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全部小說 > 菲比 > 年下男攻略 > 第二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年下男攻略 第二章

作者︰菲比

不到十五分鐘,兩碗熱呼呼的蕎麥什錦湯面出現在餐桌上。  

黑色的寬口瓷碗裝盛淺黃色昆布高湯,蕎麥面沉在湯中與翠綠白菜相互融合,金色蛋花和綠色蔥花充分演繹綠葉角色,替主角蕎麥面加分不少,讓秦幼恩看得口水直流。  

秦幼恩抬頭就見端木司手撐著側臉沖她笑得燦爛,她刻意撇開視線,點點頭,探手想抽放在他身側的面紙擦嘴。  

端木司這張臉就算看了十幾年,秦幼恩還是不免贊嘆,她還是少看為妙,免得心中又生出奇奇怪怪的想法。  

「好吃嗎?」端木司主動抽面紙細心替她擦拭嘴角油光。  

「你煮的食物能難吃到哪?當然好吃得不得了。」秦幼恩邊說話邊探手想接過他手上的面紙,沒料到他竟主動替她擦嘴,讓她有一瞬僵直,連呼吸都忘了。  

端木司垂眸讓卷翹睫毛遮掩炭黑眸子,視線放在對秦幼恩巴掌臉來說顯得略大的菱唇,粉嫩雪膚襯著他的黝黑膚色,腦袋竟不自覺快速飛轉,想的全是讓氣血旺盛的年輕男孩熱血沸騰的事情。  

「幼恩姊的嘴形真好看,顏色淺淺粉粉的,真是迷人。」端木司不否認,他對秦幼恩有了超乎界限的聯想。  

端木司的聲音低沉迷人,慵懶語速中帶著挑逗詞匯,讓秦幼恩的心髒又暫緩躍動,一直忘了呼吸的她持續屏息,受到上司與同事贊揚的靈活腦袋短暫休眠,豐滿的雙唇微張,卻連一個字都說不出,整個人傻愣得像時間靜止。  

「幼恩姊,我……」端木司將面紙握在掌心,改用拇指磨蹭她的嘴角,微弱的氣聲成了粗啞的嗓音,空氣凝結在這瞬間,彷佛一層屏蔽將他們包圍在時間運行之外,剎那間,他們听不見外界任何聲音,唯一的聲響是彼此的心跳。  

「……小司,謝謝你的稱贊。」秦幼恩猛然驚醒,微微撇頭不讓端木司溫熱的指尖在她嘴角游移。  

「嗯。」端木司曉得他逾矩了,扯扯嘴角緩緩收回手。  

端木司不清楚如何處理尷尬的情況,左手右手交換抓頭或摸摸後頸,好看的雙唇囁嚅幾聲,卻沒能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小司,頭癢滾回家洗頭,別把皮屑掉在我家。」秦幼恩冷冷盯著他,不知是刻意營造氣氛還是真的這麼認為。  

「我才沒有皮屑,好嗎?」端木司反唇相譏,「我可是當紅的小鮮肉,幼恩姊這麼說我,若被粉絲听見妳該如何謝罪?」  

「是人就會有皮屑,啊,我曉得了,因為小司沒有皮,所以不會掉屑。」秦幼恩才不讓步。  

「妳才沒皮。」端木司像個孩子,回答得十分幼稚。  

「我可沒說自己沒皮屑喔,我很會掉屑的。」秦幼恩聳聳肩一臉無所謂。  

「難怪幼恩姊家的地板特地選缸色的。」端木司揚眉回話,他可是一點也不想輸。  

「對啦!我家地板都是皮屑,你千萬別來。」秦幼恩瞪著他,但上揚的嘴角泄漏她的好心情。  

「這怎麼成!只要我待在台灣的一天,我最少每日見幼恩姊一回。」端木司扯起雙唇笑得燦爛。  

他突如其來的笑容,撥撩秦幼恩心坎深處的柔軟,她愣了一下,接著像急著想掩飾什麼,動手推推他結實臂膀,「你快回家休息。」  

「可是我不累。」端木司文風不動。  

「可是我累了!」秦幼恩撇開眼不想與他四目相接。  

秦幼恩很明白她的立場與處境,端木司對她來說太過遙遠。  

她也不是傻子,當然看得出端木司對她的用心,但她寧願當鴕鳥把頭埋在沙子里,裝做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听不見。  

「說的也是,幼恩姊上了一整天的班,是該累了。」端木司想起秦幼恩可是連晚餐都沒能正常吃的辛勤工作,他留在這只會縮短她的休息時間。  

端木司邊說話邊起身,雙手分別端起兩只空碗往洗碗槽走去,打算替她整理好環境才離開。  

「小司,碗放著我洗就好。」秦幼恩跟了上去,站在他身側打算戴塑料手套準備洗碗。  

豈料端木司的動作比她快了好幾拍,瞬間將雙手塞入對他而言過小的粉紅色手套中,動作利落地清洗兩人的餐具,「我沒幫幼恩姊整理好廚房是不會離開的,幼恩姊可以準備上床睡覺,別理我。」  

「我怎麼可能放你在我的廚房洗碗?」秦幼恩看著他熟練地清洗碗盤與鍋具,于是拿棉布擦拭清洗好的餐具,兩人分工合作加快整理的速度。  

秦幼恩知道端木司雖然貴為大少爺,從小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但自從被經紀公司簽下,經過為期兩年的培訓,直到現在「宇宙少年隊」的五位大男孩,都還是親自打理宿舍環境,所以洗碗、洗衣、打掃之類的工作已經得心應手,根本不輸家庭主婦。  

「小司你累了吧!剛結束日本演唱會馬上回台灣,其實你們應該跟公司爭取留在日本休息一晚再回家的。」秦幼恩有說不出的心疼。  

「公司的確要幫我們訂飯店,是我們總算盼來假期,大家都急著回家,所以連一晚也待不住,全吵著要回國。」她的關心,端木司一分不少地收到了。  

「原來是這樣。」秦幼恩了解地點點頭,「已經很晚了,你洗完就趕快回家吧。」  

「知道了,嘮叨的小老媽子。」端木司朝她溫暖笑著。  

秦幼恩難得沒移開視線,望著他跟著淺淺笑了。  

這樣就好!與他的這種距離剛剛好!秦幼恩不想也不願往前踏一步,但要她往後退一步卻也是舍不得。  

情感與理智在胸臆間來回拉扯,但理性掛帥的秦幼恩,總能在一次次幾乎淪陷當下猛然驚醒,將來,她確定兩人的關系依舊如此,不會也不曾改變。  

畢竟端木司是遠程集團唯一的繼承人,亦是被端木家族捧在手心的寶貴血脈,而她,不過一個寄人籬下的外姓人,努力保持禮貌又安全的距離,是她必須也是必要的功課。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