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床債不許賴 第七章

作者︰石秀

江子琳變得很黏人,每天早上醒來後,都抱著蔣宇寒不放,讓他每天都忍不住和她做晨運,完事後,才匆匆忙忙趕回公司。

一向到公司很準時的蔣宇寒最近頻頻遲到,真的讓大家大跌眼鏡。

這天晚上蔣宇寒應酬回來,江子琳看他月兌下外套準備走進浴室,便跳到他背上,像塊牛皮糖般甩也甩不掉。

「又怎麼了?」蔣宇寒知道她纏人,就是有事情要拜托他。

「我想你了。」江子琳總覺得蔣宇寒陪自己的時間特別少,見不到他的時候,她都特別想他,很想知道他在做什麼。

可是他工作有多忙,她是知道的,平時她不敢打擾他太多。

「等我先洗澡。」蔣宇寒哄完江子琳,握著她的雙手手腕,讓她坐到床旁邊。

「不要,你說你有沒有想我了!」江子琳拉住他襯衫的下擺不放手。

……

過後,蔣宇寒躺在床上,渾身上下是淋灕盡致的滿足感。

江子琳枕著蔣宇寒的手臂躺床上,一只手覆在他下巴,大拇指的指腹一下又一下地摩挲他嘴唇。

蔣宇寒翻個身,面朝江子琳,抓起她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吻,很希望和她的關系能一直這樣維持下去。

他甚至在想,她想要孩子,和她生一個也無妨,只要江子琳能夠一直做他背後的女人。

可轉念一想,這不管對她,還是對孩子都太不公平,他心里很矛盾。

「身上不舒服,我去洗個澡。」江子琳突然從蔣宇寒的臂彎里面起來,準備下床。

蔣宇寒卻一把摟住她,不停地吻她頭發,不舍得她離開他懷抱。

「怎麼了?」江子琳一雙靈動的大眼楮撲閃著,好奇蔣宇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黏她了。

「沒事,去吧。」蔣宇寒松開了她,沉聲道。

江子琳下了床,回過頭,蔣宇寒好想在想事情,她吐吐舌頭,轉身去取條浴袍便進了浴室。

等她磨磨蹭蹭地沐浴完,穿上干爽的睡袍出來,蔣宇寒已經換了床單,他身上也穿上了睡袍,大概是在外面的浴室洗完澡了。

蔣宇寒躺在床上,江子琳卻趴到他胸前,撒嬌不肯睡覺。

他沉聲道︰「累了一天,我很困,你別鬧了,乖乖睡覺。」

「不要!」江子琳覺得和蔣宇寒獨處的時間太少了,她想他陪她說說話,不要那麼早睡。

「想繼續做?」蔣宇寒瞥一眼江子琳。

「不是!」江子琳捏捏蔣宇寒帥氣的臉,對他道︰「我看中一個包,可是是限量版,你能不能買給我?」

蔣宇寒沒好氣道︰「不是給你卡了嗎,喜歡就去買好了。」

江子琳噘起嘴巴來,撒嬌道︰「你給我買才有誠意嘛,我要你送我!」

她有小小的心思,想蔣宇寒買來送她,這樣她跟朋友說是男朋友送的,會更有面子。

蔣宇寒看著江子琳那誘人的唇瓣,對她道︰「我送你可以,可是你要吻我,我滿意了,就送你。」

江子琳笑,「討厭!」

蔣宇寒仍然是一張嚴肅臉,對她道︰「不吻就沒有。」

江子琳知道蔣宇寒這人說到做到,不得已,她捧著他的臉,低頭吻在他唇上。

這讓她感到生澀又甜蜜的感覺,讓她越來越大膽,很快,便是兩人用力吮吻時發出的曖昧聲音。

直到夜深,疲憊不堪的兩個人再不顧清理,相擁而眠。

第二天接近中午,江子琳才醒來,蔣宇寒已經不在,想必一早就回公司了。

她現在發現自己已經不像是蔣宇寒的私人助理,因為她好些日子沒一早起來給他準備早餐還有出門要穿的衣服。

哪怕是把衣服送干洗店這種事,也有鐘點工來打理,她在這里,什麼家務都不用做,只需要當好蔣宇寒的女朋友就好。

她踱到客廳,發現茶幾上放著一個禮盒,她眼前一亮,忙上去拆開包裝,就是她想要的那只限量款包包!

她開心地跳起,抱著包包轉了個圈,一坐在綿軟的沙發上,心中滿是歡喜。

鐘點工阿姨看了,微笑對她道︰「江小姐,蔣先生對你可真好,這是他讓人給你送來的,我幫你簽收了。還有早餐我給你熱好了,這也是蔣先生吩咐的,你隨時可以吃。」

「謝謝阿姨!」江子琳對鐘點工阿姨一笑,她就知道蔣宇寒最厲害了,總能以最快的速度滿足她的心願。拿來手機,她打通了蔣宇寒的電話。

電話打通了,蔣宇寒的聲音傳來,「有事嗎?」

江子琳不滿道︰「沒事就不能打你電話?」

蔣宇寒冷哼一聲,發現江子琳這女人現在是一點都不怕他了,他問她道︰「起床了嗎?」

江子琳答他道︰「早起來了,包包我看到了,就是要跟你說聲謝謝,我很開心。」

蔣宇寒語氣倒是平淡,「不就是昨晚表現不錯的獎勵,謝什麼,接下來表現要不錯還會有……」

江子琳一想起前一天晚上那個吻,臉一下子紅了,她對蔣宇寒道︰「不跟你說了,我約了朋友,等一下要出去。」說完,她就掛斷電話。

蔣宇寒听到江子琳把電話給掛斷了,有點無奈,突然又在想她約了什麼朋友,對方會不會是男的……

而一旁的秘書覺察到頂頭上司的這通電話似乎透露一些不尋常的資訊,她把端來的咖啡輕輕地放到他桌面一角,對他道︰「蔣總裁,你的咖啡。」

蔣宇寒的思緒被打斷,對秘書點點頭,便回到工作上。

一向做事專注的他,為一個女人區區幾句話走了神,他自嘲一笑,越來越無法理解自己一些行為了。

臨街一家高級西餐廳,江子琳身穿一身很修身的深灰色連衣裙,腳穿一雙綁帶高跟鞋,拎著蔣宇寒送她的包,優雅地推門走進來。

幾個朋友已經到了,本來大家都想看她落魄後會不會大變樣,可眼前的她,讓大家都很驚訝她的改變。畢竟不久前她家破產負債累累的消息很多人都知道。

江子琳當然知道這幾個朋友都是想看她的笑話的,她故意約她們出來,挽回自己的面子。

「我遲到了,不好意思!」她臉上帶著笑意,拉開一把椅子坐下。

其中一個朋友眼尖,很快注意到她的包,對她道︰「子琳,你這包是限量版吧?你是怎麼買到的?」

江子琳笑笑,「你可真有眼光,是我男朋友送的。」

大家總算明白過來,江子琳大概是交上了有錢的男朋友,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改變。

「你男朋友不會是有錢的老頭子吧?」其中一個朋友故意打趣她道。

江子琳就知道,她圈子里的朋友都不是知心朋友,她也不明白是為什麼,明明是朋友,可聚在一起總愛攀比,她想,既然她們愛攀比,那她就奉陪一下。

她對她們道︰「唔,是比我要大一些,三十歲算不算?」

幾個朋友的臉色都變了變,不約而同道︰「誰啊?」

江子琳勾唇一笑,答她們道︰「蔣氏集團的蔣宇寒,認識嗎?」

「蔣宇寒是你男朋友?」有個朋友尖叫起來,要知道行事作風一向低調的蔣宇寒,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有身分,有地位的富家千金偶爾能在重要的宴會上見到他,但也只能是匆匆一瞥,他極少搭理女性。

江子琳是個任性又天真的人,她覺得這次拿蔣宇寒來挽回面子真的很給力,對朋友一笑,她答道︰「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有只手伸過來模模江子琳的額頭,「江子琳,你沒發燒吧?」

江子琳拉開了那只手,有點哭笑不得,「我沒病,我男朋友真的是他啦,包包還是他送我的!」

這爆炸性消息,讓小小的空間沸騰起來。

大家其實都不得不相信江子琳說的話,畢竟她身上這衣著打扮就價格不菲,而且相信她,討好她沒壞處,萬一是真的呢!

「子琳,你也太厲害了吧?男神蔣宇寒,你是怎麼能讓他拜倒在你石榴裙下的?」

江子琳笑得天真,很坦白道︰「就是去找工作,當他秘書認識他了呀!」

「你這也太好命了吧?什麼時候要能喝上你們的喜酒就好了!」朋友一個個開始拍起她的馬屁來。

江子琳覺得蔣宇寒其實很寵她,說不準有一天會跟她求婚的,但又覺得為時過早,就對朋友道︰「還在熱戀期,結婚的話第一個告訴你們!」

幾個朋友都是一臉羨慕,讓她說一些和蔣宇寒在一起的故事。

江子琳不是傻瓜,她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一下從認識到戀愛的過程,沒有把他們同居的事情說出來。

最後她拿蔣宇寒給她的卡買單了,和朋友去逛街的時候出手很大方,大家更是羨慕她。

江子琳覺得和蔣宇寒在一起最開心的就是,他從不約束她,她喜歡花錢隨便她花,愛去哪玩也隨便她去,她還是以前那個自由自在的江子琳。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