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仇愛貝勒 > 第十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仇愛貝勒 第十一章

作者︰梅貝爾

    那丫頭的命還真硬,為了以防萬一,她必須先去確定一件事。

    來到松柏苑,果真空蕩蕩一片,娣姑的腳步加快,如人無人之境。

    當她瞥見緩緩行來的水蓮,露出假笑迎上去,「水蓮姑娘,你的頭還受著傷,怎麼下床了?」

    水蓮感到頭皮一陣發麻,驚恐的開始倒退,「你……來做什麼?!」

    「王爺要我來接你去芙蓉苑和側福晉對質,跟我走吧!」說著,便伸長了手過水蓮戒備的說︰「你以為經過昨晚的事,我還會相信你的話嗎?」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听不懂?」娣姑仍是笑著,可是眼神卻變了樣。

    「我只是弄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真是側福晉唆使的,你又何必還要費事假冒她?我想這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側福晉根本是無辜的,一切都是你在搞鬼對不對?」

    娣姑臉上的笑僵住了,「你當時沒有昏過去?」

    「招弟的力道不夠重,沒有讓我馬上暈倒,才讓我認出你們的聲音。」

    娣姑拔下塞上的暫子,「通常太聰明的人都會早死,既然讓你發現了,我就不能再讓你活下去。」

    水蓮臉上的血色一下子全流光了,她轉身就往房間跑,可是還沒來得及關上門,娣姑就一腳踹開門。

    她踉蹌一退,急道︰「就算你真的殺了我,他們遲早都會查到凶手是誰,元勛不會放過你的。」水蓮一時退得太猛,桌巾一把被她扯落,連同未熄的燭火也一起翻倒在地上。

    「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你是大貝勒最愛的女人,殺了你可以讓他痛不欲生,這代價也算價得了。」娣姑的臉被邪惡的陰影籠罩,如同鬼魅。

    「王爺和側福晉都待你不轉,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水蓮情急之下撞倒了屏風、踢翻了火盆,整個人跌進內室。

    娣姑淒然一笑,「待我不薄?哈……,就因為我身分低賤,不配懷有他的骨肉,王爺竟然狠心強迫我喝下藥汁,逼我拿掉肚子里的孩子,那是我僅有的一切啊!我哭著、跪著求他,他還是一樣無動于衷,我恨他……好恨、好恨。」

    「那麼也是你逼福晉投湖自盡的?」她忘了自身的危險,想問個明白。

    沒有人想到凶手竟然會是她!娣姑花了近二十年的巧妙布局,將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間,想想真是人可怕了!

    「不錯,當時她剛好小產,心靈正是脆弱的時候,我就編了個謊言,騙她大夫說她從此以後再地無法懷孕,而王爺也開始對她冷淡下來,將感情全放在側福晉身上,尤其,當時側福晉正懷著三貝勒,所以她信以為真,受不了打理的投湖自盡了,呵……,根本不需要我動手,我終于讓王爺嘗到失去所愛的那種痛心滋味。」

    娣姑的笑聲干澀、冰冷得令人毛骨悚然。「福晉一死,接著我就把目標轉向大貝勒,結果如夫人誤吃了那碗有毒的蓮子湯,王爺也開始采取各種保護的措施,我只好從其它人下手,讓箭頭一一指向側福晉,造成雙方的不合、猜忌,最後互相殘殺,只可惜前兩次都讓你逃過了,不過你知道得大多,今天你非死不可。」

    水蓮失聲大叫︰「就算你殺了我也迷不掉的……」

    此時,地板上的桌巾早已變成一團火球,赤紅的木炭掉落在屏風上,也以驚人的速度延燒開來。

    霙格格主僕見到屋里閃著火光,沒多久便竄出黑煙,頓時面無人色。

    「失火了!七巧︰快去找人來幫忙。」她命令道。

    「格格,你呢?」

    「我進去找水蓮,快去!」霙格格說完便撩起裙擺直沖進去,耳邊還听到七巧的叫喊聲,「格格,人危險了,不要去……」

    霙格格用巾帕捂住口鼻,直到看見水蓮他們。

    「娣姑,你這是做什麼?」她的介入出乎人意料之外。

    「格格,不要過來……」水蓮失聲驚喊,一時分了心。

    娣姑見機不可失,馬上將她抓到身前,用尖利的簪子抵住疙嚨。

    「格格,你快逃,不要管我了……」

    霙格格鐵定的跨前一步,「娣姑,你沒看到房子著火了嗎?只要你把她放了,我可以在阿瑪面前保你不死,這樣總比大家都燒死在這里的好。」

    「你以為我怕死嗎?格格,是你自尋死路,怨不得我。」娣姑以冰蓮做為威脅,「要這丫頭活命的話,你就乖乖的過來。」

    水蓮的臉色比雪還白,「格格,不要听她的,你快走……」

    「都走到這個地步,有你們兩個人為我陪葬,我就算到了陰曹地府也不會寂寞了,哈………」她笑得顫狂,眼神狂亂到了極點。

    不期然的,屋外傳來陣陣叫嚷聲,其中還挾著七巧的哭喊。

    「格格,你在哪里?我叫人來救你了,格格……」

    「水蓮姑娘和格格都在里面,大家快點進去救人……」剛從芙蓉苑回來的侍衛和家僕們都準備沖進火場救人。

    娣姑瞠大毒辣的瞪仁,右手一顫,「叫他們全都不準進來,否則我就刺穿這丫頭的喉嚨。」

    「七巧,叫他們不要進來……」霙格格知道她說到做到,現在只有靠她們自己脫困了。「听到了沒有?外面的人都不要進來。」

    听見她的叫聲,站在外頭的人全都不敢輕舉妄動,只能不斷的往屋里頭潑水,可是,火焰燒得太猛太烈,窒人的黑煙直實上屋頂。

    「咳……」屋內三個人都被煙嗆得咳嗽不止。

    霙格格見火勢快要控制不住,再不逃就晚了,可是,她又不能不顧水蓮的安全,看來只有智取了。

    「娣姑,你背後著火了……」霙格格猝地大喊一聲。

    娣姑果然中計,本能的往後一看;霙格格就診這當口飛身過去捉住她的手腕,兩人一起摔在地上,也同時讓水蓮重獲自由。

    水蓮撫著喉頭,眼楮被煙廳得好難受,「格格,小心呀!咳……」

    「水蓮,快去找人來幫忙……」她和娣姑在地上扭打在一起,心想逃一個是一個。「快點去……」

    「是。」水蓮只能憑著記憶,橫沖直撞的往門口的方向跑,室內的溫度高得嚇人,宛如一座大火爐。「咳……救命呀!快來人……」

    頒!一聲巨響,屋頂塌陷了一大塊,正好落在水蓮身後,熊熊的火焰淹沒了四周可燃的物品。

    「格格……」她不能貪生怕死,只顧自己逃跑,于是又轉頭往回跑。

    但突然幾只手臂抓住了她,然後听見疊聲的大喊。

    「找到了、找到水蓮姑娘了……」

    「快把她帶出去……」好幾名闖進火場救人的侍衛拚命將她往外拖。

    水蓮緊緊拽住一個人的袖子,情急的吶喊︰「不要管我,格格還在里面,快去救格格………」

    眾人才想再進去救人,濃濃的黑煙像洶涌的海浪般鋪天蓋地而來,連眼楮都睜不開來,眾人只得被迫暫時退出去。

    「怎麼樣?怎麼樣?救到人了沒有?」王爺一行人各個臉色慘白,魂飛魄散的趕來,瞥見整座屋子都快被火焰給吞噬了,更是嚇得說不出話來。

    元勛心膽俱制的在人群中梭巡水蓮的臉龐,「蓮兒!構沒救出蓮兒嗎?」

    「貝勒爺,已經進去救人了。」有人應聲。

    他五內如焚的吼道︰「把水給我,我要進去救她……」

    「大阿哥,我跟你一起去。」元磬地想加入救人的行列。

    這時有人興奮的揚聲大喊︰「貝勒爺,水蓮姑娘被救出來了……」

    元勛喜出望外的奔上去將她從侍衛手中接過來,「蓮兒,你真把我給嚇壞了,有沒有什麼地方燒傷?或者哪里受傷……」

    「我沒事,你听我說……」她又咳又喘的說︰「這一切都是娣姑的陰謀,和側福晉一點關系都沒有,還有……還有快去救格格,格格還沒逃出來……」

    側福晉從人群後沖出來,一臉魂飛魄散的表情,「你說什麼?霙兒她在里面?

    她怎麼會在里面?霙兒……」

    「元勛,我求你救救格格……」水蓮瞅著他的衣服,淚眼凝汪的懇求,「算我求你,格格救了我一命,她不能死。」

    王爺的臉異常蒼白嚴肅,他召集了幾名侍衛,正打算親自進入火場救女兒;元磬也如法炮制的在身上倒了桶水,要跟著進去救妹妹。

    「霙兒,額娘在這里,你不要怕……」側福晉心口像被人挖了個洞,腦海里浮現的淨是女兒還是嬰孩時可愛甜美的模樣,心中大勵,「霙兒,你不能死,額娘這就進去陪你……」

    七巧哭啞著嗓子攔抱住她,「不要呀!側福晉……」

    「阿瑪,讓我去吧!元磬,你留在這里等。」元勛傲然的提起水桶,當頭淋下。「你們幾個跟我走……」

    「大阿哥,你要小心。」元磬感動得一塌糊涂。

    側福晉嚷泣不已的跌坐下來,「霙兒、我的霙兒……額娘對不起你……」直到這時候她才大徹大悟,過去她只重視兩個兒子,對女兒卻吝于付出一丁點的母愛,他們同樣都是它的親生骨肉,待遇卻是天壤之別,她真是人自私了。

    霙兒,你可千萬不要有事,額娘已經後悔了。

    老天爺,求你不要帶走我的女兒,只要霙兒乎安無事,我再也不會奢求什麼了,側福晉誠心誠意的向上天祝禧。

    如果必須有人付出代價,那就算在她的頭上吧︰她的女兒是無辜的啊!

    「貝勒爺出來了︰貝勒爺把格格救出來了……」此起彼落的歡呼聲直達雲霄,老天爺終究听到眾人的心聲了。

    元勛抱著奄奄一息的霙格格出現,她的褲角.衣縭上還有被火燒過的痕跡,小腿的皮膚也被火燙傷,還起了水泡。

    「霙兒,你醒一醒,我是額娘……」側福晉如釋重負的將女兒摟在懷中,就像小時候一樣。這次的生離死別讓她懂得惜福的重要,她掏出巾帕,疼惜的抹去女兒臉上的灰渣。「霙兒,听到額娘的聲音了嗎?」

    「額娘……」幽幽醒轉的霙格格瞥見側福晉淚流滿腮的臉,以為自己還在夢中,「我是在作夢嗎?」額娘已經好久沒用這麼關愛的眼光看她了。

    「傻孩子,這不是作夢,是你大阿哥把你救出來的。」側福晉終于能真正的放下心中的疙瘩和嫌隙,坦然的面對和接納元勛。「元勛,謝謝你,以前都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

    倚在元勛懷中的水蓮泛紅了眼,仰頭等待他的回答。

    元勛在水蓮晶亮的眸底找到了愛和寬容,對于曾經發生的種種,他終于完全釋嚷了。「過去找的態度也很不好,還請二娘原諒。」

    王爺和元磬父子倆皆含淚的相視一笑,似乎在感激這場大火。

    燒吧!

    把過去的晦氣、口角和怨恨都燒光吧!

    明天,明天一定會是個美好、全新的開始。

    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