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恬蜜 > 總裁好嬌 > 第六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總裁好嬌 第六章

作者︰恬蜜

    【第四章】

    坐落于東區的小巷中,這片豪宅顯得別有意境。

    周圍高聳的圍牆和中庭花園里濃密的植栽,創造出城市桃花源的風貌。

    公寓式的豪宅戶數不多,每戶坪數都不小,樓高十層,前後有兩棟,隔著中庭花園相望。

    符湘怡就住在後棟十樓,樓頂還有個空中花園,這就是家中房產無數,她獨獨選中這里的原因。

    前兩天她才住進這里,家里的佣人們也來幫忙,在短時間內即安頓得差不多。

    她搭電梯直達十樓,拖著疲累的身子,拿出鑰匙準備開門。

    寧靜中,門鎖開啟的聲音格外清脆。

    豎耳傾听,符湘怡發現,原來對面的鄰居也恰好回來了,兩間房子的開鎖聲同時響起。

    她還沒有機會見過對門鄰居,沒想到這會兒巧得很,兩戶人家同時返家。

    她旋過身準備瞧瞧鄰居,順便打聲招呼,卻在看見對門的人時全身震住。

    「小花?!」對方也愕然,脫口喊出她那不久前才剛出爐的綽號。

    這麼巧的事,竟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乍見到成之介的那一刻,符湘怡說不出內心是什麼感覺,但成之介臉上浮現的驚喜卻是不容置疑的。

    「不會吧?你就是前兩天剛搬來的鄰居?」成之介松開門把,立刻走向她。

    前兩天他回家時,發現久未住人的對門搬進了人家,幾個人進進出出,不知道誰才是主人。

    原來,正主兒是他的小花。

    命運的安排,實在大大教人驚奇。

    腦子空白了片刻,符湘怡才回神。「你,也住這里?」

    她會遲疑不是沒有原因,成之介不是說沒正職嗎?那為何住得起這間價值不菲的房子?

    他看出她心底的疑惑。「屋主不是我,我只是借住。」

    沒錯,這間房子當初是他買來送給妹妹的,誰知妹妹滯留國外不歸,他因為此處交通方便所以住進來,妹妹還故作大方,說免費借給他住。听听,這是人說的話嗎?

    原來如此。符湘怡覺得這種事她不好主動開口問,沒想到他自己倒說了出來。

    「我們真有緣。」心中萬簇煙火齊放,既然老天爺如此安排,那他就不再迂回。

    希望不是孽緣。符湘怡默默嘆口氣。

    她好累,剛在車上眼皮都快合上了,全身又酸痛不已,她只想快快進門,泡個舒服的熱水澡。

    明天,她還得全副武裝,面對她真正的挑戰。

    「嗯,我可以進去了嗎?」

    好受傷,小花看到他竟一點都不欣喜,這對任何事都無往不利的成之介來說,無疑是個小創傷。

    沒關系,小花累了,讓她先休息才重要。

    「你快進去吧,瞧你都快站不住了。」他心里又是一陣牽扯,證明他對這朵花兒果然是動了情。

    算他眼楮還算看得清楚。符湘怡心里念著阿彌陀佛,準備踏進門。

    「要不要我幫你洗澡?」他不忘追問一句。

    她听了差點氣絕。這家伙是老天給她的另一項考驗嗎?在她心力快交瘁的同時還要來鬧場。

    「拜托,我已經夠累了,你不要來攪局。」她無奈地旋身警告他。

    嘻嘻,這才是他的小花會說的話。「朋友是用來做什麼的?尤其我們現在是鄰居,遠親不如近鄰,守望相助是鄰居應做的事。」

    「我沒力氣和你唇舌交戰。」符湘怡只好投降。

    「天啊!你已經想到那一步了?我還沒準備好和你到接吻的地步耶!」成之介故作驚惶狀。

    天啊,她實在很想跑過去揍他一拳!

    「我真佩服你還有精力耍嘴皮子。」砰一聲,她氣憤的用上門。

    呵呵呵!他最愛看他的小花為他燃起心中的火。

    成之介瞬間精神抖擻,沖進屋里打電話給他的好友們,昭告全世界,愛神的箭終于射中他了。

    隔日,符湘怡在鬧鐘的聲響中,不得不起床。

    咖啡爐準時為她備好濃郁香醇的提神劑,她努力打起精神,細心裝扮,營造出女強人的模樣。

    前兩日的磨練為她細致的嬌膚留下紅色的印證,她刻意撲上比平日厚重的蜜粉作掩飾。

    是心理作用吧?符湘怡攬鏡自照,覺得瞳眸里多了幾分堅毅。

    知道明叔已在樓下候著,她急急忙忙的出門,在上鎖時,眼神不自覺的朝對門多瞧了一眼。

    看來毫無動靜,這男人命真好,平常人這時候忙著上班、上學,這家伙應該是睡到自然醒。

    管他的,他不要來招惹她就好。

    鎖好門後,符湘怡快速步入電梯。

    「听說你去了龍洞,怎麼不找我一起去?你一個人跑去攀岩不是太危險了嗎?」符湘怡一進辦公室,周哲偉即迎上去,語帶關切。

    「我想鍛煉自己,找你去怎麼成?」她微笑道。周哲偉待她如兄長,多年來總是關心著她。

    「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他趨前,執起她的手前前後後仔細瞧著。

    符湘怡感到有些不自在。

    兩人似友又似兄妹,但總是微妙的保持一定的距離,鮮少有太過親密的肢體接觸。

    「你瞧,留下疤痕怎麼辦?」周哲偉蹙起眉頭,略帶責怪之意。

    「有疤才好啊,電影里的英雄哪個臉上、身上沒有疤痕?我身上多幾道傷痕,別人才不會看我嬌嬌柔柔的想欺負。」她自嘲道,對他的責備頗不以為然。

    「不行!」他的聲音不覺大了點。她在他心中完美無瑕,不容一絲破壞。

    兩人同時一愣。

    「嗯,我的意思是,你受了傷,伯母和伯父會擔心的,你忍心讓他們掛念嗎?」意識到自己口氣不佳,周哲偉趕緊放軟聲調緩緩頰。

    「你說得對,是我不好,只是,我現在接下公司的重責大任,不希望自己太軟弱,所以想訓練自己。」符湘怡的眉宇間亦柔和許多。她知道周大哥向來關心她,就連這次發生這麼大的事,他也處處幫著她,和他父親為她帶來有力的支持,但是,她並不想長期依賴他們。

    「傻瓜,你有我啊!」他不希望她太過堅強。「我不是說,我會永遠陪著你嗎?」

    發現他眼中又出現了偶爾會不經意流露出的佔有欲,符湘怡心中的警鈴再度作響。

    「你總不能陪伴我一輩子吧?將來你的另一半出現了,她可是會吃味的。」她有意無意地提醒他。

    「湘怡,你還不明白我的心意嗎?」周哲偉大聲嘆息。是自己的想法錯誤了嗎?他長久扮演著兄長的角色,相信她會依賴成性,事實上也是如此啊!可是為何自從接下公司後,她反而離他愈遠?

    「我當然知道你對我最好。哲偉,今天有什麼重要的行程?」符湘怡轉移話題。裝傻,她最在行了。

    周哲偉又嘆息。近日只進展到她對他的稱呼改變了,因為他告訴她,在公司里她周大哥、周大哥的叫,會失去上司的威嚴,她才妥協,改喚他的名字。

    「哲偉?」他的魂飛到哪去了?符湘怡難得見他神思飄遠,喚了他一聲。

    「喔,我問問秘書。」周哲偉及時回神。

    他已快要失去耐心,趁著這一次的公司大震蕩,他要她于公于私更加重對他的需要。

    將近十點,符湘怡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住處。

    照例,在返回住處前,她先去了一趟醫院。

    值得高興的是,母親說父親今天醒來的時間拉長了,也問起她,本想等她到醫院,但體力不支,他還是睡了。

    「你教他多休息,以後要看我的時間多著呢!」符湘怡要母親替她轉答,麗眸充滿關愛地看著病床上的父親。

    這一病,他的風采減了好幾分,但更令她敬愛。

    「他不止想看你,還想有沒有機會見到我們的外孫。」以往覺時間還很長,不急著催促女兒的婚事,可是這一回,符母才驚覺自己和老伴不知道還能活多久,對女兒的後半輩子也就多了些擔慮。

    「媽,事情一件一件來,我現在忙公司的事都來不及了。」就饒了她吧!

    「人家哲偉也等了你好多年。」旁觀者清,只有這個笨女兒,還看不出周哲偉對她的心意。

    怎麼連母親也想把她和周大哥送作堆?「媽,我今天開了一整天的會好累,想先回去休息了。」

    「又跟我打太極。」符母哭笑不得,也不忍再催女兒。

    「我先走羅!」符湘怡在母親煩上獻上一個晚安吻,隨即趕緊逃跑,省得接下來沒完沒了的關心。

    有時候,太多的關懷也成一種負擔,但天底下哪對父母不關心兒女?

    明叔送符湘怡回到住處樓下的大門外。

    她婉拒無數次周哲偉的接送,不想讓兩人的關系再進一步,還對家人千交代、萬交代,不準跟他說她已搬出來住,她不希望原有的安寧被破壞了。

    和成之介那個痞子在電梯前狹路相逢,符湘怡怨嘆,她希望能夠安寧的美夢還是破滅。

    「現在才回來?」成之介見到她,揚唇一笑。他今天好幾度在門外徘徊,不斷朝她的大門行注目禮,就不知她在不在。

    「嗯。」她簡單地回應一聲。看到人不是才回來是怎樣?無聊。

    「我剛去買點東西。肚子餓了,我準備做火鍋,要不要一起吃?」他主動上前,更打開手中的兩大包食材,從肉片到海鮮應有盡有。

    「夏天吃火鍋,有沒有搞錯?」符湘怡幾乎失笑。「而且,這不只是一點東西而已吧?」

    「夏天吹冷氣吃火鍋才過癮啊,怎麼樣?我涮的牛肉可是一級棒喔!」他極盡可能的誘惑。

    咕嚕──

    討厭,肚子竟傳出不爭氣的聲音。她這才想起,晚上冗長的會議,她在開會前吃了幾口便當就沒了胃口,現在才覺得餓極了。

    「哈哈!你的肚子比你還誠實。」成之介露出一口白牙,襯著開心的笑容。

    她悶悶的感到有些不悅,每次總在他面前出糗,他簡直就像她的魔咒。

    「我懂了,你害怕和我獨處。」見她遲遲未點頭、成之介再使力。他早就摸透了她的性子。

    「你無聊。」自戀狂。

    「你害怕原本對我有幾分好感,在獨處後更釀成熊熊愛火,一發不可收拾。」

    電梯門開啟,但她瞪著那敞開的電梯,並未走進去,一時失去了理智道︰「我會證明你對我一點影響力也沒有。」

    「哎呀,你這樣讓我很受傷耶。」奸計得逞,成之介心里暗爽,但表面上裝出幾分飲恨的模樣。

    她就是要抹去他臉上的自大。「怎樣,你到底進不進來?」進入電梯里後,見他反而畏畏縮縮,她不耐煩地嗆他。

    呵!她在催他耶!「好啦、好啦!你那麼急,我心里會怕怕的。」

    「成之介,你再胡言亂語,小心我今天就搬走。」她火大,每每一句再正常不過的話,他都有本事弄擰它的意思。

    「是,遵命,女王陛下。」成之介故作正經,按下關門鍵,立刻雙腿收攏,卻惡心兮兮的發嗲。

    奇怪,離開險峻的山崖,他怎麼變得娘了起來,但嘴賤的程度絲毫不減。

    直到電梯門合上,符湘怡和成之介一直渾然未覺大門外有道陰沉的視線。

    溫熱的食物入口,熨暖了符湘怡饑冷的胃。她是真的餓了,成之介為她盛的滿滿一碗食物,幾乎要見底。

    「好不好吃?」成之介問時,不忘將剛涮好的牛肉放入她的碗中。

    「嗯。」她點頭,小嘴沒停,果真吹著冷氣吃熱呼呼的火鍋是人生一大享受。

    加上成之介那張嘴進了門後就安分許多,不再惹她發怒,讓她胃口大開,亦覺得食物更加美味。

    隔著裊裊上升的煙霧,成之介憐惜地凝視著面前的符湘怡。她永遠有令他意想不到的一面,在柔弱中透露出堅韌,在堅韌中又令人疼惜。

    稍早在電梯前見到她,她難掩的倦容令他忍不住又開口撩撥她,直至她蒼白的雪頰再度有了血色,他才滿意。

    他不曾問過她的私事,如同她,總是未曾真正將心里對他的疑惑說出來,但他相信,水到渠成的那一刻,一切都會有答案。

    填飽了肚子,符湘怡有時間審視這間房子。這里和她那兒的格局沒什麼不同,看來這位屋主和符家一樣,當初沒有在格局上多作改變。

    老實說,她是有點好奇,成之介和屋主是什麼關系?他該不會是被人包養吧?屋主或許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貴婦?

    噯噯噯,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認識成之介不過幾天,她的思想就被他帶壞了,淨往不三不四的方向走。

    成之介發現她的視線鎖著他,咧嘴痞笑著問︰「怎麼,突然發現我無所不能,愛上我啦?」

    「哼!壞毛病又來了。」就不能一直很酷,保持他帥帥的樣子嗎?嘖,開口,形象都破壞光光。

    「嘿,你別那麼不屑,很多人欣賞我的幽默感。」成之介大聲為自己辯駁。

    「最好是。」那些人腦袋八成有問題。

    「噯,人生苦短,何必成天哀聲嘆氣,樂觀進取有什麼不好?」

    他還好意思說,「進取」兩個字他會不會寫還是個問題,沒有正當職業的人還敢大放厥詞?

    「你沒攀岩的時候都耗在電腦前?」她一進門就發現了,這里較與眾不同的是同時擺了好幾部電腦。

    「嗯。」他習慣同時盯著好幾個螢幕看盤,更何況,他和分散在不同國家的親人亦是靠電腦聯系,他最怕的狀況就是哪天電腦跟他使性子、鬧罷工,那他可就要嗚呼哀哉。

    「整天看著螢幕不累?」她不假思索地問,直接認定他是成天無所事事的沉迷于電玩中。

    「不會啊。」

    她微微聳肩。可惜,他還是在岩頂上稱霸比較帥氣。

    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麼,但並未為自己多加辯駁。他等待的是能真正了解他的人,而不是只看見他所塑造出來的樣子。

    「我吃飽了,謝謝你,不多打擾你了。」吃飽告退,他們的緣分最好就到這里。

    「好無情,利用完了之後就要一腳把我踹開。」成之介裝出受傷的模樣。

    「最好別想我真正踹你。」他總是有辦法激發出她不同于本性的一面,讓她惱怒之際又暗暗一驚。

    莫非,這才是她真正的個性?

    她已經扮膩了別人眼中嬌嬌女的角色,她很想大聲宣告,尤其是對那一票臭老頭吼叫︰我符湘怡一點都不嬌弱。

    「打是情,罵是愛,我們的關系又往前邁進好大一步。」成之介接得極為順口。

    「你……」唉,待她能真正打敗這個痞子,再來對老頭們嗆聲吧!

    符湘怡回到自己的住處時,並不知曉周哲偉一直在樓下的大門外並未離去。

    今晚,周哲偉再次被她婉拒,離開公司之際,他便驅車尾隨在後頭,不甘心這樣就放她走。

    她應該更需要他的,但他卻感覺她離他愈來愈遠。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符湘怡從醫院出來後,並沒有回到符家去,卻是來到這棟公寓式豪宅,且和一名男子狀似熟識的步入電梯。

    隔著一段距離,他雖無法斷定兩人的關系,但他知道符湘怡的個性,她絕不可能和初識的男子有這樣的互動。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生命中出現了別的男人?為什麼他一點都不知道?

    不該的啊!他守候她這麼多年了,雖然一直沒有越過那條界線,但那是因為他篤定自己的位子不會改變,而她身邊一直又沒有別人。

    就連雙方父母都認定他們彼此之間會開花結果,否則,以他們周家的本事,何必屈居于符家?多少大集團捧著優沃的條件希冀與他合作,他都搖頭,就是為了她;她卻遲遲不肯和他跨越朋友的界線,原來是有了別的男人。

    心中懊悔、不滿、忿然……種種痛苦,化為一股仇恨,像岩漿一般,就要沖破周哲偉的胸口。

    發動汽車引擎的同時,他下定了決心,他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