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孟瑤 > 妻子好陌生 > 第四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妻子好陌生 第四章

作者︰孟瑤

    歐陽闊進了大樓,一路上不少人都跟他打招呼,他卻寒著一張臉,沒跟任何人寒喧。

    當電梯直達頂樓,到達他的辦公室,在隔間區域,他的秘書站了起來,盡職的道︰「董事長,談小姐來了。」

    「我現在沒空。」

    「談小姐她……已經在里面了。」秘書遲疑了一下。

    歐陽闊已經把門打開走了進去,談澤芬已經坐在里頭的沙發上。

    歐陽闊關起門,走到辦公的座位上,臉色顯得很難看。「誰讓你不經允許就進來的?」

    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撤換秘書!

    「哎喲!桂這樣嘛——人家想你嘛!昨天你匆匆就走,問你發生什麼事也不說,我只好過來找你羅!」談澤芬邊講,邊坐在他的辦公桌上,從短裙中滑出一段潔白的大腿。

    「下去!」歐陽闊沉聲道。

    「唔?」

    「不要坐在桌子上!」

    見他一臉嚴肅,像是要發怒的樣子,談澤芬只好站起來,改繞到他身後,雙手從後頭環住他。

    歐陽闊沒有拒絕,這幾天跟這個女人在一起,他也習慣她的身體了。

    「怎麼啦?眉頭皺成這樣?發生什麼事了?」談澤芬軟語問道。

    「夢曦她……失去記憶了。」

    「啊?」談澤芬嚇了一跳!「怎麼會這樣?」

    歐陽闊心情煩悶,他站起來,走到一旁的酒櫃倒出半杯酒啜飲起來,他知道上班不能喝太多酒,喝太多會誤事。

    就跟那一天一樣……

    在發現自己的老婆給他戴綠帽子後,歐陽闊跑到公司喝了個酪酊大醉,醒來後,談澤芬已在他的身邊了!

    發現自己竟和那個出軌的女人一樣,歐陽闊不禁更加憎惡起自己來。

    看著穿著一身火紅的談澤芬,一頭蓬松的鬈發,緊身洋裝顯示出她美好的曲線……

    他的腦袋竟會不由自主想起那個蜷縮在沙發上,雙手抱腿,蒼白的臉埋在膝間的女人……

    該死!他不是早就對她死心了,為什麼還會想起她?

    一口飲盡弓中酒,將杯子放在桌上,歐陽闊心情煩躁的走到窗邊,拉開百葉窗,外頭是充滿廢氣的台北街頭,隔著玻璃,他似乎可以吸到那骯髒的空氣,他又將窗簾關上。

    見他的心情不佳,談澤芬小心翼翼的問︰「夢曦失去記憶了?那……我要不要去看她?」

    「你去看她做什麼?」歐陽闊驀地轉過身,眼神陰鷙,明亮的室內因他這駭人的氣勢而倏地陰沉下來。

    「我……我是她的朋友呀!」

    歐陽闊笑了,卻是不帶感情。「好一個朋友!」

    談澤芬雙頰一熱,心虛的低下頭。

    歐陽闊知道他也有錯,都是那個該死的余夢曦,竟然刻意挑起他的怒氣!

    從來沒有女人這麼的明目張膽,讓丈夫戴綠帽,于是他做了一件生平最脫軌的——放縱自己耽溺于酒國,然後和談澤芬發生關系!

    從那一天起,談澤芬就纏著他,完全忘了她和余夢曦之間的友誼。

    「你別這樣,夢曦出事了,我總得去看看她呀!」談澤芬為自己找理由。

    歐陽闊撇撇嘴,不予置評,談澤芬心里在想什麼,他很清楚——除了余夢曦外,其他女人看上的不是他的外貌,就是他的財富與聲望。

    歐陽家縱橫商場,所累積的權勢與金錢已非尋常企業所能比擬——尤其是自從歐陽徹退休後,立刻將棒子交給三十出頭的歐陽闊,當時曾經引起一陣喧譁,在輿論的熱烈討論中,歐陽闊也為歐陽家增添不少功績。

    當初的商業聯姻便是門當戶對的余氏財團,所以余夢曦會嫁給他的確不是貪圖他的條件。

    難道也因為如此,所以她的心並沒有放在他的身上嗎?

    想到這里,歐陽闊煩躁的爬了爬頭發,回到座位,卻無法平心靜氣的批閱公文。

    「闊……」見歐陽闊不理她,談澤芬呼喚著。

    「如果沒別的事,你可以先走了。」歐陽闊冷冷的道。

    如果這女人以為跟他上了床,就能從他身上獲得什麼的話,那她的如意算盤可就打錯了。

    「好嘛!」談澤芬嘟起嘴,不甘願的扭著身體準備離開。

    「對了。」

    「什麼事?」听到他的聲音,談澤芬欣喜的轉過頭。

    「不準你去找夢曦!」

    「為什麼?」談澤芬眼楮睜得大大的。

    歐陽闊可不願和她的事情讓余夢曦知道,這樣一來,他也掉到和余夢曦相同的位置,他便無法再駕馭她了!

    「你有其他的意見嗎?」歐陽闊冷眼看她,從眸中似乎露出殺意。

    「沒、沒有,我先走了。」談澤芬快速的離開歐陽闊的辦公室,進入電梯,她對自己在歐陽闊的眼底一點分量也沒有,不禁感到泄氣。

    難道她就該這麼認分嗎?不!

    歐陽闊叫她不要去,她就真的不去嗎?答案並不是這麼的肯定,關于她的未來與幸福,她要自己爭取!

    知道自己曾做過傷害歐陽闊的事,余夢曦就覺得不能原諒自己,雖然那是在她失去記憶前的事,然而傷害她深愛的丈夫,這是不能容許的啊!

    她愛歐陽闊,是吧?

    雖說是兩家聯姻,但好歹也是有感情作為基礎,才能步上禮堂,余夢曦無法想像自己若是不喜歡歐陽闊,怎麼會嫁給他?

    余夢曦有些恍神,對于過去,她真的捉摸不住……

    「少奶奶。」吳媽的聲音傳來。「有人找你。」

    「誰?誰找我?」

    「是談小姐。」

    「談小姐?」

    「是的,談小姐听說你出了狀況,執意要見你。」

    「哪個談小姐?我認識她嗎?」余夢曦努力想著腦海里是否有這號人物?

    「嗯……談小姐滿常來的。」吳媽中肯的道。

    常來的話,應該是她的好朋友吧?余夢曦心里想著,便移動腳步到達客廳,見到一名姿態曼妙的女子站在中間。

    只是她的印象里沒有這個女人,不知該怎麼開口,余夢曦正在暗忖,談澤芬已看到她,迎了上來。

    「夢曦,你還好吧?」

    「你……」面對她的熱情,余夢曦有些遲疑。

    見她如此,談澤芬眼底閃過一抹不為人知的精光,隨即擺出一副笑臉。「是我啊!我是澤芬,是你最要好的朋友啊!我們才一陣子不見,你怎麼就變了個樣呢?都瘦了。」談澤芬摸上她的臉。

    余夢曦有點不舒服,不過沒有退後。

    「我……」余夢曦不知該怎麼開口,話才到口就梗住了。

    「沒關系,我知道,你失去了記憶是不是?沒關系,我不會介意的。」談澤芬一臉的憐惜。

    余夢曦看著,不禁心頭發熱,這是她這幾天來所得到少有的友情。「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想到談澤芬對她這麼友善,而她卻忘了談澤芬,余夢曦心底滿懷著抱歉。

    「不用跟我說抱歉,我們是好朋友啊!只是……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你老公對你不好嗎?」談澤芬說話的模樣顯得義憤填膺,看起來的確是在為好友抱屈。

    「不、不是。」

    「那你怎麼會失去記憶?」

    「我……听說是我不小心從樓梯上跌下來,才會變成這樣。」余夢曦隱瞞了某些部分沒有說。

    「這樣啊……」談澤芬眼眸一轉,遮住了心思。

    「談小姐,請喝茶。」吳媽這時端來一壺水果花茶。

    「對了,夢曦,這是你最喜歡吃的楓糖餅干,我特地繞到東區去買的。這個牌子的餅干很難買到,只有那間百貨公司才有代理。」

    見她這麼清楚自己的喜好,余夢曦更是十足十相信了她是自己的好友。「談……謝謝你。」

    「你連我的名字都忘了嗎?」談澤芬看來十分失望。「我叫澤芬,恩澤的澤,芬芳的芬呀!」

    「對不起……」想到自己記不得這個好友,余夢曦真的感到好抱歉。

    「算了、算了,這並不是你的錯。那你失去記憶了,你家里呢?他們知道嗎?有沒有人來看你?」

    「你也認識我的家人嗎?」余夢曦又驚、又喜。

    「當然啊!我們是這麼多年的好朋友了,難道你連你的家人也忘了嗎?看看歐陽家是怎麼照顧你的,怎麼會讓你變成這樣?」

    「我的家人呢?我想知道我還有哪些家人?」抓到機會了解余家,余夢曦迫不及待的問著。

    之前,她根本不敢向歐陽家的人問起有關于她的過去。

    「我叫他們來看你。」

    「不、不要!」余夢曦驚恐的道。

    「為什麼?」

    「我不想……讓他們擔心我。」

    「可是如果你都沒跟他們聯絡的話,他們遲早會知道的呀!」

    「這……我再想辦法吧!你只要告訴我,我家里有哪些人?他們住在哪里?我家又是怎樣的情況就可以了。」

    「這我當然會說,不過我比較想知道……歐陽闊對你還好吧?」這才是談澤芬來的重點。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談澤芬的心頭一驚,沒想到余夢曦雖然失去了記憶,卻沒損及她的聰明才智。

    那麼她和歐陽闊的事,更是要謹慎了。「你們夫妻間的事,我這個外人無從置喙。」

    「不要這麼說,你得幫幫我,我才知道我在這個家到底要如何自處?你是我的好朋友對不對?拜托你告訴我,我和歐陽闊的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余夢曦需要知道這一切,而今天來造訪的談澤芬無疑是上天賜給她的機會。

    或許她以前曾經向密友透露過什麼事。

    「這……」談澤芬面有難色。

    「拜托你,告訴我。」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談澤芬吞吞吐吐的道︰「其實你和歐陽闊的感情……不是說很好,你們的婚姻其實是建立在商業利益上的,所以在你們結婚後就不斷的爭吵。」

    「難道……我們之間沒有一點感情嗎?」

    談澤芬抿緊雙唇,仔細思考著接下來要講的話,「你想想,一段商業聯姻能有什麼感情?你們還在一起就很不錯了,只是不知道這段婚姻能維持多久?」故意一臉憂心忡忡的模樣。

    听到談澤芬的話,余夢曦心都亂了。

    她真的在毫無感情的情況之下,就跟歐陽闊在一起了嗎?然後成為他的妻子,夫妻間吵吵鬧鬧的?天!她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麼過的?

    難道她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紅杏出牆嗎?

    余夢曦的臉色變得相當難看,整個心也跌到谷底。

    「其實如果趁這次機會,你和他分開也是不錯。」談澤芬趁勝追擊。「免得你以後又再遭到他的無情對待,你會更痛苦的。」

    「我……我不知道。」

    「夢曦……」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一陣劇疼突然襲來,余夢曦捧著頭顱,眼淚頓時被逼出,「好痛……」

    「夢曦,你怎麼了?」談澤芬嚇了一跳,頓時慌了手腳。

    「我的頭好痛……好痛……」余夢曦不斷的哭叫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