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阿潼 > 幸得君憐 > 第十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幸得君憐 第十章

作者︰阿潼

    鈴鐺走後沒多久,柴房的門從外面打開了。

    重新窩回牆角的劉靜明抬頭看向門口,不意外看見進來的是劉織雲。

    劉織雲充滿妒意的看著身處惡劣環境,衣衫凌亂、頭發披散,卻依然美麗的劉靜明,心中的忿恨更是難平。,

    她站在劉靜明身前,居高臨下的斜睨著她。

    「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你、多恨你嗎?」她的語氣與話中的意思完全相反,異常的輕柔細軟。

    劉靜明沒有回話,只是搖了搖頭。

    她真的沒想到,在劉織雲心中,她的存在不只像一根刺,而像一把刀,時時刻刻刨著她的心……

    「我是正室生的女兒,可是爹爹卻不曾好言好語的哄過我、疼過我,更不用說伸手抱抱我……稚齡幼兒時,我尚且不懂你我之間的差異,可當我懂事後,看著爹爹對你的疼惜愛憐,你說,我是做何感想?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同樣是女兒,我卻得不到爹爹一絲一毫的關愛?」

    劉織雲將長年來深埋在心里的痛苦娓娓道來。

    直到這個時候,劉靜明才知道,因為爹爹的忽略,妹妹心中竟留下如此深刻的傷痛。

    「你只看到我娘的強勢潑辣,你以為你們母女受盡我娘的欺負跟侮辱,是不是?」她冷哼一聲,「那你們母女可知道,我娘夜深人靜獨守空間的孤寂?可知道因為不受丈夫的疼措愛憐,她又是怎樣的傷心難過?

    「你告訴我,我娘做錯了什麼?她當初出嫁時,不也向往著一段恩愛姻緣嗎?」

    劉靜明只能流著淚搖頭。雖然她不曾恨過大娘在爹娘死後苛待她,不過她也不曾想過她做這些事的動機。

    原來大娘也是個可憐人,表面上風光亮麗,背後竟藏著無盡的傷心哀痛……

    劉織雲笑了笑,「現在,表哥輕易就愛上見面沒幾次的你,我在他身邊守候了這些年,他卻全沒放在心里……」

    她說著說著,由輕笑轉為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好一會兒,她才再度說話,「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你?」

    「織雲……」劉靜明淚流滿面,為劉織雲心疼不已。比她小上兩歲,應該天真可愛、活潑不知愁的妹妹,竟然會因為自己而嘗到這麼多痛苦……她光是听她訴說就覺得心酸。

    劉織雲緩緩蹲下身,看著哭泣的劉靜明,「姊姊,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殺了你,還是殺了我自己?哪樣才能讓我脫離這些痛苦?」

    經過多年,她才再度喚出這聲姊姊……她的眼楮泛酸發紅,卻連一滴淚水也流不出來。

    劉靜明勉強爬起來跪坐在她身前,伸出雙手將臉上顯露出強烈哀傷的劉織雲抱住。

    她摟住她的肩,手撫著她的後腦,臉靠在她頸側,痛哭著道,「對不起……對不起,織雲,我不知道……我從來就不知道,我帶給你這麼多痛苦,對不起……」

    劉織雲並沒有反抗,任由劉靜明抱著她哭,就像一只美麗的瓷娃娃,毫無生氣。

    她面無表情的听著劉靜明一句句歉疚的話語,听著劉靜明不曾停止的哭泣。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肩上的衣服被劉靜明流下的淚水浸濕,她清楚的感受到身前柔軟溫暖的軀體散發出的溫度,透過她們相貼的身子傳到她身上。

    漸漸的,她臉上冰封的表情一點一滴褪去,眼中泛起晶瑩的淚光,嘴唇的線條不再緊繃。

    劉織雲忍不住口中的哀鳴,緊緊回抱住劉靜明,在她的懷抱中像嬰兒般號啕大哭,像要將胸口的委屈心傷全都發泄出來一般。

    這時候,火速抵達的應嶸猛然破門而入,柴房的門就像紙做的一般脆弱不堪,在他的踢踹下應聲而倒。

    急忙沖進柴房的應嶸,本來以為會看到劉靜明被凌虐折磨的模樣,沒想到映入眼中的,竟是姊妹倆抱頭痛哭的場面。

    全身蓄勢待發的力量頓時無處宣泄,險險讓他被自己的內力所傷,幸好他實時斂下內力,暗自運氣放松緊繃的肌肉,才調回身息。

    應嶸只能呆站在一旁,看著劉靜明姊妹哭得聲嘶力竭,全然無用武之地。就連隨後趕到的鈴鐺及莫家兄弟都不懂眼前上演的是哪一出戲。

    呃……他們不是趕來救人的嗎?

    應嶸抱著劉靜明,抬起大腳將雕刻著翔龍游雲的沉重木門踹開,大搖大擺的走進華美的寢殿。

    他等劉靜明哭夠了以後,強硬的喂她吃了點粥喝了些參湯,確定地身子並無大礙後,暫時放過劉織雲等人,不顧劉靜明的反對,硬是把她一把抱起,就帶了出來。

    在喂食劉靜明的同時,他要鈴鐺將所有事情都跟他交代得清清楚楚——听完,他強忍著怒火,準備等他安頓好劉靜明後,再來好好整治讓她受傷的人。

    一路上他也不理會劉靜明的問話,帶著她飛高躍低的,像風一般急速朝某個地方移動。

    被他抱著的劉靜明因為夜風強勁的吹拂,讓她連眼兒都睜不開,更別說看看他將她帶往哪里。

    直到他踢門發出巨大的聲響,才讓她驚得睜開眼。

    她還來不及看清到了什麼地方,就被一道帶著戲謔的爽朗男聲吸引了注意。

    「我的門是怎麼礙著小王爺啦?」

    劉靜明循聲看向前方,覆蓋著深淺金黃水紗屏幔的錦緞大床,透過半掩勾起的瑩面水紗,她清楚的看見躺在床上的一男一女,那爽朗的聲音,就是由那名男子發出的。

    當她意識到那男子並沒有穿衣服時,連忙將臉轉了過來,埋進應嶸的懷里,不敢多看。

    那人接著道,「你瞧,你的粗魯把朕的小美人給嚇壞了。」

    應嶸沒好氣的看著還在耍嘴皮子的堂兄,粗聲響應,「她是被你累壞的,別牽連到我身上。」

    「嘖嘖嘖,咱們小王爺脾氣可大著呢。」應昊看得出來應嶸是有事來。

    「虞妃,你先退下吧!」他將身畔的妃子打發走,才起身披上衣物。

    他是不介意讓人看啦,不過就怕應嶸那死小子會介意,所以他還是乖乖穿上衣服比較好。

    應昊揮退了一旁被應嶸引來的太監宮女,轉身朝軟炕走去,不意外的看到應嶸早已端坐在那兒。

    「你還真不客氣……說吧!鴿夜把朕從溫暖的被窩里挖起來,到底有什麼事?」他舒服的坐上軟炕,倚著靠墊,好整以暇的問。

    應嶸緊抱著自從听到應昊自稱朕後,就不斷掙扎著要下地的劉靜明,「讓你見見你的義妹!」

    听了他的話,應昊還沒搭腔,在他懷里的劉靜明先發難,「你說什麼?」

    「這就是我上回跟你說的解決之道——請皇帝收你為義妹,以公主的身分嫁給我。」應嶸撫著劉靜明的背。

    「我的天!你……皇上……」她完全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半夜隨著他將皇上吵醒,將人家的妃子趕出去,而她現在甚至還沒規矩的坐在他腿上,沒跟皇上請安呢!

    「別害怕,將來他不但要把你當妹妹疼,還要將你當弟妹寵的,所以……來,叫皇兄。」應際像辦家家酒似的,說得很輕松。

    劉靜明惶惶不安的抬眼看著一臉和善的皇上,就是不敢依照應嶸的指示叫人。

    嘖,叫她別害怕?他以為是叫她到市場買根蔥還是買只雞?那人是皇上呀!他以為每個人都能天天見到皇上嗎?

    她不禁生氣的用手指甲掐著應嶸的手臂。

    應昊大笑出聲,「妹妹,你就別再掐他了,再掐他的臉就越來越好笑了。」

    原來她的小動作都落入了應昊眼里,再加上應嶸故作夸張的表情,只要是沒瞎的人都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應昊的笑聲讓劉靜明更是臉紅不止。

    「叫一聲皇兄來听听吧!朕那些皇妹個個嬌弱得緊,像風吹就會倒似的,哪有你的可愛……快點叫呀!」應昊和善的催促著。

    尊貴的皇帝放下身段來哄她,她再不開口,就太不識相了。

    「皇兄。」小小聲的,劉靜明低著頭叫了一聲。

    「乖!明天朕就正式冊封你為合貞公主,你出嫁前就住到宮里來吧!」

    應昊對應嶸笑了笑,看來他這個玩世不恭的浪子堂弟,真的會為了劉靜明收心,不再留戀花叢,四處留情。

    「多謝皇兄!」應嶸難得在應昊面前擺出一本正經的神色,為他的幫忙而心存感激。

    「拜托你把臉上那種惡心的表情拿掉……雖然離用晚膳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吐不出來了,不過朕不想連今天的早膳都吃不下去呀。」

    應嶸只是笑著,沒有搭腔。

    「好了,鬧了一個晚上,你們就先在宮里休息一會兒,有什麼事等天亮再說吧。」應昊說完還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表示他也很累了。

    「走吧!」應嶸拉起劉靜明,溫柔的摟著她,將她帶往門口的方向。

    「等一等,你真是沒禮貌……」劉靜明小小聲的數落,然後向應昊福了福身,「皇兄,靜明先告退了。」

    看著她的動作,應嶸不禁翻翻白眼,不過也由著她去。反正等相處久了,她就會明白,他的皇帝堂兄不喜歡這一套。

    「好好休息呀!」應昊向應嶸眨了眨眼,意思是要他控制一下,別讓劉靜明累過頭了。

    應嶸不理會應昊的擠眉弄眼,拉著劉靜明快步離開。

    檢查過劉靜明身上,確認她曾經受的傷已經完全好了,應嶸才將地摟在懷中,安心的躺了下來。

    「早知道會發生這些事,當初我就該強迫你搬到我準備的房子去……也怪你,如果你不反對,也不用受這些皮肉苦與驚嚇。」他愛憐的親了親她的頰,「所以我說你是磨人精……盡會折騰自己來讓我難過。」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她沒想到鈴鐺真能把他找來。她以為他還遠在東海城呢!

    「事情一辦完,我就快馬加鞭趕了回來。才剛到門口呢,就看到你的丫頭哭得淒慘無比,嚇得我差點連心跳都停了,馬都沒下,連忙就轉去找你。」

    他平靜的回答她的問話後,眼神突然轉為幽暗凌厲,口氣森冷,「那些傷害你的人,我要她們加倍的嘗嘗你受到的痛苦!」

    「不!」劉靜明連忙阻止他,「你不要傷害她們……」

    「那是她們應得的!你為什麼還要幫她們說話?」他眯起眼,不滿她的阻止,將她的身子拉下,讓她趴伏在他胸前。

    「大娘從嫁給我爹後,從來不曾得到我爹的絲毫感情。我是女人,我能體會她的痛苦。」她手指輕輕撫著他的胸膛,頭枕在他的肩窩,輕聲向他解釋。「假若你娶了我卻不愛我,那我會活不下去的……」

    應嶸執起她的手,放在唇邊吻了吻,「我有沒有說過我愛你?」他馬上說出愛語,向她保證他的真心。

    她嬌美的笑了,抬起頭來,手支在他胸口,看著他的臉道,「你沒說過……」她將臉湊上前,用柔軟的唇啄了下他的嘴角。「可是我感受得到……所以我多幸運呀!將來我會有一個愛我的丈夫,不是嗎?」

    看到他想開口,劉靜明將手覆上他的嘴唇阻止他說話,然後繼續說,「听了織雲的話,我才知道我真的很幸福。雖然我爹娘死得早,但是我卻擁有他們全部的愛。」

    她的眼楮開始泛紅,「我爹因為愛我娘,所以將所有的父愛都給了我……這對織雲多麼不公平,她也是爹的女兒呀!只因為她的母親不是父親所愛的女人,所以父親不曾對她付出一絲關愛……你要她如何不埋怨,如何不難過?

    「從懂事起,她就被父親排拒在外,而我卻將屬于她的……」想到妹妹的傷痛,劉靜明忍不住落下淚來,連話都說不完全。

    應嶸拉下她的手,擦拭著她的淚。「別哭,那不是你能控制的,那不是你的錯……」

    她的視線被大量的淚水弄得模糊一片,但她可以感受到他看著她的眼光是多麼深情、多麼溫柔。

    「我知道不是我的錯……可是,我心疼我大娘,心疼我妹妹呀!」她大聲哭了出來,臉伏在他的頸間,讓淚水盡情的奔流。

    應嶸知道如果不讓她發泄心中的痛楚,這事將永遠折磨她,所以他不再勸她止住哭泣,反而輕輕的拍著她的背,靜靜的陪伴她。

    「她們也沒有錯……嗚……」她一邊哭,一邊口齒不清的嚷嚷。

    「好好好,你們都沒有錯。」她說一句,他就配合的回答一句,安撫著她的傷心。

    直到她哭累了,發泄完心中的情緒,才在他的哄誘下漸漸入睡……

    【尾聲】

    在皇上的作主下,劉靜明風風光光的以合貞公主的身分,順利的嫁進了允慶王府。

    同時應嶸也依了劉靜明的請求,不再追究謝寶珠及劉織雲所犯下的過錯。但他還是無法和顏悅色的面對她們母女,每次見面,都擺出冷酷無情的面孔。

    當然,在劉靜明的撒嬌及堅持下,他沒能冷酷多久,一年多後,他臉上的冰霜就在妻子的快樂及喜悅下慢慢的溶化了——不過他偶爾還是會戴上冷酷的面具來嚇嚇人。

    那次在柴房中與妹妹抱頭痛哭後,劉靜明與她們母女的關系有了明顯的改變。

    劉織雲在劉靜明的懷抱中將一切不滿完全發泄了出來,不再怨恨劉靜明,也不再對過去有所怨懟,拋開了不如意的情傷,重新綻放出符合她年紀的快樂與活潑。

    而謝寶珠也因為女兒的改變,放棄了對劉靜明的遷怒,接受了遺忘過去,放開胸懷面對將來的生活。

    剛開始她面對劉靜明還有點兒別扭,不過隨著日子過去,慢慢的,她有了身為大娘的架勢。

    直到劉靜明替應嶸生了個可愛白胖的女兒後,更讓謝寶珠完全除去心中的芥蒂,甚至願意到王府去替劉靜明做月子,一天到晚抱著讓她疼入心坎的寶貝外孫女。

    此後,他們的日子圓滿了起來,幸福正式的留住在他們心中,不曾稍離……

    【全書完】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