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恬蜜 > 愛情病入膏肓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愛情病入膏肓 第六章

作者︰恬蜜

    「到底要如何,你才肯離開?」歐婷婷脫口而出。

    範維剛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不免深深的被刺痛,濃眉緊蹙,隨即又朗聲大笑。

    「你這輩子休想擺脫我。」他已有了打算,這輩子就算死纏爛打,也不再放開她。

    「你……」她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怎麼會有如此無恥又無賴的男人?明明是他拋棄她在先,現在又非要她不可,到底是怎樣?

    怒氣沖天的掃了下後視鏡,她快又狠的轉動方向盤,在路邊停下車子。

    「下車。」她現在就要擺脫他。

    「婷婷!」媽呀!他的女人開車真夠凶猛,和她嗆辣的性子有得比,他還是保險的保額買高一點,不然在陸地可要比在海底危險多了。

    「下、車。」她眼中濃烈的恨意幾乎穿透他。經過這麼多年,她不想再次被他的感情操控。

    這時,她的手機鈴聲響起。

    「好加在。」範維剛偷偷吐了口氣,低聲的說。他從沒這麼感激過,她的手機鈴聲像是及時解救他免于死刑。

    歐婷婷瞪了手機螢幕一眼,看清楚來電者,隨即換上嬌媚的笑顏,甜蜜的開口,「雨樵,我好想你。」

    可惡!她居然當著他的面說想另一個男人。他的表情倏地一變,怒瞪著她。

    尤其昨晚她才和他重溫往日舊情,現在就想拋得一干二淨嗎?

    呵呵……瞧見範維剛變臉,歐婷婷心里好樂,有種報復的快感。

    「婷……婷婷。」鄭雨樵差點以為自己打錯電話。

    「晚上一起吃飯好嗎?你到我家樓下接我。」歐婷婷故意大發嬌嗔,展現媚態,仿佛鄭雨樵就在她的面前。

    太過分了!

    範維剛緊握拳頭,粗獷的面容更是氣到扭曲,光想她嬌媚的模樣被其他男人見到,體內便燃燒起熊熊大火。

    「好,沒問題。」鄭雨樵樂得答應。

    「就這麼決定了,晚上我會打扮得美美的等你喔!再見。」

    範維剛听了,卻像是她會一絲不掛的等著鄭雨樵。

    啊……過度緊繃的神經終于忍受不了,瞬間斷裂。

    「不準你跟他出去。」此時的他才是一頭真正發狂的野獸,眼里布滿血絲,閃爍著仿佛能殺人的怒光。

    「範維剛,你管得未免太寬了!我要和誰出去,是我的自由。」歐婷婷和他杠上了。她要和多少男人出游,關他屁事?

    「我不準!」他蠻橫、惡霸的說。

    「笑死人,你哪位?憑什麼命令我?」她不甘示弱,渾身氣到發抖,情緒也前所未有的高昂。

    可惡的、他愛死的女人,她就是偏偏要和他作對,不讓他有好日子過。

    「氣死我了。」範維剛氣得低咒一聲,抓住她的手,下一瞬間攫住她的唇瓣,再不如此,他難保不會有更沖動的舉動。

    「唔……」這個強吻看似突如其來,卻又像是在歐婷婷的預料之中,她幾乎要懷疑自己的挑釁是有目的的,就是為了證明他還是熱切的在乎她,會為她吃醋、抓狂。

    怨怒轉化為狂熱的索求,他重重的吻著她。

    她也回咬他,不願臣服在他的霸氣之下。

    很好。他一向喜歡勢均力敵,不愛太過軟弱的女人,而歐婷婷就像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對象。

    叭叭!喇叭聲此起彼落的響起。

    「哇!好火熱喔!」

    「直接去開房間啦!」機車騎士目睹這熱情狂野的一幕,拼命的按喇叭,還吹了一聲口哨,外加調侃。

    高張的激情被打斷,且澆熄了大半,歐婷婷狼狽的憶起他們正身處于車水馬龍的大馬路旁,她再一次為他失控了。

    她的手機鈴聲適時的響起,為她解了圍。

    「是玲玲。」她暗示他別再亂來。

    範維剛冷靜下來,緊盯著她,雙眼熠熠生輝,隱含的愛欲濃稠得化不開。

    她回避他的目光,開口前,還刻意清了清喉嚨,以免泄漏了體內高張的情焰。「喂。」

    「姊,我到車站了,你要來接我嗎?」歐玲玲興奮不已,背後是熱鬧的人車喧嘩聲。

    「好,我現在就過去。」她結束通話,直視著正前方,熟練的轉動方向盤,將車子重新開回車流中。「玲玲到台北了。」

    「喔!」範維剛回應一聲,目光始終沒有從她身上移開。

    「你看什麼?」她被他看得局促不安,氣息微喘,全身血液幾乎沸騰。

    「我在彌補這些年來沒見到你的日子。」他沙啞的開口。

    「少說這些有的沒的,尤其在玲玲的面前。」她呼吸一窒,心跳差點又失序,握住方向盤的手抓緊再松開。

    「有時候在海底深處,我仿佛看見你的笑容。當我發現新奇的生物時,急著要和你分享,才驚覺你不在我身邊。」他自顧自的說,每句話都飽含無限惆悵。

    「別再說了,我不想听。」這些……是誰造成的?歐婷婷的雙手緊握著方向盤,握到泛白、發疼,心也揪痛著。

    「三年前,我回來過,發現你已經是台灣家喻戶曉的名模,我自覺配不上你,所以又離開,發誓要有一番作為才回來。」他悠悠說出這不為人知的秘密。

    「你……」太突然了!他突然冒出這些話,令她猝不及防,心湖被他攪弄得更亂。

    車子正好抵達台北車站,她在歐玲玲習慣等候的地點停了下來。

    「姊!」歐玲玲坐在輪椅上,歡悅的揮手。

    歐婷婷沒有時間听他仔細的說,也害怕重新檢視事實。

    如果他真的有苦衷呢?她是不是應該原諒他?

    和他對視了幾秒,卻仿佛有一世紀這麼久,他的眼中閃過令她驚栗、不敢置信的光芒。

    範維剛知道自己的勝算又多了一成,要一步步贏回她的感情。

    在她回過神來前,他先下車,迎向歐玲玲。

    「玲玲。」

    「維剛哥。」歐玲玲向善心協助她的行人道謝,隨即轉動輪椅,飛奔向他。

    歐婷婷怔怔的望著他們兩人久別重逢,欣喜的擁抱對方,腦海里同時閃現八年前的畫面——

    「維剛?玲玲?」

    當時她目睹他們兩人擁吻,她的世界從此更加崩裂。

    盡管事後玲玲不斷的向她解釋、保證,範維剛是被動的,完全沒預料到有那一吻。

    「姊,我很崇拜你和維剛哥,你們倆是我心目中美好的化身,我從沒想過要變成你,但是偶爾也希望我能擁有像維剛哥這麼好的情人。」歐玲玲不停的懺悔、泣訴,要求她的原諒。

    範維剛則自始至終沒說一句話。

    她的心更冷了,在歷經爸爸自絕、背負巨額的債務之後,現在她的男人又背叛她,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能失去的。

    過沒幾天,範維剛便離開她。

    她不能相信他,對吧?

    「我刻意晚兩天才來,你到底有沒有成功的讓我姊原諒你?」歐玲玲和範維剛在後座交頭接耳。

    「沒。」他有點泄氣的搖頭。

    「厚,維剛哥,你真的很遜耶!」歐玲玲佯怒的說。

    「所以我才打電話向你求救,要你趕緊過來,不然我快被你姊掃地出門了。」他努力壓低聲音。

    歐婷婷從後視鏡望去,看見他們倆感情很好,不停的竊竊私語,不明白的人還以為他們才是一對情侶。

    「你放心啦!更在我身上,我絕對會幫你重新追回我姊。」歐玲玲向他打包票。

    她心中不無內疚,對他們會分手一直耿耿于懷,都怪她當時鬼迷心竅,趁維剛哥不注意時偷吻了他,沒想到這一幕剛好被姊姊撞見,而且誤會了他。

    偏偏維剛哥不想傷害她,完全沒跟姊姊解釋。

    「謝謝你,玲玲,我也會努力。」範維剛受到激勵,斗志更加高昂。

    兩人志同道合,一個鼻孔出氣,看著對方,哈哈大笑。

    這情景看在歐婷婷的眼里,心中很不是滋味。

    「你們兩個好好的敘舊吧!我要回工作室了。」她這個司機很夠意思,把他們送達家門口,也不多打擾。

    「維剛哥,快帶我上去,我有好多話要跟你說。」歐玲玲迫不及待的張開雙臂,像是要人疼的小女孩。

    範維剛抱起她柔弱的身子,再將她放至歐婷婷從後車廂取出的輪椅,動作熟練又仔細。

    「我走了。」歐婷婷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吃味,甩甩頭,飛快鑽進車里,逃離這令她窒息的畫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