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月夜櫻飛 待續

作者︰四方宇

敬請期待《月夜櫻飛》第二集《上古妖魔》

續尾篇——記得年少輕狂時

「懼幻蛋!」蘭飛白發下的小臉蛋很訝異!

「大司聖交給我和夏的蛋是這種東西!」

「也是一種懲罰蛋,它分了幾種類型,你和夏被罰的是「內心之恐」。」蝶迦羅大龍爪勾捻過嘴上長長飄揚的須,一派悠閑又博學。「這種類型的蛋會依當事者最害怕的東西孕育形成,只是孵化後,都只有一天的壽命。」

畢竟是一種以意志力虛孕凝化的事物。

「難怪,我明明拿到的時候只有鴿子蛋的大小,才過沒幾天,越長越長,還真沒見過長條型的蛋,現在听你這麼說,那個長條蛋堶惜@定是條蛇!」她最怕的東西!

「幸好後來吃掉了,不然多可怕!」她竟然跟那麼可怕的東西有過好幾天的貼身相處,嚇死人了,光想就渾身發涼。

「會嗎,我倒比較好奇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無論外型和性格看起來都很囂張驕傲的紅發小子,他會怕的東西是什麼呢?」真是令人期待。

「澔星怕的東西!」嗯。「還真沒听過他怕什麼,蛋一拿到他就吃掉了。」這樣想來還真有點可惜。「可是有的人害怕的不是實體的東西,比如說怕寂寞、怕事情之類的,這樣懼幻蛋也有用嗎?」

「如果是這種情況,大司聖會給的一定是「噩眠夢蛋」,這種蛋孵出的那一天,一場情境惡夢就等著招呼人。」蝶迦羅搖搖大龍頭。「屬于這種情況的,惡夢會糾纏人整整三天三夜,連醒來都搞不懂是不是還在作夢。」

「嘩,一樣可怕,那會整瘋人的!」小蘭飛眨眨嚇到的大眼,不忘道:「這麼說大司聖會給夏「內心之恐」是確定他也有害怕的東西!」否則干嘛給和她一樣性質的懲罰蛋。

「或許吧,但也難說是不是大司聖想了解,看看紅發小子害怕的東西是什麼!」

「知道又怎麼樣啦,拿別人害怕的東西做懲戒,真是不夠光明正大。」蘭飛呿聲。「到底是誰搞懼幻蛋這種東西當懲罰,真沒人性!」

「把金翅彩鳥和世界奇珍南靈乳鴿吃進肚的人,也沒比較有人性。」還好意思說咧。

「而且這種懲罰非但不傷人,還可讓那些受罰的人得到教訓,多好,知道檢討就更好了。」

「蝶迦羅,你是來訓我還是來探監呀!」沒好氣的蘭飛隔著透明晶柱,還環飛著淡淡七虹光,環胸橫瞪。

「你該問我,有個不學無術的主人,是該慚愧還是乾脆以下犯上,痛揍一頓好!」它冷瞟琉璃牢中的小主人。

「哎喲,你想那麼嚴重干嘛,哪到不學無術這麼夸張呀!」十一歲的稚氣小臉完全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攤手。「不過就是被大司聖關個禁閉,幾天後就出來了嘛!」

「身為承名四季之首的春之聖使,竟然被關在妖魔的牢中,過往的聖使威名都被糟蹋了,主人還一點榮譽感的羞恥都沒有!」

鎊地皆有肇禍闖事的妖魔,有時無法馬上押往南方轉裁庭受審,就被送往暫禁等待的地點,光城聖院的各地分院。因應這種機動的需要,各地學院都有特別闢地劃出禁區,設有專困妖魔的牢獄。

大龍頭哀嚎的甩。「為著要關聖使,還勞動大司聖用出崇高的七虹光來囚人,丟人、太丟人了——主子怎麼會這麼頑劣呀!」七虹光是囚禁妖魔貴族所用,沒想到如今用來關自家人。

「拜托,我還活著,別痛不欲生到我年少夭折的模樣好不好!」真是!「明明大司聖小題大作,定要用七虹光來關人!」據說不用七虹光,這種囚禁妖魔的牢房是關不住扁城聖使,因為四季司聖擁身至上界的聖氣,非妖魔牢房所能困住。「幸好這座牢房漂亮極了,沒想到妖魔還受這麼好的待遇,享受這種上等牢房,糟蹋呀!」

听說每座牢籠又以妖魔特性而設,若是窗幾明淨,琉璃牆房且不沾半點灰的,多半是關腐爛之魔或暗魔的,因為類魔物屬黑暗潮濕與髒污,最怕光和乾淨。

「主子不會想告訴我,你喜歡這座琉璃牢房吧?」蝶迦羅皺擰大長臉!

「挺不錯的的呀,光亮潔淨,采光又美又通風,真好,乾脆跟大司聖講我以後住這好了,什麼死妖魔滾一邊去,這是我要住的。」真的,比起她的寢室,她還更喜歡這里。

主人的願望讓聖獸當場下顎掉下來!

「蝶迦羅,你又怎麼了!干嘛一副被判極刑的樣子,不要以為你是頭聖獸,是顆動物的頭顱,我就看不出你的表情,你已經呈現漩渦空洞的慘狀了!」

「堂堂……春之聖使喜歡腐爛之魔的牢房……還想跟妖魔爭著住……」

大龍身震顫,隨即大爪抱住頭,龐大的身軀卷成一團,好像籠罩在天打雷霹的烏雲中,大概快要扭動哀號了!

蘭飛見狀馬上搖手!

「沒有、沒有,我開玩笑的,誰想住隘爛之魔的牢房呀,你別又悲叫起來了。」幻龍族一悲號,足可震天地,萬一讓它毀了這座牢房,帳是算到主人頭上的。

這時蘭飛感覺空氣中傳來獨特的波動。

「終于來了!」她一副等待甚久的揚手,古銅色的枷鎖卷咒凌空浮現。

「小別球傳來訊息了!」一攤開,一道微微的火光由卷紙綻出,接著蓮花瓣隨著火炎中飛舞出。

「你們……竟然能借著枷鎖卷咒通訊息。」大司聖對七虹光下的能力再高,都不可能高得過有至上界、妖魔界和人界,三界領頭者所共共付予給枷鎖卷咒的力量。

「這是澔星無意中發現的,用我們受封印的花瓣當媒介是我出的主意,厲害吧!」她得意洋洋。

夏的封印是蓮花,她則是櫻花,要召喚這二種花氣對他們而言,比呼吸還容易。

「看來只有為虎作倀,你們才會發現自己的能力高在哪。」真怕未來封印選擇聖使的條件會從這種作惡個性中去抉擇。

「說那麼刻薄,這叫急中生智。」驕傲的看著她和夏之間互動的訊息,當蓮瓣隨著火炎舞出「自求多福」的字樣時,她……愣了!

「什麼自求多福呀!」收回卷咒,蘭飛滿頭莫名問號!

都被關在這了,還自求多福干嘛。

「主人。」蝶迦羅忽拎出一個野餐用小竹籃。

「哇,你還帶吃的給我,真是體貼人意的優良聖獸!」她感動的雙掌交握,以祈禱膜拜。

「這是我要來探監時,大司聖交待我送來的。」大大的龍爪勾起小竹籃,上頭有大司聖所下的獨特封印,能通過七虹光送進房內。

「大司聖轉性啦,這麼有愛心了!」一接到馬上迫不及待要打開的蘭飛,卻被蝶迦羅阻止。

「主人,我說過懼幻蛋除了「內心之恐」、「噩眠夢蛋」和「應報蛋」嗎?」

「硬爆蛋?」喔,好遜的名字,她眉眼抽搐。「是很硬會爆發的蛋嗎?」

「是會給人報應的蛋。」蝶迦羅給她一個橫過去的白眼。「只要犯了什麼事,這顆蛋孵化之後都會原境重現,差別在事情是反過來的,比如殺害動物的人,在原境重現時會反被動物給欺侮個夠,它也是屬于一種幻覺的懲罰蛋。」

「那不是和「噩眠夢蛋」相同嗎,真無聊!」同她說這干嘛。

「咳,主人先打開籃子子吧。」蝶迦羅忽客氣的清清喉嚨,「還有,主人,你的懲罰下來了。」

「是什麼?」蘭飛不在意的邊打開竹籃蓋子,只見到堶惘酗T顆蛋。「懼幻蛋!」嚇得她月兌手。

「是的,主人的懲罰就是「內心之恐」、「噩眠夢蛋」和「應報蛋」,三顆種類齊全的懼幻蛋!」

「我不要——我不要——快拿走——」蘭飛嚇得踢開竹籃。

「這可由不得你了,一打開蓋子,蛋就已經認定主人了。」

「什麼——」她不得了的跳腳。「可惡的蝶迦羅——好狠心吶——竟然還叫我打開竹籃蓋——我不會孵它們的——我死都不會孵它們的!」

「這次的懼幻有大司聖的法力,非但摔不破,而且無論主人孵不孵,到了晚上,它們都會輪流自動孵化!」

「不要呀——哇哇——」乾脆再一腳將竹籃踢到腳落,三顆蛋滾出來,「至少拿走「內心之恐」!」她才不要跟蛇共處。

「主子還是認命一點,大司聖已算善待了,這三顆蛋的威力都不會太久,主子咬牙忍一下就好了。」蝶迦羅說完不忘再補上一點。「關于「內心之恐」會孵出來的蛇,大小條端看主子內心的恐懼,只要主子別老想著蛇的可怕,或許就只會是一條小小的蛇,若是相反的情況嘛……主人就跟大蟒蛇對眼一下,只要別太招惹它的話,應該不會纏到主子身上來!」

大蟒蛇?!蘭飛驚駭到魂飛膽虛!

「那麼,今晚主子就自求多福了。」說完,蝶迦羅轉身想走。

「等一下!」她忙抓住蝶迦羅的尾。「自求多福!澔星也是同樣的懲罰?」否則不會送她這幾個字。「他怎麼樣了?」

「說起那個紅發小子,拿他和主人比的話,我多少欣慰一點,只是這一任的四季司聖素質……唉,光其中兩「只」已經確定的,就頑劣的教不來了,真不敢想未來的秋和冬是什麼德性!」想到這,它重重一嘆。「聖院的前途真令人憂慮。」

「夠了,我都沒嫌你這「沱」一卷,就龐大的跟便便一樣的龍身,你倒是動不動就跟我哀天哀地的叫半天!」誰是一只呀,說得她和夏像小狽或小貓一樣!

氣噴四射,怒須高揚。

「很好,原本還想教主人怎麼和那三顆蛋做出隔絕,現在不用了,這「沱」龍身就此告辭!」

「蝶迦羅——我錯了——我錯了——我是「只」不受教的小表,你再幫主人這一次呀——」唯一的救星要離開,蘭飛馬上哭饒。

「來不及了,想想今晚要怎麼對付那三顆懼幻蛋吧,好好撐過這一關,別學那個頑強囂張的紅發小子,一拿到蛋就用天賦的火焰之力將蛋烤熟,當著大司聖的面吞掉,還撂話說;堂堂男子漢,寧願斷手腳,都不會受愚蠢的蛋威脅!性格傲到足足讓大司聖活活氣噘過去!」

「夏又把蛋吃掉了!」

憊當著大司聖的面!不愧是從不低頭的紅發大哥!

「大司聖不是省油的燈,紅發小子就等著更有看頭的懲罰!」說完,轉過大龍身。「可惜,主人沒有天生的火焰之力,無法效法,以主人繼承的春之印,一個代表生機的力量,用出來只會加促這些蛋的孵化,今晚主子就好好照顧自己吧。」

大翅一展,大龍身已飛上高空。

「蝶迦羅——」蘭飛用力拉著透明牢柱泣喊。「我發誓以後不敢了——這一次是真的——救救我呀——不要拋下主人走了——蝶迦羅——」

只可惜,哀號聲有多慘,大龍身就飛得有多快,直到翱翔的龍身消失于高空時,吶喊的哀鳴都不曾斷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