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認賊作夫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認賊作夫 尾聲

作者︰梅貝爾

    十幾輛滿載貨物的糧車在數名壯丁家僕的押送下來到破廟,聚在這里的難民比前些日子還多,不過大家臉上多了笑容,對未來也有了希望,人人相互扶持,共同渡過這個難關。

    敖俊更疑的出來察看,瞥見從糧車上躍下的小姑娘,一陣驚喜,幾個大步就跨上前,給她一個熊抱。

    「丫頭,怎麼會是你呢?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

    宋隻儂從他胸前抬起小臉,「還不是因為你和敖嬸嬸的義行已經傳遍開來,我只要跟著難民走,就保證能找得到你們。」

    「你出府有跟義父報備過嗎?」他頭一個想到她的安全。

    說到這個,她可是連尾椎都翹起來了。

    「那是當然的了,而且還是爺爺派我出來的,他說我已經長大,該出來見見世面了,于是要我帶一些人押送糧食來給你們,順便替你照顧這些難民。」

    「替我?」

    她壓低音量,「對,爺爺說主公那兒需要你,要你盡快趕去幫他,」

    敖俊目光一斂,「我明白了。」

    「敖叔叔,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看你胡碴又冒出來,臉頰也瘦了。」宋隻儂心疼的低呼。

    「我這還不算什麼,真正辛苦的是你敖嬸嬸。」敖俊轉頭尋找老婆的蹤影,見她正好過來,不禁溫柔的上前攙扶,「你看她挺了個肚子,又要煮這麼多人要吃的東西,害我每天提心吊膽,怕她把身體累壞了。」

    玉竹瞠他一眼,「別把我當作紙糊的,我的身體好得很。」

    「敖嬸嬸有、有喜了?」宋隻儂本能的盯向玉竹微凸的小腹,心都涼了一半。

    他笑得意氣風發,露出即將為人父的驕傲。「已經三個多月了,再過幾個月,你就要當姊姊了。」

    宋隻儂眼圈紅了紅,「恭喜你們。」

    「丫頭,你可是頭一個知道這個好消息的,高不高興?」敖俊已經得意忘形,巴不得跟全天下的人炫耀。

    「我當然替敖叔叔高興了……」其實她很想哭。

    憊是玉竹心細如發,用手肘拐他一下,「好了,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了,淨顧著說話,我們還是辦正事要緊。」

    敖俊「叩!」的敲下自己的腦袋,「我差點忘了,丫頭要我們盡快去和主公會合,她會留下來接替我們的工作,所以,你去收拾一下細軟馬上出發。」

    「這里難民很多,我怕她忙不過來。」玉竹希望能更妥善的安頓好難民,才能放心離開。

    宋隻儂一臉信心滿滿,「敖嬸嬸,這里的事交給我就好,再過幾天,爺爺會再多派人手來幫忙,你們不用擔心。」

    「丫頭,這可是你表現的大好機會,不要讓敖叔叔失望了。」

    「一切包在我身上。」她拍胸脯保證。

    敖俊摟著玉竹的肩頭,將他納進自己的羽翼中。「這樣你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況且還有更重要的事在等著我們去做。」

    「好吧!那我進去拿些東西就可以走了。」

    「你不要提重的東西,我來就好。」敖俊像老母雞似的在後面叨念著。

    看著他們鶼鰈情深的模樣,根本沒有別人介入的余地,宋隻儂這一刻是真的死心了,就算再等三年,說不定他們已經兒女成群,那她算什麼?在敖叔叔眼里,也只容得下敖嬸嬸一個女人,對他來說,自己永遠只是個長不大的丫頭。

    她笑了,覺得自己還真像個孩子,只懂得如何霸佔一個人,也許就像敖叔叔說的,她還不懂男女之間所謂的「愛」,也許再說一年、兩年,她會遇到能真正讓自己動心的男人,到時,她非要好好的愛一場不可!

    因為跟前來投靠的難民相處多日,彼此有了感情,听說敖俊夫妻要走,人人都流露出不舍的表情,在一一話別後,才坐上備好的馬車內。

    「丫頭,一切要小心。」敖俊再次叮囑。

    宋隻儂泛紅著眼眶,朝兩人揮手,「敖叔叔、敖嬸嬸,你們路上也要小心,我們很快就可以再見面了。」

    「再見。」離別總是感傷的,尤其是孕婦。

    宋隻儂肩頭一聳一聳的,「敖嬸嬸,你要保重身子,才能替敖叔叔生個胖小子。」

    玉竹拭著淚,「我會的。」

    「丫頭,我們走了。」說完,在眾人依依不舍的送行下,敖俊熟練的駕著馬車緩緩前進。

    因為擔心玉竹會動到胎氣,所以馬車行進的速度很慢。

    「路還很長,你先到里頭睡一下。」他說。

    玉竹將螓首倚在他身側,「我不困。」他們已經好久沒有獨處,甚至放松心情欣賞周圍的景致了。

    「要是有任何不舒服,一定要馬上告訴我喔!」敖俊現在就像驚弓之鳥,只要稍微風吹草動就緊張兮兮,簡直如臨大敵一般。

    她的回答是翻白眼。

    「女人,你有沒有听見我的話?」他不滿意的問。

    「听見了。」玉竹無奈的說。

    敖俊這才滿意的閉嘴。

    是不是每個男人第一次當爹都是這副德行?要是自己表現出一點不耐煩,他準像只老母雞,在耳邊不停的咕咕叫,想到還要忍受好幾個月,她就快抓狂了。

    玉竹輕吁一聲,才要閉上眼皮假寐,霍然听見馬車後傳來急促的馬蹄聲,下意識的回頭,陡地認出馬背上的男人,赫然大叫。

    「停車!」

    被她突來的叫聲嚇到,敖俊險些摔下馬車,「怎麼了?是不是肚子痛?還是哪兒不對……」

    「都不是。」玉竹比了比後面,「你看誰來了?」

    敖俊順著她比的方向一覷,臉色微變,「他又來干什麼?」

    「當然是來送行的。」她微笑說。

    他撇了撇唇,「哼!誰希罕。」

    的馬蹄聲來到馬車旁後停住,戰戎深深的睇向好不容易才相認的孿生兄弟,其實心里還有很多話想說,可是現實似乎不容許。

    「你們要走了?」

    「廢話!難道還等你戰總捕頭來抓人嗎?」敖俊照樣不給他好臉色看。

    玉竹微慍的輕斥,「敖俊,不要用這種態度對人家。」

    有老婆在旁邊盯著,他只好收斂一點。「有屁快放!」

    「我只是想來跟你說一聲,我不會再說要辭官了。」戰戎口氣真摯,「我終于明白自己有更大的責任,還能為老百姓做許多事,他們也需要我。」

    敖俊冷哼,「那是你家的事,告訴我干什麼。」

    「不過,只要我當京畿總捕頭一天,就不容許「狂天四獸」再犯案,今日一別,下次再見面時,本官定會將他們繩之以法。」

    昂起挑釁的酷臉,「誰怕誰,盡管放馬過來!」

    「保重。」戰戎強迫自己勒馬往回走。

    「你也一樣,可不要還沒抓到「狂天四獸」就被奸臣害死了。」敖俊有點烏鴉嘴的詛咒,不過,卻是他另一種形態的關心。

    戰戎唇邊露出淡淡的笑痕,眼角卻滲出淚光,仰首看天,發現剛剛還晦暗陰郁的厚重雲層,不知何時已然漸漸散去,隱約透出一道道溫煦的陽光,這是否就意味著一個新的朝代即將來臨?這一刻,他是無比衷心的期盼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