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色誘美男 > 尾聲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色誘美男 尾聲

作者︰梅貝爾

    已是白發蒼蒼的近藤勇到現在為止最放心不下的便是愛孫的婚姻,這三年來,他不是不曉得他們夫妻倆「相敬如冰」的情形,可是又插不上手,眼看自己日漸衰老,卻還等不到近藤家的第四代,將來死了也不會瞑目。

    「夢之助,聯絡到那個混小子了沒有?」他憋了三天的火氣,眼看就要爆發。

    鷹峽夢之助覷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鈴鹿靜香,「老爺,已經聯絡到了。」

    他哼著氣說︰「他這三天到底跑哪里去了?竟然連公司也不顧,真是不像話。」

    「呢!他在克史少爺住的地方和……松島小姐在一起。」逼不得已,鷹峽夢之助只有照實稟告。

    卑一出口,鈴鹿靜香整個人都暴跳起來。

    「他們這三逃詡住在那里?!太過份了,真司他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他眼里根本沒有我,爺爺,您要為我作主。」

    近藤勇白眉一攏,「他怎麼又跟那個女孩子在一起了?」

    「一定是那個女的又來纏著真司,爺爺,您要為我評評理啊!」她慌得沒了主意,想不到他們的動作這麼快,簡直不把她放在眼里。

    他沉吟道︰「等真司回來我再好好問問他,你先不用急。」

    她怎麼能不急呢?錄影帶被真司拿走了,手里沒有武器,她就只有挨打的份。

    現在真司對她的印象壞到了極點,他們的感情又死灰復燃,一定恨不得把她踹到一邊去。鈴鹿靜香告訴自己要先做最壞的打算,他這次勢必會提出離婚的要求。

    斑!想要離婚,除非她死,她絕不會成全他們的!

    「靜香。」近藤勇意味深遠的問︰「你和真司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她備感挫折的絞著手指,說︰「不管我怎麼努力就是討不了真司的歡心,他就連跟我同床都是勉為其難,可是爺爺,我真的好愛真司,我不能失盡。」

    「唉……」近藤勇嘆了好長一口氣,「如果當初不讓你們訂婚,現在也不會搞成這個樣子了。」

    鈴鹿靜香一顆心提到喉嚨,「爺爺,您一定要站在我這邊,要是失去真司,我也活不下去了。」

    他板起臉斥責,「靜香,你說的是什麼傻話?」

    「這是我的真心話,爺爺,我愛了他快十年,我真的不能沒有他。」她哭哭啼啼的跪在近藤勇的身邊。

    近藤勇搖頭嘆氣,不知道該怎麼勸她才好。

    「老爺,真司少爺來了。」鷹峽夢之助看見遠遠走過來的人影,開口道。

    「你這混小子終于知道回來了。」他一見到孫子就破口大罵。

    近藤真司大略看出眼前的情勢了,「爺爺,您找我有事?」

    「當然有事,你這三逃詡沒到公司上班,什麼事也沒交代,要是出了問題怎麼辦?」他吹胡子瞪眼的說。

    「有鷹峽叔在不會有問題的,再說公司早已步入軌道,我不在幾天,還不至于亂掉。」

    鈴鹿靜香紅著雙眼問︰「真司,你這幾天真的和……和她在一起?」

    「我們原本就該在一起,只是被人破壞,讓這一天晚了三年。」他嘲弄似的回答。

    她氣得臉色發白,「我是你的妻子,你怎麼可以做出對不起我的事?」

    「不錯,你是我的妻子,可是我並不愛你,靜香,這一點你早就明白的不是嗎?」近藤真司冷峻的說︰「我承認當初答應娶你是因為誤會麻衣子,以為她背叛了我,所以才負氣跟你結婚,如今才知道這全是你使出的詭計,為了嫁給我,你可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那是因為我愛你……」

    他霍地打斷她,」不要再跟我提起愛!你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既然你剛好在這里,那我們就在這里把話說清楚吧!爺爺,我要和靜香離婚。」

    「不!我不答應,我不會跟你離婚的。」她瘋了似的大喊。

    近藤真司不理會她的叫囂,「爺爺,我要娶麻衣子。」

    鈴鹿靜香受到強烈的刺激,表情變得猙獰瘋狂。

    「近藤真司,你休想我會答應離婚,我要讓你們永遠不能在一起……」

    「靜香,你冷靜一點!」近藤勇威嚴的喝道。

    她猛地清醒過來,淚水再也不听使喚的流下來,「難道我的愛就那麼不值錢嗎?為了她,你連聲望名譽都不要了?」

    「靜香,不管你要多少錢,只要你開口,我都答應。」就算要他全部的財產,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不管多少你都會給嗎?」她悲傷的流著淚。

    他點頭,「是的,只要我辦得到。」

    鈴鹿靜香笑的好淒涼,淚霧中眼見藤制的茶幾上擺著水果刀,她心一橫,抓起那把刀不由分說的往自己的左手手腕劃下去,這一刀割得根深,剎那間血流如注。

    「靜香!」近藤真司失聲大叫,奪過她手中的水果刀,「你為什麼要做這種傻事?鷹峽叔,快叫救護車

    近藤勇在旁邊焦急的看著孫子幫她止血,「你這孩子真是太死心眼了,苦的人是自己啊!」

    她面無血色的癱在近藤真司身上,邊說邊喘,「只要能留住真司,任何犧牲都不算什麼……」

    「先別說話,救護車馬上就到了。」近藤真司沉聲的說。

    鈴鹿靜香的嘴角揚起一縷笑意,只要能把丈夫從別的女人手中搶回來,要她割千萬刀都行,松島麻衣子,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事情還沒到最後關頭,誰勝誰負還是未知數……

    為了怕引起媒體的注意,進而將事情過度的渲染,所以近藤家一律對外聲稱鈴鹿靜香是從樓梯上摔下來,以致傷到了手腕,病房也采取梗密措施。

    鈴鹿靜香手腕上的傷口雖然深,但因及時做了緊急處理,休息兩天便沒有大礙,明天就可以出院。

    她每逃だ著病房的房門看,望穿秋水,就是沒見到丈夫的人影。

    「真司,你為什麼還不來看我?我都已經傷成這樣,你就這麼殘忍,連來看我一眼都不願意嗎?」

    長久的等待化成一場空,心中的怨氣淹沒了她的理智。

    他一定又是和松島麻衣子在一起,她在心中忖道,哼!只要她不同意離婚,這輩子他們就休想在一起!

    ‘叩!叩!」敲門聲讓她又滿懷期待。

    「請進。」是真司來看她了嗎?

    進來的人是近藤勇和鷹峽夢之助,鈴鹿靜香的希望又落空了。

    「爺爺,謝謝您來里。」

    「夢之助,你到外面等我。」近藤勇摒退了身邊的人,在床畔的椅子上坐下,「靜香,傷口還疼嗎?」

    她撫著手腕上的繃帶,憂傷的說︰「傷口再怎麼痛也比不上我的心痛。爺爺,真司呢?」

    「他在公司……」

    鈴鹿靜香氣他又為孫子隱瞞,「爺爺,您不要哄我,他明明不在公司,而是在別的女人身邊,您就別再安慰我了。」

    「唉……」近藤勇只能嘆氣,深思道︰「靜香,這個婚姻並沒有讓你得到快樂,或許該趁你還年輕貌美時,好好作個了結,你也才有機會追求真正的幸福。」

    「誰說我沒有得到快樂?只要能嫁給真司,我就覺得很幸福。」她仍然是執迷不悟。

    「是這樣子嗎?」他將口袋里的照片遞給她看,「那麼這些又是什麼?」

    她像是見到鬼似的,一張臉白得嚇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爺爺,這些……怎麼會……」她太過震驚,以致語無倫次,「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

    近藤勇望著窗外。「我知道真司冷落了你,你是因為寂寞才會做下錯事,爺爺也不是不明理的人,只是要你好好的想清楚,你和真司的婚姻究竟還有沒有挽救的必要,一個婚姻若是讓你必須向外尋求安慰,這樣僵持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爺爺是要我答應和真司離婚?」難道就沒有人支持她嗎?

    「不是,我不想再干涉你們夫妻的事,也不會強迫你做任何決定,離不離婚決定在你,畢竟這是你的人生。」

    她听了近藤勇的分析,內心開始掙扎。

    卑是听進去了,可是要辦到卻是好難、好難。

    鈴鹿靜香愁眉深鎖的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鈴鹿靜香真的不要緊了嗎?你該去醫院陪陪她才對。」松島麻衣子難以想像當時的情況,當一個女人決定傷害自己時,必須要有多大的勇氣啊!想到這里,她就忍不住全身發抖。

    近藤真司深情的擁著她,手指在她柔軟的青絲間穿梭。

    「明天她就要出院了,我會去接她,順便再跟她談談……」他不會因為她自殺就放棄離婚念頭。

    「不行,真司,她才剛出院,你還是暫時不要刺激她,萬一她又想不開,不知道又會做出什麼事來。」

    「麻衣子,這件事非談不可,我想早點娶你進門。」他活了三十歲,唯一渴望的就是娶心愛的女孩為妻。

    松島麻衣子握了握他的手,輕聲的說︰「真司,這兩天我想了很多,最後還是決定按照原定計劃出國念書。」

    「為什麼?我以為你打算留在東大,就算我們結婚了,你還是可以繼續念書啊!是不是對我沒信心,不相信我?」他急切的問。

    「不是這樣的,我出國和你要離婚是兩回事,就算你們真的離婚了,我的計劃還是不會改變。」她正色的面對他,「真司,我們分開了三年,這三年讓我成長不少,也改變了很多想法,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女孩了,出國留學是我的夢想,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趁著年輕充實自己;我愛你,可是我也有我的抱負,很多時候必須在兩者之間做抉擇。」

    近藤真司的臉色為之一黯,「所以,你最後的決定還是要到英國?」

    「對不起,真司,我知道這樣很貪心,一方面想要嫁給你,另一方面又舍不得放棄夢想,所以,請容許我就貪心這麼一次好嗎?」

    「那麼我們又要分開四、五年才能真正的長相廝守了。」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權衡之下,痛苦的做出決定。「如果這樣能讓你沒有遺憾的嫁給我也是值得的,畢竟我也讓你等了三年,這次換我來等你,當你回到日本的那一天,我會準備一個盛大的婚禮迎接你回國。」

    「真司,你真的願意等我嗎?」她的眼圈整個泛紅了。

    他牽起她的小手,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個吻。

    「如果這是一種考驗,我接受這個挑戰,我會證明給所有的人看,我們才是最適合的一對。」

    松島麻衣子為他話中的真情所感動,情不自禁的投入他的懷抱。

    幾天之後,近藤真司搬出原先的住所,另外在外面租賃而居,也期望鈴鹿靜香能藉這機會看清事實,冷靜的思索將來要走的路。

    今天是個萬里無雲的大好天氣,似乎也在歡迎接她歸來。

    站在機場的出入境大廳,近藤真司器字軒昂的俊臉上難掩緊張與興奮,手上捧的是四十四朵包裝精美的紅色玫瑰,象征著他至死不渝的愛情。

    五年的相思,辛苦中帶著不可言喻的甜蜜,如今一切總算有了代價。

    兩年前鈴鹿靜香終于死了心,簽下離婚同意書,還彼此自由,听說現在已經有了要好的男朋友,對方對她頗死心塌地,這不失為一個好的結局。

    堂弟克史也結婚了,他和妻子都很爭氣,寶貝兒子如今已經滿周歲,讓爺爺樂得合不攏嘴,祖孫之間曾有過的芥蒂也因而化解。

    旅客們魚貫的步出,近藤真司屏住氣息在人群中找尋點燃他生命之火的嬌容。

    當松島麻衣子輕裝打扮出現時,他的眼眸再也移不開那個令他著迷的人兒,貪戀著她美麗的臉龐,松島麻衣子已由甜美可人的小女孩,轉變為一名成熟的小女人。

    她淚光瑩瑩的來到他面前,接過那一大束玫瑰花,噪音有些哽咽。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近藤真司唇角上揚,「松島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這是他第三次的求婚。

    松島麻衣子微啟唇瓣,試了幾次,終于發出聲音。

    「我願意。」她的眼里只有眼前這個她這一輩子最鐘愛的男人。

    近藤真司從口袋里拿出一只首飾盒,打開盒蓋,一只燦爛奪目的鑽戒閃耀著,當他將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時,仿佛找回失落多年的心。

    「你終于是我的了。」他逸出滿足的輕嘆。

    她漾出盈盈笑意,踮起足尖自動的以吻封緘,結束這八年漫長的等待……

    由晉江文學城http://wenxue.jjinfo.com

    http://wenxue.jjinfo.com掃校,轉載請保存!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