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紫蘇 > 魔魅騎士的守護 > 第一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魔魅騎士的守護 第一章

作者︰紫蘇

    【第一章】

    「呃……」

    聆听完遺囑的內容,余飄然愕然的歪著頭,睜大燦亮的美眸,直盯著律師。

    「余飄然小姐,請問你對這份遺囑有不解或是疑惑的地方嗎?」律師推了推鼻梁上的方框眼鏡。

    她回過神來,甩了甩頭,有些艱澀的問︰「你的意思是……根據我爹地的遺囑,我必須在百日內嫁人,還要在一年內懷孕,我的婚姻必須要維持五年以上……」

    「是的。」

    「而我要嫁的對象,必須經過東方宇的審核、同意,他認為是個好對象,我才可以嫁給對方。」余飄然的秀眉愈擰愈緊。

    「沒錯。」

    「必須要遵守以上三點,我才可以繼承我爹地一部分的遺產。」

    「對。」

    「如果我沒有做到以上三點,不僅無法完全繼承爹地的遺產,只能領信托基金,還會連累宇,他將失去余氏集團執行長的職務,還必須永遠離開余家,而且一無所有……」她訥訥的重復律師剛剛宣布的遺囑內容。

    這對東方宇來說,根本是不平等條約啊!

    「沒錯,因為東方宇沒有盡到監督的責任,這是對他的連帶處分。」律師說,鏡框後的眼眸閃現犀利的光芒。

    「處分!」余飄然的小臉皺得像顆酸梅。

    她爹地真是太過分了,怎麼可以這樣對宇呢?

    就算宇是爹地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可是他跟在爹地身邊這麼多年,就像親生兒子,要他報答養育之恩,也不能用這種手段啊!

    「余飄然小姐,我相信你和東方宇先生都清楚余總裁的遺囑內容了,如果沒有問題,請你在這份文件上簽名。」

    律師看了眼坐在一旁,從頭到尾沒有出聲的東方宇,拿出相關文件,要她簽收。

    「我可以抗議嗎?這樣對宇太不公平了。」她噘起嘴,用力的放下手中的金筆。

    「恐怕沒有辦法,余飄然小姐,余總裁的遺囑是經過法院公證的,你要抗議這份遺囑對東方宇不公平,恐怕得請余總裁再活過來。」律師搖頭,冷冷的說。

    「你說的笑話很冷耶!律師。」

    「飄飄,沒關系,簽名吧!」東方宇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

    「可是……宇,這樣對你根本就不公平,而且我也不要你離開我。」余飄然生氣的看著他那依舊不冷不熱的表情,她才不要簽這種不平等條約。

    「沒關系,只要你在百日內結婚,不就可以讓我繼續待在余氏集團,也可以繼續待在你身邊?」東方宇強壓下翻騰的情緒,臉上的表情一如往常,連精明的律師都無法察覺他驟起波瀾的心情變化。

    其實他在听到律師宣布的遺囑內容的瞬間,與余飄然一樣錯愕,只是內斂的性格讓他勉強維持鎮定。

    他之所以如此驚愕,不是因為扶養他多年的老總裁未留給他任何財產,而是要他幫余飄然選夫婿。

    余飄然自小廣是他捧在手心的小公主,他的存在是為了保護她,而今,總裁居然要他親自為她挑選可以與她共度一生的男人,這對他來說,根本就是酷刑!

    「說得這麼容易,要找到一個你看得順眼的男人,然後嫁給他,很難耶!」余飄然沒好氣的瞪了東方宇一眼。

    她又不是不曉得他的眼光,是出了名的嚴苛,從她高中開始,就知道在他的眼底,沒有一個男人可以與她匹配。

    「放心,我會努力幫你物色一個足以匹配你的好男人。」東方宇逼自己擠出笑容。

    「是嗎?一定要好的喲!最起碼要是個可以讓我忍受五年的好男人,我才要。」

    要她嫁一個可能是她不愛的男人,維持五年的婚姻,生一個小孩,這些也許她都可以忍受,但是絕對無法忍受東方宇為了她落到什麼都沒有的下場。

    「如果沒問題,就請余飄然小姐簽名吧!」律師再次催促。

    看著東方宇那讓人安心的深邃眼眸,余飄然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兩個月後

    蔚藍的天空飄著幾朵白雲,空氣中飄散著淡淡的花香,清風吹拂進屋里,白色的落地窗簾輕輕飄動。

    布置得古典浪漫的房間里,走華麗宮廷風格的玫瑰花布沙發上坐著四名愜意的享用下午茶的女子。

    風情萬種的盧盼蘊斜躺在貴妃椅上,小心翼翼的將高級的骨瓷茶杯放到一旁的桌上,關心的問︰「飄飄,你說你昨晚又去相親啊?」

    氣質高雅的孔芮琦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小心的吹著僕人剛端上來的熱奶茶,滿臉訝異,忍不住追問︰「印象如何?」

    俏麗的狄芊尋坐在雙人沙發的一邊,兩手高舉,滿意的看著剛做完彩繪的指甲,用手肘推了推坐在她身旁的余飄然,「飄飄,你感覺如何?」

    「你們不要一次問我這麼多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余飄然有些不安的絞扭十指。

    「那先說說看,你對昨天那個相親對象的印象如何?」盧盼蘊的食指點了點。

    余飄然清靈的臉蛋布滿困擾。

    看見她這號表情,狄芊尋替她解讀,「不喜歡。」

    「不是。」余飄然搖頭。

    「那是喜歡了?」孔芮琦接著問。

    余飄然的頭搖得更猛,仿佛快要斷下來。

    「飄飄,到底是喜不喜歡?你說清楚啊!現在不是元宵節,不要玩猜謎題的游戲。」盧盼蘊受不了的嚷著。

    「是……昨天的相親對象,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好,對我也很溫柔,進退有理,可是……」

    「唉,這女人一定又把昨天的相親對象拿來跟東方宇做比較了。」狄芊尋哀號。

    「是這樣嗎?」孔芮琦問。

    余飄然咬著紅唇,羞澀的點了點頭。

    「你喲,老是把相親的對象拿來跟東方宇這個完人做比較,永遠也別想嫁人,眼看期限就要到了耶!」盧盼蘊真是會被這個自小一起長大的好姊妹氣死。

    「我也沒辦法啊,就是會不知不覺的把他們跟宇做比較。」余飄然也很無奈。

    「你難道不能改掉這個壞毛病?」孔芮琦忍不住數落。

    「我也很想,可是就沒有遇到過比宇對我更好的男人,他知道我的一切喜好,總是會事先幫我處理好,例如,他知道我喝飲料只加兩顆冰塊,喝咖啡只加一顆半的糖,一定會幫我切好牛排……那些相親對象再好,也不會注意到這些細節,所以我才會在無意中將他們拿來和宇做比較。」余飄然的手肘抵著膝蓋,手掌撐著下顎,低聲呢喃。

    「飄飄,你說實話,你是不是喜歡上東方宇?要不然為什麼總是把相親的對象拿來跟東方宇做比較,一個也看不上?」盧盼蘊質問她們當中年紀最小的余飄然。

    余飄然頓時臉紅,「盼蘊,你怎麼會知道?」

    「拜托,飄飄,你不可以喜歡上他,你忘了你爹地的遺囑了嗎?千萬不可以!」盧盼蘊大聲嚷道。

    余飄然難過得幾乎掉下眼淚,「我辦不到啊!每次只要一想到那份要宇幫我挑選結婚對象的可惡遺囑,我的心都要碎了,這些日子以來,我簡直是活在地獄。」

    「不過,飄飄,我很好奇,你什麼時候愛上他的?」狄芊尋問。

    「這……一定要說嗎?」余飄然滿臉尷尬,絞扭著手指。

    孔芮琦緊盯著她,「從實招來。」

    「十七歲的時候吧……媽咪去世沒多久,爹地就要把我送去英國留學,我頓時覺得自己是沒人要的孤兒,傷心又難過的沖出家門。我記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邊走邊哭,搞不清楚臉上的水是雨還是淚,全身又濕又冷,更有無止境的悲傷。

    「就在我終于受不了,蹲在路邊哭泣的時候,忽然有件外套罩在我的頭上,為我擋去了所有的雨水。我抬起頭,看到了宇,剎那間,我看見了他一向冰冷的眼眸里流露出擔憂和不舍。

    「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揉了揉我的頭,為我擦掉眼淚,背著我回家。即使當時他全身濕透了,可是靠在他的背上,我覺得他的背好溫暖,當下有一股永遠不要起來的沖動……事後我才听到佣人說,他是在書房里看見我沖出去,立刻尾隨在後,這讓我更感動,所以我想我是在那時候就愛上他的。」

    「嗄?十七?」

    她們三個異口同聲,神情驚詫。

    「你有沒有說錯?」孔芮琦不可思議的瞪著她。

    「沒有,我真的暗戀他五年。」

    「飄飄,你超夸張的,哪有人會暗戀一個人那麼久!」狄芊尋佩服不已。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偷偷愛他?我只知道,看著他深邃的黑眸,我的心就會不由自主的怦怦亂跳;看著他挺拔可靠的背影,我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要倚靠他的肩膀,將一切交給他,沒有保留,沒有猶豫,完全的信任,完全的交托,不需要懷疑,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交付給他……那種感覺從我十七歲那年一直持續到現在,始終沒有變過。」余飄然神情羞澀,老實招認。

    「你根本是因為沒有談過戀愛,才覺得那個冰人什麼都好,一點小恩惠就把你迷得團團轉。」盧盼蘊嗤之以鼻,只要想到東方宇那張冰塊臉,不禁渾身打顫。

    「我不準你這麼說宇,你們都不知道他的好。」

    「飄飄,你無藥可救了,居然中了東方宇的毒,而且中毒很深,簡直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狄芋尋受不了的大嚷。

    「不是,飄飄不是中毒,她是中了東方宇的愛情降,她被東方宇下了愛情蠱。」孔芮琦掩嘴笑說。

    「你們不要笑我啦!我只知道,當律師宣布完遺囑,如果宇沒有完成爹地的囑托,必須要離開我,離開余氏集團,我就好難過。」她的一顆心怦怦亂跳,臉色泛紅,「愈接近百日的期限,我的心就愈慌,好怕以後不能再跟宇在一起。」

    「飄飄,你既然暗戀東方宇五年,難道不想將這份愛慕轉為明朗化?」孔芮琦有些好奇的問。

    「是啊!你們之間又不像我們的戀情,有阻礙存在。」狄芋尋附和。

    「我不敢,我只要能看著他的背影,就覺得好幸福……」

    「你難道真的不想要跟東方宇斯守一生?」盧盼蘊逼問。

    「當然想啊!」余飄然沉默一會兒,有些傷心的說下去,「可是……就算我喜歡宇,宇也只是把我當成公主、當成妹妹一樣的呵護,對我根本沒有男女情感。」

    「怎麼可能?依我看,他簡直是把你當成女友、老婆在照顧,不然哪個男人會這樣用心的對待一個女人?」盧盼蘊一副見鬼的模樣。

    「而且余氏集團給他的條件也不是最優渥的,換做別人,早就跳槽了,哪有可能留下來,一天二十四小時為你做牛做馬,還要兼當媒人包生子?」孔芮琦提醒她。

    「不可能啦!宇會繼續留在我家,是因為爹地臨終的囑托,他沒辦法,才勉為其難的接受,要不然他也不會一直幫我找對象。」

    「飄飄,東方宇不是傻子,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男人,不可能只是為了報恩便留在你家,他一定是怕你無法繼承家業,才忍痛幫你挑選結婚對象,相信我,絕對不會錯的。」盧盼蘊仔細的分析。

    「真的是這樣嗎?」

    自從開始相親,她的情緒一直是沮喪、灰暗的,好友們的一席話,讓她整個人瞬間活了過來,感覺又充滿陽光、充滿希望。

    「哎喲,飄飄,你先不要管東方宇對你的態度、感覺、定位,現在只要跟我們說,你想不想和東方宇在一起?」狄芋尋直截了當的問。

    「我當然想跟宇在一起,不要說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我不想他離開我身邊,可是也不是我說想要就能得到,尤其感情這種事是勉強不來的,他還有一個要好的女友耶!」一想到他的女友,余飄然的心就好痛。

    「嗄?誰說那是他的女友?」孔芮琦突然冒出話來,隨即暗自哀號,糟糕,她怎麼會說溜了嘴?這下肯定會被司空勁罵到臭頭。

    「琦琦,你這是什麼意思?」盧盼蘊挑起眉頭,準備挖出驚悚的八卦。

    「沒什麼意思……」孔芮琦翻了翻白眼。

    「快說,司空勁給了你什麼獨家內幕?」狄芊尋活動十指,準備逼供,「別忘了,我們可是發過誓,絕不互相隱瞞,你現在是想背棄當初立下的誓言嗎?」

    「好啦,好啦,我說,可是千萬別說是我說的,我可不想讓勁哥罵到臭頭。」孔芮琦為難的看著三位好姊妹,搖頭嘆氣。唉,愛情與友情真是難以兼得啊!

    「說!」

    她們三個異口同聲。

    「其實飄飄說的那個女人,根本不是東方宇的女友,她跟東方宇他們曾經待在同一家孤兒院里,據說她後來被一位黑道大哥領養,長大後繼承了黑道大哥名下的酒店。」孔芮琦頭皮發麻的說出她男友的好友的秘密。

    「嗄?酒店!」

    她們三人再次異口同聲,驚訝不已。

    「嗯,酒店。」

    「琦琦,你說清楚點,這是怎麼回事?」盧盼蘊睞了她一眼。

    「勁哥說……因為他們那位同伴很知情識趣,也很懂得怎麼取悅男人,所以把酒店經營得有聲有色,很多大老板也都指名找她,因此若是有生意上的往來需要或是情資,他們都會去她經營的酒店,請她幫忙穿針引線……所以東方宇他們跟那位同伴,只有兄弟姊妹的情誼。」

    「她很會取悅男人……」余飄然漂亮的眉頭瞬間打結。

    「听說是這樣,在他們四個男人當中,東方宇和酒店大姐的感情算是最好的,只要東方宇出面,任何事情她都會答應,久而久之,就傳出了東方宇有位在酒店上班的女友的消息。」狄芋尋仔細回想之前听到的八卦。

    「原來那位同伴那麼厲害,對付男人也很厲害,難怪宇從來不把我當個真正的女人看待……」余飄然頓時愁眉苦臉。

    她既不知情,也不識趣,甚至欠調教,更別提取悅宇,對于男女感情,她根本一竅不通,宇一定很討厭她這樣無趣的女人……

    想著想著,她幾乎要哭出來。

    眼看她的神情愈來愈不對勁,盧盼蘊連忙哄道︰「飄飄,你不要胡思亂想,說不定真如司空勁所講,東方宇跟她之間純粹是手足的情誼,你先別嚇自己。」

    「會是這樣嗎?」

    「相信我們,飄飄,你在東方宇的心目中絕對有特殊的地位,否則不可能他每次跟蔚遲紹他們聚會都要先走,理由統統是回去陪你,一個正常的男人不可能這麼關心一個被他當作妹妹的人。」盧盼蘊雙手交抱胸前,回想她家蔚遲紹的報告。

    「如果真如你們所說,那我該怎麼做才能讓宇把我當成一個……他愛的女人,而不是一個時時刻刻要他保護、傷腦筋的公主?」

    「嘿嘿,飄飄,你開竅了嘛!」狄芋尋賊笑的說。

    「哎喲,你們不要糗我了,教教我吧!姊姊們。」余飄然紅著臉,輕聲嚷道。

    「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忍受他疼愛了二十二年的女人最後嫁給別人,東方宇現在應該是在壓抑,所以……你必須要激怒他。」盧盼蘊露出詭譎的微笑。

    「嗄?激怒他?」

    「還有,想辦法讓他吃醋。」狄芊尋緊接著出點子。

    「還要讓他為你緊張。」孔芮琦也連忙提議。

    余飄然根本不懂她們的意思,也不知道從何做起,只能哭喪著臉,不斷的搖頭,「可以說清楚一點嗎?」

    「就是這樣如此……如此……」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