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馥梅 > 吃你上了癮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吃你上了癮 第十章

作者︰馥梅

    這下要傷腦筋了。

    側身望著熟睡的胡瑋倫,她甜美的睡容看起來好幸福的樣子,他希望這是自己帶給她的幸福。

    「權天集團啊……」躺回床上,望著天花板,他低喃著。

    一個難對付的對手,再加上自己的難題……

    絕不能讓爸媽和臭老頭知道,如果他們知道瑋倫和權天集團的關系,以及權天集團那個神崎老頭的打算,肯定會樂觀其成,直接打電話通知神崎老頭來把他的外孫女抓回去。

    他們沒有笨到認為把瑋倫給解決掉,他就會乖乖的听他們擺布,但是至少少了一個障礙,他們做起事來會簡單多了。

    他萬萬沒想到他們要自己回日本的原因,竟然是擅自替他定下了婚約,要他回來結婚的!

    真是一群該死的、學不會教訓的家伙,六年前的往事他們忘記了嗎?竟然還敢故計重施,先斬後奏!

    他死不答應,臭老頭卻說不答應就自己當面去向對方拒絕,他當然嗆他,自己找的麻煩自己去解決,然後告訴他們自己馬上要和瑋倫回台灣,再也不回日本了,但想不到最後卻被母親的哀兵政策給擊敗。

    斑!自己去退婚就自己去。

    不過因為太生氣,忘了問對方是哪家干金。

    反正不重要,明天再問清楚,然後花個一兩個小時,應該就可以把這件事解決掉。

    現在重要的是,怎麼對付權天集團的神崎老頭!

    不知道他屬意的那個男人是誰?

    可惡!敢和他搶老婆,干脆把那個男人灌進水泥塊里,丟到東京灣去算了!

    「你在想什麼?表情很恐怖呢!」胡瑋倫一醒來,看到的就是他千變萬化的表情。

    「我在想,干脆把你外公屬意的那個男人丟到東京灣去算了。」他老實的說。

    「夏威宇!」她驚喊,「你不是認真的吧?」

    「我很認真。」夏威宇目露凶光,「雖然我知道這是傻事!」

    「我們回台灣吧!」胡瑋倫拉拉他的手臂。

    「然後躲一輩子嗎?」他認真的望著她,「瑋倫,你不相信我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嗎?」

    「可是……神崎貴智是黑道出身,他的作風還是很黑道,我不怕他光明正大的來,我也認為你應付得了,可是他如果來陰的呢?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

    「可是瑋倫,這次不面對也不行,我相信你外公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各個機場可能都有埋伏,這一次你飛不出日本了。」

    苞瑋倫一震。的確,如果外公非找到她不可,她就逃不了。

    「別怕,我還有另一個辦法。」他將她擁進懷里。

    「什麼辦法?」

    「斧底抽薪的辦法。」他的語氣有些得意,「我們去公證結婚吧!既然那兩個老頭子都不顧我們的意願,隨隨便便替我們定了婚事,那我們也學他們啊,先斬後奏!」

    她訝異的望著他,久久不語。

    「怎麼?你不願意嗎?」夏威宇發現她異常的沉默,有點失望的問。

    「不是,我只是……」她頓了頓,「夏威宇,你祖父也替你安排了婚事嗎?」

    「啊……」他不禁錯愕,這時才發現自己失口,「瑋倫,這件事不重要,爺爺的條件之一就是,如果我堅持不答應那件婚事,就自己想辦法拒絕對方,所以我這邊不是問題。」

    「好,我們去公證結婚!」她很干脆的答應,「這樣一來兩邊都解決了,你也不用想什麼辦法拒婚,已經結婚了就是最好的拒粗理由。」

    「好,我明天就去處理公證結婚的事。」

    *********

    他們算盤打得好,可是姜是老的辣。

    神崎貴智沒有派人埋伏在各機場,而是埋伏在尹上家別墅門口,他早已查到胡瑋倫在尹上家位于北海道的別墅,早早就派人等著了,結果他們才踏出大門,馬上被抓住,直接飛回東京,一下飛機,便分別被押進不同的車子里。

    苞瑋倫被帶到神崎貴智面前,再次面對那張冷酷至極的臉,她的心忍不住顫抖。

    「六年了,你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他緩緩的開口。

    是中文!跟瑋倫錯愕。他會講中文,而且听起來講得還不錯!

    「你想怎樣?」她抬高下巴,心里擔心著夏威宇的處境。

    「很簡單,明天有一場歸禮,你是新娘,只要你乖乖的嫁人,婚禮結束之後,我就放了那個姓夏的小子,不會傷到他一根寒毛。」

    她心頭一沉,知道自己沒得選擇。

    「如果我不答應呢?」她咬牙問。

    「你不答應的話,唯一改變的結果,只有那個姓夏的會變成一具尸體。」

    意思就是不管她答不答應,都得嫁人,差別只是夏威宇的生與死……

    她該怎麼辦?她能怎麼辦?

    「他是尹上家的人,如果你……」

    「沒錯!對方是尹上家的人。」神崎貴智打斷她,「雖然我懷疑你為什麼會知道,不過無所謂,你只要乖乖的嫁過去就行了,這是你的命運,六年前嫁不成,六年後一樣要嫁給他!」

    苞瑋倫一怔。他……他在說什麼?她說的人是夏威宇,那他說的人……是誰?

    尹上家的人……

    「他叫什麼名字?」她覺得心髒幾乎要負荷下了了。

    「尹上恭一!」

    苞瑋倫跌坐在地上。天啊!真的是他!怎麼會……

    「你是說,六年前那個人也是他?尹上恭一?」

    「沒錯。」

    為什麼他沒說?為什麼……為什麼他提都沒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對了,夏威宇說他祖父擅自替他定下婚事,就是這一樁嘍?

    看他氣急敗壞的樣于,恐怕是真的不知道新娘是誰。

    通盤想過一回,尹上家的人不知道她另一個身份,外公也不知道夏威宇的另一個身份,而夏威宇則不知道新娘是誰,看來知道全部真相的只有她自己了。

    不過她很想知道,為什麼在得知她的身份的時候,他什麼都沒說?

    一個男人在婚禮上被新娘放鴿子,那是多大的屈辱,他不在意嗎?

    「好,我答應你。」這次來一場沒有新郎的婚禮吧!就當作是彌補六年前害他丟臉的事。

    她思考得太過于專注,沒有發現神崎貴智冷酷的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僅一瞬間,便已隱匿。

    *********

    另一邊,夏威宇被押上車後,在東京街上繞了好久,當車子終于停下來之後,他發現自己回到尹上家門口。

    這是怎麼回事?

    「請下車。」黑西裝男人幫他把車門打開,催促他離開。

    「瑋倫呢?你們把她帶到哪里去了?!」他質問。

    「孫小姐當然是在神崎家。」黑西裝男人說。

    「我要見她!」夏威宇不下車。

    「很抱歉,孫小姐即將結婚,不適合再與未婚男子糾纏,這對神崎家的名聲不太好。」

    「可惡!要不然帶我去見神崎老頭!」

    「社長不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人,請下車!」黑西裝男人再次催促。

    「我不要!」

    擺西裝男人垂著眼望著他,最後朝司機點頭,司機意會,車子熄火,拿下鑰匙,開門下車,坐進前面等待的那輛車上。

    「既然夏先生喜歡這輛車,那這輛車就送給你。」黑西裝男人點點頭,關上車門,也走到前面那輛車里,揚塵而去。

    夏威宇傻眼,爬到駕駛座想要追,卻發現沒鑰匙。

    「可惡!」他咒罵一聲,一拳擊向方向盤,「可惡!可惡!真是該死的可惡!」

    「大少爺?」下人看見可疑車輛,上前察看,一看是他,有些驚訝,「真巧,大老爺和老爺、夫人也才剛回來呢!一

    爺爺和爸媽也回來了?!

    夏威宇突然沖下車。要他孤軍奮戰肯定斗不過神崎老頭,現在只有請爺爺幫忙了。

    「大老爺在哪里?」他邊跑邊問。

    「啊!大老爺和老爺、夫人都在霞楓院喝茶。」

    他直接跑向霞楓院。

    「唉呀!恭一,怎麼跑那麼急呢?」夏淑君首先看見兒子,並朝他身後瞧了瞧,「奇怪,瑋倫呢?沒跟你在一起啊?」

    「恭一,你怎麼了?」尹上嵐關心的問,任誰都看得出來現在的夏威宇大大的不對勁。

    「爺爺、爸、媽,這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他跪了下來。

    「恭一?!」夏淑君受驚的喊,「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事讓你這麼慎重的求我們?是……瑋倫嗎?和瑋倫有關的事?」

    「對,媽,瑋倫被抓走了……」他將事情從頭到尾大概的敘述了一遍。

    一直保持沉默的尹上大老爺終于開口,「你要我們拿整個尹上家當賭注,去和權天集團的神崎作對?」

    「我知道這個要求很困難,可是瑋倫被抓了,她會被迫嫁給她不愛的人,痛苦一輩子!」

    「神崎貴智是她外公,我們沒有權利阻止人家!」尹上大老爺還是搖頭。

    夏威字惱怒。「到底要怎樣你才願意幫忙救出瑋倫!」

    「早這麼說不就得了。」尹上大老爺得意的笑,「我幫你定下的婚事不準退,婚禮就在明天,你乖乖的把人娶回家之後,我就幫你把胡瑋倫救出來。」

    他皺眉,咬牙切齒的瞪著臭老頭,很想沖上前掐死他,可是……

    「爺爺,我會恨你!」他沉重的說。「隨你們安排,我答應。不過你得保證,一定會把瑋倫救出來。」

    「只要婚禮一結束,我就馬上行動,一定會把那丫頭救出來,這樣你滿意了吧。」

    夏威宇不發一語的轉身離開。

    「爸爸,這樣……好嗎?」尹上嵐有些不忍的問。

    「有什麼不好?誰叫這兩個小鬼六年前丟下爛攤子讓我們收拾,你知道我們有多丟臉啊!我和神崎這麼做,也只是消消一口怨氣而已,還不是讓他們結婚!」尹上大老爺哼了哼,「還敢說恨我,真應該再讓他多吃一點苦頭才對!」

    「爸爸才舍不得咧!」夏淑君突然說。

    「胡說什麼?那臭小子那麼不孝,我有什麼好舍不得的!」尹上大老爺怒斥,轉過頭去。

    她笑了笑,沒有反駁,只是扯了扯老公的手,要他看。

    只見背對著他們的尹上大老爺,耳根子都紅了。

    *********

    場景幾乎和六年前重疊,一樣的教堂,一樣的休息室,不一樣的是,今天她不能逃。

    她在等著,等婚禮的時間到了,等大家發現新郎沒出現,等著結束這場鬧劇。

    當婚禮的時間到了,她在神崎貴智的帶領下慢慢的步上紅毯,從低垂、有些厚重的頭紗看出去,眼前的世界有些模糊,不過她還是看見聖壇前那抹熟悉的高大背影,以及他渾身難掩的「冰冷怒氣」。

    那附近的氣氛確實是凍結的,神父僵立著,前排的來賓個個垂頭斂目,不知情的人看了,會以島他們是來參加喪禮的。

    他為什麼在這里?而且這麼生氣?他不樂意娶她嗎?還是……他還不知道是她?

    這兩個臆測都讓人不是很愉快,前者很好懂,至于後者……

    他不知道新娘是她,卻還是站在那里當他的新郎,可見他是要娶別人的。

    她應該要難過,可是看他氣成那個模樣,她也就不難過了。真是的,幸好是她要嫁給他,要不然誰受得了他這種男人啊!

    終于接近他了,胡瑋倫看見他在伴郎用手肘撞了他身側好幾下之後,才勉為其難的轉過身,準備迎接她。

    她發現夏威宇連正眼也沒往她的方向瞧上一眼,然後在看見神崎貴智時,才驚訝的張大嘴,猛地往她瞧來。

    糟糕!

    苞瑋倫心里升起不妙的預感,果然,他三兩步沖了過來,一把掀開她的頭紗,他們兩個終于照面。

    「真的是你!」夏威宇不敢置信,又非常喜悅的大喊。

    「夏威宇,你……」她低聲想提醒他現在的場趕,誰知下一瞬間他竟然猛地將她抱進懷里,在她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低頭熾烈地吻上了她。

    天啊——

    苞瑋倫在心里呻吟,這下子才真是丟臉丟大了!

    「咳!」神父站在台前輕咳。

    她有听到,她真的有听到,也懂神父的意思,可是這只發情的暴龍她控制不了啊!

    「咳咳!」神父加大聲音,教堂里已經響起一陣陣低低的笑聲、呼聲、叫好聲。

    「夏……」空檔時間不夠,她只來得及吐出一個字,便又被吻得天昏地暗。

    終于,有人看不下去了,上前來將他扯開。

    「尹上恭一,安份一點!」尹上大老爺和神崎貴智一人一邊,架開夏威宇,「要發情等婚禮過後你要怎麼發都行!」

    夏威宇終于恢復理智,忍不住胳了臉.

    掙開兩個老人家的「攙扶」,他向神父低聲道歉。

    「沒關系,下次記得,這個步驟要在我宣布‘你們成為夫妻’之後才能做。」神父微笑的說。

    下次?

    新郎新娘相視一眼,不!絕對絕對不會再有下次了!

    *********

    敗明顯的,他們被耍了。

    但是,為什麼?

    「很簡單啊!這是在報復你們兩個小鬼在六年前給我們丟臉。」尹上大老爺是這麼說的。

    「原來六年前你也逃婚啊!」胡瑋倫終于知道真相。

    「我只晚你一步逃而已,托你的福,讓我逃得比較輕松。」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爺爺會這樣報復我可以理解,可是我外公……他的性情實在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這是她最大的疑問。

    夏威宇聳聳肩。「誰知道呢,不過听爸爸說,爺爺和外公是很好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是爺爺主使,外公只是不得已配合?」她狐疑的問。

    「我不是說了,誰知道呢?外公酷著一張臉不吭一句,爺爺則只會嘲笑調侃,正事也不解釋一句,反正,我們結婚了,這樣就好了。」

    「我總覺得,和爺爺在一起的外公,變得比較不可怕了。」

    「是嗎?為什麼我覺得他們兩個如果湊在一起,是加倍的可怕?」他搖頭。

    「那……接下來呢?」

    兩個老人家只給他們兩個月的新婚假,接下來可要辛苦了,因為慎二要到美國去主持大局,亞洲這邊的皇樓就要交給他負責。而神崎家因為只有她一個繼承者,所以她必須開始學習如何經營管理龐大的權天集團,未來做牛做馬是無法避免的了。

    想到這里,她忍不住垮了一張臉。「我可不可以離婚?」

    「不行!」夏威宇一驚,趕緊抱緊她轉移話題.「我們去度蜜月吧!我先帶你玩遍日本,然後看你要去哪里,我都帶你去,你不要說那兩個字啦,好不好?」

    苞瑋倫忍不住笑了。「好,不過我想回台灣度蜜月。」

    「好,都听你的。」

    幸福的依偎著,突然,她仰起頭。

    「我們好像忘了通知胖胖後續消息了……」

    「啊!糟糕,真的忘了。」他驚覺的拍了下腿。

    「胖胖一定擔心死了,還會很生氣,怎麼辦?啊,我想干脆我們去找胖胖吧,他應該會很高興……」

    他頭一低,堵住妻子的唇,直到她全身虛軟的癱在他的懷里,才氣息紊亂的放開她。

    「胡瑋倫,緋聞風波才剛剛降了一點熱度,你現在又打算去探班,你是嫌緋聞吵得不夠熱,要去幫忙加溫啊?」這個笨女人!

    「我只是怕胖胖太擔心嘛!」

    「很簡單,打個電話通知不會嗎?」

    「那你打,我可不想被他罵。」

    「他敢罵你?好大的膽子,干脆回台灣之後再通知他,讓他多擔心幾天。」

    「夏威宇!」胡瑋倫低斥。

    「我打,我現在就打,行了吧!」他探身拿起桌上的電話,打給李毅。

    電話接通之後,只听見他說了兩句便掛斷電話。

    「李毅正在拍戲,我已經請他的助理轉告了。」夏威宇丟下電話,攬過老婆就要繼續親,沒想到被擋住。「瑋倫?」

    「原來你認識胖胖的助理啊,我都不知道呢。」

    「我為什麼會認識什麼助理?」

    「那就是接電話的助理認識你,認得你的聲音嘍?要不然你只對對方說‘轉告他我們結婚了’這麼一句話,助理怎麼轉達?」

    「助理可能下知道,不過李毅猜得到吧!」

    「奇怪了,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默契了?」

    「從認識同一個深藏不露的女人之後。」夏威宇終于忍不住了,一把將她扯了過來,不再讓她廢話一大堆,盡情的品嘗著她甜美的唇。

    這道美食,他已經吃上了癮。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