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首頁 > 言情小說 > 可樂 > 專情浪子 > 第四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專情浪子 第四章

作者︰可樂

當車子停下,花蘊哲拿了條大披肩遞給她。「披上,入夜後有點涼。」  

「謝謝。」江心寧微笑接過大披肩。  

「幸好你喜歡這里,要不然我就頭痛了。」畢竟並不是人人都喜歡被花花草草圍繞的感覺。  

「阿哲,謝謝你。」江心寧轉過身抱住他,由衷說出心中的感動。  

「我比較喜歡你把心里的感謝化為行動。」  

「什麼?唔……」  

她還沒來得及弄清楚他話里的意思,他的薄唇已貼上,霸道的吻去她所有未說出口的話。  

當兩人簡單吃過消夜、洗過澡後,江心寧躺在花蘊哲柔軟舒服的大床上,昏昏欲睡。  

「你先睡,我得看一下帳。」看著她躺下,他關上床頭燈,讓她可以好好睡一覺。  

「不能明天再看嗎?」  

今天奔波了一整天,回中部前又硬拉著她連愛了幾回,回來後居然還得處理公事,讓她擔心他的身體是否吃得消。  

「放心,明天四點得進栽種區,我不會剝奪自己的睡眠時間。況且今天不把工作處理完,之後會愈積愈多。」  

「四點?!」江心寧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這個時間她睡得正熟,而他竟然是在這時就起床工作。  

「從我接手花圃的營業及種植,就都是在這個時間起床。」算算,這早起的習慣也維持好幾年了。  

江心寧訝愕不已地看著他認真沉穩的一面,驚覺之前對他的愛慕太膚淺了,根本不曾真正了解過他這個人。  

看著她夸張的表情,花蘊哲沒好氣地摸了摸她的發頂,「不要再對我露出驚訝的表情了。整個花圃這麼大,大小事務全由我掌控,難不成真的要我放縱,當敗家子嗎?」  

他的財富是不少,但從未動過不工作、天天玩樂的念頭。  

「真的很不像你嘛!」江心寧打了個呵欠,將話含在嘴里咕噥著。  

她可愛嬌憨的模樣讓花蘊哲好脾氣地笑了笑。「那接下來你可以繼續看看,我和你心里認定的那個花花公子差多少。」  

「嗯。」她輕應,像是有千斤重的眼皮已然撐不住。  

「睡吧,今晚不『吵』你,讓你好好睡。」說完,花蘊哲定定望著她抵擋不了睡意的模樣許久,才轉身離開。  

感覺他走出臥房,江心寧想告訴他別忙太晚,想跟他說晚安,卻累得沒辦法睜開眼、擠出聲音。  

他的床好大、好軟、好舒服,一躺下,睡意馬上襲來,她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直接昏睡。  

不知過了多久,在睡得迷迷糊糊時,她感覺有人在摸她。  

以為是花蘊哲,她撥開在大腿上游移的手,咕噥出聲。「唔……別吵我……我想睡……」  

從窗戶進入的男人原本想進來偷些什麼,一見到床上的睡美人,禁不住地拉開她裹得緊緊的被子。  

「呼呼……真走運……」  

看著那雙美腿,男人喉頭發干地咽了咽口水,呼吸因為興奮而變得粗重。  

江心寧睡得正沉,卻隱隱約約感覺摸著她的那雙手和平常有些不同,似乎更粗、更干。  

為什麼?  

當疑問自腦中浮現,沉睡的思緒在陡然間清醒,她睜開眼,被眼前的景象震得瞠目結舌。  

月光落在男人身後,在一片漆黑的房中勾勒出一道陌生的身影。  

老天!站在床邊的陌生男人不是花蘊哲!  

當這個念頭掠過,她猛地倒抽了口氣,接著尖聲大叫。「阿哲——有人闖了進來!涪哲!涪哲!」  

沒料到她會突然醒來,男人掏出槍,惡狠狠地道︰「閉嘴!不準叫,否則老子斃了你!」  

由于眼前太過黑暗,江心寧看不清楚歹徒的臉,看不清楚他手中拿著什麼,滿心的恐懼讓她不由分說地抬起腿往前猛踢,雙手胡亂抓起床上的東西拼命朝他丟去。  

「走開、走開!桂踫我!」  

被她踢中一腳,歹徒痛呼出聲。  

另一方面,書房的里花蘊哲一听到她突如其來的尖叫,便不假思索的起身往臥房奔去。  

一來到臥房,看見陌生男子闖入,花蘊哲心一凜,正準備上前制伏對方時,借著月光赫然發現歹徒手中有槍。  

在歹徒扣下扳機的那一瞬間,他利落的側身閃過,子彈打進他身後的房門,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煙硝味。  

槍聲讓江心寧的腦子一陣空白,她無意識地喃喃喚著,「阿哲……阿哲……」  

她不知道歹徒手上有槍,不知道花蘊哲是不是……思及那個最壞的可能,無法克制的恐懼與驚慌讓她的臉色在倏然間慘白。  

「我沒事。」分神回應被嚇壞的江心寧,花蘊哲疾步上前擒扣住歹徒,勒住他的脖子怒聲問︰「你對她做了什麼?」  

完全沒料到花蘊哲會有如此矯健敏捷的身手,歹徒被他勒得發出痛苦的低咆。「唔——」  

「媽的!听不懂你在說什麼!」听不清歹徒夾雜著痛苦的嗓音正說著什麼話,花蘊哲遂問︰「心心,他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他很肯定,剛剛江心寧驚慌失措的呼喊聲中,曾說過要對方別踫她。  

愣愣地迎向花蘊哲燃著怒火的深眸,她顫聲道︰「他、他剛剛摸我的腿……」  

江心寧話還沒說完,花蘊哲便激動的勒住歹徒的脖子。  

「王八蛋!我的女人你也敢踫,你用哪只手摸她?」  

只要一想到眼前的歹徒對江心寧做的事,花蘊哲就恨不得踹斷他的雙手,管他是用哪一只手偷香。  

訝于他會有這樣的力道,被勒得無法呼吸的歹徒極力反抗,整張臉漲成豬肝色。  

江心寧瑟縮在一旁,看著溫柔的花蘊哲發起狂揍人的那股狠勁,心里驚恐不已。  

她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突然,一個念頭閃過,她想起稍早前臨檢的警察說的話,于是立刻打電話報警。  

希望花蘊哲別受傷!希望警方可以馬上派人來幫忙結束這可怕的惡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