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醫妻多福 第三章 想待下,先干活

作者︰陽光晴子

朱哲玄悲劇了,也終于明白那兩丫鬟的眼神所為何來。

就在陽光燦爛,夏風徐徐,吹落幾許花瓣的這一日上午,半夏笑眼眯眯的又來到竹林軒,雙手奉上一張帳單。

前兩天,朱哲玄刻意要吃一整桌的美酒佳肴,讓宋安吩咐廚房張羅,而這張單子就是所用食材及酒品的一切明細,而扣掉僅有的一兩銀後,帳單最後一列書寫上紅字「參」,代表他欠了三兩銀。

而在收到單子的翌日,藥沒了不說,連飯也沒有!

朱哲玄餓了兩餐,遣了宋安、丁佑去大廚房拿膳食,廚房管事一臉為難,「小姐吩咐不必也不可以準備竹林軒的膳食。」

朱哲玄徹頭徹尾的怒了,抱著餓得前胸貼後背的肚子,一路氣沖沖的到蘭陽院,進了屋「啪」的一聲,拍桌大罵薛吟曦刻薄。

「對,我就是這麼刻薄,表哥要吃飯喝藥,就干活來抵飯錢藥錢,當然,表哥也可以像個小孩去跟大人告狀,哭鬧的小孩總是有糖吃的。」

薛吟曦坐在羅漢床上,桌上還有很多待看待理的帳冊,而朱哲玄的生活用帳還攤得開開的,那紅色的「參」字特別顯眼。

听她說這一席話,朱哲玄才知道沒有最生氣,只有更生氣!

「本世子才不是小孩!」

「那很好,表哥就做事干活來抵藥錢飯錢。」薛吟曦再次重申。

朱哲玄正要反駁,她揮揮手又開口,「算了,表哥是四體不勤的公子哥兒,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也干不了活,就當米蟲好了。」

他沒好氣的瞪大眼,「你少不瞧起人,本世子什麼都會做,也很能做。」

「證明?」她挑眉。

「證明就證明,誰怕誰,你排活兒給我啊。」他會證明他不是閑人,不是米蟲廢物,但他模模干扁的肚子,「總該先給點吃的。」

茯苓低頭抿唇,怕自己笑出來,半夏也低頭,但肩膀抖動得很厲害。

兩個丫鬟憋笑的神態,兩個小廝倒是看到了,覺得好丟臉,主子的志氣呢?骨氣呢?

但朱哲玄覺得自己的要求很合理,要馬兒跑總得讓馬先吃草,而且要吃好吃滿。

「可以,但我先說好,要表哥做的活兒若表哥不喜或拒做,那等于表哥欠的債又更多了。」薛吟曦丑話說在前。

宋安看著咬牙瞪著薛吟曦的主子,小聲對丁佑道︰「世子爺怎麼被人使了激將法?」

他會這麼問,是因為以前在京城時,主子常用這一招整人。

「這不是爭饅頭是爭口氣,主子這麼爭氣,你扯什麼後腿。」丁佑說。

驀地,朱哲玄不滿的叫囂,「你要本世子上山采藥?我還是病人呢!」

「表哥都能上街尋花問柳,上山采藥不過是小菜一碟,還是表哥就想當米蟲?」薛吟曦心平氣和的說。

朱哲玄對上她那雙清澈雙眸里的疑問,真的是憋屈死了。

于是,在薛吟曦大發慈悲,讓丫鬟們備膳給餓壞的主僕三人吃飽飽後,朱哲玄喝了湯藥,背後上了藥纏上紗布,一行六人各背一個竹萋、小鏈子及鎌刀上了馬車。

丁佑跟宋安駕車,車廂內坐著薛吟曦、兩個丫鬟還有朱哲玄。

「怎麼不用兩輛馬車?太擠了。」堂堂世子爺習慣坐大車或一人坐。

「表哥是要帳上再添一筆交通費?」薛吟曦反問。

他氣笑了,「這個費用明明是表妹要我到山上采藥才產生,也算我的?」

她再次反問,「一個人在鄰縣干活,每天都要坐馬車來回,雇主難道除了月例外,還得另付一筆交通費?還是這個人搬到鄰縣租屋而住,雇主得支付他房租?」

「行行行,當本世子什麼都沒說。」朱哲玄悶啊,敵不過她的尖牙利嘴,干脆雙手環胸閉眼假寐。

半晌,馬車到得近郊山上,一行人下了車。

朱哲玄主僕自然不認識藥材,一進入蓊郁山林便對山雞野兔起了興趣,興奮大叫著要打些野味加菜,但在薛吟曦冷冷的目光下,三人瞬間閉嘴。

隨後薛吟曦做了安排,兩個丫鬟帶著兩個小廝去找藥草,朱哲玄就跟著她。

如今時序已入夏,天氣十分炎熱,即使有綠樹遮蔭,風兒吹來仍帶著一股悶熱。

朱哲玄自小養尊處優,不一會兒就汗流浹背,再看時不時蹲子找藥草的薛吟曦,她額間碎發也濕了,但依然很認真的拿著小鏈子將土里的藥草根小心翼翼的挖出來,不得不說這樣的她真的很好看。

漸漸的,他心里的不滿消失,認分的跟在她身後打下手,背後的竹窶慢慢裝滿了。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來到一棵不知名但結實舉舉的野樹前,薛吟曦順手就摘了顆野果,就著袖子擦拭後便咬上一口,不經意的對上他怔忡的眼神,她頓了一下,再摘一顆給他,「表哥吃嗎?」

「吃,你能吃,我怎麼不能吃。」他抬起下顎,伸手接過那顆紅通通的野果,學著她率性的在袖子擦擦就往嘴里送,一口咬下。

這果子帶著汁液,雖能解渴,甜中帶酸的味道他並不喜,但斑駁樹影下,看著薛吟曦小口小口的咬著紅果,美麗帶著汗水的小臉上透著一股滿足,他也不知腦袋發熱還怎麼的,再咬上一口野果……

嗯,挺不錯的。

此時,一陣山風吹來,撩動薛吟曦的幾許發絲,他目光落到她絕艷的容顏上,很不甘願的承認,她長得挺好看的。

接下來的日子,縣衙上下就看到朱哲玄被薛吟曦使喚得團團轉,又是上山采藥,又是在後院挑揀曬藥材,還得照著藥方上的劑量稱重分裝配藥,還直言近來她會調整他的藥方,其中得加一味價高的人蔘,所以他得繼續幫忙熬制藥丸。

于是,不少人都听到朱哲玄氣呼呼的稱薛吟曦為「刻薄女」。

熬大鍋湯藥得先在灶爐生火,兩個小廝已經被薛吟曦使喚去照顧藥田,朱哲玄只能自己來,可惜他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當薛吟曦看到濃濃黑煙飄出小廚房,疾步趕來時,灶膛的火熊熊燃燒,朱哲玄差點沒為這小小的成就噴淚。

見到薛吟曦,朱哲玄頂著一雙被煙嗆得又紅又腫的眼楮,得意地拿著燒火棍,抬高下顎的跟她述說他是如何升火的。

「很好。」薛吟曦日行一善的給予肯定。

「吱,好像做了一件多麼偉大的事,這朱世子是傻的吧。」半夏被他逗樂了。

「傻不傻我不知道,倒是出乎意料,他竟願意彎下腰去做這件事。」薛吟曦說完,回頭看著仍盯著鍋爐傻樂的朱哲玄,再朝藥田走去。

朱哲玄一整天就顧著鍋爐,看著藥材咕嚕咕嚕熬煮到薛吟曦要求的濃稠程度,再晾曬制成藥丸,途中薛吟曦告訴他,這些藥丸多是要免費贈給住在遍遠郊區的窮苦人家。

「免費贈予?表妹有這麼大方?」他自是不信。

「表妹大方或小氣也是因人而異。」她淡淡的回答。

朱哲玄一噎,又是憋屈又是怒。

這種干活換食宿的勞動日子一開始的確新鮮有趣,到後來漸漸變得苦不堪言,朱世子火氣一日日上來,但某位刻薄女神醫還是冷冰冰的繼續使喚。

朱哲玄又氣又怨,她是不是以為他真的傻,不知自己被她坑了?

「薛吟曦,你不要得寸進尺,今天的湯藥怎麼又變味道了?又換回免費藥材?」朱世子這日又怒氣沖沖的沖到蘭陽院拍桌了。

薛吟曦從容地看著他,「表哥昨日要求廚房添一壺桃花釀,那得一兩銀,但表哥口袋空空,所以——」又欠債了。

「我不是又幫表妹上山采藥了?還去了一整天。」他覺得委屈。

「表哥早餐用了干貝粥,午餐要烤雞、鮮魚,晚餐又點了蝦丸,豆腐蟹肉羹。」她凝視著他,「表哥因身分關系,再加上父親要我從優給薪,工資比丁佑宋安高,不然若是跟他們同工同酬,表哥焉能天天吃香喝辣?」

朱哲玄瞪著她,他什麼身分,小廝什麼身分,能一樣嗎?

一直沒有說話的薛弘典夫妻愈看愈覺不妥,這是星星之火要燎原的前兆啊!

「咳咳,吟曦,侯爺將清風送到我們這里,該照拂的還是要照拂,意思到就可。」薛弘典疼外甥,私底下好言好語的跟閨女商量。

「是啊,娘也不怎麼喜歡他,但不得不說他這陣子還挺勤快的,總歸是親戚,別太過了。」郭蓉心腸軟,朱哲玄都認真干活了,雖然仍有些大少爺脾氣,不過憑心而論,已經很不錯了。

「表哥是不點不亮的蠟燭,不在他背後鞭策,他只能繼續當廢人,女兒覺得可惜。」薛吟曦說得認真。

夫妻倆若有所思的互看一眼,意思是在她眼里,朱哲玄是個好的?

也是,玉不琢,不成器,若是女兒能將朱哲玄改頭換面、華麗變身,那對慶寧侯也是一大幸事。

于是,夫妻倆不再插手年輕人的事,各忙各的。

朱哲玄也做不來去向二老告狀,他打心里不想讓她看不起他,他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難道會扛不起她派的活兒?

但但但也不能沒休息,天天像陀螺轉個不停,他有干活的時候就該有休沐的日子,正所謂勞逸結合不是?

他應該去悅客樓祭祭五髒廟,該去百花樓左擁右抱美人兒,也該去街上晃晃,收獲無數姑娘們的愛慕眼光,但他的時間都被薛吟曦排滿了,偏偏他還沒辦法說她,誰叫她也是從天未亮就開始忙到夜深的人,堪稱以身作則。

既然主子說不得,那拿她兩個丫鬟來泄泄火總行。

「表妹身邊有兩個丫鬟,你怎麼不使喚她們?什麼活兒都叫本世子干,還養她們干什麼?」

「她們自然有她們的活兒,若表哥一人能包攬所有活兒,我就可以不養她們,表哥看行嗎?」為了讓他心服口服,薛吟曦接著便將自己一日要做的事,還有兩個丫鬟得輔助的活兒一一陳述。

其實她一天要做多少事,在偷窺她的那段日子他早已一清二楚,她瑣事恁多,除非他有三頭六臂,才能攬下這所有的事,也虧得她夠有耐性,才不嫌累不嫌煩。

「那什麼……這個家的狀況是不是到了要省吃儉用的地步?如果是,我可以不頓頓要求山珍海味,我也是能共體時艱的。」

薛吟曦明眸微動,對他這突如其來的共患難之詞感到意外。「倒還沒到省吃儉用的地步,只是爹娘的個性太過仁義,舉例來說,有些藥材昂貴,但在生命瀕臨消失的時候,爹娘眼楮眨都不眨一下就給了。」

「生命無價,本世子亦會如此。」

她卻搖頭,「生命無價,但也得量力而為,藥材千百種,各有其療效,可選用其他平價藥材先延續生命,再慢慢調養,但爹娘沒有這種想法,尤其是娘,覺得若能三天就好,何必耗上三十來天,卻未思及家中並無栽種人蔘,得拿白花花的銀兩去買,幾次下來,家里就要連米錢都生不出來了。」

薛吟曦今日似有談興,又娓娓道來養父母因看他人寒冬僅有薄衣裹身,于是把家中黑炭甚至保暖衣物也送出去,若真有需要便算,偏偏那人是知道養父母心軟,特意算計,把他們當成冤大頭。

「爹是好官,目光都在老百姓身上,母親醫者仁心,有人卻利用這份仁心斂財斂藥,母親沒有查證就給,能給多少就多少,不該如此。」

「哈,敗家一族。」朱哲玄月兌口而出。她看向他,臉色明顯變得不好。

他臉色尷尬,「咳,我知道,這話誰都說得,就本世子這一擲千金的說不得。」

「表哥有自知之明。」她臉色又好了。

朱哲玄懷疑自己有被虐傾向,明明每回都被她慰得半死,還老是往她身邊湊。

「罷,今天有什麼活兒,說吧。」他認分地道。

「請表哥跟我走一趟七里莊。」她早有安排。

朱哲玄本想問七里莊是啥地方,但反正她已經將他視為另一名小廝,他在心里不滿地咕噥幾聲,最終啥也沒問就抬腳跟上。

他們上了馬車,地點是郊區附近的一處小村落,患者是一名不到六歲的小姑娘二丫,前陣子不慎被燙傷了雙手。

山中小茅屋內,二丫的母親何氏顯然有些手足無措,她生性內向,也是這一陣子經常來往,相處幾回下來,她與薛吟曦主僕說話才自在些,如今又多了一名容貌俊俏的貴公子進到這簡陋清寒的斑駁老屋,她手腳都不知往哪兒放,也不敢讓貴人坐,就怕在他眼里,哪兒都破舊不堪。

「這位大嬸,你可以當我不存在,我如今不過是表妹身後的小嘍羅,跟半夏、茯苓是一樣的。」朱哲玄這話雖帶著自貶,但笑容可掬,讓人心生好感。

他倒實誠,薛吟曦莫名感到想笑。

半夏沒繃住,「噗哧」一聲笑了,親切的挽著何氏的手說︰「何嫡子不怕,朱世子很隨和,你真的可以無視他的存在。」

盡管如此,頭上綁著花巾的何氏臉上仍見緊張,她顫抖著手端了杯茶水給貴人,才拉開以碎花布圍起的隔間,走到床邊,輕聲喚著好不容易才睡著的二丫,「快起來,丫頭,你薛姊姊來了,要給你換藥呢。」

何氏又向圍過來的薛吟曦等人解釋二丫因傷疼,直至天亮才睡著。

朱哲玄理解,傷疼難入睡的苦他很有經驗,「不怕大嬸笑話,我這後背還有幾個大傷疤要掉未掉,癢得我也不好睡呢。」

何氏露出一個靦腆的笑,這貴公子看來真的很好相處呢。

倒是薛吟曦聞言愣了下,這些日子的湯藥是真的有效用,她以為他後背的傷已經全好了,才會毫不客氣的奴役他,許是在京城的日子靡爛,好酒色加上慶寧侯的一頓狠揍,積郁成疾,終是有損身體,到如今還未好全?

許是她的眼神太專注,朱哲玄注意到了,「怎麼了?」

「估著時間,表哥後背的結痂不是早該掉了?」

朱哲玄略微尷尬地搔搔臉,「就是每次要好時就特別癢,睡著了手總會無意識去抓撓,抓破了只得再重新結痂,不過沒事的,也就那幾處,丁安他們幫我看過了。」他不以為意地道。

「醒了醒了,睡那麼熟,真是的,怎麼晚上就不能好好睡呢?」

驀地,何氏看似埋怨又心疼的嗓音將兩人的注意力放回二丫身上。

二丫躺在木床上,乍見到豐神俊朗的朱哲玄,不禁瞪大了眼,怎麼有這麼好看的人啊。

半夏半蹲下來,笑著替她介紹,「那是朱哥哥,薛姊姊的表哥,一起過來看你的。」

二丫乖巧的喊了聲「朱哥哥」,得到朱哲玄一個微笑。

不得不說,朱哲玄長得的確俊美,這微微一笑讓二丫這個孩子也看呆了眼,月兌口而出,「朱哥哥長得真好看。」

「你這孩子——」何氏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沒事,大嫡,她說的是實話。」朱哲玄朝二丫調皮的眨眨眼。

二丫開心的笑了。

薛吟曦嘴角也微揚,這段日子相處下來,她對朱哲玄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

接下來,她專心的替二丫拆雙手的繃帶,二丫眼眶泛紅,每次治療上藥都會很痛,她已經開始感覺到疼了。

乍見那因燙傷不見皮膚的十指,朱哲玄深感心疼,他傾身輕輕拍拍小丫頭瘦削的肩膀,「二丫好勇敢,要是哥哥早就哭出來了。」

「真的?」二丫原本已經忍不住要哭了,這下就忍住了。

「真的。」他再揉揉她的發。

薛吟曦看他一眼,見他漂亮眸子里溢滿著疼惜,心微微一動,隨即靜下心來,開始為二丫清理傷處、上藥。

朱哲玄見薛吟曦細心又溫柔的忙活,他看了一會兒,便示意半夏跟他到外頭。

站在門外,半夏困惑的問︰「朱世子要做什麼?」

「二丫怎麼燙傷的?」燙傷的方式千百種,但只有雙手且齊齊傷到手腕處,就有些不合常理了。

半夏眼楮倏地一亮,她最喜歡有人問她八卦了,「世子爺問我就對了。」

原來三個月前,何氏淚如雨下的抱著雙手幾乎被煮熟的二丫,到縣衙狀告丈夫凌虐。

原來,何氏也長期被丈夫凌虐,同樣一身的傷,只是一直忍氣吞聲,但當見到丈夫心狠的將女兒的雙手放進一鍋滾水里,那淒厲的哭聲踩到了何氏的底線。

「那就是個只會找老婆女兒出氣的人渣,好吃懶做又好賭,好在我們家老爺判了他倆和離,那人也關在牢里了,還得蹲好幾年呢。」半夏氣憤地說完,又說︰「小姐倒是幫了何嬸子一把,瞧到那邊的藥田沒?小姐給了工資的,讓何嬸子有收入,可以養活自己跟女兒。」

朱哲玄看了屋旁兩畝青綠的田,承認薛吟曦雖然冷冰冰又愛計較銀錢,不怎麼可愛,倒真是個不錯的姑娘。

他走入屋內,看著薛吟曦對著二丫仍然沒有太多表情,但那雙美眸清澈無比,讓人莫名感到平靜,而仰望她的小女孩眼中全是信賴與欣喜。

此時,薛吟曦已經包扎好十指及手腕,「好了。」

二丫急急的問︰「薛姊姊今天也會教我認字嗎?」

「嗯。」她失笑點頭。

笑了?她居然會笑,而且笑得挺好看的……朱哲玄突然覺得心跳有些紊亂。

茯苓已利落的備好文房四寶,薛吟曦坐下來,手執狼毫一筆一筆在白紙上寫下「娘親女兒」四個字,那是很漂亮的簪花小楷,她輕聲跟小女孩解釋這四個字及書寫的筆畫順序,二丫很認真听講。

朱哲玄看出她意猶未盡,遂主動走到桌前坐下,將一張白紙放到自己面前,拿了薛吟曦放在硯台的狼毫下筆寫了幾個字。

「哥哥也教你幾個字。」他在紙上寫下薛吟曦的名字,再輕輕吹了吹,等墨汁略干後將紙張轉向二丫。

二丫一看,一臉茫然的看向朱哲玄,這三個字筆畫太多,她不會。

薛吟曦看著這幾個龍飛鳳舞的好字,不由得愣了下。

她明白字如其人的道理,而能寫出一手好字的人怎麼可能是個紈褲?她是否存了成見,而輕看朱哲玄?

朱哲玄指指坐在她旁邊的薛吟曦,再念一遍,「知道了吧,薛姊姊的名字。」

「是姊姊的名字!」二丫滿臉發光,燦爛一笑,「太好了,我已經會自己跟娘親的名字,最想知道的就是姊姊的名字,謝謝朱哥哥。」

朱哲玄被個小姑娘贊美,嘴角微微翹高。

稍後,一行人告別何氏母女,坐進馬車時,朱哲玄仍是一臉驕傲。

他看著坐在對面的薛吟曦,「看,本世子家世好,長得好又是文武全才,又是不拘小節的大雅君子,就跟金元寶沒兩樣,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老少通殺。」

「嫌棄銅臭味的人也不少。」薛吟曦提出異議。

「你——」他瞪著她,不慰人不行嗎?

「世子爺的條件真的很好,但不能否認的是,您若是清高沉穩內斂也就罷了,偏偏揮金如土、風流花心,妥妥一個拈花惹草的浪子,正經人家的姑娘就不喜歡您了。」坐在邊邊的半夏很主動的提出自己的見解。

「主子說話,一個丫鬟插什麼嘴。」朱哲玄惱羞成怒,誰讓她這話一針見血,京城里只要稍負盛名的大家閨秀的確是能離他有多遠就離多遠。

「世子爺好現實啊,需不需要奴婢就是兩張嘴臉。」半夏不屑的抬起下顎,「再說,我可是小姐肚里的蛔蟲,我敢跟世子爺保證,我說的話就是我家小姐要說的。」

朱哲玄皺眉,看向表情仍不見太多變化的薛吟曦,「她說的是真的?」

「是。」她一臉認真。

他俊臉一垮,半夏樂不可支的捧腹大笑,茯苓則咬唇憋笑。

經過這一次,朱哲玄對走訪一些窮鄉僻壤起了興趣,正巧前一批藥丸已做好,準備送去那些偏遠村落,他便主動當起跟班。

朱哲玄不得不承認,薛吟曦真的很有心,她怕那些窮人家不識字,因此在瓶身上畫了圖,像是畫了燒開的茶壺,意謂著「燙」,是退燒用藥,畫一個人腳上流血,那是止血散,畫個小兒流鼻涕就是風寒用藥。

「這些藥效皆溫和,能緩和病情,但若是嚴重,還是要看大夫的。」

一連三天,朱哲玄都陪著薛吟曦到近郊村莊送藥,而她總會一再重復這句話。

這些小村莊的老百姓過得都不是很好,此時他們來到的這座位于半山腰的獨立老屋更是殘破,看起來岌岌可危,牆面東補一塊西補一塊,屋內只有一桌二椅,以舊簾子隔開內外間,這里住了一個虛弱老漢,听薛吟曦說已經臥床半年多了。

「這些藥材熬了喝,里面添了野參片,讓何老爹補補身子。」薛吟曦將另外準備的藥包放在桌上。

老婦人有些手足無措,「這怎麼好意思,我們沒有錢——」

「沒事,都是山上挖出來的野蔘,我也沒花錢買。」

老婦人一謝再謝,眼泛淚光。

朱哲玄發現薛吟曦人雖然冷冷的,但處事八面玲瓏,面對長輩時她臉色也會柔和些,對稚兒雖不到和藹可親的地步,但也看不到一絲疏離,孩子們也都跟二丫一樣,都用崇拜歡喜的眼神看她。

這幾日走下來,他們一行人收到很多禮物,那些純樸的老百姓又是送自家種的蔬菜瓜果,又是拿自家產的雞蛋或是自家做的包子。

「表妹跟本世子一樣很受歡迎。」送完最後幾瓶藥丸,朱哲玄這麼說。

她淡淡一笑,沒說話。

「那當然,那些受到幫助的百姓都很感念,不像某人,給他看個病還得賣笑。」半夏朝他做了一個大鬼臉。

他尷尬的模模鼻子,「小眼楮小鼻子,你家小姐絕不會像你這般記恨。」說完轉向連在馬車里都在看帳本的薛吟曦,「你不休息一下?不累嗎?」

薛吟曦一愣,茯苓跟半夏也錯愕的看著他。

他咳了咳,「都看著我做什麼?」

「天啊,世子爺在關心我家小姐?天要下紅雨還是鐵樹要開花了?」半夏問得好認真,還刷地一把拉開車窗簾子,抬頭看天,「沒下紅雨啊。」

茯苓抿唇偷笑,薛吟曦微微蹙眉。

朱哲玄惡狠狠的瞪半夏一眼,然後煞有其事的打了個呵欠,閉眼假寐,卻在心里罵起自己。

多嘴什麼,怎麼能月兌口說出關心的話?他是累傻了不成?

一行人回到縣衙,兩個丫鬟將收獲的瓜果等物送往廚房,之後回到蘭陽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