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全部小說 > 攸齊 > 明明相愛 > 第十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明明相愛 第十章

作者︰攸齊

「它是一家餐廳?」梁明愛怔怔看著面前這棟比較像是樣品屋的建築物。她從不知道,在精明商圈也有這樣的餐廳。  

它藏身在一片綠影間,踏過一顆顆雪白石頭,鑽過茂密的樹牆後,才得已窺見這個玻璃帷幕的世界。主體利用長條清玻璃和深磚色鐵板條,設計出這麼一座稜稜角角、鋸齒狀的建築物,看上去低調清冷,可一踏入,才是教人驚艷。  

「選時間?」梁明愛看了看列著日期和時間的表格,倒先被那上頭工整的方塊字勾出興趣,這字……跟自己的好像啊。「上面這日期和時間是誰寫的?」  

「怎麼了?」程明夏拿回表格,檢視著。「有錯嗎?」  

「不是。」她露齒笑。「這個字跟我的好像哦,乍看會以為是我的字。」  

听她這樣說,他似是訝異,把表格翻到背面,道︰「你寫幾個字。」  

明白他意思,她拿起筆,在空白處寫上幾個字。「是不是很像?」  

程明夏低眸,很是訝異她的字跡。「是很像。不知道拿給別人看,能不能看出這是兩個人的筆跡?」  

「是啊。」她眯著眼笑。「那這到底是誰的字?」她指著表格上的字跡。  

他緩緩抬眸看她,嘴角一抹意味深遠的笑。「我啊。」  

「你?」梁明愛睜大秀眸。  

「是。」他淡點下顎,笑意淺淺。  

「好巧哦。」她眼簾半垂,看著他和自己幾乎一樣的字。  

「什麼好巧?」他好听的男中音略沉。  

「就是同一天生日,姓名第二個字一樣,現在連筆跡也幾乎相同……我還沒遇過這樣的人。」這感覺很是驚喜,也有點微妙,就好像是……這個人注定該和自己相識似的。這念頭剛起,只覺自個兒的臉頰燒騰著熱意。  

「我也沒遇過。」程明夏說這話時,是前傾身子的,這樣的坐姿讓兩張臉頰靠得極近,他的聲音很輕很輕,卻有灼熱氣息輕落她面頰,撩撥她的心。  

她悄悄抬眸,撞入他深邃目光,感覺兩只耳朵更熱,心髒在胸下跳動,一下勝過一下,像是要跳出胸口,她慌轉了圈眼眸後,專心研究表格上頭的時間。  

看了看,發現每一欄都是空白,她狐疑地問︰「都還沒有老師安排時間嗎?」音樂廳只有一個,必須輪流使用,每位老師都得事先排定音樂會舉辦的時間。  

「先知道音樂廳開放時間的老師就先選,你是第一個知道的,你先選。」  

「這樣好嗎?我第一個選耶。」  

「怎麼不好?早晚都要選的,還是你想等大家都把好的時段挑走了,才要選?」程明夏又推了推筆,鼓勵的眼神。「快啊。」  

她猶豫地看著他。「可是……」  

「放心,這件事是我負責的,時間表在我這里,誰也看不到。至于其他老師,我會請她們把想要的時段告訴我,我幫她們調整安排。」  

梁明愛握起筆,看了看上面的時間後,又看了他一眼。為何對她特別?想起他幾度猶似情深的凝視,她不禁要想,他對她是不是有那種意思?  

他輕聲笑開。「不要擔心,我不會要你介紹學生跟我買琴。」  

聞言,她愣了下,只覺懊惱又不好意思。「我現在沒有這樣想你了啊。」  

「我知道。」他又低低笑著,溫柔的目光點點爍亮。「在你想要的時間上寫上你名字。快啊,我不會害你。」  

考慮之後,選定了時間,她在那欄寫上自己的名字,當落下最後一筆時,低垂的目光映入一雙細白縴瘦的小腿,還不及抬眼,已先听聞一道細致的柔嗓。  

「Steven,來吃飯?」說話的女人,靈眉秀目的。  

「幼心?」程明夏有些意外遇見她,他看了梁明愛一眼,道︰「我跟梁老師來吃飯,應該見過吧?」  

梁明愛抬起臉蛋,看見了女人的面貌時,她向她微點下顎。  

她認識她,江幼心,是講師,也是示範演奏者,公司一些大型活動都是她主持的,她在豐樂分公司也有任課,但堂數不多,是故兩人並不熟。  

「梁老師,我們好像見過幾次。」江幼心拉開椅子,向梁明愛微笑後,就在程明夏的左前方坐了下來。「才在精明開完店長會議而已,所以和幾個同事過來吃飯。」她指了指另一桌的同事。  

柏木集團內部講師眾多,除了固定時間必須在總公司進行教學研究會議之外,也會另依老師任課堂數而將老師分派在不同的分公司進行店長會議。  

程明夏向那桌幾位老師淡點下頷,一只柔軟的小手就這麼貼上他額際,他一愣,看著左前方這張前傾著身子、輕蹙秀眉的臉蛋時,倏然想起了什麼,他匆匆挪開面龐,看向對座的梁明愛,而她正怔怔看著他。  

此刻,她眼底有太多情緒,意外、猜測、懷疑,還有……近似錯愕,他一時也看不出來她究竟在想什麼。  

江幼心是他國中同學,也是他在美國念書時期的同學,兩個台灣人在異鄉,自然是培養了好情誼,這份好友誼便一直維持著。回台一年多後,母親幫他安排了一場相親會,想不到對象竟是她,兩人都覺得這樣的緣分很是難得,彼此都很珍惜,只是他對她始終都只是朋友般的感情,她對他亦無男女情思。  

他們只是好朋友,可幼心的雙親急著她的終身大事,為了逃避相親,幼心拜托他陪她在她雙親前演戲;她爸媽真以為他們在交往,因而不再安排相親給她,可大概演得太逼真,後來連母親也認定幼心了。  

他們在各自的家長面前,是情人,可只有他們明白,他們只是很談得來的朋友,而現在,梁明愛會怎麼想他和江幼心?  

「你今天有發燒嗎?」江幼心的詢問讓他回神,卻听她又說道︰「早上auntie打電話給我,她說你感冒了,她要我如果遇見你——」話說一半,被搶白了。  

「沒事,我很好。」不想被梁明愛誤會,他只能中斷這話題,而此時服務生適巧地送來色拉和濃湯,他看著江幼心問︰「你點餐了嗎?」  

「點了。」江幼心抬眼看向服務生。「請問,能幫我把餐點送來這桌嗎?」  

服務生微笑。「可以啊,小姐點了什麼?」  

「我要看菜單才知道。」江幼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說︰「我跟你過去確認一下好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