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全部小說 > 安祖緹 > 我的總裁大人 > 第二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的總裁大人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蕭謹悅一口氣把杯子里的酒喝完,立刻起身,「我想上廁所了,走。」  

她拉著潘瑟思兩人陪著一起去。  

「抱歉。」蕭謹悅連忙換了位置,讓女子出去。  

「而且我記得妳說過,妳家總裁人挺好的,該給的紅利獎金都不會少,很大方。」潘瑟思說。「妳非常喜歡妳家老板的不是?」  

「沒錯沒錯!」喬茜接著道︰「還有他挑產品的眼光,妳一直都很欣賞不是?」  

「這是兩碼子事啊,欣賞跟喜歡怎麼可以放在一起?而且瑟思妳說的那種喜歡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喔。」蕭謹悅嚴正聲明。  

「很多喜歡不就是從欣賞開始的?」喬茜不以為然的微噘起嘴。  

「好啦,就這麼決定了,我上個廁所。」潘瑟思走進廁間。  

「我補個妝。」喬茜走到化妝鏡前補妝,不忘跟蕭謹悅耳提面命,「妳也不用想那麼多,大家都是出來玩的,後面會怎樣誰也不知道,而且總裁不需要靠女人飛黃騰達,就不會嫌妳錢賺太少了。」  

不只是錢的問題呀!  

蕭謹悅急得要跳腳。  

早知道就不要揭露靳晨朗的身分,現在兩人更興奮了怎辦啦?  

「反正等等回去換位子啦。」蕭謹悅雙手合十拜托。  

喬茜瞟了「冥頑不靈」的蕭謹悅一眼,沒再說話。  

離開廁所時,蕭謹悅走在前頭,後方的潘瑟思跟喬茜互咬耳朵。  

「那該死的程殊翰害我們家的小悅變得這麼自卑,我們一定要讓她把上那個總裁,給他點顏色看看。」  

喬茜深有同感的點了兩下頭。  

兩人互換了眼色,即將抵達包廂時,迅速上前兩步,把前方的蕭謹悅擠開,搶先落坐在原先的位子。  

蕭謹悅傻眼看著不肯配合她的二人。  

回座時,蕭謹悅疏忽了,以至于被靳晨朗發現她身上背的包包是公司所賣的產品。  

「這個包包,我家的。」  

「你、你家的?」蕭謹悅面露的其實不是驚愕而是驚嚇。  

靠北,被發現了啦。  

「你、你做的嗎?」她只好裝傻的問。  

「賣的,」靳晨朗微笑。「我公司賣的。」  

「真的啊?我、我很喜歡這家……呃,你公司販賣的物品。」蕭謹悅覺得汗要滴下來了。  

「你是在這家公司上班嗎?」喬茜明知故問。「小悅非常喜歡你們公司的商品,房間里的每個物品,除了一開始房東附的家具,其他都你們家的。」  

蕭謹悅好想踹喬茜一腳。  

有必要說得這麼仔細嗎?  

萬一總裁因此把話題停在這個地方怎辦?  

萬一被發現她是他員工怎辦?  

蕭謹悅覺得汗快要把她臉上的粉底給融了。  

「是我開的。」  

「哇──」喬茜與潘瑟思夸張的瞪眼張嘴。  

太浮夸了,妳們兩個!蕭謹悅在心底斥罵。  

「原來你是……老板啊。」蕭謹悅僵笑著,「好幸運……」  

「謝謝妳愛用我家的產品。」  

「不、不客氣。」  

喬茜見難得開了一個可以拉近彼此間距離的話題,結果蕭謹悅竟像上古時代走出來的女人,正襟危坐、兩手安放大腿,只差沒放本書給她讀,當個文藝女青年,與潘瑟思咬了下耳朵,故意勸起酒,讓蕭謹悅多喝點,才不會渾身緊繃,像看到老師的學生。  

喝了兩杯酒後,蕭謹悅的頭有點昏,身子感覺有些許無力,輕飄飄的,拘謹的坐姿也因而放松多了,靠著椅背,看著人直傻笑,有種憨憨的可愛感。  

靳晨朗要了杯水給她,並點了些食物,減緩酒醉的速度。  

潘瑟思跟喬茜見這總裁人還挺體貼的,分數立刻往上飆,更是鐵了心要把他跟蕭謹悅湊一塊兒。  

于是潘瑟思開始聊起蕭謹悅的情史,說她被程殊翰甩了一事。  

一旁的喬茜一搭一唱,唱作俱佳,聞者都要動容。  

喬茜雖然已經有些醉了,但還是知道好友們在說什麼,抬手拜托她們不要再說了,可兩人完全不管她的請求,還特地詢問了靳晨朗的意思。  

「你看我們小悅哪一點不好了,要讓人家這樣嫌棄?」  

她們倆做球做得超明顯,靳晨朗看向蕭謹悅,問︰「那妳有打算去考公務員嗎?」  

「為什麼……要考公務員?」因為酒精關系,舌頭不太受控制的蕭謹悅納悶的問。  

「替自己增加婚姻市場競爭力。」  

「可是……可是我很喜歡現在的工作。」  

「即使只是個小客服?」  

听到他這麼說,蕭謹悅立即板起了臉,「你看不起、看不起……客服嗎?我客服工作……做得很好啊,而且我很喜歡我們公司……」  

「尤其是老板!」喬茜故意幫腔,「她說她們老板目光獨到,因此跟客戶說起她們家公司的產品都自信滿滿。」  

「是哪家公司?」一旁靳晨朗的朋友好奇的問。  

「這當然不能說啦!」潘瑟思白了那朋友一眼,「等等你追過去那家公司找她怎麼辦?」  

開玩笑,老板就在前面,底細可千萬別說破,否則戲就別唱了。  

「我才不會這麼無聊!」朋友沒好氣。  

「很少見這麼喜歡自己工作的人。」靳晨朗看著蕭謹悅微笑道。  

「對啊,她從不曾說過他們公司壞話。」喬茜道。  

「她還說想做一輩子呢!」潘瑟思接著說。  

以前潘瑟思兩人就听蕭謹悅說過靳晨朗是個工作狂,常下班時間比員工還晚,猜測他也許會喜歡熱愛工作的蕭謹悅,因此更加深這方面的印象。  

更何況她們也沒說謊,蕭謹悅的確是很喜歡這份工作、喜歡公司,還有老板……好啦,欣賞。  

聊著喝著,時間也晚了,靳晨朗的朋友提議該走了。  

蕭謹悅起身時,身形晃了晃,靳晨朗立刻扶穩她。  

「你方便送她回去嗎?」潘瑟思問,並拉了一旁的喬茜,「有朋友找我們倆去唱歌,但看小悅這樣應該是沒法唱了,方便的話,你送她回去好不好?」  

「可以啊。」靳晨朗爽快答應。  

潘瑟思跟喬茜互看一眼,偷偷比了大拇指。  

怕靳晨朗送蕭謹悅回住所,也許會上來喝一杯茶什麼的,增加獨處的時間,因此二人的確是打算去KTV唱通霄,好讓他們有更進一步的機會。  

要是直接上床了也可以,嘻嘻。  

因為喝了酒,靳晨朗請了代駕,上了車之後才想起剛忘了問喬茜她們,蕭謹悅住哪,只好問蕭謹悅,但她一上車就睡著了。  

好不容易把人搖醒,但酒精的後勁上來,蕭謹悅整個醉茫了,問了半天問不出所以然,只會對著他憨憨傻笑。  

嬌憨的模樣有種說不出的可愛,但是她無法說出住址倒是成了麻煩。  

靳晨朗只好把人帶去旅館。  

下了車,腳步不穩的蕭謹悅一個不慎整個人撲跌入他懷中,軟軟的身子、妖嬈的身形,令也喝了不少的靳晨朗氣息有些不穩。  

好不容易到了房間,迷迷糊糊中,蕭謹悅把靳晨朗看成程殊翰了。  

因為她張開眼了,靳晨朗溫柔詢問︰「還好嗎?要不要喝水?」  

溫柔的語氣讓蕭謹悅眼眶一酸,把人緊抱,更是主動抬頭吻了靳晨朗。  

「不要離開我……」清澈的淚水滑落兩腮,說不出的淒楚與美。  

靳晨朗心口有些動情了,但理智讓他試圖拉開她,可她糾纏著不放,靳晨朗再也無法控制,把人打橫抱起,放上了床。  

回憶到此,蕭謹悅驚駭不已,快要崩潰。  

竟然是她……主動……勾引……總裁?!  

她怎麼會在那個時候認錯人呢?  

而且她以為她已經把程殊翰放下了,沒想到竟還念念不忘!  

現在大錯已經造成,她不敢去猜測靳晨朗會怎麼想她。  

一定以為她是借酒裝瘋,饞他的身子,十分豪放。  

如果他是不認識的男人也就罷了,偏偏是總裁,這要是他醒了,場面不知要尷尬到哪去,而且他會怎麼做呢?  

她是很清楚工作上的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但私底下的卻是一無所知啊。  

是會嚴正與她聲明這是一夜情,兩人以後就不要再聯絡了?  

或是給她錢當夜渡資?  

還是──  

「既然我們已有肌膚之親,以後就是男女朋友了。」他微笑誠摯地說。  

蕭謹悅迅速搖頭,甩開遐思。  

這絕對是最不可能發生的情節。  

只有喬茜她們的戀愛腦才會這麼幻想。  

蕭謹悅決定──就當一夜情。  

這是最不會帶來麻煩的決定,而且萬一很倒霉在公司遇到,而他又認出她來的話,以一夜情的說法,誰都不用為誰負責任,他繼續當他的總裁,她繼續當客服小員工,日子跟以前一樣,完全沒有變。  

做好決定的她飛快下了床,腳趾不小心踢到床頭櫃,痛得她無聲哀號。  

但現在沒空揉腳趾,她得在他醒來之前快走。  

一瘸一瘸的撿起地上衣物套上身,也不管有沒有穿整齊,拿起包包,走到門口時,忽然想起旅館費用,但不曉得這里一晚多少錢,于是匆匆回去在床頭放了兩千塊,再輕而快地走出房間,繞了好一會兒總算找到電梯。  

在電梯的鏡子里,看到臉上斑駁的妝,急忙拿出面紙擦掉,但仍殘余痕跡,看上去顯得狼狽。  

離開旅館,剛好一台出租車駛來,她慌忙舉手招,入座之後說出自家地址,即癱在座位上。  

希望他記不得她的臉。  

希望在公司沒機會遇到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