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全部小說 > 青微 >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 第二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與拒婚夫的洞房夜 第二章

作者︰青微

段景川沒有繼續追問丁武,翻身上馬直接寧州府邸,能讓自己屬下這麼猶豫不決的事情,他倒要看看能是什麼。  

直到他進府門之前,段景川都自信沒有任何事能讓他動容,哪怕是大軍壓境都不能,可看到宮里來的公公手里舉著的明黃聖旨,他臉上露出不解和疑惑。  

不管徐梓瑤會怎麼想,他不後悔當時離開京城,畢竟後來找到的證據給了被誣陷的兵丁一個清白,也找到了真正通敵的人,寧州歷經幾年大戰,剛剛穩定,由不得任何一點疏忽。  

這些話他不打算告訴徐梓瑤,也沒打算辯解,他當初又非心甘情願娶這個女人,心里自然沒多少位置留給她。  

想到當初被皇帝逼婚的事情,段景川臉色難看起來,那一日他回京抗婚,誰知剛見到皇帝就看到他急匆匆躲走,臨走拉著他手說了一通話。  

景川,朕知道你來宮里為什麼,可現在沒心思听你講,大臣都等著見朕,朕只能告訴你一件事,賜婚這件事,原本徐御史也不甘願,他嬌寵長大的掌上明珠,眼光高的很,可朕給他說了一番你多年來的功績,為國為民奔波受累,徐御史這才松口,你可不能辜負朕的一片苦心。  

听皇帝這樣說,段景川立時就要開口,既然不願那就解除婚約。  

可皇帝沒給他機會,藏起眼底的促狹,「我知道你定然不會辜負,何況聖旨已然下了,京城盡知,你就安心等著迎娶佳人,怎麼這個模樣,是娶妻又不是吃毒藥,男大當婚天經地義,你不能拒絕。再說徐梓瑤烈性女子心高氣傲,你此刻拒婚,她若是想不開尋了短見香消玉損,豈不可惜。若真如此,你心里真能無愧。」  

皇帝說完這話上了鑾駕扭頭就走,段景川沉著臉,也有些遲疑,徐梓瑤會尋死,這是他最忌諱的。  

錯過這個機會,此後他再也辦法開口。  

五個月後,在皇帝安排下的婚事大張旗鼓地進行,而他,迎親當日,只因有心腹從寧州趕來報告軍中發現敵國密探的事情,當場離開,留下還遮著紅蓋頭的新娘子。  

事實證明,那兵丁確實不是密探,不過是被誣陷,自己晚去兩日就會命隕監牢。  

丁文不知道段景川在想什麼,試探著開口,「將軍,要不您先進宮述職,我去府里報個信。」他小心翼翼,心底里暗暗嘆氣,他這一次真不想陪著將軍回京,往常跟著來京都是美差,搶著要來,可這一次推三阻四,沒有一個人願意來,原因無非就一個人。  

所有人都知道,段景川這會回京,要面對一場內宅風雨。  

丁文嘆氣,不會一進府就打起來,到時候自己是該幫將軍還是夫人,好難,別怪他沒出息,要知道跟著將軍上戰場他都能殺人不眨眼,可接下來要面對不是敵人,是一個有可能怒氣沖天哭得委屈兮兮的將軍夫人。  

丁文後悔了,想回寧州。  

段景川沒心情去管下屬心里的想法,他喝完了茶,「到了皇宮,你等在宮門口。」  

這就是拒絕了自己的提議,丁文咬牙答應,「是。」  

段景川進宮一行很順利,皇帝對他向來沒有半點不滿意之處,听了敵國蠢蠢欲動的事情也沒有緊張,大笑著說有段景川他諸事不愁。  

至于成親當日拋下徐梓瑤這件事,皇帝提也沒提,賞賜了飯菜,君臣同飲了幾杯酒。  

從宮里出來已經傍晚,到府里的時候最後一抹夕陽掛在天空,殘陽似血。  

守門小廝看到段景川,忙不迭請安,沒有太多驚訝,「將軍,您回來了。」  

「嗯。」段景川腳步很快,進府後直奔書房。  

在他身後,戰戰兢兢的丁文很是疑惑,怎麼回事,為什麼府里人都這麼冷靜,和平時看到段景川回來一樣的表情,難道都不知道即將有一場風暴要發生。  

可丁文走了一路發現,府里氣氛很和平,甚至比平時更快活,幾個小廝交頭接耳說笑著,反倒是看到段景川的時候一愣,趕緊繃緊臉,「將軍回來了。」  

丁文覺得哪里不對,還是要盡責提醒,「將軍,要不要先去見夫人。」他真是操碎了心。  

段景川站定腳步,目光掃過後院的門,只是片刻遲疑就朝著書房走去,「先去書房。」  

他不是怕見徐梓瑤,只是沒想好該怎麼說。  

段景川對徐梓瑤感覺很復雜,他生性隨意不喜歡與女子有糾纏,不想要這個從天而降的妻子,又不能違背皇命,心里難免不悅。可追根究底去想,他心底里也明白徐梓瑤很無辜,這位將軍夫人何嘗不是無辜被嫁,所以他罕見的不知道拿這個女人怎麼辦。  

不過,這些麻煩不會持續很久。  

想到自己作好的決定,段景川知道今晚自己會去見徐梓瑤,這場錯誤的婚姻早晚都得面對。  

不過不在此刻,他還有許多公事,想著,段景川已經邁步進入書房院子。  

下一刻,他腳步驟然停住,眼神似箭,「來人,誰擅自進了書房。」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