麗麗娃娃般的大眼閃爍著精明眸光。

    「嗯,這也是我最滿意的地方。」藍富仁得意的笑道。他果然沒看錯人,喬麟還真是個認真又忠心的孩子,看來不是奸嬡,就連把藍氏集團交給他,他也放心。「不過……」廖麗麗若有所思的瞧了他一眼,「女兒們若是知道了,不曉得會不會抓狂喔?」到時她可得將一切責任撇清!「應、應該不會啦!」他自信的摸摸圓滾肚皮,「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可是我精心策劃近半年的耶,連媒體記者和親朋好友都騙了,更何況是她們?」

    現在待在局長好友的辦公室里,為的就是將整個計劃做個完美的結束——飛機失事落海,機師及服務人員全數罹難,僅有他們兩人幸運被大陸漁船搭救,但由于身分證件全沒了的關系,歷經一番波折才重回溫暖的家園……

    「是嗎?」望向窗外,看到警局門口陸續下車的熟悉嬌俏身影,她笑了笑,「別忘了咱們老三那寶貝兒子藍昕是個超級鬼靈精,要瞞過他們的法眼好像有點難耶……」

    在她好心警告聲中,臉色刷白的藍富仁,原本發射著閃亮光警的電火球腦袋,逐漸變暗……

    一完一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