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默亞 > 酷龍接招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酷龍接招 第六章

作者︰默亞

    在听見她房門關上的聲音時,李杰終于忍不住宮笑出聲。

    不用說,她的比司吉和接下來幾天的嘗試都慘遭滑鐵盧。

    李杰非但不體恤她的努力,還嘲笑她煮的是不明物體,最後索性嚴令禁止她下廚,以免糟蹋更多糧食。

    薇妲決定在他缺點的名單上多加一條——缺德。

    沒錯,他一點口德也沒有,打從她住進他家開始,被嘲笑的次數比她這一輩子加起來還多。不過,這也不能全怪李杰,她的表現也實在太糟糕了。

    薇妲輕嘆口氣,自言自語道︰「其實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啊,誰都可能犯相同的錯誤嘛,不過就是煮壞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她不該為了這點小小的挫折,就改變人生最重要的目標。不過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破壞,她決定還是放棄家事這一項。

    能不能捉住他的胃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啊!薇妲自我安慰的想。像她母親從來沒下過廚,父親還是很愛她啊!

    她從衣櫃里拿出皮箱,打開鎖,從夾層里抽出一只藍色的文件夾攤開,拿起筆,把單子上列的第一條策略刪掉,然後在後面加上失敗的注解後,將目光移向下一條。

    「表現出知性美,成為他性靈的伴侶,這點絕對沒問題。」薇妲自信滿滿的點這可是她最有把握的一項了。

    她完美的構想,費心的籌畫,在李杰執意不肯配合的情形下又宣告失敗。

    第一天,他在「吉賽兒」芭蕾舞劇第一幕結束之前就呼呼大睡。

    第二天,他興趣缺缺的在藝廊里練「競走」,只有在畫像前才減慢步伐。

    第三天,「卡門」歌劇開演還不到半小時,他就無法忍受那種「天殺的噪音」,無禮的拖著她離席。

    到了第四天時,李杰耐性盡失的拒絕她的一切提議。

    這一連串的挫折讓薇妲沮喪得想尖叫,因為他們的嗜好大相逕庭,連半點交集也沒有。

    唉,好吧,既然他不喜歡她的,那她也只好學著喜歡他的了。

    礙于體型相差懸殊,籃球和沙灘排球自動放棄。棒球?她一竅不通。乒乓球?她的眼楮八成還跟不上球的速度。唉!看來唯一能配合的就是陪他看電視了,起碼他們還可以借機談心聊天吧。

    談心?那也得他開口才行啊!她都坐在這里好半天了,他老兄連個氣也沒吭一聲,心無旁騖、目不轉楮的盯著電視,全神貫注到幾乎忘了她的存在。

    天知道那一群人追著一顆球跑來跑去,有什麼好看的?薇妲在心里嘆了一口氣,決定打破沉默。

    「李杰。」

    「嗯?」他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你知道我之所以會對家事一竅不通,完全是因為缺乏練習,而不是天生笨拙或者偷懶,只要讓我多練習幾次,我相信自己會做得很好。」

    是啊,再多練習幾次他的房子就不保了!

    薇妲將他的沉默視為贊同,自顧自的說下去,「事實上,我是個條理分明的人,除了擅長處理人際關系和管理外,電腦也不差,對某些事物還有獨到的品味,這都是非常值得嘉許的優點。」

    見鬼了,她品味獨不獨到干他屁事!球賽正精采,她卻在他耳邊吱吱喳喳,吵死了。

    雖然是事實,但這樣誠實的稱贊自己,還是讓人有點難為情。薇妲垂首盯著自己的雙手,「我是個十分開朗,樂觀又容易相處的人;當然,你可能已經發現這點了。雖然我有些小缺點——」

    「該死的笨蛋!」

    李杰突然冒出一句詛咒,嚇得薇妲差點跳起來。她迅速將目光移向他,他連看都沒看她一眼,仍舊目不斜視的盯著電視。

    她轉向電視螢幕,只見幾個綠衣球員正高興的擁抱成一團,李杰則忿忿的吐出一串髒話。老天!他到底有沒有在听她說啊?

    薇妲微慍的提高音量,「你認為女人不會做家事很糟糕嗎?」

    「廢話!」李杰壓根不知她在問什麼,他快被她的喋喋不休煩死了。

    「你的意思是,妻子只是用來煮飯、做家事的嗎?」

    「什麼——」

    「女人不只是用來煮飯、做家事的!」薇妲義憤填膺的大叫,「你最好認清這點,不要以為娶妻是來伺候你的生活起居。妻子之所以如此做完全是出于愛,而非義務和命令,你不可以視為理所當然,對于妻子的付出你該報以珍惜和憐愛!」

    中場進廣告時,李杰終于轉頭正視她,只見薇妲神色憤慨的怒視著他。

    「你到底在說什麼?」他一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樣子。

    「你的妻子!」薇妲氣得低吼。

    「我的妻子?」李杰驚訝的瞪著她漲紅的臉,「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娶老婆?」

    「難道你不想嗎?」

    「我為什麼會想?」他的表情活像她得了失心瘋。

    薇妲感到怒火快要沖至腦門了,「因為妻子可以替你煮飯、洗衣、整理家務,你不覺得下班回來時,有個人在家等你是一件溫暖的事嗎?」

    「這種事女佣做不就得了?」李杰的回答及時替她降了火,但他接下來的話又令她火冒三丈。「至于等門嘛,養只狗不就結了?」

    「狗?」薇妲重重的喘口氣,他居然拿狗和女人做比較?「狗和人不同,它又不能陪你說話,替你分憂解勞?」

    李杰聳聳肩,順手拿起桌上的罐裝啤酒灌了一大口,戲謔的笑道︰「所以我才說狗更好,他既不會在你耳邊吱吱喳喳,也不會拿那些瑣碎的雜事煩你。」

    天哪!他居然還有臉咧嘴大笑?薇妲氣得想狠狠的踹他一腳。「你總不會要狗效勞吧?」

    一口啤酒差點從嘴巴噴出來,李杰不敢置信的瞪著她。

    干嘛?難道公主就不能說笑話啊!薇妲在心里翻了個大白眼。「你難道不想每晚有人陪你睡嗎?」

    老天,她今天是吃錯了什麼藥?

    「怎麼樣?你還沒有回答我。」薇妲氣結的雙手叉腰,一張小嘴噘得老高。

    瞧她一副毫不妥協的神態,李杰悶哼一聲,「只要我願意,要找人睡不成問題。」

    記住禮貌、尊嚴……噢,去他的禮貌和尊嚴!

    薇妲氣得雙眼噴火,顧不了形象的大聲叫道︰「怎麼會一樣?先決條件得是在男女雙方彼此相愛的前提下。」

    這還是第一次,薇妲在他面前顯出脾氣和個性來,不過他實在不知道她在氣什麼。李杰容忍的嘆口氣。

    「那是用來騙女人的玩意,女人卻愛將它歸類到愛情。對男人而言,有沒有愛都無所謂。」

    「那種愛的感覺和純粹的動物行為不一樣。」

    「對男人真的沒有太大的不同。」

    「你怎麼知道,你試過了嗎?」薇妲揚起下巴,挑釁的問道。

    他見鬼的干嘛要和她討論起自己的觀念?

    「我不需要試也知道,而且我也不想試。好了,」他舉起手,阻止她進一步的爭辯,「我不想和一個小孩子辯論這種問題。」

    「小孩子?」薇妲激動的從沙發上跳起來,「沒有人會稱一位二十一歲的成年女子為小孩子!」

    「你看起來就是。」他強調的點點頭。管她幾百歲,她看起來就像發育不良的小不點。

    而你是只遲鈍的大笨熊!薇妲氣得轉身就走。

    這下好了,連第三條也不用試了。

    人家都挑明了視她為乳臭未干的小鬼,她還在計畫什麼「生米煮成熟飯」?人家根本連「煮」的興致都沒有。

    「真是太過分了!」薇妲氣鼓了腮幫子,握拳猛捶枕頭,心里巴不得是捶在他那張丑臉上。

    「臭笨熊,噴火龍,遲鈍又愛生氣,口沒遮攔,幽默感又差勁,缺點一籮筐,多得數都數不完,除了我,有哪個傻瓜會愛上你……」

    悲慘的是,他居然還不要她!

    敢情他眼楮是長在腳底板?像她這種長相不差又有內涵的好女人,若是錯過了,打著燈籠一輩子都找不到,偏偏這只大笨熊不知道珍惜。

    唉!氣得胃都疼了。不過氣歸氣,辦法還是要想,她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

    薇妲拉開衣領,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哪有很扁?以她一百五十五公分的身材來看,算是有本錢的了,她起身走到鏡子前,左右轉身照了照。

    「奇怪,怎麼看起來好像真的挺扁的?嗯,肯定是衣服的關系。」

    沒錯,一定是她的衣著太保守,行為表現又太含蓄了。她想起莉莎那身惹火的裝扮,也難怪李杰對她視若無睹了。

    不過這一點是可以很快改善的,薇妲信心滿滿的露出一抹詭譎的笑容。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