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注定愛你兩次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注定愛你兩次 尾聲

作者︰梅貝爾

    周末來到孟家吃飯似乎已經成了慣例,也確實感覺到孟母和孟潔不再對她抱有敵意,而是真的敞開心扉接受她。

    「我正在跟你媽聊天,你拉我進來做什麼?」她紅著臉抱怨。

    孟晉將房門關上,再也克制不住**,吻住她的櫻口。

    「唔……」于鳳荻掙開他的嘴,面河邡赤的推了推他,「你媽和你妹都在外面,你可不要想亂來喔!」

    他低笑一聲,「我知道。」

    「到底什麼事?」

    「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孟晉眼中飽含了全部的感情,「現在的我已經分得很清楚了,我愛你,比愛‘她’還要深。」

    這個「她」自然指的是真正的于鳳荻。

    她眼眶倏地濕了。

    「我還以為永遠听不到這句話。」

    「我真的很笨,摸索了這麼久,終于明白自己的心意。」孟晉嗓音微啞,「就算‘她’還在世上,我也能大聲的告訴全天下的人,我愛的人是你!」

    于鳳荻又哭又笑,「我……我還以為你這個人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結果……不過我真的好高興。」

    他遞了張面紙給她擦眼淚,「我沒想到會把你弄哭了。」

    「這叫喜極而泣。」她嬌嗔。

    孟晉朝她寵溺的微笑,然後踱到衣櫥前面,打開它,再從里頭出那把小心珍藏了十年的物品。

    「這把雨傘里頭有著屬于我和鳳荻初戀的回憶,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還能繼續保存它。」他想征求她的同意。

    她愣愣的盯著它,下意識的接過去,在踫踫到的那一瞬間,好像有一道電流快速的通過她的腦部,同一時間,想起某些不該屬于她的記憶。

    「這把雨傘是……」

    「是鳳荻最喜歡的雨傘。」語氣中充滿著懷念,「我還記得那天放學的時候,外頭下著大雨,我沒有帶傘,正打算淋雨回去,這時有輛轎車經過我身邊快速駛過……」

    「沒想到濺了你一身泥水,只是像個呆子般站在那兒,後來轎車後座的車門被人打開,我……不,于鳳荻顧不得會不會淋到雨,很快的從里頭跑了出來,一直向你道歉,還把這把雨傘拿給你用。」她宛如夢囈般的低喃。

    「你怎麼知道?」他滿臉驚愕的睇睨她。

    「呃?」

    「你怎麼會知道當時的情形?」孟晉又問了一遍。

    「真的是像我說的那樣?」于鳳荻登時呆若木雞。

    「沒錯。」他重重的點了下頭,「完全像你說的,可是……你怎麼會……照理說你只是附在她身上,應該不可能擁有她相同的記憶才對……」

    她曲起指節,敲了敲自己的腦門,滿眼困惑,「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剛剛我的手一踫到這把雨傘,突然之間有好多畫面浮現在腦海中,當你在敘述的時候,我就自然而然的說出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前的情形真是太詭異了!

    于鳳荻死盯著手上的雨傘,輕顰眉心,腦中的畫面似乎漸漸清晰,讓她的呼吸急促起來。

    「你又想起什麼了?」

    「我……我不知道……好像在學校的操場上……大家在玩一種叫做躲避球的游戲……」耳畔似乎傳來學生們的嬉鬧和奔跑聲。

    孟晉屏住氣息,「然後呢?」

    「其他同學都出局了,只剩下我和你……不,是你和于鳳荻,為了不讓她被球打到,你就……」

    他順勢接了下去。「要她躲在背後,然後努力接下所有的球,不讓球打到她,直到下課鐘響為止。」

    「對。」于鳳荻驚異的看著他。

    「你還想到什麼?」

    記憶有些錯亂,她不由得在房里來回踱步。「你不要再問了,我都被搞糊涂了,就好像一剎那之間,有人把她的記憶強行灌到我的腦子里,我的頭都快炸開來了……」

    叩叩。

    「哥,出來吃水果了。」孟浩在門外嚷道。

    「知道了。」孟晉揚聲回道。

    「我想回去了。」她的臉色不太好。

    「好吧!就讓它順其自然,什麼都不要想了。」

    孟晉心里總覺得事有蹊蹺,不過也不忍心再追問。

    ☆☆☆

    夜深人靜。

    于鳳荻在床上輾轉反側了兩個小時,腦子里亂烘烘的,時間過得越久,越多東西平空冒出來,到了最後,她甚至產生一種錯覺,自己是于鳳荻本人。

    不行!

    她從床上翻身坐起,抓亂了金紅色的頭發。

    一定有誰可以為她解答,否則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瘋掉。

    可是,她該去找誰?上帝嗎?

    她披上睡袍下了樓,到廚房沖了杯熱牛奶暖暖身子,也讓思路涌躍些。

    找上帝是不可能,那麼這世上除了于鳳荻本人,再也沒有比她更了解自己了。

    想到這里,她馬上撥了室內電話到佣人房。

    「喂。」是個睡意很濃的嗓音。

    「小穗嗎?」于鳳荻赫然想起現在是半夜兩點多。「對不起,吵醒你了,你知道……呃,我念高中時的一些私人用品收到哪里去了?」

    小穗沉吟幾秒,畢竟當時她還沒有到于家來工作。

    「我不太清楚,不過閣樓上堆了很多東西,或許是放在那里,要幫你找嗎?」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找就好了。」興匆匆的掛上電話,于鳳荻經迫不及待的上閣樓尋寶去了。

    只是沒想到堆在上面的東西真的很多,而且布滿灰塵。

    她找來手帕捂住唇鼻,開始從堆在最外面的紙箱找起。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原本滿腔的期待隨著一次次的失望而消失,讓她不禁有些氣餒,越來越不懂自己到底要證明什麼。

    一無所獲的解開手帕,又困又累的癱坐在牆邊,听見有人攀上樓梯的聲音,本能的掀開眼瞼,見到小穗探頭上來。

    「大小姐,你已經找了一整晚上,到底要找什麼,我來幫你。」

    她苦笑,「我已經找完了,等一下就下去。」

    小穗才把頭縮了下去,嗒嗒嗒的往下走。

    「算了,不找了。」她拍拍**起身,不期然的看見有只蟑螂從腳邊爬了過去,嚇得她當場又是跳腳、又是尖叫,一陣乒乒乓乓,還弄翻了好幾只箱子。

    「慘了!咳咳咳……」這下不只要重新收拾,還被到處飛揚的灰塵嗆得好難受。

    重新將手帕綁了起來,然後試著將紙箱一一堆高。

    于鳳荻不經意的瞄到一只紙箱被刻意藏匿在層層雜物後頭,所以方才都沒注意到它的存在。

    「這里頭裝了什麼?」

    她將紙箱拖了出來,輕手輕腳打開,免得灰塵又漫天飛舞。

    當紙蓋開啟,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套女生的高中制服,因為上頭繡著某某高中的字樣,正是于鳳荻高中就讀的學校。

    撥開幾件衣物,于鳳荻在下面找到幾個可愛的小熊玩偶,還有小熊鑰匙鏈、小熊發夾、小熊發圈,可見得原來的主人非常喜歡收集同款的圖案。

    然後她看到了一本粉色調系的日記本,心跳的速度猛地加快。

    情不自禁的深吸口氣,她將日記本拿了出來,封面上依然是同樣的小熊圖案,只是看著它、摸著它,連一頁都不需要翻,她竟然可以知道里頭寫了些什麼秘密,讓她整個人都震住了。

    將日記本壓在胸口上,按捺不住狂跳不已的心髒,二話不說,馬上就離開閣樓,回到自己的房間。

    她有一種模糊的預感,這本日記可以為她解開所有的謎團。

    ☆☆☆

    「沙沙沙……」一陣翻動紙張的聲音,于鳳荻找到了第一次出現「孟晉」兩個字的那天,看著上頭娟秀的字跡,不禁屏住氣息。

    班上來了個年紀比我們大的同學,他叫孟晉,外表比其他同帥又高,感覺也較為成熟,听說是因為家庭因素,曾經休學兩次、今年終于重新回到學校上課,身為新任班長,我必須主動去認識他……

    原以為孟晉是個不好相處的人,可是當我看到他趕不上化學老師上課的進度,將抄好的筆記借給他時,他居然臉紅了,讓我覺得他好可愛……

    今天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孟晉終于主動跟我說話了,雖然只是謝謝我為他做的筆記,讓他的功課不至于趕不上其他同學,但是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下午在上英文課時,孟晉不小心又打瞌睡了,讓老師很生氣,但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因為他每天放學回家,得幫媽媽到黃昏市場賣菜,早上又得去送報紙,所以一定很累……

    孟晉婉拒了我幫他補習英文的好意,讓我心里好難過,他是不是討厭我?原來我已經這麼喜歡他了,可是他呢?

    今天孟晉把我早上做的壽司都吃光了,雖然捏得不是很好看,可是看他吃得狼吞虎咽,我只能坐在座位上偷笑,因為要是讓同月知道,那多難為情啊……

    不過隨便翻到某個頁數,于鳳荻對上面的一字一句有著說不出的熟悉,仿佛是她前一秒才寫下,而不是十年前。

    接下來詳細的記載著每一天所發生的事,全部圍繞在孟晉身上,孟晉做了些什麼事、又說了些什麼話,在短短的三個月之內,可以看得出兩人對彼此的好感,卻又不敢太過明目張膽,只能藉著功課和食物的傳遞讓這段少男少女的初戀情愫延續下去。

    于鳳荻不由得噙著笑意,將它們一一看完,她可以深刻的感受到這本日記的主人的心情,就宛如是她本人似的。

    當她再翻頁,後頭竟是一片空白。

    對了!她記得那場差點致命的車禍就發生在這期間,自己就是在當時傷勢過重而成了植物人,可是坐在後座的于鳳荻只是受到驚嚇,並沒有受傷,為什麼日記沒有再寫下去,反而被藏了起來?

    無數個問號在腦中盤旋不去。

    她斂後沉思著,小手隨意的翻動日記,忽然像是發現什麼,再次小心翼翼的翻找,果然看到在某一頁有被撕掉的痕跡,而在下張空白的頁數上,似乎因為寫得太用力,而被拓印下來。

    聰慧如她,馬上想到一個辦法。

    找到了一支鉛筆,再將筆芯打斜,把整張紙都給涂黑,隱約的字跡自然而然的凸顯出來。

    不過當于鳳荻乍然見到那些與之前完全不同筆跡的字句時,全身如遭電極。

    這是真的嗎?不是我在作夢?

    我居然一眨眼變成于家的大小姐,再也不是那個又窮又丑的趙小館……我的爸爸是兩家公司的大老板,媽媽對我又好又溫柔,跟我原來的父母完全不一樣,這一定是老天爺看我可憐,所以才會成全我的心願……

    以後我就叫做于鳳荻,是有錢人家的大小姐,想要買什麼東西都可以……我再也不用當趙小館,再也不會被同學嘲笑了……

    對了,這件事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是秘密……

    我要小心,絕對不能露出馬腳……

    于鳳荻霍然感到天旋地轉,呼吸困難。

    親愛的上帝!這究竟是誰開的玩笑?

    原來這一切都搞錯了,自己才是真的于鳳荻,卻陰錯陽差的和趙小館的靈魂交換……

    外頭下著傾盆大雨,車窗上的兩支雨刷快速的左右擺動。

    她叮囑前頭的司機開慢一點,可是仍然晚了一步……

    吱!

    伴著刺耳的煞車聲,一具同樣背著書包的瘦弱人體被撞飛了……

    「啊……」于鳳荻驚呼出聲,美眸瞠得好大,失去的記憶重新被找回來了。「我想起來了,我都想起來了……」

    因為她的肉體被趙小館侵佔了,自己不得不附在原先屬于趙小館的身軀里,所以,當她漸漸有了意識,偏偏記憶又被不知名的力量給剝奪,自然而然就以為自己就是趙小館……「怎麼會這樣?我、我居然才是真的于鳳荻……」

    她全身虛軟的坐倒在地毯上,重新的看著手上的證據。

    房門被人輕輕推開,進來的是張潤貞。

    「荻荻,你在忙什麼,連早飯都不吃了?」

    于鳳荻眼眶發熱,「媽……」

    「我听小穗說你一整晚都待在閣樓上找東西,到底在找什麼?」

    「我已經找到了。」她激動的落下淚來。

    張潤貞失笑,「找到就找到,哭什麼?」

    「媽……」她撲進親生母親的懷中,痛哭失聲。

    她一直以為自己佔據了他們女兒的肉體,心中充滿愧疚,結果剛好相反,她只是回到屬于自己的家,再度擁有親情,甚至找回了愛情!

    「怎麼了?」

    「媽,我愛你。」于鳳荻壓抑不住此刻的情緒,大聲的說出對母親的感情。「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原來自己的潛意識早就認出親生母親。

    「荻荻。」女兒的話讓她也不禁紅了眼。

    想到自己不在的這些年,另一個「她」是如何讓父母煩惱得白了頭,心里就好內疚。

    「媽,對不起,讓你和爸擔心了。」

    張潤貞欣慰地揉揉她的頭,「過去的事就算了,現在你又變回以前的樣子,我和你爸就再也沒有遺憾了。」

    「還有爸……」她倏地跳了起來,赤著秀足就沖出房門,往樓下餐廳跑去,「爸!」

    坐在餐桌前喝茶看報紙的于國慶听見叫喚,本能的回頭。

    「爸!」于鳳荻梗聲的呼喊,激動的撲上去,一把抱住父親的脖子。

    「荻荻!」他被女兒的舉動嚇了一跳。

    于鳳荻淚水滂沱,哭得肩頭一聳一聳的。

    「爸,我愛你,再也沒有人可以分開我們父女了……」

    「嗄?」不明所以的他用眼神詢問下樓的妻子,卻得到搖頭的答案,顯然老婆也不曉得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不過,女兒貼心的話仍舊讓他們夫婦倆心窩暖呼呼的。

    他們總算找回那個懂事听話的女兒了。

    至于其他的事也就不重要了。

    ☆☆☆

    晚上七點多,孟晉跟著董事長回到于家的別野,好像是于鳳荻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說,非要父親找他一塊回來不可。

    「孟晉,待會兒才會開飯,先跟我到書房去。」

    他有些分神的望向通往二樓的回旋梯。

    「呃……是。」

    憊是張潤貞細心,一看也曉得孟晉的心思全飄到樓上去了。「要談公事等吃過飯再說。孟晉,荻荻在房里等你,上去找她吧!」

    「是。」說著,已經三步並兩步的往樓上去了。

    「叩叩。」

    「請進。」門的那一頭響起嬌媚的女聲。

    孟晉握住喇叭鎖,轉動一下便推門進屋。

    「鳳荻,你有什麼事……」

    不期然的,一具女性的嬌軀投向他,讓孟晉往後退了兩步,背部抵在門上,對方還主動獻上香噴噴的熱吻,讓他霎時忘了剛才要問什麼,只能本能的箝緊她,熱烈的予以回應。

    就在一切即將失控,大掌激烈的**著她曼妙的曲線,恨不得將她壓在地毯上為所欲為時,他不得不氣喘如牛的猛然打住。「呼、呼……鳳荻,不行……」

    她嬌喘吁吁的微眯美眸,「孟晉,我愛你。」

    「老天!我也愛你。」孟晉饑渴的盯著她的櫻口,改用啄吻的方式,一下、兩下,眷戀不舍。

    于鳳荻仰起緋紅的臉蛋,嗓音急切。

    「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你一定不敢相信,這簡直太奇妙了!」

    「什麼事?」雖然身體沒有獲得滿足,可是有她在懷中,勝過得到全世界。

    「來!」她牽著孟晉的大手,示意他坐在席夢思大床上頭,再拿起擱置在梳妝台上的日記本,然後翻到關鍵的那幾頁。「這本是于鳳荻十年前寫的日記,你看完就知道了。」

    孟晉猜不出她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只有照她的意思坐下來,把日記一張張的看完,臉上不由得露出滿是甜蜜回憶卻又苦澀的笑容。

    「原來當年我並不是單戀,‘她’也同樣喜歡我……唉!雖然‘她’不在了,不過,現在我有了你,我會更加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感情。」

    「先別急著惋惜,你再看下去。」

    他狐疑的低下頭顱,直到翻到最後一頁,霎時臉色丕變,一字不漏的將它看個清楚。

    「這是……」

    于鳳荻指出最大的差異點。「你看出來了嗎?這前後兩人的筆跡完全不同。」

    「怎麼會有這種事?」孟晉一時無所適從。「我以前從來都沒發覺到……難怪當年‘她’在連續請了一個月的病假之後,就急著要董事長幫她辦理轉學手續,一定是怕被老師或同學發現她們的筆跡是屬于不同的兩個人。」

    她站在他雙腿間,兩手捧著他驚愕不已的臉龐。「我想也是,如果沒有找到這本日記,可能永遠都沒有人揭發這個天大的秘密。」

    孟晉又將它看了一遍,震驚過後,很快便接受了。

    「其實我不應該覺得意外,再怎麼說,一個人的個性和脾氣絕對不會在一夕這間有這麼強烈的轉變,就算你們擁有相同的外貌,但是身體里的靈魂不同,我仍然沒有辦法像愛你這樣去愛‘她’。」

    這個「她」自然是指被趙小館附身之後的于鳳荻。

    「我想這種事說出去,恐怕也沒有人會相信。」她笑嘆。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感激老天爺又將你們調換過來。」孟晉心情激昂的摟住她,失而復得的心境是筆墨也難以形容的。「歡迎你回家。」

    她眸光無比的柔情繾綣,「我回來是為了再愛你一次……」

    「也讓我重新愛上你。」

    ——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