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宅女老婆不好追 第八章

作者︰夜煒

半個小時後,剛出院的江海誠,帶上圍裙在廚房里忙起來。他先將魚兩面煎得微黃,放入湯鍋里熬湯,同時刀法嫻熟地切起牛肉片。

有幾次蘇喬安想說,別弄得那麼復雜,但看他一邊哼著小曲一般燒菜,看來身體並沒有什麼負擔,就由著他去了。

最後,一道水煮牛肉,一道紅燒排骨,一鍋鮭魚豆腐湯,一盤粉絲娃娃菜上桌,他盛了一碗飯給她,飯上還撒了一些芝麻海苔碎。

大概是因為兩人從小就開始一起吃飯團,所以他們兩人很愛吃海苔。看到這個細節,蘇喬安嘴角不由就彎起來。再看他給自己盛了一碗白米粥,她又無奈地笑了,「你不做道自己能吃的菜?」

「我不是很慘嘛,萬一你覺得不好吃,興許還能可憐我這個還只能吃軟爛食物的人,不趕我走。」

「一直說我趕你,我趕你走了嗎?」

「我不是擔心嘛。」他盛了一碗湯給她,「快喝看看,好不好喝。」

魚湯女乃白濃郁,入口潤滑,鮮甜無比,好喝得蘇喬安的眉毛都揚起來。

江海誠明知故問︰「好喝嗎?」

「湊合吧。」

江海誠大笑,「你的滿分是湊合嗎?眼楮都亮了,還只湊合。」說著他又給她挾了牛肉,「再吃塊肉牛看,湊合不湊合吧!」

「你自己吃你的吧……」盛情難卻,她又吃了他喂過來的牛肉,一入口有些辣,味蕾瞬間被打開,濃濃的醬汁瞬間布滿舌頭,而牛肉的口感很爽女敕,而且越嚼越香。

「好吃嗎?」江海誠滿眼笑意地問。

蘇喬安咽下牛肉,不甘心地說了一句,「我的滿分是湊合。」

江海誠立刻放聲大笑。

從那之後,她這個連音樂聲都很少有的房子里,時常充滿了江海誠大笑的聲音,雖然有時候她會很不爽地大喊,「你吵到我工作了!」

但江海誠就會給她端上各種好吃的,從正餐到下午茶,從水果到零食堵住了她的嘴。

他出院沒幾天後,就開始在家寫程式,很多時候都在跟程式打交道,除了偶爾打電話跟人溝通解決BUG,程式碼問題,軟體交易事項。

他應該很忙,但每天都會按時做飯。只要他在家,每天都會給她做飯,要不在家,每天都會提醒她吃飯。她都懷疑他是不是上了鬧鐘了。

然後偶然的情況下,听到他手機滴的一聲,她看到他手機提醒事項喬安該吃飯了。

感動之余,她拿著手機去給電腦前的他看,「你這是故意給我看的嗎?」

他打完一行程式看了一眼,笑,「不是,是給我看的。」

「那你還寫我的名字?」

他目光又轉回電腦螢幕,手速飛快敲擊鍵盤,「寫我的名字,對我沒用,可看到你的名字我就有動力起來了。」

不知為什麼,蘇喬安信了。因為半個月前,這人剛因為飲食與作息不規律,胃出血住院。但在她家的每一天,他都會按時一日三餐,哪怕他只能喝粥也會變著花樣給她做飯。

這麼想來,突然覺得有些內疚,她是不是太欺負他這個病人了?

「喬安。」江海誠突然回頭看她,「你有沒有一點感動?」

「什麼意思?」他就是故意做給她看的?

江海誠咧嘴一笑,「你要是稍微感動的話,能不能讓我進你房間……」

話沒說話,剛才還覺得她是不是欺負他這個病人的蘇喬安,直接上腳就踢他,一直踢,江海誠一邊笑一邊抓住她的腳,「我只是想用你房間里的電腦桌了,客廳的桌子高矮不合適,我快腰間盤突出頸椎錯位了……」

如此,又是半個月之後。

大暴雨的夜晚,蘇喬安結束了工作進房間,江海誠還坐在她房間里的書桌前工作,她說了一句,「我要準備睡覺了。」

「嗯,我馬上就好。」江海誠敲擊鍵盤的手不停。

她也不好說什麼,拿了睡衣去洗澡。

其實江海誠來了之後還很不方便,因為不能不穿內衣在屋子里走動了,尤其洗了澡還得穿上內衣,這最讓她煩惱的事。

她洗好澡出來,江海誠還在工作。

她又提醒了一句,「你快點啦。」

「好。」他還是脾氣很好的應聲。

蘇喬安就坐進被子里,開始看粉絲留言,還有訂單情況,等她做完這些江海誠還是沒有要動的意思,電腦螢幕上的程式還在他的敲擊下,不斷地向上翻滾。

以前學習成績那麼差的人,竟然還有這本事,蘇喬安心里鄙視了一會,但想了想,他數學跟英文成績不錯,就也只能認了他的本事了。

「江海誠。」

「嗯?」

「你在我這里住了蠻久了吧?」

他敲擊鍵盤的手頓時一停。

蘇喬安說道︰「你現在身體已經好了,而且你完全可以照顧自己,所以你還是考慮一下盡快搬出去吧。」

「好。」江海誠答應了之後,就開始繼續敲擊鍵盤。

反倒是她因為他太過爽快答應,怔忪了片刻,然後冷聲說了一句,「我要睡覺了,你趕緊出去!」說完,將床頭的台燈一拍,撈起薄被將自己蓋住。

果然當她這里是旅館,高興了來住一陣,不高興就走。

可這麼想了之後,頓時又覺得自己太矛盾了,不是她想讓他走的嗎?

突然感覺床上一沉。

蘇喬安立即翻開被子看過來,江海誠已經趴在她的床上。

她拿起床頭的枕頭就拍過去,「你想干嘛!」

江海誠被枕頭拍得順勢一倒,原本趴在床上的人變成了仰躺著,他笑著說︰「你現在真的很暴力,很凶知道不知道?」

「我那麼暴力那麼凶,那你趕緊走!」

「那你要不要給我開個歡送會什麼?」

「你說什麼?」蘇喬安不可置信看著他,「歡送會?」

「就聊聊天嘛,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了……」

「打住,我們沒在一起。」

「好好好。」江海誠大笑,「我們同居這麼久了……」

「沒有同居!」蘇喬安又拿枕頭打了他一下。

「好好好,既然我們沒有同居那麼久了,你就一點不想跟我聊聊天嗎?」

什麼都是他說,蘇喬安撇嘴,「我沒什麼要跟你聊的。」

「那你可以問我這幾年過得好不好,你竟然一次都沒問過。」

蘇喬安聳了聳肩,「我又不想知道。」

「絕情的丫頭。」

「到底誰絕情!」蘇喬安下意識就回了嘴,然後氣氛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八歲那年,兩人的不歡而散。原來她一直沒給他好臉色,是因為其實她很在意。

「喬安……」

「好了,我問你。」她一點也不想提起那段過去,既然不歡而散,那散了就是散了啊,「你……女乃女乃還好嗎?」

她沒想到,自己第一個問題,竟然讓江海誠的表情一頓,然後很苦澀地笑了,「我女乃女乃,去享清福了。」

蘇喬安頓時明白他的意思,驟然無比歉疚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沒事了,已經過去三年了。」他看了她一眼,繼續看著天花板說︰「我一直想著等我能賺錢了,就把她接出來,有時間就用輪椅推著她去逛街去看海,可我沒做到,生活比我想得難多了,她也沒等到,可能不想讓我那麼難吧。」

蘇喬安听著心里發酸,眼眶滾燙,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說了一句,「人總會有走的一天,你可以當做她只是去遠行了……」

她說了這句話,江海誠突然翻過身,趴在她的枕頭上。

不會是哭了吧?不會,她以前就沒見他哭過。

不過他那麼愛他女乃女乃,大概很內疚吧。

蘇喬安猶豫了許久,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你過得好,女乃女乃就會很開心了,我覺得她能看得到。」

江海誠沉默了一會,「她要是看得到,一定想讓我盡快給她找個孫媳婦吧。」

這人……蘇喬安按在他肩膀的手,驟然拿開,剛要換腳把他踢下床,江海誠卻扭頭轉向她的方向,目光亮亮看著她。

「你不是問我,為什麼賺到錢就想給你買禮物?」

「為什麼突然說到這個?」

江海誠嘴角彎起,「我一直記得,你給我吃的飯團,記得你給我買飯,記得每個生日因為有你我總有蛋糕吃。」

為什麼突然煽情啊。蘇喬安有點不習慣,她推了他一下,「你趕緊出去睡覺。」

他卻拉住了她的手,「六年前的事,對不起。」

「我沒有讓你說這個!」她真有點急了,也慌了,怕被看到自己的放不下,不管是被傷害的,還是因為那麼喜愛的,「你趕緊出去。」

「我逃跑了!」江海誠說著紅了眼眶。

但他笑著說︰「我身體與內心那麼喜悅,可我卻從來沒那麼恐慌過,但我怎麼想都覺得,只要我肯努力我也能照顧好你。第三天我換了衣服要出門的,女乃女乃說她的腰跟腿疼得難受,我就先去買了藥,回來就跟我爸發生了沖突。」

江海誠無奈一笑,「我看到他滿身血,心里竟是恐慌又釋然,直到見到你我才突然害怕,我會不會跟江大河一樣,因為無能就把生活的不幸都施加給你,而我長到十八歲唯一幸運的事就是遇到你而已,我很害怕自己會拖垮你毀掉你,所以我逃了……」說著,他捏了捏她的手指,「喬安,對不起。」

「那你現在為什麼要回來?」

「因為……」江海誠咽了咽嗓子,「因為,太想了。」

「蘇喬安你知道不知道,每次給你傳生日快樂,我有多害怕你回覆,可是你不回覆,我好像又得死上幾天才活過來,我……沒有一天不內疚,沒有一天不想你……」

原來她這麼心軟的嗎?

蘇喬安別開頭,說不出原諒或討厭,只是皺著眉頭說︰「你不出去,我出去了……」話還沒說完,人就被人從後邊抱住。

她剛要回頭抗議,江海誠的嘴就吻上了她的唇。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