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安祖緹 > 我家老公色氣十足 > 第二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我家老公色氣十足 第二章

作者︰安祖緹

    翌日,衛媽果然拿了一個相親對象的數據回來了。

    「妳那個陳阿姨的姑丈有個在知名科技大廠擔當工程師的外甥,今年三十三歲,碩士畢,已經有自己的房子,一年底薪加獎金加分紅,兩三百萬跑不掉,而且長得是一表人才,可說是萬中之選。」

    有好工作、學歷高、收入高、長得又好,對衛媽來說是女婿的絕佳人選,她相信女婿只要一站出去,肯定就能鎮住那些沒良心的親戚。

    盤腿坐在茶幾前吃當歸鴨肉面線當晚餐的衛昕苒一听到「三十三歲」,雙唇松開,面線滑落回湯里。

    「那不就跟我差五歲?」

    欠錢不還的前前男朋友就是跟她差五歲,讓她心里難免有疙瘩。

    「對啊。」衛媽完全沒想到她前前男友的事情上去。

    畢竟那都七年前的事了。

    「可是差五歲會不會差太多了?人家說三歲一個代溝,我跟那個人都要兩個了。」她委婉地說,不敢直接提前前男友的事。

    「五歲挺好的啊,年紀差多一點比較疼妳。」衛媽不以為然女兒的論點。

    衛昕苒才不信這種東西呢。

    先不提前前男友在生活上百般依賴小五歲的她,連創業都要靠她,好友嫁了一個大她十二歲的男生,管她像在管女兒一樣,連外出的衣服都只能穿丈夫挑的,別說性感一點的衣服了,露出鎖骨都要碎碎念半天。

    她光是想到要被管手管腳,就忍不住要起惡寒。

    「我有拿了相片,妳看看,真的不錯。」

    衛媽從包包里拿出一張相片遞向了女兒。

    衛昕苒心想那個陳阿姨的姑丈是怎樣?

    隨身攜帶外甥的照片,央求介紹嗎?

    這樣一想就覺得這位外甥怪怪的,說不定有什麼難言之隱或是怪癖,所以陳阿姨的姑丈如此積極,還是找不到對象。

    但為了不听母親碎碎念,衛昕苒還是接了過來,沒把肚子里的腹誹跟疑猜說出。

    可一看到照片,立刻眉頭一皺。

    「哪一個啊?」

    竟然是一張團體合照?

    這上頭少說有二十來人吧?

    背景的確是一家十分有名的科技大廠的廠房大門,她猜可能是活動的員工合照吧。

    「這個啊。」

    衛媽指著右上角最高的一個。

    這沒有放大鏡看得清楚臉嗎?

    她抓來放在桌上的手機,進入相機模式,將臉放大,結果仍是看不清楚。

    「他沒有個人照嗎?」

    「听說他不愛照相,這好像是他們公司為了做廠刊還是官網時拍的團體照。」那位姑丈滔滔不絕說了一大段,衛媽也記不太清楚了。

    「那妳還說一表人才?」臉糊得連五官都看不清楚啊!

    「長得高就是一表人才了。」衛媽煞有介事的說︰「男生身高超過一百八就有六十分,而且他有一八五呢。」瞧那得色,可見對男方身高十分滿意。

    這算是歧視吧?

    衛昕苒嘴角抽了抽。

    難怪母親之前在還沒發生事情時,就不太滿意她的男朋友,因為一個一六八,一個一七二,並不在母親的標準範圍內。

    原本還以為母親是有先見之明,見個兩次面就知道這兩個男人不是什麼可依靠的對象,原來都是她誤會了。

    「我已經幫妳約好這個禮拜天中午吃飯,記得喔。」

    怕女兒忘記,她還特地把衛昕苒的手機拿過來,在當天跟前一天的行事歷上特別標注提醒。

    「約好了?」衛昕苒傻眼。「妳都沒問過我耶。」

    「干嘛問?妳就是一定要去相親的啊!這個沒成,我還會幫妳找第二個、第三個,直到找到我女婿為止。」衛媽語氣堅決。

    媽,妳為了在會議里揚眉吐氣,非把女兒給賣了嗎?

    但她也不是不知道母親受了多少委屈,要不是忍無可忍,也不會這麼急著找個女婿回來替家里添陽氣,為她出頭。

    畢竟母親以前曾說過,家里不缺錢,就算沒工作混吃等死也餓不了,與其被沒良心的臭男人傷透心,不如母女倆相依為命一輩子。

    只是緣分這種東西喔,又不是說要就要,說來就來的,就算有看上眼的、交往了,也不保證一定能走到結婚那一步啊。

    「好啦。」忍住嘆氣的衛昕苒把那張在認人上完全沒用處的相片還給母親。「我會記得去的。」

    至于成不成,就听天由命了。

    來到約定的餐廳,舉目望去,幾乎客滿的空間,她看不到感覺與相片長相相似的人。

    「請問有訂位嗎?」服務生過來詢問。

    「應該有,姓岳,岳先生。」

    她想岳不是常見的姓,應該不用特別解釋。

    「岳先生嗎?在二樓喔。」服務生拿了張menu跟筆給她。

    「噢,謝謝。」接了menu跟筆的衛昕苒道謝。

    上了二樓,人比較沒那麼多了,還有兩個位子是空的。

    可誰是岳廷深啊?

    她發著愁。

    左看看、右瞧瞧,想用單身男性來判定,偏偏竟然有兩個男的各據一張桌子。

    她將兩個男生快速打量了下。

    離她最近的那位男生看起來大概三十左右,頭發比相片中的短,臉型方正,戴著一副眼鏡,敦厚老實樣,穿著一件黑色T恤,坐著看不出身高,是她印象中的工程師長相。

    而且他看起來有點緊張不安,似乎在等著誰。

    她覺得這個的可能性比較大。

    第二個她一眼望去心就驚了驚。

    那是一名外型斯文俊秀的男人,寬肩,穿著白底藍斜紋襯衫,中分的頭發微卷,蛋型臉線條完美。

    他的視線往下正看著手上的手機,睫毛長,因而在下眼皮覆上了一層陰影,眼型是狹長的,內雙,眼珠子黑白分明。

    鼻梁又高又挺,嘴唇線條清晰,略薄,顏色是粉中帶膚,感覺很柔嫩。

    他的皮膚也很好,偏白,手比臉還白,手背可以看到淡淡的靜脈紋路,骨節分明,手指長、手掌大,iPhone11在他手上像個玩具似的。

    雖然他也是坐著看不出身高,但是他對面的椅子往後挪了,因為腿太長,不這麼做沒有放置雙腳的空間。

    這肯定不是她的相親對象。

    太好看了!

    這麼帥的男人當然不需要相親,往路邊一站,就有女生主動上前來詢問電話號碼了。

    于是她很有自信的朝第一位男生走去,拉開椅子直接坐下。

    「你好。」衛昕苒朝他點了下頭,揚開嘴角端出有氣質的笑。

    不知是不是因為當老師的關系,她只要不開口,讓人發現她老是喋喋不休,喜歡舞曲,不听抒情歌曲,瘋起來時人毛毛躁躁的,整體看起來還是很有氣質的,像是會在家里做女紅畫畫的樣子。

    不過說實話,她手工藝還真是不錯,畫畫、彈琴、唱歌、跳舞樣樣皆通,畢竟是幼教老師嘛,就跟幼幼台的哥哥姊姊功力差不多。

    男子有些錯愕的看著她,但也很有禮貌的點頭致意。

    衛昕苒有個優點就是很會自來熟,就算對方不會找話題也沒關系,她可以完全負責到底。

    大概是在幼兒園面對眾多小朋友的關系,不管是聒噪的、沉默的、壞脾氣的……通通有辦法應付。

    「這間你常來嗎?有沒有什麼推薦的餐點呢?」衛昕苒將menu攤放在桌子上詢問。

    「我是第一次來。」

    男人的聲音略沉,是好听的嗓音。

    「我也是第一次,真剛好。」她笑,而男人依舊帶著困惑的表情看著她。「那你點餐了嗎?」

    「點了。」

    「你點什麼?」

    「雞腿排。」男子一直端著有些尷尬但不失禮的微笑。

    衛昕苒猜想他大概是第一次相親吧,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系,氣氛的調節就交給她!

    「雞腿排……」衛昕苒低頭尋找,「在這里!有椒麻、梅香、咸酥……種類好多喔,你選哪種?」

    「梅香。」

    「梅香應該是撒梅粉吧,這感覺應該很開胃。」

    「對……」男人終于忍不住問了︰「小姐,請問我們認識嗎?」

    「我們之前不認識,不過從今天開始就會認識了。」她朝他笑了笑,低頭繼續研究菜單。「吃豬排好呢?還是火鍋好呢?」

    「小姐。」男人又喚她。

    「嗯?」

    衛昕苒抬起頭來時,眼角余光注意到坐在男人斜後方的俊美男人視線正往他們方向瞟來。

    是不是被看出來他們正在相親,一整個很不熟的樣子?

    衛昕苒有些難為情地想著。

    相親感覺就像是舊時代的產物,是老爸老媽那一代才有的。

    她想象他那種受歡迎的男人應該是無法理解現在的年輕人為何還要靠相親來認識對象吧?

    「妳……是不是走錯位子了?」

    「沒有啊,我是衛昕苒,就是陳阿姨的姑丈……不是,就是……」欸,那個親屬關系是怎樣?「你……你舅舅吧……你舅舅介紹我們認識的。」

    「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欸?」

    他有女朋友了?

    他有女朋友為何還來相親?

    難道是要掩人耳目?

    「而且她現在就站在妳後面非常火!」男人的額際已經布滿冷汗了,面色有些蒼白。

    什麼?

    衛昕苒震驚回頭,果然看到一名穿著洋裝,綁公主頭的女孩雙手環胸站在她後頭。

    「這是怎麼一回事?」女孩的語氣冷得跟冰一樣,與外頭的大太陽大相徑庭。

    「我不知道!」男人連忙搖頭搖手。「這個人突然就坐下來,我也不知道是怎回事!」

    「你……」

    「對不起,是我弄錯了!」衛昕苒慌忙站起,手擺出邀請的姿勢。「我……我坐錯位子了……我認錯人了!」

    「怎麼可能認錯人,把我當傻子嗎?」女子怒道。

    「不是……我是……我是來相親的,所以對方我也沒見過,因此不知道長相……」衛昕苒尷尬的笑,可以感覺到整個二樓的客人視線都集中在她身上。

    天啊!丟臉死了!

    「相親?」女子狐疑挑眉。

    「欸……對……是相親。」衛昕苒無措的抓緊手上的筆。

    「什麼年代了還在相親!」女子氣呼呼地坐下。

    衛昕苒干笑著,急忙離那張桌子遠一點。

    她猜相親的男生應該是還沒到吧?

    她也太胡涂了,沒先問清楚對方的姓名,是誰說男生一定會比女生早到的,更何況她這麼準時。

    看了下表,離約定時間才過十分鐘,也許因為塞車什麼的遲到了吧?

    她就近在四人位的空桌坐下,位子正好在那對情侶的後方。

    落坐的時候,那個俊美的男人又看著她了。

    雖然他臉上沒什麼表情,心底八成笑翻過去了吧。

    這麼大的糗……實在是無顏見人。

    衛昕苒干脆把菜單立起來,將臉埋進去,來個眼不見為淨。

    不過現在有個問題,那個男的還沒來,她要先點餐嗎?

    如果他放她鴿子的話,一個人在這邊吃飯多寒磣啊,更何況這整樓的客人都知道她是來相親的。

    或者先點杯飲料,因為她有點渴了……

    在她猶豫著該怎麼辦時,有人在她對面坐下了!

    上天保佑,相親的對象到了!

    她欣喜的放下菜單。

    「你好……呃……」

    怎麼是那個俊美男人啦?

    衛昕苒有些驚慌的左顧右盼,眼神掃過其他客人,狀似求救。

    而男人坐下之後,只是看著她,卻未說半句話,好像在等她主動開口。

    「請問……有什麼事嗎?」她完全想象不出這男人找她會有什麼事。

    總不會是要詢問她相親的心得吧?

    搞不好是記者什麼的,來采訪一個連相親對象都會認錯的蠢女人……

    「我姓岳。」

    男人開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