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來自遠方的戀人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來自遠方的戀人 尾聲

作者︰梅貝爾

    「喀!」

    咦?林奕華愣了一下,又扣了幾次,槍里已沒有子彈了。

    「太好了,沒子彈了,奕華姊,我已經原諒你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听到沒有?外公的願望還需要你去幫他實現,他一定也不希望你死的,奕華姊,答應我,你會好好活下去?」江紫璃興高采烈的嚷。

    「我——沒有資格活著。」听了江紫璃的一番話,她潸然淚下。

    「只要你能幫外公達成心願,就算是對他的補償了,好不好?奕華姊,你會幫他完成的?」外公的心願就是他的研究能得到肯定,雖然他死了,江紫璃希望能為他留下些東西讓後人追念。

    「我會的!只要我能回去,我會幫博士做到的。」她含淚的同意。

    而在另一邊,莫上塵探測出侯君羿還有一口氣在,忙說︰「把眼楮睜開,你不能睡著,你一定要撐下去,我現在就送你去找大夫來幫你療傷;武三,快點去牽馬過來。」

    邦君羿原本快合上的眼又睜大,氣色也比方才好,宛如是回光返照。

    他伸出沾滿鮮血的手扯住莫上塵的衣服,氣若游絲的道︰「孩子,不用了——我就快——死了,我知——道,我有——話跟——你說,原諒我——好嗎?」

    「你——」莫上塵無言以對。

    江紫璃也來到他們身邊,代他乞求,「上塵,侯老爺早就知道你的身分了,他之所以沒有點破,就是因為他知道你是來為你娘報仇,這十多年來他每逃詡在懺悔中度過,因此他願意接受你要加諸在他身上的任何復仇行動。」

    「連你也在為他說話!」莫上塵不平的質問,氣她站在仇人那邊。

    「我不是在為他說話,沒錯,他是做錯了事,逼死你娘,可是他心里也不好過,甚至常常晚上到你娘墳前去上香祭拜她,沒有一天忘記自己犯的過錯。」

    「我娘的墳?我娘的墳在哪里?」他一心只想到要報仇,卻沒想過去祭拜他娘的墳,因為他認為侯君羿根本不會好好厚葬她。

    江紫璃看出他的心動搖了,「他在莊子的後院蓋了間墓園,你娘的墳就在里面,難道他為了救我們挨了兩槍,也不足以彌補他的罪嗎?」

    莫上塵緊抿著唇,要忘掉多年來支撐他活下去的仇恨,要他一下子辦到畢竟是不可能的,他心亂如麻的思忖。

    「別逼——他,我罪——有應得,孩子,你——娘以後——就讓你——照顧了,啊——」侯君羿痛苦難當的呻吟,死亡的陰影已罩在他頭頂上了。

    「你——好,我原諒你,我原諒你就是了。」莫上塵與他手掌相握,莫上塵畢竟沒辦法做到鐵石心腸的地步,更不願見他帶著遺憾離開人世。

    邦君羿听見他的話,嘴角微揚,但那笑容很快的從他臉上散去,手無力的垂放下來,安詳的合上眼皮。

    江紫璃低著頭嚶嚶啜泣,雖然難過,可是他能在死前得到佷兒親口說原諒他,他也該含笑九泉了吧!

    在這樣本該春光明媚的日子里,竟也開始飄起綿綿細雨,蕭瑟的風吹拂過在場每個人的心。

    +++++++++++++++++++++++++++++++++++++++++++++++++++++++++++++

    半個月後————

    三個人站在滌塵院外的庭院中,正進行著某件事。

    林奕華槍傷初愈,動手將遙控器里的時間重新設定好,決定要回去完成胡博士的遺願。

    「紫璃,你真的決定留下來不跟我回去了?」她再確定一次。

    江紫璃偏首看向新婚才兩天的丈夫,他正用一對深情的眼眸注視著她,用專屬他的柔情布下天羅地網,徹底的網住了她。

    「我很確定,奕華姊,外公的事就拜托你了,回去之後,麻煩你替我上炷香,告訴他我結婚了,有一個很愛我的老公,我會過的很好、很幸福,請他放心。」

    「我會幫你轉告博士,那——我該走了。莫公子,請你好好愛她,再見。」

    一道白光將她吸卷進時光潮流之中,當光芒消失,一切回歸原樣,江紫璃怔仲的望著林奕華剛才站的地方,她跟那邊的世界從此斷了音訊,不再有任何關系了,一想到這里,不由得有些鼻酸。

    「你後悔了嗎?」莫上塵由後摟住她,偎著她細膩的面頰,語氣中有絲恐慌。

    她轉身勾住他的項頸,笑的頑皮,「除非你對我不好,才會讓我覺得後悔;你會對我不好嗎?」

    「我哪敢對你不好,我愛你,紫璃,我不會讓你有後悔的一天,我發誓。」他用鼻尖輕觸她,寵溺的笑了。

    「我相信你,老公,對了,我們去度蜜月好不好?」她終于逮到理由可以痛痛快快的大玩特玩了。

    「什麼叫度蜜月?」他挑起一邊的眉梢。

    江紫璃已想到幾個好玩的地方了,「度蜜月是每對新婚夫妻的權利,我們可以一兩個月什麼事情都不用管,每天只是到處去玩,玩到膩了為止,你說是不是很棒?我好想去看萬里長城,也想去游杭州西湖,對了,還有去上海——哇,好多地方可以去玩,這下賺到了。」

    「反正追根究柢就是你想玩,還需要拿什麼名目當借口。」他擁著心愛的妻子,對于她的要求當然樂于從命。

    「你答應了是不是?我愛你,老公。」她高興的在他臉上又親又吻。

    「我們不答應。」兩聲不滿的咆哮打斷兩人的親愛氣氛。

    雪無痕和石不爭板著臉孔,瞪著眼前這一對不顧江湖道義的新婚夫妻,居然想撇下所有的雜事跑去玩樂,實在太過分了。

    「你們憑什麼不答應?」這兩兄弟跟誰借了膽子,居然敢妨礙她的計劃。

    「不答應就是不答應,大哥不在兩個月,那麼多的生意讓誰去管?不行,我舉雙手反對。」雪無痕才不想被迫看那些無聊、乏味的帳本,到時他準會瘋掉。

    石不爭也有同感,「沒錯,大哥不能離開,我根本還搞不清咱們有多少事業,要是他不在,桃花谷就完了。」

    「哼,誰教你們平常太懶散了,我管你們那麼多;老公,我們不要理他們!只要義父答應,誰反對也沒用,走,我們去豁然軒見義父,他們的反對——無效。」她朝他們扮了個鬼臉,趕緊挽著老公溜了!誰理他們,要不趁現在玩,以後只怕也沒什麼機會了。

    莫上塵對兩位義弟投以抱歉的眼光,他現在是妻管嚴,老婆得罪不起,只有對不起他們了。

    「大哥,你不要走——大哥,你是男人,管管你的女人好不好?」

    「嫂子,看在我年幼無知的份上,不要害我呀,」

    「大哥——」

    「嫂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