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梅貝爾 > 玩火美嬌娘 > 第10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玩火美嬌娘 第10章

作者︰梅貝爾

    同樣的月色,黑衣人悄然的進入房中,情緒像一條繃緊的弦。

    「我不是說過東西沒找到,你就不要回來見我嗎?」卓敬棠冰冷的聲音幽幽的響起,他嚴苛、無情的俯視跪在跟前的人。

    元灝垂下頭,全身顫抖,「屬下無能……」

    他一拳揮了過去,元灝一動也不敢動,任嘴角的血絲不斷淌下。

    卓敬棠不留情的低喝︰「飛霞山莊沒有你這種沒用的手下。」

    「少莊主,屬下真的已經找遍了整間寶庫,還是找不到那本書的存在,或許……它被藏在別的地方?」這是唯一的可能性。

    那本書有可能藏在別處嗎?卓敬棠認真的思考他的話,為了飛霞山莊的聲譽,他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原想只要娶到蘄儷容,就有機會接近那本書,進而將它得到手,想不到她卻寧可選擇炎嘯天,既然計劃失敗,看來只有狠下心了。

    「寶庫內的每樣東西都必須經過蘄儷容的手,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在她的手上。」他眼中閃動著殺意,「元灝,我要你設法潛進蘄儷容的房中,那本書也許就在里面,回來!」

    元灝吞咽一下,不讓聲音听起來在顫抖。

    「少莊主還有什麼吩咐?」只有他們自己人才知道卓敬棠私底下殘虐的一面,對付辦事不力的手下,那刑罰可是比死還痛苦。

    「如今谷內警衛森嚴,別讓任何人發現你的行蹤,否則……你知道該怎麼做。」卓敬棠語氣冷漠的說。

    他表情一凜,白著臉說︰「是,屬下明白。」他為莊主和少莊主賣命這麼多年,最後得到的卻是這種命令,真的值得嗎?他不禁開始懷疑了。

    元灝離去之後,卓敬棠雙手背在身後,在屋內來回走動,疑心病甚重的他,對元灝的忠誠度起了疑心,若是他不幸被擒,在蘄家人面前供出了他,連飛霞山莊都會受到波及。

    其實,他這一切為的只是要得到一本曠世奇書。

    就在半年前的某天,他在無意中從爹的口中得知一件事。

    在一百年前,江湖上曾出現一本名為「金華丹碧龍虎丹經」的奇書,著書的這位高人不僅擅于煉丹術,更是當時的一位武林絕頂高手,他的內功之強無人可及,傳言他在書中寫著凡是服用「乾坤混元丹」者,可在三個月內增強一甲子的功力,而丹藥的煉成方法明白的寫在書中,只要找到那本書,他就能成為繼爹之後,下一任的武林盟主。

    只不過此書已失傳近百年,無人知曉它的下落,直到四十年前,再度盛傳「金華丹碧龍虎丹經」落在憂憂谷蘄家人手中,不過,在蘄家人鄭重否認之下,事情最後不了了之,沒有人再追查下去。可是,無風不起浪,他不相信真的找不到,他認定不找出結果誓不罷手。

    元灝萬萬也想不到,他才接近款香閣就暴露了行蹤,這些埋伏的人仿佛早就在等待他的到來,一時間什麼都無法多想,他只能拚命設法殺出重重包圍,可是,就算他能保住一條命,少莊主也不會饒過他的。

    「快追!不要讓他跑了……」蘄子杰大聲指揮著,埋伏的人手開始前後包抄,將元灝團團包圍住。

    蘄仲威夫妻被叫囂聲驚動了,聞訊趕了過來;就連好不容易才能摟著心愛的女人溫存的炎嘯天,也和蘄儷容匆匆整理好儀容,相偕前來查探究竟,最後趕來的是卓敬棠,他一見元灝失手被抓,不禁愀然變色。

    「給我押起來!」

    在蘄子杰的一聲令下,數把白晃晃的長劍同時架在元灝脖子上,他只得跪下來束手就擒。

    「爹、娘,我就說他一定會到小姑姑的款香閣,果然被我猜中了,現在你們總可以相信我的能力了吧?」老把他當做小涪子,這下可以大大的炫耀一番了。

    夏榆很驕傲的瞅著兒子,「你怎麼會猜到的?」

    「因為,這些人三番兩次的潛進寶庫,為了就是要找某樣東西,可是,偏偏一直沒有找到,所以,根據我的推斷,這樣東西有可能不在寶庫中,而小姑姑是最有可能知道的人,他們下一步一定會找上款香閣。」他說得頭頭是道,听得眾人直點頭。

    蘄仲威稱許的說︰「你辦得很好!」

    「小杰,小姑姑以後也要對你刮目相看了。」蘄儷容也不吝嗇的贊美他。

    他被捧得快飛上天了,「呵……好說、好說。」

    「閣下到底是誰?是什麼人派你來的?殺了那麼多人究竟想找什麼東西?」蘄仲威自認身為谷主,卻無法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無論如何也要給死者一個交代。

    蘄子杰將劍尖指向元灝,「你的其他同伙在哪里?快說!」

    「哼!」元灝不經意的瞟向卓敬棠,死抿著唇不說話。

    懊死!他為什麼還不自我了斷?卓敬棠眼神轉厲,已經準備滅口了。

    「快回答!」蘄子杰喝道。

    他猶豫的斜睞卓敬棠,「我……」

    卓敬棠似乎看出他的打算,馬上搶先一步,「蘄谷主,要對付這種人只有用刑才有辦法逼問出來,不如就交給卓某來吧!」話還沒說完,他就先封住元灝身上幾個大穴,讓體內的血液逆流,只能痛得在地上打滾,另外也順勢點了啞穴,讓他有話也說不出來。

    「啊…啊……」元灝痛不欲生的哀嚎、吼叫聲回蕩在夜色中。

    在場的女居詡不忍目睹的別開眼,憂憂谷里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大伙全部被這驚悚的一幕嚇壞了。

    炎嘯天攢著眉覷著面不改色的卓敬棠,沉聲的說︰「可以解開他的穴道了吧?要是你把他給弄死了,就什麼也問不出來了。」就算內功再好,也禁不起這種折騰,不用一時半刻就會斷氣的。

    「難道你沒听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句話嗎?要是不給他一點厲害瞧瞧,他是不會說真話的。」他就是要元灝死,否則,他的計謀豈不敗露了。「快說!到底是什麼人指使你這麼做的?」

    「啊……啊……」元灝只有不斷的哀嚎,自知少莊主不會讓他活下去,可是,他又不甘心就這麼死了。「啊……」

    卓敬棠揚起一邊的嘴角,「他的口風還真緊,一個字都不吭。」

    「啊……」元灝可以感覺到死神的手在招喚他,可是,在下地獄之前,他還有一件事要做。

    蘄仲威看不下去了,「卓少莊主,夠了!」

    「你們這些人的心腸就是太善良了,他可是個殺人凶手,你們應該為那些死去的人想想,像他這種人是死有余辜。」他嘲弄的說。

    「卓少莊主……」蘄子杰對他這個人更是反感極了,才想說些什麼,就感覺到有人拉扯一下他的褲管,低頭一看,正好和元灝垂死的眼神相撞,仿佛想對他訴說什麼。「喂!你……」

    元灝兩眼驟然翻白,咽下最後一口氣。

    「你怎麼了?喂……」他蹲下身將呈趴狀的元灝翻到正面,在尸體下方撿到一塊銅制令牌。「這是?!」

    蘄仲威彎下腰來,「他怎麼樣了?」

    「他已經死了。」他的話讓卓敬棠的嘴角上揚,只是下面的話卻又讓那笑意從臉上褪去。「不過……我已經知道幕後的主使人是誰了。」

    「是誰?」眾人七嘴八舌的問。

    蘄子杰慢慢的直起身軀,朝卓敬棠展示出手中的銅牌。

    「卓少莊主,你應該不會說認不出這是什麼東西吧?」上頭刻著大大的「飛霞山莊」四個字,能擁有此令牌,必定身居山莊內重要的職位。

    只可惜他的江湖歷練太淺,以至于揭發卓敬棠的陰謀過于草率和唐突。

    卓敬棠的臉上極快的掠過一道陰狠,趁眾人猝不及防,身手如電般的扣住離他最近的夏榆,將她拖到身前當人質。

    「夫人!」待蘄仲威察覺不對勁時,妻子已落入敵手。

    蘄子杰失聲大叫︰「娘……」

    「不要過來!」他的動作太突然,根本來不及防備。

    蘄儷容想沖上前,卻被炎嘯天給拖到身後。「卓敬棠,你干什麼?!快放開我嫂嫂……」她嬌斥道。

    「少莊主!」隨卓敬棠而來的兩名手下正欲上前援助,就和其他人打了起來,很快的也被制伏了。

    「卓少莊主,你的手下如今在我們手上,要他們活命的話,就放了我娘!」他恨透了自己的得意忘形,才讓娘身處險境。

    卓敬棠一味的冷笑,「你們要殺就快點動手,他們的死活與我何干?」他可不會為了兩名手下,拋下即將到手的東西。

    「你好狠的心,他們可是你的手下。」原來,江湖中人都是如此陰險狡詐。

    炎嘯天鄙夷的嗤哼一聲,「姓卓的,你的狐狸尾巴終于露出來了,說吧!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卓敬棠用劍押著人質往後退了兩步,「我要的很簡單,只要把「金華丹碧丹經」交出來,我絕不會傷她一根寒毛。」

    「「金華丹碧丹經」?!」蘄仲威聞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又是為了它,卓少莊主,我沒有辦法把它交給你,因為,這里真的沒有那本書。」

    他的劍峰更貼近夏榆的喉嚨,只需輕輕一劃就會沒命。「你以為這麼說我就會相信嗎?不要把我當做傻子,你仔細想一想,是你的妻子重要,還是那本書重要?你自己選干!」

    「卓敬棠,我們真的沒有那本書。」蘄儷容試著跟他講理,「那只是江湖中的人以訛傳訛,就連到底有沒有那本書的存在都不確定,更何況它長什麼樣子我們連看都沒看過,拿什麼交給你?」

    「我不信!」卓敬棠不願承認花了那麼多心機,到頭來只是一場空。「你們再不把書交出來,就休怪我不客氣。」

    炎嘯天暴怒的破口大罵︰「抓個女人當人質,你到底還算不算是男人?」

    他表情一狠,夏榆的臉色更蒼白了。「少說廢話,快把書交出來!」

    「夫人……」

    「娘……」

    蘄儷容用力的咬下唇瓣,「好!我去拿書,你要是敢傷了我嫂嫂,你可是什麼都得不到。」事到如今,她只有冒險了。須臾,她捧著一本發黃的冊子回來,「你要的書拿來了。」

    「給我!」卓敬棠伸出手臂欲取。

    「你先把我嫂嫂放了,我就把書給你。」蘄儷容志在救人,他要書就給他,反正里頭的內容她都已經牢記在腦中了。

    他心機深沉的問︰「要是你給的書是假的呢?」

    蘄儷容鳳眼一瞪,「要不要隨便你。」

    雙方登時在原地僵持著,卓敬棠轉念一想,「好!你帶著那本書過來代替你嫂嫂,然後護送我出谷。」

    「姓卓的,你太卑鄙了。」他到現在還在妄想她。「容兒,別听他的。」炎嘯天絕不答應讓她涉險。

    「嘯天,我必須先救我嫂嫂,你不要阻止我。」蘄儷容相信卓敬棠暫時是不會殺她的,那麼她還是有機會逃脫。

    蘄仲威也表示反對,「小妹,把書給我,讓哥哥去換你嫂嫂回來。」

    「我只要她,誰來都沒用,快點!」卓敬棠知道拖得越久,對自己越不利,他必須速戰速決,只要離開憂憂谷,自然可以聯絡等在谷外的手下趕來接應。

    「好!我現在就過去。」她沒有考慮的時間了。

    當蘄儷容代替嫂嫂成為人質,夏榆總算平安的被釋放了。

    「娘,對不起,都是我好大喜功,才會害了你,你有沒有受傷?」

    「夫人,你沒事吧?」蘄仲威父子倆忙不迭的問道。

    夏榆搖搖頭,一臉的驚魂未定。

    「把書給我!」卓敬棠一手持劍挾持著蘄儷容,一手搶過她手中的書。「「金華丹碧花草香經」,這是什麼?!」

    她微微一哂,「這就是你要的書,當年我的曾祖母也曾听過有關「金華丹碧龍虎丹經」這本書的諸多傳聞,一時興起之下,便將那時手中所著的書取名為「金華丹碧花草香經」,結果沒想到幾經誤傳,許多人便以為它就是那本曠世奇書,開始覬覦它,其實,它也只不過是一本專供後人研究香料的秘方罷了,卓少莊主有興趣的話,大可以送給你做紀念。」

    「可惡……」他將書丟到地上,狠狠的踩了幾下泄憤。

    蘄仲威感慨良多,「就為了這個誤解,數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想闖進寶庫中,憂憂谷一向對那些無聊的傳言不予理會,也許我們真的做錯了,應該早點出面向天下人澄清說明才對。」

    「快把我的小姑姑放了!」

    「卓少莊主,請你把人放了,我和我相公保證不會為難你。」夏榆急道。

    卓敬棠陰沉下臉,「想要她活命,你們全都給我讓開!」想不到最後的結果仿佛是一出鬧劇,他就像是個小丑,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

    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押著蘄儷容一步步的退向門邊,若讓他出了憂憂谷,事情就棘手了,誰也不能擔保卓敬棠會對她做出什麼事來!

    炎嘯天眼看心愛的女人被抓,心里比誰都著急,可是,他該怎麼救人呢?

    蘄儷容也在想如何安全的脫身?她不懂任何的武功,只有隨身攜帶的香粉……

    對了!就是這個,事到如今只有姑且一試了。

    她將藏在袖中的小瓶子打開,將香粉倒在掌心內,然後猝不及防的往後撒向卓敬棠的眼楮,一旦眼楮受到刺激,人類本能的反應便是用手去護住它,持劍的那只手也會跟著移開幾寸。

    「啊!我的眼楮……」卓敬棠大叫一聲。

    蘄儷容就趁這一瞬間,想掙開他的鉗制,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舉起劍揮了上去,在眾人大小不一的驚呼聲中,另一個人的動作也不慢,不由分說的飛撲上去捉住他的右手……

    「炎三叔!」

    「嘯天,小心他的劍……」

    炎嘯天和卓敬棠就在地上扭打成一團,盡管炎嘯天的武功比不上他,可是光靠體型和力氣就遠遠的勝過卓敬棠了。

    蘄子杰大聲叫好,「炎三叔,揍他!不要跟他客氣……」

    「小心!嘯天……」蘄儷容則看得心驚肉跳。

    卓敬棠在炎嘯天的鐵拳下,原本英俊的臉龐已經鼻青臉腫,他眼角瞄到掉在不遠處的長劍,奮力的往旁邊一個翻滾,握住劍就往炎嘯天的身軀刺去……

    「呃……」炎嘯天低頭瞪著插進左腹的劍,鮮血汨汨的流出。

    他迅速的拔出劍,翻身一起,趁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炎嘯天身上時,旋即往外逃。

    「傷了人休想逃!」蘄子杰抄起家伙,吆喝著眾人追上去,只不過最後還是沒追到人,讓他逃出了憂憂谷。

    炎嘯天用手覆住不斷涌出血的傷口,痛得他齜牙咧嘴,「哦……好痛……」

    「嘯天,你怎麼樣了?」蘄儷容眼中泛起一層薄霧,「傷口很深嗎?」

    他閉上眼楮,「容兒,我可能快要死了……」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她嗚嗚的哭出聲來,「你不會死的,嘯天,你不能拋下我不管……要是你死了我怎麼辦?」

    蘄仲威和夏榆正想命人去請大夫來,卻見炎嘯逃讜他們眨了一下眼楮,兩人頓時意會過來,悶笑的站到一邊去。

    「容兒……」炎嘯天有氣無力的靠在她柔馥的嬌軀上,享受她愛憐的撫摸。「我以前對你太凶了,真是對不起。」

    蘄儷容淚流滿面,「不要這麼說,是我……是我老愛跟你作對,一點都不溫柔可人,是我錯了……只要你能活下去……我保證一定會改……」

    「你對我真好,是我沒有福氣娶到你……」炎嘯天在心里偷笑,原來苦肉計這麼好用。「容兒……你愛我嗎?」

    「笨蛋!我當然愛你了……」她哭得泣不成聲。

    炎嘯天嘴角往上揚,「我也愛你,容兒……」

    「那你就不要死……以後我什麼都听你的……我會當個溫柔的小女人……再也不對你凶巴巴了……」她嗚嗚咽咽的說。

    他很滿意的點點頭,左腹的傷口雖不至于要他的命,不過,他也只能撐這麼久。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說話算……話……」

    靶覺到倚在身上的人倒下來,蘄儷容霎時花容慘變,吶喊的叫道︰「嘯天!嘯天!你醒一醒……你不要死啊……」

    蘄仲威等他戲演完了才說︰「快去請大夫!」

    「你不能死……嘯天……」她仍兀自抱著昏迷的炎嘯天哭泣,渾然不知中計。

    三日後。

    「來!張開嘴……」蘄儷容像個小女人似的坐在床頭親自侍奉湯藥,一口一口的將藥吹涼,送進炎嘯天的口中。

    炎嘯天樂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被伺候得妥妥貼貼。

    「容兒,這幾天真是辛苦你了。」他雖然舍不得她太操勞,可是,若不事先挫挫她的銳氣,以後苦的人可是他耶!

    她細心的為他拭去嘴角的藥汁,「只要你的傷早點好,我就是再累也無所謂,你的傷口還疼嗎?」

    「有你在我身邊,就算疼死也無妨。」在蘄子杰的教導下,他也學會說些甜言蜜語來哄她開心。

    蘄儷容听得心花怒放,亦嗔亦喜的問︰「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容兒,蘄大哥、大嫂已經同意我們的婚事,等我的傷好了,我會盡快迎娶你進門。」

    她像只柔順的小貓,偎在他的胸前,乞求主人的**,「我沒有意見,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

    「你突然變得這麼好說話?我還真有些不太習慣。」這時候他還真有點懷念過去斗嘴的情形。

    「你對我還有什麼不滿意?」蘄儷容柳眉一揚,冷冷的媚笑道︰「莫非你嫌我做得還不夠好嗎?」

    炎嘯逃譾時全身的寒毛都立了起來,差點咬到舌頭,「沒……沒有,我高興都來不及,怎麼會嫌你呢?容兒,你不要會錯意。」

    「是嗎?」她擺明了就是不信。

    「我怎麼舍得騙你呢?我……」他坐直身軀,不小心牽動了傷口,頓時哀叫連連,「哇……痛……痛死我了……」

    蘄儷容馬上又變回方才的小女人樣,疼惜的責備他,「叫你別亂動,你偏不听我的話,現在吃到苦頭了吧?給我看看是不是傷口裂開了?」

    「哎呀!該痛……」他叫得更大聲。

    「我知道,別動啦!再動我就把你綁起來……」

    「哎喲喂呀……痛啊……」

    房內不時傳出炎嘯天的慘叫聲,也不知道是真痛,還是故意叫給蘄儷容听的,而屋外的人則一個個笑岔了氣,笑得腰都伸不直了。兩個月後,火城和憂憂谷聯姻的喜事在不張揚的情況下,還是有不少有過生意往來的商家與江湖門派前來道賀,蘄仲威也順勢當眾向賓客展示出祖先所著的「金華丹碧花草香經」,澄清數十年來不實的傳聞,藉著他們的口向天下宣告一番。

    而今天的準新郎一心一意只等著晚上的洞房花燭夜,從今以後,每晚都可以明正言順的抱著嬌妻入睡,此時,他滿腦子裝的都是一些春色無邊的旖旎畫面,不過,當俞翔帶領著一幫兄弟前來追討賭債,他才猛然想起曾和他們打的賭。

    懊吧!願賭服輸,倒立繞城一周並不算什麼。

    只要能娶到心愛的女人,男人的尊嚴和面子也可以先擺到一邊去。

    這天,他就當著所有賓客的面,依照賭約,采用倒立的姿勢繞城一周,平常覺得不大的城,這一刻卻像一條無止盡的道路,走得他喘氣如牛,等炎嘯天好不容易在午夜之前走完,已經連爬上床的力氣也沒有,就這樣呈大字型的癱在地上一覺到天亮。

    嗚……誰來還他一個洞房花燭夜?

    「娘子,我好可憐喔!」他淒淒慘慘的靠在妻子軟綿綿的酥胸上,希望博取她的同情。

    「你可憐嗎?」蘄儷容粉艷的臉容似笑非笑,下一刻玉掌啪!的再度貼上他的臉,「有種給我打那種賭,就該承擔所有的錯。」

    炎嘯天捂著火辣辣的臉,「容兒,我……」早知道他就不賭了。

    「哼!什麼都別說,罰你半個月不準上床,直到我氣消了為止。」她高高在上的訓斥完畢,便款擺著柳腰晃出門去。

    「什麼?!」天底下哪有這種事?他才想重申為人夫的權利,嬌妻早已不見人影。「我真命苦……」

    難不成他還得施展苦肉計,往身上再捅一刀,才能得到妻子的憐借?

    嗚……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