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酒香嬌娘 第三章 買書遇插曲

作者︰蒔蘿

開元鎮一個月有兩次的市集,這天,明玥特地避開趙氏跟明玉,拉著高氏晚她們兩刻鐘出門,搭村里的另外一輛牛車前往鎮上。  

到達以後,明玥讓高氏先去繡莊交繡品,自己則前往另一處。  

「釀酒?那你看完可以借我看嗎?」她需要以看過手札作為學會釀酒的借口,這樣才不會被人懷疑。  

「里頭寫的都是釀酒的內容,妳有興趣?」  

前世他到地牢探望她時,她趁著看守的人不注意,要他幫她一個忙,幫她把藏在娘家鄰近山上山洞中的一本手札毀了。  

她告訴他,她之所以會釀出令人驚艷的美酒全是這本手札教她的,現在她寧願毀了那本手札,也不願意它落到葉氏母子手上。  

他趁著黑夜按照她的指示來到山洞,尋出手札,仔細翻閱了一番後便將手札燒毀,前往邊疆。  

看著明玥渴望的表情,殷赫鵬馬上聯想到一事,「妳想學釀酒?」  

她用力點頭,「是的,鵬大哥,你也知道,我家釀酒技術傳子不傳女,可我著實對釀酒感興趣,便想自己模索。不瞞你說,我此番來鎮上就是想到舊書攤來找看看有沒有這一類的書。」  

「我們成親後就沒有這一類規矩,妳可以盡情的釀酒,我不會阻止妳的。」  

听到成親兩字,一些畫面突然閃過腦海,她的臉蛋倏地乍紅,有些羞怯的跺了下腳,「鵬大哥!」  

「玥兒,妳放心,成親後不管妳想做什麼,我都會支持妳的。」他將那本手札交給她。  

「可是……」望著他那對凝著一抹情意的深邃眸子,跟手中這本帶著一點他體溫的手札,她忽然感到有些愧疚跟心虛。  

前世他們心意相通,相互愛慕著對方,可惜世事無常造化弄人,兩人無法結為連理,最後更以悲劇收場,結束悲慘的一生。  

這一切都是葉氏那個陰狠毒辣的女人所帶來的,偏偏鵬大哥與葉氏還有殷伯府有斬不斷的關系,因此她想解除婚約,可眼下更重要的事情是分家,她得趕緊想出辦法讓爹娘同意才是。  

想到殷赫鵬送來的那些聘金聘禮,還有最近家里發生的那幾件事情,明玥就有說不出的憤怒。  

「玥兒,妳怎麼了?是我說錯話惹妳不開心了?」  

「沒有,鵬大哥,我只是想到一事。」她連忙將手札放進身上背的小包里。  

「遇上什麼事讓妳生氣了?跟我說說,也許我能替妳想到解決的方法。」  

她幽幽望了他一眼,有些氣憤的說著,「我是生氣鵬大哥你為了保存聘金所出的一番心思白費了!」  

他眉尾微挑,「怎麼了?」想來她早已猜出是他請村長出面的。  

「那些聘金存進錢莊沒三天,我女乃女乃就假意懸梁上吊,說我爹存心逼死她,指責他不孝,為了一個印鑒逼死自己娘親。這胡話若傳出去,爹便沒法做人,無奈之下只好將印鑒交出來給女乃女乃保管,而女乃女乃拿到印鑒第二天便帶著二叔上錢莊領錢……我爹娘現在很擔心那些聘金會被女乃女乃跟二叔他們一家一點一滴的給花光……」  

听完她說的,殷赫鵬臉色微沉,沉聲問道︰「玥兒,妳有想過要勸明昌叔跟嬸子分家嗎?」  

他問話的同時示意她邊走邊談,兩人漫步在人來人往的忙碌市集里。  

「我有想過,也試探過我娘,我娘自然是想的,可是我爹……當年爺爺過世前要我爹不能主動提分家,所以除非是女乃女乃提出……」她有些忿忿道。  

殷赫鵬眉頭微蹙,「若是這樣就有點難辦。」  

「我女乃女乃偏愛二叔那房,把我們大房當成下人般對待,沒有我們大房,不要說釀酒工作誰來做,光家里那些雜事就沒人做,她怎麼可能同意分家。」  

「若是如此,必須要從問題的癥結下手處理,才有可能順利分家,妳知道為何妳女乃女乃這麼厭惡你們大房嗎?」  

「听說我女乃女乃生我爹時痛了三天三夜,好不容易才生下他,因為爹讓她受苦,所以她極為厭惡他。而我爹出生後就被曾祖母抱去親自扶養,除了吃女乃時會抱給女乃女乃,其余時間都是曾祖母帶著,因此兩人比較沒有感情,而我二叔不同,他一出生就是女乃女乃親自帶著的。」她頓了頓後繼續說著。「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大房沒有生下男丁,等于絕後,所以她更加厭惡。」  

「要改變妳女乃女乃對大房的態度有些難,畢竟已經根深蒂固,但大房這邊,明家有其他族人,可以用過繼的,怎麼會絕後?」  

明玥看到路邊一個賣頭花的小攤販,被攤位上的頭花吸引,忍不住走過去瞧瞧,一邊挑著頭花,一邊無奈說著,「當年我爹也跟爺爺提議過,但女乃女乃堅持不肯,即使是同宗親戚也不肯。她說家里有元寶日後給爹娘送終就可以,不想便宜了外人,我猜女乃女乃是想將所有產業全部留給二叔的兒子,因此不允許任何人覬覦。」  

「若是淨身出戶呢?」他給她出了個主意。  

「淨身出戶!」她怔了下,停下手中的動作,搖搖頭,「我想過分家,可是沒有想過淨身出戶。」  

「也許淨身出戶會讓妳女乃女乃答應得比較干脆,但在那之前,必須讓明昌叔開始一點一滴對妳女乃女乃跟二房感到失望。」  

「我爹早就對女乃女乃感到失望了,若不是爺爺臨終的遺言,我想我爹……」可能早就提分家了。  

這句話到嘴邊,她卻有些不自信了,畢竟這麼些年來爹對予取予求的女乃女乃是任勞任怨,幾乎是到了愚孝的地步。  

想到以前的種種,她就沒有心情繼續挑頭花了,轉身離開攤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