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朱映徽 > 福星丫鬟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福星丫鬟 第六章

作者︰朱映徽

    雷世熙摟著她縴細的肩,不容她抗拒,硬是將她給「架走」,一路帶回了房里,關上房門。

    听見他落上門閂的聲音,符馨兒只覺得自己像是一只被困入絕境的獵物,只能無助地等著被眼前這頭猛虎生吞活剝、吃干抹淨!

    「你知道……我都怎麼對待背叛者的嗎?」雷世熙冷冷的語氣,透著山雨欲來的意味。

    看著他那嚴峻的神情,符馨兒不由得回想起初次在京城街上遇見他時,他那一臉想動手掐死她的神情。

    符馨兒緊張地吞了口唾沫,惶惶不安地望著他。

    「我……不知道……」

    「沒關系,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雷世熙說著,在她忐忑的目光下,轉身取出一條長鞭。

    看著那條又粗又長的鞭子,符馨兒的俏臉瞬間刷白。

    不……不會吧?

    雖然她三番兩次地惹怒了他,以他的立場想要好好教訓她一頓也是不難理解的事,可是……拿鞭子抽她會不會太超過了?!

    她震驚又不安地盯著雷世熙,心里怎麼也不願意相信他是這麼一個殘暴無情的人,但……他此刻的神情好可怕,好像真的非要痛打她一頓來消消氣不可!

    眼看雷世熙當真揚起鞭子,朝自己狠狠地揮來,符馨兒嚇得花容失色,一邊驚叫、一邊逃跑。

    幸好,她閃得夠快,那條長鞭只削斷了她的腰帶。

    剛才那一鞭,他打得又快又狠,若是真的抽在她的身上,那還得了?

    符馨兒簡直不敢想象自己被打得皮開肉綻的可怕情景,一瞥見雷世熙又揚起鞭子,她趕緊再朝旁邊逃去。

    幸好,這一次他只削破了她的衣襟,雖然連里頭那件兜兒也一同遭殃,但好在沒真的傷到她細嫩的肌膚。

    然而,雷世熙顯然沒打算這麼輕易就放過她,她只好又一次在他下手的同時,驚慌失措地閃躲。

    幸好,這一回他只鞭碎了她的襦裙,那條可怕的長鞭沒在她雪白勻稱的腿上留下任何傷痕。

    符馨兒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又趕緊慌慌張張地躲避他的下一波攻擊。

    幸好,她……咦?等等!

    不對!不對!不對!符馨兒終于發現了不對勁之處!

    哪有這麼剛好的事情,每次他手中的長鞭都只削破了她的衣裳,卻沒真的傷到她的身子?

    她根本不會半點武功,動作和反應雖然還算靈敏,卻絕對不足以順利地避開他一連串的攻擊。

    就算她真的是「福星」轉世,也不可能幸運成這樣,每一回都讓她有驚無險地避過呀!

    莫非他……

    符馨兒抬頭望著雷世熙,就見他的唇邊噙著一抹冷佞的笑。

    她驀地一僵,瞬間明白了一件事——

    他根本只是在嚇唬她而已!

    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要真的傷害她,而且他下手的目標不是她的身子,是她的衣裳!

    他不僅力道拿捏精準,甚至還看準了她逃跑的路徑,每一鞭都分毫不差。

    老天!面對著這麼厲害的男人,她哪里還有逃跑的機會?

    正當符馨兒感到絕望之際,雷世熙又揮出一鞭,而這一回,鞭子卷住她縴細的腰肢,將她嬌小的身子拋上了床!

    符馨兒被摔得頭昏眼花,還沒來得及起身,他高大身子就欺壓上來。

    ……

    符馨兒在床上翻了個身,全身酸痛的感覺讓她蹙起了眉心,又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睜開雙眼。

    看著窗外已近黃昏的天色,她不由得怔了怔。

    不會吧?她昏睡了一下午?

    回想起讓她如此疲憊不堪的原因,符馨兒的俏臉瞬間燒紅,同時也不由得心慌意亂了起來。

    現在……她該怎麼辦才好?

    她和雷世熙不僅已經拜了天地,這會兒更是連身子都被他佔了去,那她……她到底逃還是不逃呀?

    先前她是被他種種邪惡的撩撥給嚇壞了,因此沒有經過周詳的思考就開溜,可是此刻冷靜想想,萬一她的逃跑替郡王和小姐惹來大麻煩,那可怎麼辦?

    可是如果留下來……她能和雷世熙當一對真正的夫妻嗎?

    對于她這個並非一開始預期的正牌郡王之女,不知道雷世熙的心里究竟有什麼打算?他會真心接受她嗎?

    他之所以不讓她溜掉,會不會其實只是想要狠狠地報復、教訓她,等到他覺得氣消了、滿意了,就會將她一腳踹出門去?

    一想到這些問題,符馨兒就覺得胸口仿佛壓了塊沉甸甸的巨石,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是好?

    她幽幽地嘆了口氣,起身穿好衣裳之後,獨自一人走到了房外。

    原本她想要在庭院中一邊散步、一邊整理心情,然而過沒多久,她就瞥見了那個讓她心緒紛亂的「罪魁禍首」。

    一看見雷世熙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符馨兒的腦中就不由自主地浮現稍早在房里那一幕幕令人臉紅心跳的火辣情節。

    由于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剛有過肌膚之親的他,符馨兒下意識地躲在一株花樹後頭,悄悄地望著他,就見他的身旁跟了個奴僕,而那奴僕的手里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只大盒子。

    「主子,這是丁老板剛送過來的賀禮,據說是一只價值非凡的玉碟,您要不要拿出來瞧瞧?」

    「不用了,你拿去書房擱著吧!」雷世熙說道。

    「是。」

    奴僕正要捧著那只盒子離開,卻在下階梯的時候一個沒留神踩空了,狼狠地跌了個狗吃屎。

    更糟的是,在這麼一跌之下,奴僕手中的盒子飛了出去,撞到一旁的樹干再掉到地面,不僅盒子破裂,里頭那只貴重的玉碟也瞬間變成了碎片!

    符馨兒見狀,不由得掩住了嘴兒,差點忍不住發出驚呼,而她的心里也立刻擔心起那個奴僕。

    剛剛才說那只玉碟價值非凡,這會兒就被他不小心給摔碎了,不知道他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置?

    回想起雷世熙被惹火時,那一臉怒氣騰騰的駭人模樣,她就不由得擔心起奴僕的下場,並開始猶豫著要不要現身去求情?

    「主子,我我我……我……」

    僕人嚇傻了,他看著碎了一地的玉碟,腿軟得站不起來了。

    雷世熙先是瞥了一眼滿地的玉碟碎片,再看著臉色發白的奴僕,隨即揚起大掌——

    慘了慘了!他該不是打算要狠狠揍那個奴僕一頓吧?

    符馨兒在心底驚呼一聲,忍不住想沖出去阻止他的時候,卻看見他並沒有動手打人,而是將奴僕拉了起來。

    「你又不是故意的,何必如此驚慌?」雷世熙語氣平靜地說。

    咦?

    咦咦?

    符馨兒瞪大了眼,心里驚訝極了。

    他沒生氣?還反過來安撫嚇壞了的奴僕?

    她詫異地望向雷世熙,發現在他那張俊臉上確實是看不出半點動怒的跡象。

    「可……可……可是……這玉碟很貴重……我我我……」奴僕仍是驚魂未定,說起話來結結巴巴的。

    「它是貴重,但是對我而言並不重要。再說,我知道你並不是故意要摔碎它的,所以這回不怪你。不過往後你做事要更小心謹慎點,知道嗎?」

    「是、是!」

    「還有,快點把這里收拾干淨,免得有人經過時,不慎被碎片割傷了。」雷世熙命令道。

    「是!」奴僕點了點頭,立刻動手收拾。

    符馨兒看著這一幕,內心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若是在德慶郡王府里發生了這種事,就算郡王不懲罰犯錯的奴僕,肯定也免不了一陣嚴厲的指責。

    然而,雷世熙不僅沒有怪罪奴僕,沒有憤怒地斥責,甚至還要奴僕快點收拾干淨,免得誤傷了別人。

    沒想到他竟是這般的寬容與體貼,那讓她對他的看法不由得有了相當大的改變,心里甚至暗暗地佩服起他來。

    而直到這個時候,符馨兒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先前雷世熙被她三番兩次地惹火時,他那一臉怒氣騰騰的模樣雖然十分嚇人,但是他卻不曾真正傷害過她——如果在床上對她「這樣」又「那樣」不算是傷害的話……

    這麼說來,他根本是個外表嚴峻、心地柔軟的好人嘛!

    就在符馨兒的心因為這個發現而怦跳不止的時候,雷世熙發現了她!

    他轉頭望了過來,對上了她正悄悄望著他的眼眸。

    一被發現自己在偷瞅著他,符馨兒心虛得雙頰泛紅,下意識地想溜開,然而她才跨了一步,雙腿之間傳來的酸疼就讓她的俏臉不由得皺了起來。

    雷世熙從她的神情和身子的僵硬看出了她的不適,也立刻想起了先前的歡愛有多麼激烈。

    他邁開步伐,朝她走了過去。

    隨著他的接近,符馨兒的一顆心跳得愈來愈快,俏臉也愈來愈熱了。

    就在她還沒拿定主意到底是要留在原地,還是要轉身跑開的時候,雷世熙已來到了她身邊,二話不說地將她打橫抱起。

    符馨兒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詫異地驚呼。

    「啊!你做什麼?放我下來!」

    雷世熙對她的輕嚷置若罔聞,抱著她輕盈的身子轉身邁開步伐。

    符馨兒又羞又慌,為了怕自己不小心掉下去,她只好趕緊伸手摟住他的頸項,而這樣的舉動讓她整個人依偎在他的懷中。

    如此親昵的姿態讓她心如擂鼓,同時又仿佛有股暖燙燙的熱流漫至她的胸口,在她的心中激蕩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你……你要帶我去哪兒?」她臉紅地問。

    雷世熙雖然沒有開口回答,不過符馨兒很快就有了答案——

    他將她帶到了一座冒著熱氣的浴池!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