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全部小說 > 石秀 > 復婚無良夜 > 第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復婚無良夜 第一章

作者︰石秀

【第一章】  

這場晚宴空前盛大,來的都是圈子里的大咖,陣容很龐大。  

晚宴結束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許為洲的目的也達到了,給曲婉柔爭取到一個女主角的機會。  

他讓司機順道把曲婉柔送回去,坐在後座閉目養神的時候,他察覺到曲婉柔溫熱的身體靠向他。  

他睜開雙眼,轉過臉看靠在他肩膀上的曲婉柔,看她臉色緋紅,還拉開晚禮服的領口不停地搧風,似乎很熱的樣子,眸色頓時有些深沉。  

曲婉柔抱一下許為洲的手臂,這男人身上散發著淡雅的香水味,多少次,她都想投入他懷抱里,可是多少次,她都忍住了。  

今天,她能跟許為洲出席這麼重要的宴席,能得到他額外的照顧,她控制不住自己,她覺得自己更能勝任許太太的位置,為許為洲,她願意放棄一切。  

許為洲聞到曲婉柔身上的香水味,她用的香水跟孟曉梨的像是同一款,看來,這女人想靠近他,是做足了功課的。  

他一直以來是有點低估這女人了,不過面對這女人的誘惑,他不以為意,畢竟誘惑他的女人多了去了,而他是個有原則的人,既然娶了妻,就不會越界,何況他這人挑剔女人,不濫情。  

他抬起手正了正衣領,曲婉柔就沒法靠在他肩膀上了,只能坐直身子,可她就是不甘心,借著酒意對許為洲道︰「為什麼?明明你對你太太根本不上心!」  

他也不看她,只用冷淡的口吻道︰「我的事,妳管不著。這次念妳是初犯,就算了,收起妳的小心思,下不為例。」  

曲婉柔雙眼盈滿淚水,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任是誰都會動心,把美人攬入懷。可是許為洲卻絲毫不在意,讓司機加快速度,把人送達。  

許為洲回到別墅的時候,孟曉梨已經睡了,她連睡覺都規規矩矩的,只躺在床的一邊,從不越界。  

柔和的淺黃色燈光籠罩下,他一邊脫衣服,一邊盯著她的臉看,她睡得一臉恬靜,哪怕是素顏,也比外面的女人要好看百倍。  

曲婉柔說他對孟曉梨不上心,那只是假象,他許為洲在意一個女人,是不會輕易表現出來的。他承認一開始只是對孟曉梨有感覺,可婚後,他是一點點地喜歡上了她。  

她在父母家,對家里的長輩很孝順,也很會哄他們開心,偶爾看她臉上掛著甜甜的笑跟長輩說以前學校發生的趣事,逗著長輩哈哈大笑,他唇角也忍不住微微揚起。  

還有就是她很喜歡跟他母親學做菜,爺爺那麼嘴叼的一個人,也能邊吃她做的菜,邊夸獎她。  

不過他知道,她也是一個任性有脾氣的人,不過他大她幾歲,很多時候慣著她,包容她的小性子。明明知道她還不想給他生孩子,也沒把不滿表現出來,還在家人面前維護她。  

他轉身進浴室洗過澡,弄干頭發才出來,脫下睡袍便鑽進被窩里,欺壓在她身上。這是他忙了一天的工作後,最期待的時刻。  

也不知道是不是裝睡,她一下子就醒了,眼神還有些**  模 醋潘露 難櫻 悶趾眯Α  

「我不想……」孟曉梨話還沒說完,她飽滿的唇瓣就讓許為洲給堵住了,她雙手撐在他胸口,想推開他,可是手腕卻被他雙手抓住,緊緊地按在她臉側。  

……  

雖然不知道這次能否成功做人,但他總算也給家里一個交代。  

他想,孟曉梨嫁他後還算听話,哪怕她心里有人,遲早也要收心的,畢竟當時是她先答應嫁他的。他想她到底是太年輕,不想生孩子,大概是怕身材走樣,可家里的長輩是急著抱孫子了,在生孩子這件事上,他由不得她任性,懷孕生孩子是遲早的事情,既然嫁了他,她就注定要走到這一步。  

孟曉梨第二天一早醒來,許為洲已經不在身旁,她伸手摸摸已經冰涼的床褥,知道他早已經起床,大概也出門了,她微微有些難過。  

她跟許為洲結婚將近一年,他們之間的互動大部份是在床上,他從早到晚都在忙工作的事情,白天在公司,晚上要應酬,回到別墅來,只知道和她上床,從來不理會她的感受。  

他從來沒有關心過她,也沒在意過她,他在意的只是她的肚子是否有動靜,是否懷孕了,在他眼里,她只不過是一個生子機器,而不是他妻子。  

她掙扎起床,還隱隱作痛,可是她約了幾個朋友,不能再賴在床上,便只好忍痛下了床去洗漱,簡單地淋了個澡後,她裹上浴巾回到房間,從衣櫥里找出一條黑色的連身裙穿上,簡單地化妝後,她匆匆出了門。  

家里的司機把她送到了跟朋友們約好的餐廳,她下車後走進餐廳。  

「哇,我們人人羨慕的總裁夫人到了!」面對著門口位置的余家安第一個看到孟曉梨進門,高聲道。  

孟曉梨臉上帶著笑,款款走來,邊拉開一把椅子坐下,邊對朋友道︰「有什麼可羨慕的,妳也太夸張了。」  

余家安對孟曉梨一本正經道︰「神仙下凡的許為洲許總裁耶,能嫁給他當太太,跟他朝夕相對,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嗎?」  

孟曉梨淡淡一笑,她承認,許為洲是顏值很高,才三十一歲便集團總裁,年輕有為,可她一點都不覺得嫁他有多幸福。  

她是養父生意受挫那段時間被安排嫁給許為洲的,許孟兩家成了親家,許家在生意上幫了她養父很多。那時候她才大學畢業,嫁給一個大她七歲,素未謀面的男人,一開始她很多的不安,而且她當時心里是裝了另一個人的。  

婚禮的那天晚上,許為洲在新房里就睡了她,那一夜她又痛又怕,第二天一早她起不了床,哪怕動一下,身上都疼。可是許家上下沒人責怪她沒規矩,一個個都對她很關心。  

她本以為許為洲是個紳士,沒想到的是等她身體才好些,他在床上卻如狼似虎般,又把她折騰個半死。  

很多次她都告訴自己,既然嫁給他了,就認命了,她希望能早點懷孕,不用受那麼多的罪,最起碼孕期內他不會再踫她,可現實偏不遂人願,她一直沒懷孕。  

這大半年的時間,他很熱衷跟她上床,可她的肚子就是沒動靜。  

許家長輩都很疼她,她也能在長輩面前感受到親情的溫暖。當初許家長輩不介意她只是養父收養的,也不介意她被養父當成生意上的籌碼,只對她說身世並不重要,他們看中的就是她有孝心,听話,知恩圖報,只希望她和許為洲在婚後早點開枝散葉,好讓他們抱上孫子。  

可她遲遲沒有實現長輩的願望,他們雖然表面上沒什麼,但她能察覺,他們多少有些擔心。  

其實打從婚後半年起,她就背著許家所有人做了很多努力,當時是想著只要懷孕了,許為洲就不會在床上肆無忌憚地折騰她了,可一次次,她肚子就是不爭氣,她都有點心灰意冷了。  

當她思緒飄遠,一只手在她面前擺了擺,她回過神,看到坐在對方位置的江夢雪對她一臉的壞笑。  

她臉上紅了紅,拍開江夢雪的手對她道︰「干嘛?」  

江夢雪壞笑道︰「該不會是在想他吧?」  

孟曉梨一口否認道︰「我才沒想他。」  

幾個朋友都笑,「妳知道我們說的他指的是誰嗎?」  

孟曉梨意識到自己不打自招,有點認栽了,她端起服務生送來的溫水喝了一口,裝傻道;「我不知道。」  

余家安只當孟曉梨還在想大學時的學長,對她道︰「曉梨,妳跟學長已經是過去式了,還是好好愛妳家許先生吧!」  

孟曉梨懶得為自己辯解,本來她也以為,嫁給許為洲,她會思念陸明杰,可恰恰相反,她好久沒想起陸明杰了,心里更多的是在想許為洲,想怎樣才能在床上擺脫他。  

江夢雪對孟曉梨道︰「听說陸學長遲些會從國外回來,妳要有什麼心結,可以找他談談,以前他真的把妳寵到不行,妳嫁別人,他遠走他國,我覺得你們蠻可惜的。」  

孟曉梨不以為意地笑笑,「有什麼好談的,說不定他已經找到合適的另一半了,見面只會讓彼此尷尬。」  

余家安也是支持孟曉梨跟許為洲的,她認真道︰「曉梨,我可是站妳跟妳家許先生的,千萬不要跟陸學長見面,陸學長之前知道妳要結婚,一句話都沒有說,就到了國外,太讓人失望了!我就喜歡妳家許先生這種有魄力的男人,外面多少女人仰慕他,一個個都很想嫁他,他偏偏娶了妳……雖然這種出色的男人緋聞也特多,可他就妳一個名正言順的太太不是嗎?」  

孟曉梨听著余家安說的話,跟服務生點了份她愛吃的蛋糕,其實,她從來就沒想過要自己的另一半是多厲害的一個人,她只想她的另一半能和她一起,守著一份平淡的幸福就夠了。  

可惜,她想要的,許為洲這種出身優越,有財有勢的人給不了她。他不能陪她過細水長流的日子,不能只守著她一個女人,嫁給他這大半年的時間,他鬧的緋聞讓她很介懷。  

一會跟這個女明星,一會跟那個女演員,她還不允許使小性子,因為養父每次給她打電話都叮囑她拿出點度量來,畢竟男人在外面就是逢場作戲,應酬需要,她才是許為洲明媒正娶的妻子。  

因為不愛許為洲,當許太太也不幸福,所以孟曉梨一次次說服自己,她不在意,可是他睡完她又去和別的女人鬧緋聞,她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  

如果不是因為養父需要許為洲經濟上的扶持,她又哪里需要這樣委屈自己?  

看服務生送來了蛋糕,她拿叉子吃了一口,用剛剛好的甜味把心里的酸澀抹去,她對余家安道︰「好啦,妳放心,我跟許先生之間關系很好,跟陸學長也不可能了,妳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的。」  

江夢雪輕嘆一口氣道︰「那妳跟陸學長真可惜。」  

余家安一掀孟曉梨的衣領,看到頸上的紅痕,故意啊地一聲。  

孟曉梨忙拍開余家安的手,弄好衣領。  

余家安對江夢雪壞壞一笑,說道︰「妳啊,就別瞎操心了,人家脖子上全是新鮮吻痕,昨晚激戰不知道有多厲害!」  

孟曉梨臉都紅了,可是許為洲也只有在床上對她親近一些了,其他任何的場合,他都是冷淡的。  

三個女生嘻嘻哈哈的,吃過早餐,便一起逛街,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