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小說網
簡體版
登入注冊
夜間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听說她超魅的(上) 第十九章

作者︰蔡小雀

楊姊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摀住嘴巴嗚咽。

太可憐了……她……真是太可憐了……

「春謠……」尤蘭景目眥欲裂,心痛如絞又難掩恐懼地看著她清秀的臉龐彷佛逐漸尸變,眼眶赤紅。

寶寐冷眼旁觀,等著看這個口口聲聲愛極了恨極了「妻子」,現下又無比悔恨交加的「丈夫」對此會有什麼反應,並不忘閑閑地火上澆油道︰「喔,忘了跟你說,我掐指一算,這文春謠生前溺斃井中,但始終憋著最後一口生氣在靈台,所以嚴格來說,她不完全是個厲鬼,而是半鬼半殭——殭尸的殭。」

「殭尸?!」所有人全嚇壞了,就連趴在地上的師徒三人都驚恐得嗚嗚連聲,拼了老命地想掙扎爬逃走。

尤老太太更是驚悸駭然得幾欲暈了過去。

而阿金和兩個女佣早在文春謠現身的當下就嚇得屁滾尿流,奪門而逃了……

「文小姐,今天有我在這兒,只要你不把人弄死,只管有冤鳴冤有仇報仇,咬傷了撕殘了都算我的!」寶寐好整以暇地坐了下來,大妖氣勢磅礡而來。

她不是要保那個惡毒的尤老太跟活該被千刀萬剮的狗屁靈愆上師,但她不想文春謠沾上人命,傷了自己的陰德,和加害自己的那人同歸于盡,很壯烈,但卻是最不劃算的一筆買賣。

最好的當然是仇報了、氣出了,最後自己還落得一身功德無量。

「大人,謝謝您……」文春謠忍著周身骨頭擠壓得喀喀作響的巨大痛楚,鮮血淋灕剝落的指尖上漸漸竄出的尖爪,泛著青黑之氣的小臉揚起了一抹蒼涼的微笑,她看向那本能後退了一步、自己生前深深愛著的「丈夫」,輕輕地道︰「尤蘭景,我這輩子最後悔的就是愛過你。」

尤蘭景英俊臉龐霎時慘白如紙,如遭雷擊……

文春謠最後一眼看向尤老太太和靈愆上師,他們嚇得直抽氣,嗚嗚死命掙扎想逃想求饒。

「就算我成了殭,也比你們這些骯髒污穢的『上等人』干淨千百倍。」文春謠冷冷地道,「我不會再為了你們髒了我的手。」

就在文春謠話聲甫落,尤老太太和靈愆師徒三人大松了口氣,露出僥幸和得逞笑容的剎那,一瞬間忽然地動天搖……

電視新聞輪番插播快報——

「……北市××路民宅地層下陷坍塌事件,屋主是國內知名企業尤氏公司董事長尤蘭景,據悉尤董事長母親在意外發生之時,正和擁有萬名信眾的靈愆大師在屋中進行雙修,恰好逃生不及,被崩落的建築物水泥塊砸爛……」

「……受傷的兩人被緊急送往醫院,在經過十六個小時的手術搶救後,主治醫師表示兩名傷患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但因受創嚴重,終生只能用人工肛門協助排泄功能,下半生注定癱瘓臥床……」

「……靈愆大師北中南禪舍被舉報違建,並爆出逃漏稅、下藥年輕女教徒、非法斂財、違法販售謊稱具有療效之天靈水等等丑聞,檢方已介入調查……」

「……本名周百鐵的靈愆大師,被證實和尤氏企業最大股東尤老太太聯手殺害尤董事長前任妻子文春謠女士……」

「……尤氏企業股票大跌,市值蒸發二十億……」

——這個令人發指、全民唾棄的案件和新聞在社會上整整動蕩了半個月,半個月後,寶寐走進了大稻埕附近一家幽靜的茶館,看見包廂里一臉素淨消瘦但明顯精神還不錯的楊姊。

「寶小姐,請坐。」楊姊畢恭畢敬地為她斟了一杯沁香四溢的茶。「這是頂級桂花龍井,您嘗嘗,如果喜歡的話,我讓人給您準備幾斤帶回去好嗎?」

「謝啦。」寶寐慵懶嬌憨如貓地打了個呵欠,笑吟吟道︰「原來這家茶館是你開的?」

「說來慚愧,我爸給了我幾間店面鋪子做生意或收租,我以前沒有多大志向,總想著不管是夫家或娘家,我都有花不完的錢,干嘛出來拋頭露面做生意呢?」楊姊笑了笑,眼神有些黯淡,隨即振作起來。「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女人還是要靠自己,我爸媽再有錢,難道我還能一輩子跟他們伸手嗎?況且,我已經跟尤蘭景離婚了,都快四十的人了,總要為自己做出一番事業來。」

「嗯嗯,我支持你。」寶寐啜飲了一口茶,忍不住點點頭。

雖然她這一百年來因為很少喝到真正有靈氣的好茶,所以已經自暴自棄(?)轉換口味愛喝咖啡和快樂肥宅水……咳咳,但是楊姊這一泡茶確實不錯,可見得她那茶商娘家家底雄厚,還是有幾株挺能撐場面的老茶樹的。

「寶小姐……」楊姊欲言又止。

「哎?」

「……文、文小姐她還好嗎?」楊姊心情很復雜,她覺得自己半個月前像是經歷了一個又可怕又漫長又恍惚的噩夢,但是最後卻發現最同情的反而是她曾忌妒吃醋過的文春謠。

她對尤蘭景是一見鐘情,只知道他結過婚,被前妻背叛,意志消沉了兩年……

事業有成又深沉憂郁充滿故事的英俊男人,哪個女人會不喜歡?

她以前總想,這樣的男人這麼長情,能夠做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而她也會好好珍惜他,撫平他的傷痛,做他一百分的好太太。

可是沒想到,事實卻是丑陋得叫人作嘔又心寒。

「你前夫還好嗎?」寶寐忽然反問。

楊姊低下頭,苦澀又諷刺道︰「尤氏企業現在一團亂,不過听說他也無心打理,業界有風聲說,他有把公司結束,然後出家的打算……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已經跟我沒關系了。」

「嗯,听他過得不好,那我也就放心了。」寶寐微笑點頭。

雖然始作俑者不是尤蘭景,但這個男人得有多眼瞎心大,才能對家中發生的一切如此視若無睹?

當然,文春謠是個完全無辜的受害者,也是個不懂得保護自己、扞衛自身的傻姑娘……第一次遭受下藥性侵的身心重創,飽受痛苦害怕自厭恐懼絕望等等折磨之余,還憋著忍著不敢翻臉或求助,難道加害者就會放過她了嗎?

作惡之人,自然是最懂得食髓知味的……

楊姊神情黯然。「寶小姐,對于文小姐……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

「楊姊你真是個好人。」寶寐頓了頓,笑咪咪道︰「別擔心,春謠現在歸我管,我會教她成材的。」

「……」楊姊呆住,一臉茫然。

「她現在半鬼半殭,對地府而言比雙重國籍還麻煩,所以我索性就收了她,教她往後怎麼鬼修,也算是幫閻羅王一個小忙。」她慵懶地撐著粉腮,絲毫不承認自己為了此事還敲詐了閻羅王好幾百株彼岸花跟業火……

怎麼說呢,就算家大業大,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彼岸花和業火在某些時候也挺好用的,她如今在社會走跳,往後是打算靠著降妖伏魔抓鬼來混飯吃了,武器裝備當然越多越好羅!

楊姊吞了口口水,不管有沒有听懂,都控制不了腳底直冒寒氣的本能。「呃,那、那不錯啊!」

「你如果喜歡的話,有空大家約出來喝咖啡聊聊天呀!」

楊姊渾身雞皮疙瘩豎起,連忙擺手干笑道︰「謝、謝謝,那就不用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對了,如果你真的想幫春謠的話,那就幫她爭取一下尤氏別墅那里的地契吧!」寶寐突然想起,興沖沖地道︰「鬼修也得有個名正言順的棲身之地,尤家對不起她,給一片地頭補償補償也是應該的。」

「……」楊姊半天說不出話來。

寶寐被她盯得有點心虛。「怎樣?要求太高了嗎?」

別墅所在的位置是台北黃金地段之一,坪數又大,市價至少值個十億台幣左右,尤家現在正焦頭爛額,說不定也有賣地補錢坑的打算。

「不,這也是應該的。」楊姊心情有點復雜,仍然一口答應了。「這件事我會讓我的律師去跟……我前夫談。」

「謝謝楊姊,好人一生平安啊!」她聞言松了口氣,笑吟吟道。

解決了徒弟(?)的安置問題後,寶寐第二件事就是趕往會計師事務所遞辭呈。

副理陸大姊很干脆地接受了她的辭呈,甚至還很好心地幫她寫了一份推薦函,表示寶寐是業界優秀人才,任職于陳氏會計師事務所期間能力卓絕、作風清正,離職原因只是因為個人職場生涯另有規劃,陳氏會計師事務所已多次挽留雲雲……

總之在工作這部分,陸大姊也算是有情有義了。

寶寐也從頭到尾笑容嬌媚友好,直到陸大姊親自送她出會計師事務所大門的當兒——

「大師,我弟弟以後不會再被那些奇奇怪怪的髒東西纏上了吧?」

寶寐知道她愛弟心切,但是听她說「奇奇怪怪的髒東西」,怎麼心里就有點想炸毛呢?

「多行善,多曬太陽。」寶寐微微一笑。「要是還睡不安穩的話,去行天宮找阿嬤們收收驚也不錯。」

陸大姊遲疑了一下,也不確定寶寐是說真的還是在打趣。「……喔,謝謝。」

寶寐踩著輕快的腳步離開,刷著手機上網銀的存款紀錄,正喜孜孜地打算去喜來登大飯店的十二廚吃「包肥」(Buffet),她可是垂涎很久了,但是以往總礙于荷包里辛苦的小錢錢而克制自己,可現在今時不同往日,她是有錢的大妖了啊哇哈哈哈。

就在寶寐很豪氣的招計程車直奔喜來登的時候,忽然一通來電讓她臉色大變——

「寶小姐,先生失蹤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