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小說 > 葉霓 > 痴情過了火 > 第七章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痴情過了火 第七章

作者︰葉霓

    「想問什麼,說啊。」他回頭一瞥,正好對上了之萱打量他的迷惘神情。

    她的小臉驀然羞紅,連忙別開臉,「你……你的腿,明明走得這麼好,為什麼平常還要拿根拐杖,讓人誤會呢?」

    莫斯樊輕輕哼笑道︰「我是可以不拿拐杖,但是走路非常吃力,所以平時還是得依賴它。」

    自從傷了腿後,這三年來他每日勤于復健,盡量讓自己走起路來近于正常人,不過經過最大的努力,所得到的成果仍是如此,他依舊不能真正丟掉拐杖。

    當發現這個事實,他懊惱埋怨了好一陣子。

    「嗯……難道不能醫治了?」她好奇地又問。

    莫斯樊神情突變緊繃,沒再答腔。

    「你怎麼不說話了?」之萱不解地問。

    「沒什麼,有些事你不必知道的就別知道太多,況且這也不關你的事。」他的五官線條突變得冷峻了起來,話語也陰森寒冽,彷似刻意與她劃出隔閡。

    「我知道了。」她垂首不語。

    車內突如其來的靜默讓之萱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突然一個不小心觸踫到傷口,她痛得皺起眉,卻不願讓他知道而沒有喊出聲。

    她的小手緊抓著裙子,兩條柳眉緊緊攏起,下唇都快被她咬破了,那張低垂的小臉一直沒抬起來。

    莫斯樊甚感疑惑的轉首看她,看見的便是她這副咬牙忍耐的模樣,不禁問道︰「你怎麼了?」

    之萱搖搖頭,深吸了口氣,勉強對他笑了笑。

    他可沒這麼好騙,光從她臉上瞬退的紅嫣和突轉的蒼白,他便能猜出其中必定有原因,「是不是傷口又痛了?」

    她不想承認,但是低頭一瞧,大腿上被尖石劃破的傷口似乎愈來愈嚴重,就連他的椅套都染上了一片黏膩的紅。

    「看樣子我的動作得快點。」

    其實他大可將她送進醫院,然後將這事撇得干干淨淨,可是一向不喜歡在大眾面前露臉的他更不希望因這件事出現在公共場合,而引來媒體記者的關注,想了想他只好將她送回家,做出了與當初的想法相悖的決定。

    踩下油門,他加快速度,趕回家後,他立刻將她抱進屋內沙發上。

    「你坐著,我去拿醫藥箱過來。」

    之萱點點頭,雙手用力壓住傷口,擔心她的血會從他的車上染到屋里來,那多晦氣!

    倘若是她,她也不希望好好一個家弄得四處都是血跡,想必莫斯樊現在一定是非常惱她了。

    思及此,她又是一聲哀嘆。

    「來,把裙子掀起來。」不知何時他已到她面前,面無表情地說。

    「什麼?」之萱吃了一驚。

    「快啊,你不掀裙子我要怎麼替你敷藥呢?」他坐到她身邊,淡淡一笑,表情幽深難測。

    「那我……我可以自己來……」她干澀著嗓,不難听出她的緊張。

    莫斯樊抿唇一笑,率性地往椅背一靠,優雅宜人的姿態讓他看來更是魅力十足,之萱看得竟忘了疼痛。

    「雖然你犯了忌,我卻也重蹈覆轍,算我們平了,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他漫不經心地說,眼底仍是一慣的閑散和邪氣。

    「好……」之萱艱澀地吞了口唾沫,這才緩緩的拉高裙?,連正眼都不敢瞧他一眼。

    當傷顯露在莫斯樊面前時,他不禁眉心一皺,微微倒抽了口氣,「該死的,怎麼這麼深!」

    「還好。」她趕緊說。

    「還好?老天!你一定疼死了吧?」莫斯樊的口氣不自覺加重,渾身神經也緊繃了起來。

    他沒想到像她這麼一位嬌弱的女孩子居然能夠忍受這麼大的疼痛,而且還能不時打量他!

    「我……我若說疼,只會讓你心慌。」她忍著痛說。

    「你還真是——」莫斯樊真不知該笑她痴傻還是愚笨,這種事怎麼能夠忍著呢?

    當他的手撫向她受傷的大腿時,之萱只能屏住氣,連動也不敢動一下。

    「別緊張,我不會踫你。就算真的很想,我也絕不會乘人之危。」他笑得邪肆,先以優碘消毒傷口。

    「呃——」之萱倒吸了口氣,五官因痛苦皺起。

    「不會太痛,你忍忍。」他動作很快的幫她消毒好傷口,接著為她包扎,纏上繃帶的同時,睨了她一眼問︰「你這個女孩子真的很奇怪,天底下的好男人又不是絕跡了,為什麼獨獨喜歡盯著我?」

    「我沒有盯著你。」她臉蛋一紅,立刻否認。

    「沒有?」他壓根不信,「你剛剛跑到公園旁閑逛,不就是為了找我嗎?」

    「你……你怎麼知道?」之萱張大眼傻氣的問,這下可把剛剛自己的否認完全推翻了。

    「套句老人家常說的話,『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你瞞不了我的。」他神秘一笑,將繃帶打了結後,手指惡作劇的滑進她柔軟的腿窩間,挑逗爬弄。

    之萱呼吸一窒,渾身僵直,嚇得不敢動彈。

    看她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樣,他爽朗的大笑,「逗逗你,你也實在太容易緊張了,真是有意思。」抽回手,他又道︰「已經包扎好了。」

    「謝謝你。」她趕緊拉好裙子,啞著聲說。

    「那你休息一會兒,等會兒我再送你回去。」他起身將醫藥箱收好,然後折返廚房為她倒了杯水。

    等他出來,之萱接過杯子,忍不住好奇地問︰「我能不能問你,你為什麼常常去公園呢?」

    「因為我有間工作室在那附近。」他低頭湊近她的臉,身無贅肉的軀體緊緊貼著她嬌柔的身軀,「說,你監視我多久了?」

    「我……只是不小心看見你好幾次出現在那兒。」听他這麼說,好像她真是有心跟蹤他似的,她才不是這種人呢!

    「那還真是巧合啊。」他緊盯著她低垂的臉蛋,「你真有二十歲了?」

    「啊?」她猛抬頭,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問。

    「你看起來好小,我上次還以為我犯了誘拐未成年少女的大罪呢。」莫斯樊突地一陣狂笑,但那副模樣看來,根本不像擔心,倒像是在取笑她。

    「我是真的滿二十了,就算沒有,我也不會去告你。」之萱听他這麼說,一股悔恨油然而生。

    他以為她找他是為了要向他討回什麼代價嗎?真過分……太過分了!

    「火氣干嘛這麼大?」莫斯樊揚揚眉,好看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從容的笑意。

    「你……你總是把我當小孩看,以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純屬好玩的是不是?」怒意攻上心間,之萱的腦子頓時一片混亂,語氣不禁揚高。

    「那麼你是認真的?」他的嘴角泛起譏弄嘲謔的線條,俯身朝之萱的眼睫輕吹了口氣。

    她一窒,臉上那絲剩余的勇氣突地顫了顫,幾乎流失不見。

    「說,是不是認真的?對我。」他雖然彎起唇,但笑意並沒有在他微眯的眼中浮現。

    其實憑良心講,這女孩子的確吸引他,她內在的純真與外在的嬌美,對他足以形成一股無法抗拒的誘惑力,只是……

    只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若真為了她的一時好奇,或者他的一時沖動硬湊在一塊,會有幸福嗎?

    太牽強了吧!

    「我……」被他瞧得腿軟心虛,之萱的身子變得緊如弓弦,又一次語塞。

    他輕扯嘴角,這笑容倒是無比真切,「丫頭,別迷戀我,雖然我整體上看來——呃……是還滿英挺迷人的,但終究是個瘸子,不管瘸得程度如何,總脫離不了殘障的身分,懂嗎?」

    凝神注視了她好一會兒,他便走開轉往他的設計桌。

    之萱心頭一動,忽地躍下沙發,用沒受傷的那只腳一躍一躍的跳向他,大膽由後抱住他健碩的身軀,「不!我不要你再這麼說自己,你不是瘸子,一點也不像,我明明看你走得好好的。」說著,她淚水已泌出眼眶,徐徐沿著粉頰滑落……

    莫斯樊身軀猛然抽緊,艱澀的說︰「傻瓜,我這是強忍的,只要一松懈下來,我連一步都走不動。」

    「可是——」

    鈴……鈴……

    之萱還想說什麼,可這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起。莫斯樊掰開她交握在他腰前的手,反身拿起電話。

    「喂,我是莫斯樊。哦,媛如,什麼事?」一听見來者的聲音,他笑著坐進沙發內。「好,明天就去,行嗎?」他放柔聲。

    突然莫斯樊眉宇一挑,語氣帶著不耐煩。

    「什麼?今天是情人節?」他忽而又颯爽笑出聲,曉起二郎腿。「海陸大餐?你還真敢敲啊!」

    靠向椅背後,他便伸了伸懶腰、扭了扭頸子,那模樣看來,他似乎為了工作已累了好一陣子了。

    「好好,地點隨你吧。嗯,那就這麼說定了。」掛了電話,他隨即轉身對之萱說︰「我有事得出去,先去換件衣服。你等會兒,我順便送你回去。」

    待他走進臥房,之萱仍是站在那兒,心底直想著——

    今天是情人節,他要去哪兒?和那個徐媛如在一塊嗎?

    而她……

    不是也該徹底的放肆一次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