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溫柔怒相公 > 終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溫柔怒相公 終曲

作者︰古靈

    拎著籃子,樓沁悠走出大屋,已然成長為一只大狗的雪霧在她腳邊雀躍的跑來跑去,毛茸茸的尾巴興奮的搖著不停,惹得她又氣又好笑。

    「雪霧,我是要去祠堂,又不是去玩兒,你這麼興奮干什麼?」

    走著走著,她突然舉起手來用力揮了兩下,田地里那頭的獨孤笑愚也舉著斗笠對她揮了揮,然後埋頭繼續工作。

    江湖上名聲赫赫的笑修羅竟是個莊稼人,真是難以想象呢!

    她暗忖著繼續往前行,忽地,一大票人喊打喊殺的呼嘯著從她身邊飆過去,她不禁好奇的大聲問。

    「十三弟,又怎啦?」

    「十八弟那小子在我們的綠豆湯里下辣椒粉,我們要殺了他!」

    噗哧!

    表閻羅的兒子們果然鬼得要死,一天不捉弄人就活不下去似的,每回見到有人在喊殺,被追殺的一定是鬼閻羅的兒子。

    她抿唇而笑,再走幾步,又見到一幕幾乎每逃詡可以見到的有趣場景。

    「相公,不要這麼小氣嘛!」

    「……」

    「一年才一次義診,又不是很麻煩!」

    「……」

    「相公,好啦、好啦,就一次嘛!」

    「……」

    「相公……」

    裝作沒看見,她低頭竊笑著從那對堪稱絕配的夫妻當中穿行過去,過了大老遠之後,才敢笑出聲來。

    那個冷心冷面的毒修羅也有沒轍的時候呢!

    再走沒多久,又是一大票娘子軍圍在那里討論,有長一輩的,也有年輕的,更少不了年幼的。

    「大伯母、二伯母、娘、六嬸兒、七嬸兒。」

    「沁悠啊!正想去找妳呢,來來來,一起來!」

    「什麼事呢?七嬸兒。」

    「男人們實在太可惡了,所以我們計劃找一天全體偷溜到哈密去玩兒,讓他們男人自個兒去服侍他們自個兒,到時候妳也一起來吧!」

    這不是詢問,而是命令。

    「這……」額上落下汗水一滴,她為難的不知如何應答才好。

    「好了、好了,別為難她了,她就跟蒙蒙一個樣兒,夫是天、妻是地,我們也甭問她了,討論好了,到時候抓了她走人就是了!」

    「說得也是,那,沁悠,妳忙妳的去吧!」

    于是她離開了那一大票陰謀娘子軍,唇畔還是笑。

    來到這里之後,她才深刻的了解到一件事實,男女之間,真的是沒有平等可言的,然而在這里,居于弱勢的那一方都是心甘情願的,就像她,她心甘情願被傅青陽「踩在腳底下」,因為,雖然「被踩在腳底下」,但相對的,她也會得到更多的關愛與憐惜。

    吃虧就是佔便宜,就是這個道理吧!

    「雪霧,我進去就好,你在外頭等著。」

    雪霧立刻乖巧的趴伏下去,尾巴卻仍啪達啪達的在地上拍打個不停,她疼愛的拍拍牠的腦袋,再舉步進入祠堂內。

    暗青陽沒有騙她,他們的大祠堂內真的好多好多的「人」,烏壓壓一整片的牌位,七閻羅的先人長輩們都在,是正宗「大雜院」,如果他們會出聲說話,恐怕是真的會很吵。

    她的爹爹也早加入他們了。

    而且這里真的是隨時都有人來燒香供奉,瞧,供桌上滿滿的供品,都是當日的,絕沒有隔夜的供品。

    「爹,這里真的很多伴兒吧?」她笑道。「希望您不會嫌吵。」

    說著,她從籃子里取出糕餅、水果,放到供桌上幾乎已經找不到的空位,再虔誠的燒香祭拜,然,她目注親爹的牌位,笑得更愉悅。

    「爹,您快樂嗎?沁兒好快樂呢!」

    她好滿足、好滿足的嘆息。

    「青哥好寵我,長輩們也好疼我,這里是真正的家,好溫馨、好溫暖,這輩子我都不想離開這里了,我想,爹您也是吧?」

    又跟爹爹聊了好一會兒後,她才愉快的離開。

    「好了,雪霧,咱們回去吧!青哥可能在找我了,他說要吃餛飩,我還沒替他煮呢!」

    暗青陽果然在找她,但並不是因為她以為的原因,而是因為………

    「爹,幫幫忙啦!」

    「幫啥?」

    「幫我的女兒,您的孫女換尿布,她一**黃金,臭死人了。」

    「你不會自己換。」

    「這……這……不好吧?她是女的耶!」

    「女的又怎樣?是你女兒,又不是別人的女兒。」

    「可是……可是……她是女的!」

    「是你女兒。」

    「但……但……她是女的!」

    「……她是你女兒!」

    「娘的,爹您干嘛吼這麼大聲?會嚇壞我女兒的!」

    「我他奶奶的,不敢替女兒換尿布,你不會生個見子!」

    「狗娘養的,臭爹你敢再說這種話試試看,樓家女人只生女不生男,你是故意要讓我老婆傷心的嗎?」

    「你這驢蛋,不生兒子,傅家誰來傳?」

    「龜孫王八羔子,除我之外,臭爹您還有兩個兒子,要傳宗接代,找他們傳就好了,干嘛一定要我?」

    「我偏要你傳!」

    「好,那我去找娘,問她……」

    「慢著、慢著,別找你娘,別找你娘!」

    「怎樣?」

    「我……找你弟弟傳,可以了吧?」

    「而且不許再提這件事了!」

    「為什麼?」

    「我不在意,但我老婆會在意。」

    「管你老婆怎樣,連提都不許提,這太過分了,我……」

    「我找娘去!」

    「好好好,不提,不提!」

    門外頭,樓沁悠默默拭去淚水,不是傷心,而是感激、感動,連她自己都還沒想到這件事呢!傅青陽就已經為她考慮到了。

    擁有這樣寬容又體諒她的夫婿,夫復何求?

    而門內,傅青陽贏了一半,卻也輸了另一半,剛得意不到片刻,又換上了哭兮兮的臉。

    「臭爹,真沒良心,幫我女見換一下尿布也不行!算了,還是找老婆去!」

    可是當他好不容易找到樓沁悠,卻發現樓沁悠又返老還童了,她竟然帶著雪霧和一群小鬼們在玩跳石子。

    「哈哈哈,三嫂好笨!」

    「重來!重來!」

    「哈哈哈,笨,笨,三嫂真笨!」

    「再重來!再重來!」

    見樓沁悠跳來跳去玩得好不開心,傅青陽不由呆了好半晌,搔搔腦袋,好吧!再找別人去……

    「二嫂,救命啊!」

    「呃?」

    「求求妳,幫我女兒換尿布吧!」

    「……」

    ∼全書完∼

    編注︰欲知「七修羅」系列其它故事,請看──

    1.玫瑰吻《笑問生死緣》

    2.玫瑰吻《最毒男人心》

    3.玫瑰吻《愛哭小嫁娘》

    4.玫瑰吻《啞情一線牽》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